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立法會: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就胡志偉議員對《2015年東區海底隧道法例(修訂)條例草案》提出修正案的發言全文(只有中文)
******************************

  以下是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教授今日(五月十九日)在立法會會議全體委員會審議階段,就胡志偉議員對《2015年東區海底隧道法例(修訂)條例草案》提出修正案的發言全文:

主席:

  胡志偉議員提出五項修正案,是在《條例草案》加入所謂「日落條款」,令東隧目前的收費結構及水平自動在五個不同的指定日子失效,目的是迫令必須在指定日期前,通過一套隧道費的調整方案,否則東隧會變成不能收費的政府過海隧道。政府不同意胡議員提出的修正案。

  不過,我們在面對過海隧道的擠塞問題,其實如果剛才大家有留意我在二讀辯論的總結發言及各位議員所言,其實我們沒有分歧,我們亦很同意我們急需要處理三隧的流量相關的擠塞問題。隧道收費水平與隧道交通流量以至隧道鄰近的道路交通是息息相關的。我在二讀發言也提到,我們曾於二○一三年提出「東減紅加」的試行方案,其實這方案在二○一三年初提出時,正正是承接上一任政府當時聘用顧問研究所提出的構思,所以不存在一些議員說,上屆政府說了我們便「不算數」,絕對不是這樣。但如我在發言時所說,提出來後我們聽取了社會各方面的意見,對這個「東減紅加」方案(有)相當強的保留,剛才有些議員在二讀發言時也有指出。我們參考了東隧及紅隧最新的行車量,認為不應貿然試行,以避免造成九龍東及港島東區道路交通惡化,亦承認我們要把西隧(西區海底隧道)納入考慮,如何做到有效分流。所以政府的政策目標是清晰的,就是盡早制訂切實可行的方案,以合理分布三條過海隧道的交通流量,紓緩各過海隧道的擠塞情況。

  議員關注政府何時才會提出確實的收費調整計劃,讓社會及立法會討論。我剛才在二讀辯論時已代表政府向立法會作出承諾,政府在接收東隧後,會盡快就三條過海隧道——我說三條過海隧道——合理分流(即「三隧分流」)展開研究,並會在二○一七至一八立法年度完成並擬訂具體的過海隧道費調整方案。當然這方案一定不會是最後結果,因為還需要社會上討論,需要立法會的討論和同意,但我們承諾會在二○一七至一八立法年度提交立法會交通事務委員會。這個方案會涵蓋紅隧、東隧和西隧三條過海隧道,讓社會上可以進一步討論。政府亦會承諾,由現在至落實將來過海隧道費調整方案之前,我們不會建議增加紅隧及東隧的隧道費。

  我說了那麼多,涂謹申議員會問,張炳良局長的承諾可信嗎?可靠嗎?當然涂謹申議員特別指出,應不應該相信張炳良局長,因為我有局長這頂「帽」,可能很多的考慮可能會不同。他提出了兩件過去的事情說張炳良局長違反承諾,不遵守前(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鄭汝樺女士的承諾。主席,請你容許我說一些可能與今日這個主題不太相關,但我覺得我需要澄清的。

  他提的兩個事例,一個是兩鐵合併後,當時的政府說會就附例(《香港鐵路附例》)的修訂返回立法會有關的事務委員會(討論)。他發言時似乎暗示了沒有回到(立法會相關事務委員會討論),又暗示了我上任局長後完全不理會這件事。但實情是怎樣呢?正如我去年在立法會回答涂議員的立法會質詢及事後,應該是上月,我們在立法會交通事務委員會討論附例時都指出,當時的政府,未到今屆政府,已經(於二○○九年及二○一○年)回到(立法會)交通事務委員會討論附例,但當時議員之間就附例應否修改一些字、背後的理據等沒有共識,所以當時似乎大家不再有興趣跟進這件事。當然,當時政府也好,或者港鐵公司認為好像得不到(立法會交通)事務委員會的共識便不能再跟進下去,是否一個好的判斷,在這塈琱ㄔh評價。但當我知道涂議員很關心這件事,立法會交通事務委員會也很關注這件事時,政府跟港鐵公司說,再一次回到(立法會交通)事務委員會(討論)。所以港鐵公司在最近的會議上亦承諾了,會重新就附例的修訂諮詢立法會意見,所以大家不用擔心「走數」這個問題。

  涂議員提到另一件事,是二○一三年就「辣招」,這堜珓是買家印花稅的事情。大家在座很多議員都記得,當時我們爭論了很多,我們進行了三十多小時的會議。其中一個爭議點在哪堜O?便是政府提出「辣招」買家印花稅時,當時是說政府認為將來對印花稅作任何的修改,包括撤消等等,用一個「先訂立、後審議」的方法去做。這個政府立場,財政司司長在宣布印花稅時說得很清楚,因為這對樓市、對宏觀經濟有非常大的敏感性。所以如果需要決定作甚麼修改時,為了盡量減低對市場波動的影響,要盡快去做。議員可以不同意,因為這是政府當時的一個立場。所以在議會上提到為何要「先訂立、後審議」、為何不讓立法會詳細討論時,當時我代表政府說,我可以作一個口頭承諾,是將來我們會分開處理,如果撤消買家印花稅,即是我們感覺到市場一個很大的變化,要撤消了,這時候我們的判斷,認為是很急切的,如果在立法會再經過一段長時間,可能是幾個月甚至一年半載的討論,第一對市場的影響如何,第二會否助長很多市場上的投機行為。所以我們仍然堅持說,如果撤消買家印花稅的話,應該維持政府的立場,是「先訂立、後審議」。但如果是調整、調高也好,或其他對稅率方面的改變的話,我們當時的口頭承諾是我們願意再用一個新的條例,讓立法會有足夠時間成立法案委員會討論。這便是個口頭承諾,我們的立場到今天也沒有改變。涂議員所說的一樣事情是怎樣呢?我們當時在大會的討論過程中,他要求,不單是他,也有其他議員朋友,是否可能政府承諾,一定要把原先這些事情用法例形式寫出來。政府當時是說我們有保留,不過我們願意再檢討這件事。這便是他說我所謂背信棄義的承諾。我們願意檢討,事實上我們之後亦回到立法會房屋事務委員會交代我們檢討之後的看法,所以完全不存在指我說了之後便忘記了。

  不過,可能涂議員的記憶亦未必太好,因為他剛才發言時提到我是前港同盟的成員。我從來沒有做過港同盟的成員,我是民主黨的創黨黨員,可能他混淆了少許。不過有一樣事情我希望議員不要相信,任何有關說我在下屆政府出任甚麼(職位)、「黑馬」等,不要相信,這些是絕對不應該相信的。

  我回到我們今日的主題。就「三隧分流」研究,其實政府已有明確的工作計劃和時間表,所以剛才我可以說我們在接收東隧後,我們立刻接茈h做。或者說胡志偉議員修正案的出發點和政府的目標不應該存在甚麼根本性分歧,大家都同意做「三隧分流」。他希望有一個保證,我亦作了一個承諾去保證,但分別的確是有的,就是這修正案會為將來立法會和公眾深入討論隧道費調整方案時加上不必要的制肘。

  相信大家仍記憶猶新,今年年初已有議員擔心,假若今次《條例草案》未能趕及在今屆立法會會期結束前通過,後果會如何呢?東隧因而未能收取隧道費,會造成相當嚴重的後果,包括可能出現交通上的大混亂。所以胡志偉議員的「日落條款」修正案,其客觀效果正正會製造類似的收費真空危機,令社會面對不必要、甚至在一些情況下不能承受的風險。

  假如「日落條款」修正案獲得通過,東隧目前的收費結構和水平將會在指定日期失效,為「三隧分流」而制訂的隧道費調整方案,便必須在指定期限前取得各界共識,亦要獲立法會正式通過。這無疑是對立法會及社會各界持份者製造不必要、甚至不公平的「死線」。如果屆時社會上就隧道收費調整方案的商討及立法會討論修訂條例需要較長時間,甚至很長時間,那怎麼辦?政府已承諾在二○一七至一八立法年度內將隧道費調整方案提交立法會,但無人能夠確保社會各持份者可以在一個指定日期之內必定能夠就某一方案取得共識。上一次我們諮詢公眾關於「東減紅加」方案,其實社會上的意見、持份者的意見,包括本會內不同黨派的意見都是有相當的分歧。

  假若隧道費調整方案在「日落條款」所指定的收費失效日子前未能取得社會上及立法會的支持而通過有關修例,東隧將失去收費的法律基礎。因東隧未能收費所引致的交通擠塞,將影響港島東區、觀塘及將軍澳一帶接近70萬居住人口和54萬工作人口,甚至影響維港兩岸的客運、貨運流通。所以它對經濟、交通及民生的衝擊,的確我們不敢隨便低估。

  此外,即使東隧歸屬政府,三條過海隧道之中,亦只有紅隧和東隧屬於政府隧道。在研究「三隧分流」和制訂相關隧道費調整方案的過程當中,無可避免地會涉及與西隧的專營公司及其他持份者的磋商,包括探討透過以公帑補貼方式調整西隧的隧道費。假如有「日落條款」,便等於會為政府在制訂方案期間與相關商業機構的談判設下「死線」,這其實是置政府於被動,不利於公眾利益。

  剛才胡志偉議員及其他議員也有提及,既然政府已承諾盡早研究「三隧分流」,並且在二○一七至一八立法年度內向立法會交通事務委員會提交具體的過海隧道費調整方案,為何政府仍反對胡議員的第五項「日落條款」修正案,因為該修正案的所謂「死線」的限期定在二○二三年九月二日,距離現在有七年時間,為何仍然做不到?的確,我們不會預計用七年的時間才完成這個檢討,或將有關的隧道費調整方案交給立法會交通事務委員會,我們所講的是二○一七至一八(立法)年度已經會做這個事情。如果屆時立法會,我相信是會積極商討有關的事情,因為從今天辯論所聽到,議員是很關心,這與政府的出發點、政府的目標似乎是沒有分歧的。所以大家到時要做的是怎樣能積極地凝聚社會共識,而隨即處理相關的立法工作,實在是無須等到二○二三年,所以胡議員的第五項修正案,即是說得簡單、坦白些就是非常遙遠的「日落條款」,也是沒有甚麼實效的。我們希望在二○一七至一八立法年度,政府提出(方案)後,下一屆立法會可以能夠盡快處理。

  主席,從政府的政策立場而言,就「三隧分流」而調整收費的需要,不存在行政與立法之間的根本分歧。既然政府已承諾盡早研究「三隧分流」,並在指定的時間、政府自己設定的時間,即二○一七至一八立法年度內向立法會交通事務委員會提交具體涵蓋三條過海隧道的隧道費調整方案,所以胡志偉議員的「日落條款」修正案不會帶來進一步的所謂政策突破,反而會產生一些不必要甚至在某些情況下不能承受的「死線」和風險。因此,政府促請各位議員,反對胡志偉議員提出的五項修正案。



2016年5月19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19時38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