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教育局局長與傳媒談話內容(只有中文)
******************

  以下是教育局局長吳克儉今日(五月九日)出席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前與傳媒的談話內容:

教育局局長:我知道個別傳媒對有關東灣莫羅瑞華學校遷校事件有一些問題,我會作整體回應。我和大家一樣,都很關心大嶼山東灣莫羅瑞華學校的遷校問題。在此,我希望全社會和我一樣,都能以學生的需要和利益作為大前提,支持立法會通過由教育局提出的莫羅瑞華學校遷校計劃。

  這間學校是本港七間群育學校之一,這類學校對教育有相當重要的貢獻,可以給予在學習及成長上遇到困難的同學,有機會透過過渡性的加強輔導及支援,可以重拾正常的學習生活,以及返回主流學校。由此可見,群育學校對受助學生本身,以至社會整體都有貢獻和有益處。我希望大家,特別是教育界人士,能夠本茼陰迮L類的精神,接納及支持群育學校的學生。

  事實上,大嶼山東灣莫羅瑞華學校的現址不但面績細小,而且破落陳舊,遷校計劃是刻不容緩。據我了解,社會整體是支持遷校,我希望大家能夠本茖D同存異、消除誤解,透過溝通及配套安排盡快落實該校的遷校方案。

  有個別的提問提到教育局作出這次諮詢是否太遲及不足。我想在此提一提,今次學校重置計劃的諮詢過程與一般諮詢一樣,屬於正常程序。教育局於今年二月分別到訪屯門區內學校,包括仁愛堂陳黃淑芳紀念中學,介紹該校(東灣莫羅瑞華學校)的建校項目,並嘗試了解學校的意見。及後,我們於三月諮詢屯門區議會社會服務委員會,亦出席大興及山景分區委員會的會議,直接聽取地區人士的意見,兩個委員會均對該建校項目沒有異議。及後,教育局亦聯同屯門民政事務處安排區議員及分區委員到大嶼山東灣莫羅瑞華學校,實地了解學校情況,亦安排探訪一間位於觀塘的群育學校,進一步了解群育學校在巿區辦學的情況。

  至於諮詢區議會的時間是否可以提早一些?其實我們已經盡量配合。事實上,去年底區議會選舉後,屯門區議會社會服務委員會今年三月才舉行首次會議。此外,區議會一般都希望有具體資料作討論,而當局在去年年底才陸續收到校舍設計草圖及相關細節資料,因此我們已盡力把握時間進行地區及區議會的溝通及諮詢工作。

  另外,亦有一些討論提到教育局的文件(為有情緒及行為問題的學生提供服務的概念綱領)是否過時。我希望大家能夠全面及清楚了解這份文件。這是一份實務的工具,供學校及專業人員使用,方便學校轉介有中度或嚴重情緒及行為問題的學生予群育學校。因此,有關工具需盡量包含不同例子供學校參考。今次的爭議在於有學校文件只引用當中最嚴重及極端的例子的一些字句,以致以偏概全,產生誤解。儘管如此,教育局一向會按需要經常檢視及更新有關文件,不斷作出完善。

  此外,亦有一、兩位傳媒朋友問及教育局局長會否出席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今日有關項目的會議,以及不出席的原因。我在此再提一提,之前我也曾回答。根據一貫的安排,政策局會按需要安排合適官員出席立法會各事務委員會會議。我和楊潤雄副局長是一個團隊,就教育事務委員會的工作亦有既定的分工。我對於今次遷校事件十分重視,副局長已緊密向我匯報,我們有很多討論,正努力跟進有關計劃及安排。

記者:局長,你提到諮詢是一個很長的過程,其間有沒有聽到學校或者區議員的憂慮?有沒有聽取他們的意見?另外,學校亦提到教育局的立法會文件沒有解釋清楚這間學校的情況是怎樣,而引起他們有所誤會,這是否局方的責任?

教育局局長:大家看看,個別學校發表意見的時候都有提到這些文件其實已全部上載到網頁,可能大家看的時候是從三種情況去看或只看一部分,只看最嚴重的部分的個別語言,就會有個別的理解,我鼓勵大家全面去了解文件。第二部分,諮詢過程當中,其實大家都要留意學校本身遷校都是一個大項目,需要很多時間與學生、家長和老師等等去作很多的諮詢,所以這些都是我沒有提到但需要諮詢的部分,大家覺得這個應該要做,而學校決定要做的時候,亦要花時間去作出有關的設計和藍圖,這些都需要另外一些時間。正如我提到,去年年底收到(相關細節資料)後,我們馬上啟動了整個諮詢程序。

記者:局長,對於有校長對群育學校有誤解,你有何看法?會否擔心這件事對群育學校的學生有很大打擊?

教育局局長:剛才我提到,我們希望社會人士,特別教育界都朝茼陰迮L類的精神,這也是我們的天職、使命,個別人士可能未有全面了解,或者有其他的考慮因素,我們不作個別的評論。不過,我很相信整體來說,教育界都朝荍畯韐ㄗ鴘滬鴢h去辦事。

記者:事件已發生整整一星期,為何今天才澄清一些以偏概全的說法和不正確的觀念?

教育局局長:大家看看,其實我們之前都有作出有關的報道,亦有提到有關的諮詢程序等等,今次我再一次重複,全面地說一次。



2016年5月9日(星期一)
香港時間18時49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