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政務司司長會見傳媒談話全文(只有中文)(附圖/短片)
**************************

  以下是政務司司長暨扶貧委員會主席林鄭月娥今日(四月二十三日)在旺角社區會堂出席第四場退休保障公眾諮詢會後會見傳媒的談話全文:

政務司司長:各位傳媒,我留意到這兩日有些傳媒報道,關於扶貧委員會在下星期的一次會議上會討論貧窮線的制訂工作。相信是因為有些扶貧委員會的成員收到我們的內部文件,交了給傳媒朋友。做法應該是我們在下星期一的扶貧委員會討論後,我們會以新聞公布或者我和張局長(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會出來詳細交代一下。既然有一些揣測性的報道,我和張局長在此和大家交代一下。

  第一,本屆政府為貧窮問題制訂一條官方貧窮線是破天荒的。這個正如行政長官所說,展示本屆政府在扶貧工作方面的決心。我們已經先後發表了三次的香港貧窮狀況,因為這條貧窮線需要每一年更新。有了這條貧窮線後,我留意到其實民間以前做貧窮線或者貧窮狀況分析的機構已經沒有再做它們的工作,換句話說,我們整個社會都有一個客觀和統一的基礎去分析和討論香港的貧窮問題。這是我想說的第一點。

  第二點,在二○一三年扶貧委員會討論貧窮線制訂的時候,都已經覺得它有些不足的地方,但是覺得我們應該先公布一條官方的貧窮線,在稍後時間深化這條貧窮線的數據分析工作。貧窮線有兩方面是值得我們再去研究,第一是貧窮線現時的局限是只看收入,沒有看開支,亦沒有看資產。所以大家都記得在退休保障的討論堶情A當我們說有二十九萬長者生活在貧窮線以下,其實相信有不少長者是屬於低收入、但是高資產的長者,所以在一些調查堶情A有不少這些二十九萬的長者都說其實他不覺得自己有什麼經濟需要。這個是我們需要再研究的議題。所以在今次交給扶貧委員會的數據堶情A都有從開支角度去看貧窮問題。第二個是貧窮線目前在政府介入後的扶貧效應,只是計入現金介入,但是大家都知道,扶貧工作有時不只是給現金,有一些是服務性的扶貧措施,特別在香港,公屋是一個非常具扶貧效益的政策。今日有百分之三十的香港市民是居住在公屋入面,過去三年雖然我們沒有把公屋的效應反映在扶貧的結果,或者在貧窮線的主體分析,我們其實都有提供這個數據。而這個數據顯示,單是公屋這項措施的扶貧力度,是甚至比以現金發放的綜援系統更加大。所以當時委員都認為,稍後要重新審視怎樣能夠把公屋這個扶貧措施的效應,反映在貧窮線的主體分析堶情C所以下星期在扶貧委員會第二點要討論的就是公屋的問題。但我們完全明白,因為香港的物業市場很波動,如果純粹以市值租金去計算公屋的效應,可能誇大了情況,令有些朋友擔心你說一住公屋就沒有窮人。我們沒有這個企圖或意圖,所以會想一個方法去把公屋的扶貧效應怎樣能夠適當反映出來。但最重要是做這些工作目前是頗學術性,都是協助我們更好了解香港的貧窮狀況和深化這套貧窮的分析。它不會影響到已經推出了的扶貧措施,例如張局長剛才在諮詢會上談及,五月三日正式推出的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仍然是沿用他們的資產審查,不會因為新的貧窮線,有些本來是窮人變了不是窮人就不受惠於新的扶貧措施。

記者:有聲音說如果計算公屋福利因素之後,就會,政府是想做「靚」盤數,令到很多窮人跌出這條貧窮線,令到政府將來在扶貧方面可以做少些東西,其實是否這樣呢?

政務司司長:完全不是,我剛才已經講過,我們在下星期探討貧窮線的進一步的研究堶情A是因為在二○一三年討論的時候,都發覺現在的貧窮線是還有可以改善和深化的空間,我已經講過在哪兩方面,一方面就是公屋的扶貧的效應,另一方面就是基層家庭開支的狀態,會否是其實有一些情況,特別是長者,特別是單身的長者,可能他的收入不貧窮,但他的開支可能好貧窮,因為他或者要負擔很高的租金,或者是住茤苤A所以這些研究純粹是給我們加深對於香港貧窮狀況的了解。我早前都講過,貧窮線不是扶貧線,當政府制定扶貧政策的時候,我們會重新審視將資格定在哪兒,例如我剛才講的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我們都是沿用家庭入息中位數的所謂「合資格」,家庭入息中位數的一半是有資格拿取全額的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但是如果是去到百分比六十,已經超越貧窮線,仍然有資格拿取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但就以半額的形式做,去防止他跌入貧窮狀況。

記者:司長,聽你的口吻,可否理解為其實政府亦贊成將公屋福利劃入貧窮線的其中一個因素,還有會否設一個上限……公屋福利?

政務司司長:純粹作為了解香港的貧窮狀況是有很充分的理據,將公屋的扶貧效應納入貧窮線的主體分析內。其實很簡單,我給一個例子大家,如果兩個家庭都是月入一萬元,如果現在貧窮線的分析,如果這個家庭的貧窮線是一萬一千元,那兩個家庭便都是貧窮的。但你可以想像如果一個家庭已經入住有高度津貼的公屋,另一個要去租私樓,對於這個家庭的生活水平其實相差很遠。所以對於我們了解貧窮問題是有充分的理據去一起處理公屋的扶貧效應的那個議題。但設上限那個,就如我剛才說,我們都明白在香港的物業市場內,如果計算公屋的價值是純粹跟茈奕鶢哄A那麼可能便會有一些問題。所以我們都會主動提議,用一些適當的方法,因為今日未在扶貧委員會討論,我不想透露太多,所以在星期一的討論內,我們是會有些建議,便是如何可以令到它更加適合作為一種分析之用。

記者:有內地官媒,即是關於港獨方面,要求特區政府執法,會否覺得內地方面對於港府應對港獨方面不是太滿意?

政務司司長:我想我們說自己的問題。我早前已經說過,港獨是違反「一國兩制」,是違反《基本法》。事實上,我個人認為這個議題根本不應在社會上討論,只會導致我們無謂的爭拗,和分化了我們可以做正經事的精力。大家都知道今年的經濟下行風險很大,旅遊業很疲弱,失業可能會上升,我們有大量的拓展經濟、改善民生的工作要做,我真的不覺得這個時候香港社會應該是花時間去討論這個港獨的問題。但如果任何鼓吹港獨的行為是違反了香港的法律,律政司一定是依法處理。我們的態度是很清晰的。多謝大家。



2016年4月23日(星期六)
香港時間18時25分

圖片 圖片 圖片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