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政務司司長會見傳媒談話全文(附短片)
******************

  以下是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今日(三月十八日)下午在政府總部會見傳媒的談話全文:

政務司司長:各位傳媒朋友,大家都記得今個星期二行政長官要求我們看看未來在立法會議程的緩急先後是怎樣,然後與立法會議員去磋商,希望達至一個共識,盡量以市民的福祉為依歸,將一些重大的民生議程能夠提早在立法會通過。我就跟進了這件工作,所以分別在昨天和今早約會了建制派和泛民主派的議員。

  我首先或者講一講,二○一五/一六立法年度是本屆立法會的最後一年。換句話說,如果在七月中立法會休會之前未能夠通過的草案,它們便失效。在下一屆立法會回來,所有條例草案要重頭做過。重頭做過是包括負責的官員要重新在立法會首讀、二讀,再要交給立法會的法案委員會審議,然後才能夠返回立法會大會來恢復二讀,希望三讀能夠通過。

  所以,如果現在法案工作已經做到某一個階段而未能夠通過立法會,這是浪費了議員、立法會秘書處和政府有關的政策局和部門大量人力和物力。

  第二,就是由於早前的《版權(修訂)條例草案》和在財務委員會有關港珠澳大橋和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增加撥款的討論或者審議用去了一大段的時間,所以現時在立法會的大會和財務委員會,都積壓了大量要處理的議程。所以我在這兩次的會面與建制和泛民的議員作一些分析,亦提出了一些建議,希望按茼甈F長官的要求,能夠爭取在未來不多於四個月的議會時間,盡量為市民多做事,將一些政府的建議能夠早日通過。

  我分兩方面向大家說說。一個方面,就是立法會的立法工作,其實,這兩日的立法會大會又恢復有效率,在今日(下午)一時休會的時候,應該有四條草案獲得通過。撇除這四條草案和我們都不打算再恢復審議的《版權(修訂)條例草案》,我們還有23條法案要在立法會通過。我們就按茬o些條例草案的性質、它們的急切性,以及它們的民生考慮,重新排列了一次,將這個清單交了給立法會議員,希望得到他們的積極回應,告訴我們排得對不對,或者他們會否對這些清單的緩急先後有不同的看法。大家可能手上也有這個清單了,我就舉一些例子吧。現在當然最迫切的,是要通過《2016年撥款條例草案》,所以在未來這一段日子,無論立法會大會,或是財務委員會透過一些特別會議,都會集中去處理和審議有關《財政預算案》的工作。當《財政預算案》一通過後,我們的清單顯示我們認為是民生、亦有一定急切性的,包括有《教育學院(修訂)條例草案》,讓現時在教院的同學可以更早、更安心的知道他們是以大學生的身分、一間教育大學的(學生)身分畢業。當然,亦包括要接管東區(海底)隧道的《東區海底隧道法例(修訂)條例草案》,然後是在今次預算案中一些寬減稅務的措施的《2016年稅務(修訂)(第2號)條例草案》。

  除了草案以外,其實還有一些所謂的附屬法例,一般是用政府議案進行。熟悉立法會工作的傳媒朋友都知道,政府的議案是排在政府的法案之後。所以如果倘有一條《版權(修訂)條例草案》排在所有法案之後,換句話說,如果議會很有效率清了之前的法案,又要輪到這條《版權條例》的修訂草案,屆時又會拉布。所以,其他需要做的附屬法例便沒有機會可以做得到,除非政府又好像做臨時撥款條例草案一般,用《議事規則》的第91條來做(調動議程),我們都覺得這種做法不太理想。既然政府都是無意再重新啟動有關《版權(修訂)條例草案》的討論,亦看來沒有甚麼機會在本屆的立法會通過,所以我們都聽到有泛民議員的意見,你想個方法撤走這條《版權(修訂)條例草案》,讓泛民的議員更加可以安心回復比較有效率、或者可以精簡一些可以來審議其他排在它之前的條例草案。我是願意這樣做。究竟用甚麼方法,我們現在研究中,亦和所有立法會議員大家在磋商中,去尋求共識,希望展示到透過政府、泛民、建制議員的通力合作,我們可以達致這個的效果。

  第二方面的工作就是立法會撥款的工作。撥款的工作,有關的民生項目,基本上是一些工程。現在我們已經有七個項目是經過了工務小組委員會,正等候財務委員會的同意。除此之外,我們還有48個工程項目。換句話說,一共有55項的工程項目正等待財務委員會審批。這55個項目總工程造價是大約六百億元。

  六百億元大概是我們每年應該有的新增的工程項目。建造界的朋友都掌握這些數字。他們都希望可以看到這六百億元的新的工程項目能夠「上馬」,所以為了按行政長官的要求盡快讓這些工程「上馬」,我們又好像做法案工作一樣,又將他們排列一次。

  現在以類別來計算,屬於是有緊急性、重大的民生工程項目,我們首先是放了醫院項目。跟茞臚G類是一些方便長者、行人、傷健人士的天橋、一些升降機,這些連接系統的項目。跟茞臚T類是青年宿舍的項目。第四是配合人口增加的學校的工程項目。跟茞臚倥是各區,即是包括十八區區議會的重點工程項目及各區的文娛康樂設施。跟荋N是一些開發土地、房屋的項目,還有一些其他東西。我們交了這個清單給建制和泛民議員,現在是需要他們的積極回應,在哪一方面呢?便是告訴我們,哪些是他們覺得是極富爭議性,而會令到他可能又會再用拉布又好,或者是不斷問問題的方法,以製造一個、或造成一個塞車的現象。當特區政府掌握清楚議員意見的時候,我們會盡量作出配合。所以我們要做的工作已經做了,現在我們要等建制和泛民議員給我們回應,事實上亦都不是那麼急,因為我剛才說了,接下來的大概幾個星期,相信議會,無論是財務委員會或者立法會大會,都是會集中做有關《財政預算案》的審議工作。要到《財政預算案》通過了後,我們才會再排這些議程交給財務委員會或它轄下的工務小組委員會以至立法會大會,所以是有時間等議員給我們一個反應。

記者:泛民今早反建議,其實是要先談「一地兩檢」和……這些你們經常都是覺得不可行。那你又說,即是說前面《版權(修訂)條例草案》還有一些討論在堶情A都有一些不同的方法,還有甚麼方法?是否「跪低」?

政務司司長:兩個問題。第一就是我們和立法會大家關心的議題,其實還有很多很多,但是這些如果不是直接屬於立法的工作和撥款的工作,就不應該和現在討論中的重新排列這些要讓他們去通過法案、或者通過撥款的工作混為一談,但不等於我們不會和他們討論。如果明日立法會要求我再去開特別內務委員會,談全民退休保障也好、或者是強積金的問題也好,我非常樂意去,因為我們現在都是在諮詢期。「一地兩檢」的問題,亦都是當我們的討論、或者有一個初步的建議的時候,我們一定會和立法會交代。

  第二個問題就是關於如何可以撤走那條《版權(修訂)條例草案》。這個要一定技巧。因為條例草案進入了(全體)委員會階段審議,不是可以由一個官員主動說「我收回這條草案」的,是需要有一個程序,那是要有一個通過休會待續的決定,而這個本身也要投票的。如果大家記得,如果我們現在恢復有關這條《版權(修訂)條例草案》,馬上要進入去處理陳志全議員提出的休會待續這個建議。所以我們現在要想想如何可以找到一個方法,建制議員又接受,泛民議員又接受,來可以讓這條《版權(修訂)條例草案》從我們今年的立法工作的議程堶戛囓╮C不是一件這麼簡單的事,不過我們會盡量去做。至於你最後說是不是「跪低」呢?我又不會這樣說。其實立法會是有它的責任去立法和審批撥款,政府要有主動性去提交這些議案。正如我剛才說,政府提的建議全部都是和公眾利益息息相關的,但是現實是如果有一些個別的議程,議員有很大的意見,而我們亦都沒有一個足夠的空間能夠完全解決到議員對這個項目的不滿或者他們的意見,由於時間緊迫,因為只剩下三個多月,我們覺得應該採取一個務實些的方法,就是好像行政長官所說,讓一些重大的民生項目能夠先行可以獲得批准,亦都讓社會上感覺得,無論是政府或者是立法會,大家都是在做實事,而不是不斷在空轉。

記者:但是泛民之前都有說過,一些真的大爭議性,好像高鐵那樣都強行「剪布」通過了。手頭上的清單前前後後的意義已經不大。是否即是今次政府象徵式排序,是否受了一些輿論壓力,或者公務員不滿,所以一定要做這個動作呢?

政務司司長:首先,我不知道為甚麼何秀蘭會說有甚麼公務員不滿。如果有公務員不滿,都是他們有點無奈,因為很多時因為「拉布」,其實我有很多公務員同事長期在立法會要等進入財務委員會會議堶掃苀o些項目。但我可以講一句,我們所有的公務員都是很認真地去推動他們各自的工作的。

  至於你說是「有意義」、「沒有意義」。如果沒有意義,我就會很順利,他們可能回應的意見,就是「沒有所謂」,政府喜歡怎樣排就怎樣排。但可惜,即使在今日他們第一次見我們的排列清單,已經有幾位議員說「這個你不用拿出來」,「這個你排到最後吧,因為你一出這個,我們都肯定又會『拉布』」。事實上是有的。在現在立法的清單堙A和財務委員會,包括工務工程的清單堶情A仍然有一些項目是部分泛民議員是會用一些延長審議的方法來阻止它們通過。所以我們覺得今次,你說我們釋出善意也好,或者我比較務實地去做好,我覺得這個工作都會令到我們有一個更好的結果,就是在七月中立法會休會前,能夠爭取到最多的撥款項目和立法的建議能夠在立法會通過。多謝大家。

(請同時參閱談話全文英文部分。)



2016年3月18日(星期五)
香港時間18時01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