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教育局局長與傳媒談話內容
************

  以下是教育局局長吳克儉今日(三月十日)就有關學生自殺事件與中學校長及輔導教師代表、學者、家長代表及教育心理學家舉行緊急會議後,會見傳媒的談話內容:

  首先,我非常感謝津貼中學議會、香港中學校長會、香港輔導教師協會、家庭與學校合作事宜委員會、香港家庭教育學院及港大防止自殺研究中心的主席、總監及代表,因為當我兩日前提出召開這次緊急會議的時候,他們馬上答應,足見大家對「學生輕生事件」的關心及高度重視。

  在今日會議上,我們討論過本學年的學生輕生事件,認為青少年輕生的原因很多,每一宗個案都有不同的背景,既有學業問題,亦有涉及精神健康、家庭、感情、朋輩之間的問題,原因非常複雜,需要深入探討。要應對這個複雜的問題,我們必須加強跨界別及全社會的合作,多加留意學生的情緒,並給予鼓勵及支援,協助他們解決可能面對的問題。

  在學生方面,我們必須協助他們提高抗逆能力,讓他們擁有正向思維,知道「辦法總比困難多」,對未來要有希望。此外,有需要在適當的時候必須尋求協助,而政府部門、非政府專業機構、學校及家長一定會全力支持。

  經過今天下午與各持份者坦誠交流後,教育局決定採取以下五項措施:

  第一,我們會成立一個專責委員會,全面了解及分析學生自殺的成因,並建議預防學生自殺的適切措施。成員包括學校、院校、家長及專業界別和政府的代表,預計在六個月內提交報告予教育局局長。如有需要,社會既然關心,三個月的中期報告,我們都會做。

  第二項措施,教育局會在三月及四月期間,安排教育心理學家和學生輔導專業人士等,舉行五場分區研討會,包括四場給學校,一場給家長,以協助學校人員及家長提高預防及應對學生自殺事件的意識及能力。

  第三項措施,教育局及辦學團體提供「校本教育心理服務」的教育心理學家會在三月及四月期間,因應學校的需要到校舉行教師講座,以提高學校人員識別學生自殺的警號和認識適當的求助渠道,以及適時識別和支援有自殺危機的學生。

  第四項措施,教育局會在局內成立專責團隊,成員包括教育心理學家及學生輔導人員,就個別學校的特殊需要到校加強支援,以配合現有的校本教育心理及輔導服務。這亦是回應教育界、各位校長代表最近表示希望增加資源,特別是對學校的支援。

  第五項措施,政府正加強宣傳提倡珍惜生命,正向看待面對的問題,教育局亦會分別以學校、家長及學生為對象製作資訊小錦囊,協助他們及早識別有情緒問題的學生,並尋求專業協助。

  由於「學生輕生事件」涉及學生寶貴的生命,教育局責無旁貸聯繫各相關持份者一齊去應對有關問題,除了召開今天的會議,教育局會繼續與其他持份者一起探討學生輕生事件及改善措施,明日我亦將與另外一些團體代表,包括小學代表會面。

  對於昨晚又有一名大學生墮樓死亡,我感到十分痛心和惋惜。我知道各間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資助院校均設有專責單位,進行學生精神健康篩查、推廣精神健康及向學生提供專業的輔導及相關服務。但面對連串學生輕生事件,我呼籲各院校加強有關工作。其中,我已安排與中文大學的代表於下周(三月十五日)會面,討論有關問題;至於其他院校,我們亦會保持接觸及跟進。稍後其他機構的代表會與你們分享,多謝各位。

記者:局長,剛才提及學生輕生的成因不只是教育,也跟社會、家庭有關係,為何現在只由教育局處理有關問題,社會福利署是否有相關對應措施?另外,現在才開會是否太遲?初步認為教育政策還是青年政策出錯?

教育局局長:多謝你的問題。剛才我提到,其他政府部門在不同層面都已經展開工作,正向思維方面的宣傳工作是一個例子。委員會中也有其他部門的參與,所以幾個部分整體處理,我們特別虓N學生這方面。至於時間方面,大家看到在發展過程中,每一個不幸的個案發生時,我們的同事及校長都已專業地即時處理,危機管理機制也有即時產生作用。

記者:局長,措施都是集中在學生輔導心理方面,會否檢討現行的教育政策是否有出錯的情況?

教育局局長:正如我剛才提及,學業壓力是其中一部分,但其他例如關係、家庭等也是問題,所以我們希望全面看。如果涉及家課、學業壓力,我們會重新檢視這方面,不會放下任何一部分。我們認為這是一個好機會,但重要的是作全面檢視。

記者:你談及的報告要六個月後才能進一步分析到原因,會否擔心這半年有更多學生自殺,而處理不到問題?

教育局局長:說得好。我們覺得重要的,狄主席剛才有提及,就是正面思維的倡議和推廣是重要的。對一名年輕人來說,若每日都見到負面新聞,對其打擊很大,所以希望大家幫忙,辦學團體、機構等,即使學校也好,我希望能帶多些正面信息,覺得有期望、希望在未來,這是我們要即時做的其中一件事。第二,雖然我希望六個月內,但我不希望太過急就章地做一個報告,而希望全面些,但知道大家關注,所以可能在三個月內,有需要的話,有中期報告,我會與大家分享。

記者:有老師表示,現時的工作量令他們沒有時間與學生傾談,亦沒有可能在工作上辨識學生,局方對這種說法有何回應?

教育局局長:我們聽到很多不同意見,這是其中一個。大家清楚看到,我們的教師、校長,每日一分一秒專業地為同學服務,為同學的學與教的發展作出貢獻。但遇到特殊困難、問題,他們需要額外支援,就是我剛才說的即時措施,就是我們建立的一個特別團隊,有教育心理學家和專業輔導員,若個別學校有需要,可以接觸我們的團隊,我們會到學校配合現有的服務,如何加強作支援,這是一部分。第二,很多時發覺,在學校層面,除了工作量外,如何能更新處理方法,所以我們有個小錦囊資訊,很快如何識別、處理問題,小錦囊提供即時、便利的資訊予老師或家長作參考。更重要的是,對老師的支援,我們會在學校,就他們的需要,有些專家直接在每間學校,即時作校內、個別校情方面的配合,作一些培訓和交流活動。凡此種種,都是希望老師可以在關注同學的過程中,需要額外支援的時候,我們希望能夠即時提供。至於長線和中線的處理,我們希望委員會能全面檢視而作出適當的建議。

記者:現在才開緊急會議是否太遲?之前局方對此事的敏感度是否不足?另外,你說現在會提供更多專家到學校幫忙,是否承認現時的支援不夠,所以需要加強?

教育局局長:在這學年內,今次事件的產生有其特殊性質,我們覺得需要即時處理。剛才我解釋過,我們對每宗個案都很認真,一旦知道情況,區域教育主任已即時與個別學校聯絡,所以每宗個案均獲得適切關注,以及與學校一起處理有關問題。至於你談及的其他部分,資源配合方面,我們已經有現成機制如危機管理,大家都應該很熟悉。我亦看到學校很能夠運用這方面的知識、政策和措施,他們都很有經驗處理這一方面。在這個階段,我們覺得不如整體看這件事,我們會按部就班處理。

(請同時參閱談話內容的英文部分。)



2016年3月10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21時56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