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行政長官北京會見傳媒談話全文(只有中文)(附圖/短片)
***************************

  以下是行政長官梁振英今日(三月三日)下午在北京與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發展局局長陳茂波及創新及科技局局長楊偉雄會見傳媒的談話全文:

行政長官:我今日和三位局長同事在北京,上午、中午和下午分別會見了深圳市委書記馬興瑞先生、市長許勤先生,還有就是國家科技部的萬鋼部長,以及國務院港澳辦王光亞主任。

  深圳毗鄰香港,是香港一個在各個方面重要的的合作夥伴。深圳的經濟發展水平相當高,是全國六百多個城市當中人均產值最高的一個城市,經濟實力非常強,而且進入一個上升的軌跡。深圳亦是內地這麼多城市當中創新和科技做得十分出色的一個城市。自從我們三個半月前成立創新及科技局後,香港與深圳之間有了一個新的共同話題,新的共同合作領域,這個就是創新和科技。所以,今早我與馬書記和許市長的會面當中,大家花了相當長的時間談我們在創新及科技方面怎樣合作。

  我在這媮|一個例子。我們重視與內地,包括深圳在創新及科技方面的合作,同時亦十分重視我們與外國的合作。在外國和內地之間,香港是一個十分好的「超級聯繫人」,我們提供一個好的平台給世界各地的創新及科研單位和內地的一起在香港這個平台上與香港一起合作。譬如說,十二月份美國麻省理工學院校長來香港宣布,在香港成立麻省理工學院在美國以外的第一個創新中心,英文是innovation node。他同一日在麻省理工學院的網站上作這個公布的時候,他作一個說明,他說在香港做創新有香港大家耳熟能詳的一些優勢,包括我們的國際生活環境、我們的法治環境等等。他說在離開香港市中心一個小時車程就是深圳這個城市。深圳這個城市是全世界這麼多城市當中,它做原型,即是prototyping,最快的一個地方,還有就是整個珠江三角洲大量生產的能力。所以麻省理工學院來香港設立這個創新中心,它不單看好香港,它看好香港加深圳及整個珠江三角洲。所以在創新及科技這個問題上我們下去如何和深圳進一步合作,我們花了相當多時間而且談得比較具體。大家有一系列的共識,我們希望在未來的一、兩個月時間堙A大概四月份左右,楊偉雄局長會與深圳方面的官員就兩地在創新及科技方面的合作怎樣開展,我們會有進一步的商討。

  我今日亦拜會了國家科技部萬鋼部長。萬部長大概三個月前來香港,花了幾日時間,了解香港在做創新及科技的計劃及準備。大家都知道國家現在十分重視創新、創業,國家的科技發展亦有一日千里的進步,所以我們亦希望想扮演好「超級連繫人」的角色,如何連繫國外、連繫國內,而在這過程當中香港能夠有新的產業,包括楊偉雄局長都經常跟大家說的,我們如何做「再工化」,即 reindustrialisation。自從創新及科技局大概在三個半月前成立至今,社會的反應是好,氛圍是好的,包括投資者、許多創投基金、風險基金,亦有興趣投資在香港的創新及科技產業上。在這個過程當中,我們需要國家進一步的支持及內地省市的配合,所以今日見萬鋼部長亦是集中談創新及科技的工作。稍後,我請楊偉雄局長補充一下。

  見王光亞主任,我們談了香港的基本建設,有很多方面都需要國家支持、內地省市的配合,包括跨海大橋,即港珠澳大橋,包括我們新的第三條跑道,還有高鐵,海陸空這三個工程對香港日後的發展都非常重要,可以為香港在內地提供更加高、更加大的發展空間,包括事業空間。在內地三個主要城市,即北京、上海、廣州的香港商會多年來都說它們三個商會加起來,三條數,這三個城市有35萬香港人全職在那堣u作和生活,說明內地對香港的重要性。我們這些基本建設發展得好,對香港人日後的事業發展空間確實是一個提升和擴大作用。

  我們都談了「十三五」規劃,因為很快「十三五」規劃就要制訂公布,還有「一帶一路」,一會兒請譚志源局長向大家再具體介紹一下。陳茂波局長這次來北京,他同時帶了五個香港的專業團體,都是和土地、樓房、建設有關的香港專業團體的負責人和內地的對口單位去交流,包括城市規劃、園境規劃、測量、建築及工程。大家知道這五個專業過去這一段時間,尤其是有了CEPA(《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以後發展的速度相當之快,為香港的青年人,包括大學畢業生提供事業發展機會,所以這就是今日三場活動主要的目的和內容。請三位局長。

創新及科技局局長:大家好,今次來北京有很多收穫。在創新及科技方面,最令人鼓舞的是科技部(國家科學技術部)萬鋼部長與我們商討如何建立一個平台,令香港的青年創業家可以有更多機會,參加內地創新創業方面和享受資源。這方面我們回到香港以後會開始做工作。我覺得這是一個好機會,因為令我們有志創業的青年人可以得到將來國家在「互聯網+」和「中國製造2025」帶來的機會,可以享受到新的機遇和新的成果。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我簡單說幾句關於(國家)「十三五」(規劃)。在過往兩年,由行政長官以至我自己,與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發改委)在工作層面上都保持很密切的溝通。我們在「十三五」的編制過程中繼續秉持符合「一國兩制」的原則,以及(國務院)總理最近所說的「國家所需、香港所長」這個出發點,去看看「十三五」時期堶惟珒y述的香港在「十三五」時期的功能、定位,以至我們既有的優勢產業、一些高增值的專業服務和進一步的區域合作等幾方面,可以怎樣有一個宏觀和方向性的描述。在過去兩年的工作機制中,可以說是非常暢順。昨天我提早來到北京與發改委相關的司長就一些最後細節交換了意見,我可以說的是當大家三月中看到人大要通過審議的「十三五」綱要有關香港的部分時,我相信他們會完全採納香港在過程中所提出的意見。我相信對我們工商界、專業人士、香港普羅市民來說,這份規劃綱要都應該有很多正面的信息。由於三月中才正式公布,所以內容我不便透露,但希望大家屆時可以注意內容。多謝各位!

發展局局長:各位,我和幾個建築和工程相關的專業團體代表拜訪了好幾個部委,包括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國家住房和城鄉建設部、發改委(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和商務部。我們就荋X個方面都有相當好的交流。一個方面就是香港的專業人士在內地開業及工作發展的空間,尤其在廣東省和一些自由貿易試驗區;另一方面亦就「一帶一路」這個倡議之下,香港的建築和工程相關的專業人士和公司,可以如何參與一些基建工程項目;第三方面,就是關於國家援助外國的一些工程項目。目前來說,有兩個項目正在進行中,一個在尼泊爾,另一個在柬埔寨,試點式地讓香港的專業人士提供工程監理的服務。就這兩個項目,相關的部委非常肯定香港專業界的表現,表示歡迎和我們探討香港在參與國家援外的工程項目中,可以更加全面和廣泛地提供「一條龍」式的服務。我們相信如果可以這樣做,對於香港的專業人士,尤其是年青的專業人士,如果他們有興趣的話,就可以在經歷上有更多選擇,經驗亦更豐富。

記者:見王光亞主任時,有否談到尋求連任,還有有否提及李波事件和旺角騷亂?

行政長官:沒有談到行政長官選舉的事情。就李波先生的事件,自從這件事兩個月前發生後,我們一直有向內地表達特區政府和香港社會的關注。至於其他香港發生的一些重大事情,這個當然作為特區政府的工作,我們一直都有和中央政府保持緊密聯繫。

記者:旺角騷亂和香港本土派的發展,特別就是新界東補選,本土派候選人拿到六萬多票,以及旺角騷亂,你有沒有說到?或者他有沒有主動問到?

行政長官:我看中央官員對香港這些重大事件的看法,他們都會不失時機地,公開他們自己向社會表達了。

記者:剛才政協工作報告都有提到,覺得港澳要加強青少年工作,即是尤其可能香港有本土思潮慢慢冒起,主任有沒有說到,其實特區政府或者你的青年工作是不是有甚麼不足?怎樣來應對本土思潮?

行政長官:任何一個社會都應該重視青少年工作。青少年是我們的未來,所以無論是校內的工作,大家可以看到我們這屆政府上任後,在教育那方面確實做了很多舉措,從小學、幼稚園到大學,以至到我們去維持教師那個教席的問題,避免有老師是因為縮班、學生人數減少,影響他們那個就業安全的問題。這些都是在校內,我們在教育界的工作。至於在學校以外,我們有很多青少年活動,我們都十分支持和鼓勵香港的公益團體,尤其是青年團體,多辦一些青年活動,讓他們了解國家,了解世界。所以大家可以看到香港有大量的這類活動,無論在香港本地的,或者是在內地的,或者出去外邊參觀訪問,令他們擴闊視野,豐富人生,這是我們十分關注的工作。當然,我們不能說我們的工作做得十全十美,但社會上有任何關於我們怎樣可以改進我們青少年工作的意見,我都願意聆聽,亦希望大家能夠和特區政府一起,兩雙手怎麼都比一雙手好,而且我們青少年的人數眾多,以十萬計。看看怎樣可以共同做好這個工作,我覺得這個大家可以一起參詳。

記者:李波那件事,這幾日出現多了一些新消息。你你會如何評價他們發放消息的方法?這些資訊是否能夠解答香港人的疑問,其實未來這幾日你是否還需要去跟進?

行政長官:我們會一直跟進。我們知道香港社會重視這件事,所以我過去都多番說過,我十二月三十一日休假回來;一月一日李波太太報案;二日我在報紙看到,已經找當時署任的李家超(保安局)局長通電話,當我找他來禮賓府見面,雖然那時還是公眾假期;一月三日開了記者招待會等等。所以這件事我們一直會跟進,下去仍然會這樣做。

記者:立法會持續「拉布」的話,特區政府有沒有信心完成接下來兩地的基建,乃至「十三五」規劃當中的任務?

行政長官:基建對香港政府的競爭力,對香港社會的經濟發展、社會發展都非常重要。香港這個地方一般來說是一個效率非常高的地方,所以我們也希望立法會議員,所有的立法會議員都能夠參加會議,我們不能把參加會議的責任完全塞給建制派議員;其他議員不參加,建制派議員也缺席的話,人數不足──流會。出席會議應該是所有立法會議員的責任,不僅是建制派議員的責任。至於「拉布」這個問題,在民主制度底下,所有議員他都應該發言,應該表示他的態度、觀點,但到最後他是應該投票表決,不能議而不決,所以我覺得這個也是立法會議員,不論他的黨派,一個基本他工作上的責任和態度。

記者:剛才王光亞主任有沒有要求在管治或施政上面再查找不足呢?另外剛才你說到有建設上的問題與王光亞主任談,會不會有談到「一地兩檢」的問題?

行政長官:沒有談到查找不足這類問題,沒有評價到工作。至於中央政府對我的工作,在我短短兩個月前見國家領導人的時候,國家領導人都已說過。

記者:這次兩會港區的人大代表和委員都提出很多提案和建議,你最關注的是哪方面?

行政長官:我不是人大代表、政協委員,但我關心香港地區的人大代表、政協委員他們的意見。其實,上來開會之前,大概一周前,我在香港分別兩次跟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見面,也聽了他們的意見。

記者︰昨日譚惠珠說,就算你民望低,換了你也不代表香港沒有示威。同時,她說從制度上看,每五年換一次班子和特首是damaging的,你認不認同這個說法?

行政長官︰我希望全香港社會,因為我競選的時候不斷說,我們的社會是屬於所有人,不是屬於一、兩個人的。所以無論做特首也好,做官員也好,或者做立法會議員都好,或者是市民都好,都希望大家能夠齊心、齊心團結,我們減少社會一些時間、金錢的虛耗。

  香港的機遇確實是很多的,當然我們亦面對一些困難,但只要大家齊心,大家持之有恆去做;最簡單的例子就是陳茂波局長負責的那個範疇,譬如說在規劃和生產土地、興建樓房那方面,過去三數年雖然工作難度大,但是在這個民生如此重大的問題上,亦積習了很長時間的難題上,通過陳茂波局長和他的同事努力,還有張炳良局長和他的同事努力,我們是看到這個問題逐步緩解。不能夠說這個問題已經解決,大家可以看到,土地供應、樓房供應是增加的,而由於供應的增加,不單止樓價下跌,租金亦下跌,而租金是非常好的供應和使用的需求,即不是買來收租,不是買來炒,那種需求之間的關係發生變化,這個變化就是在需求不變的情況下供應增加了。這個問題我們說要去解決的時候,兩、三年前社會上也有些聲音,覺得這個問題如此艱難,社會上有人司法覆核,有人在城規會反對,你是不是真的可以生產土地出來?是不是真的可以增加供應?但是現在,大家可以看到,三年多下來,經過大家的齊心、努力,我們事實上做到一些效果出來。下去其他的問題一樣如此,民生問題、青年人的問題,施政上的問題,都希望全香港社會能夠齊心合力一起去做好工作,我對香港是十分有信心,因為事實上機遇很多,國家亦大力支持我們,我們內地的省市亦大力配合香港的需要。多謝。



2016年3月3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19時13分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