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署理行政長官於行政會議前會見傳媒談話全文(附短片)
*************************

  以下是署理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今日(二月二日)上午出席行政會議前會見傳媒的談話全文:

署理行政長官:各位傳媒朋友,早晨。在香港時間今日零晨左右,美國傳統基金會公布了一年一度的經濟自由度指數報告,即是這份《二○一六年經濟自由度指數報告》。我們很高興亦很歡迎美國傳統基金會評選香港再次成為全球最自由的經濟體。

  今年已經是香港連續22年獲得傳統基金會評選為全球最自由的經濟體。自由市場原則是香港經濟持續發展和繁榮的基石,因此特區政府維護這個經濟自由的決心是毋庸置疑的。

  在《經濟自由度指數報告》用以評估的十項因素堶情A香港在其中的七項因素都取得九十分或以上這個佳績,其中在三個因素更加是獲傳統基金會評為全球的第一位。這三個因素就是「營商自由」、「貿易自由」和「金融自由」。

  我想在這婸﹛A政府會繼續奉行自由市場經濟的原則,會致力提供一個良好的營商環境,保障公平競爭和貿易的自由開放,沿用簡單的稅制和低稅率,以及維持高效的公營部門。政府亦會致力擁護法治和司法獨立,但同時間,我們亦知道需要在多方不斷地去改進,以保持香港在經濟自由方面這個領先的優勢。

  我想講多句,就是好的營商環境除了是營商方便之外,還有一個名為營商的穩定性,亦都是這些原因令到香港在最新我們的調查堶情A有一共7 904間母公司是在海外或內地的公司,在香港成立一個駐港的公司,其中1 401間選擇以香港為其公司的地區總部,即是Regional Headquarters。這個表示香港有一個營商的環境,這個好的營商環境的情況是得來不易的。除了香港有法治精神,亦很尊重合約外,亦都有一個很穩定的環境。

  最近,我亦與一些國際商會的朋友傾談,他們都有點擔心向我反映,就是目前這個在基建方面受到在立法會的阻延,可能對這個所謂的營商環境有一定的影響。因為大家都知道,很多海外公司都有一個建造的公司,亦都有一個顧問公司,他們來香港設公司都希望在這堹鈰魕荓竣@些合約工程,他們亦都是原先知道政府每一年都大概有多少億元的工程會推出。譬如好像今個立法年度,我們計劃了一共有72項工程,總造價是675億元要提交給立法會的財務委員會通過,還未計算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的196億元(追加撥款)。到現時為止,只是批准了兩個項目,即是50多億元的工程,商會的朋友都向我表示關注,所以我在這埵A次呼籲,隨荋銡]澳大橋的追加撥款獲得通過後,現在另一個重要項目就是廣深港高速鐵路的香港段。

  這個項目已經先後五次在立法會的工務小組委員會討論了十一個半小時。今日下午有另一節的工務小組委員會的會議,有兩小時,我呼籲各位議員盡量爭取這個時間,同意這個項目,讓它可以交給立法會的財務委員會來審議。

  這個項目要繼續做下去必須要有追加撥款。其實這個項目有兩個關卡,一個就是要得到港鐵股東同意這個「封頂」的方案,因為我們追加的196億元的撥款,是在一個「封頂」的補充協議之內去申請。很高興昨日港鐵公司的股東大比數同意了這個方案。現在,下一個關卡就是希望得到立法會的財務委員會批准這196億元的撥款。多謝大家。

記者︰如果下午,如果下午工務小組未能夠完成審議這個項目,會否直接交給財委員會審議?

署理行政長官︰我前日說過,這不是我們想見到的程序。因為我們都很尊重立法會審議政府建議的程序。而一般工務的項目都是先交給立法會財務委員會轄下工務小組委員會審議,然後就交給財委會。其實在正常的情形之下,就絕大部分關於工務的審議工作,都是在工務小組委員會的會議堶捷i行。而當工務小組委員會同意了或者推薦了一個建議,他就整批交給財務委員會一併通過。在正常情形之下,是很少又要分拆討論,而且個討論,需要的時間可能就茖滬荈等埵b工務小組委員會的時間還要長。

  所以現在我們面對的是一個不很常態立法會運作的情況,所以,今日是過年之前最後一次我們立法會財務委員會轄下工務小組委員會的會議。如果今日不通過,對於我們是否能夠爭取在高鐵這個項目死線之前獲得撥款,是一個很大的困難。所以我們在這裹首先呼籲我們的議員,好好利用下午這個第六次的工務小組委員會的會議去審議這個建議,同意交給財務委員會。如果要再爭論,便在財務委員會爭論,然後作出一個表決。但目前在這一刻,我就不想說我們會有甚麼動作,先要等工務小組委員會先作了這個討論。

記者:……採取一個不常態的方法?政府以及會否在上財委會時候,因為泛民都明言會拉布,會不會好像效法審議版權條例時候,會約陳鑑林商談怎樣對付泛民拉布的政策。

署理行政長官:我們從來沒有與立法會的主席或者立法會一些委員會的主席去討論怎樣對付部分議員,若有商談,都是關於那個議程和時間上的安排。我留意到陳健波議員說,有關於高鐵撥款這個項目他不會主持,交給副主席陳鑑林議員去主持,這個我們尊重陳健波議員的決定。

  在二月堶情A我們知道只有兩個安排了的財務委員會會議。議員是否願意按我們的要求增加一些財務委員會的會議,這個是需要商討的。因為大家都知道,去到二月二十四日就進入《財政預算案》的討論,所以,跟茯O一些特別的財務委員會的會議,所以對於我們審議這個高鐵項目的財務委員會能夠開多少個會議,其實有一個很大的限制。

記者:司長,張炳良局長一直說二月底如果高鐵未能通過,就要考慮究竟是暫停高鐵,但亦有一些說法,其實是三月底才是正式的死線。政府可否確實說出,究竟高鐵在二月底之前未能通過抑或是三月底前未能通過,是會令到高鐵最終要停止?同時,現在陳鑑林擔任主席,對於政府的評估是較容易通過,抑或形勢會怎樣呢?

署理行政長官:正如我剛才所說,陳健波議員認為他不適合主持有關高鐵在財務委員會的討論,由副主席陳鑑林議員代他主持,這個純粹是議員自己的決定。我們相信坐上那個位置去主持一個會議都是會秉公辦理、一視同仁,確保那個會議能夠順利進行。至於究竟何時是死線?我相信張炳良局長已經多次向大家交代了。今日在工務小組委員會,我相信會議後張局長是會再說的。因為大家要明白,一個這麼龐大的工程,你是不可能用到最後一元才決定接荍畯怮蝻阭窗C

  現時在高鐵各個合約堶惘酗C千多個人員在工作,所以如果未能得到撥款,可能要提早做一些應變的工作,或者直接會影響這些工人的決定,都要早點作出一個說法。所以,我想詳細情形等張炳良局長在開完今日下午的工務小組委員會會議再向大家交代,好嗎?

(請同時參閱談話全文英文部分。)



2016年2月2日(星期二)
香港時間12時03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