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政務司司長會見傳媒談話全文(二)
****************

記者︰有沒有信心,即使現時好像有一個好圓滿的時間表,最終議案會不會議論時間少了?以及三月二至四日會議便是今次版權條例的死線?

政務司司長︰建制派議員我最近和他們會面過,他們都是很齊心的,都希望能夠在既定時間堶惕髡迅o條條例草案的審議工作,所以在這塈琣A多謝建制派議員的勞心、勞力,因為用這些方法來拉布而迫建制派議員要每小時起碼四十五分鐘坐足有三十四或者三十五人,其實都是一個很大的挑戰。至於死線的問題,就暫時我們沒有為這條條例草案定下任何死線。不過,所有法案都有個死線,因為今年立法會去到七月休會就是本屆立法會的終結,所有法案如果到那時,即大概七月初左右,都不能夠三讀在立法會通過,它們在下一屆立法會要重新再來。所以如果你說死線,就是七月。七月初所有,不只是這條《版權(修訂)條例草案》,是所有現時已經在立法會正審議,或已完成法案委員會的審議,正排隊上去大會恢復二讀的議案都會受到影響。

記者:…「剪布」,因為雖然你說沒有要求主席加開會議,但有要求他「剪布」。和想問一下,亦剛才說到跟泛民說叫他們不要有權用盡,是否意味荍A想要與泛民主派開戰呢?

政務司司長:第一,我跟曾主席的討論都沒有提及「剪布」兩個字,這不是我的工作,這是立法會主席的工作,因為讓立法會有效運作是主席的其中一個職能。早前有些在法院堛漣P決亦給了主席有這個能力。這個不是開戰的問題,這是為了社會福祉的問題。具體說,針對這條《版權(修訂)條例草案》,就是為了保障版權的擁有人。為甚麼要保障版權的擁有人?就是希望香港社會,在我們的創意產業方面能夠發展得更加好。

記者:司長,其實今日建制派都有引述主席與你見面時候說,政府想他們在處理這個臨時撥款之前可以通過這個,即是處理了這個版權條例草案。政府是否真的有一個這樣的意願?即是如果有的話,其實是否正在給壓力予立法會?這樣做是否對呢?另外,其實曾主席出來……

政務司司長:一條吧,我真的記不到,對不起。不錯,是有一件事是有時限的,就是臨時撥款的決議案。它並不是一條草案,是一個臨時撥款的決議,英文是Vote on Account Resolution。這個決議案必須要在三月三十一日或之前要得到立法會的批准,否則,去到下一個財政年度,即是今年的四月一日開始,就是所有政府部門和我們受資助的機構都已經沒有撥款可以運作。大家可以想像這個影響是非常之嚴峻的。每年的經驗告訴我們,正式那條《撥款條例草案》都是很難會在四月一日之前通過,所以都是要靠這條臨時的撥款決議案先獲得通過,讓有關部門和資助機構可以有錢可用。所以我們在未來有關立法會的議程,一定會考慮到怎樣可以保障這條臨時撥款的決議案可以在三月三十一日之前獲得通過。所以我剛才向大家交代的那八十四個小時去繼續審議這條《版權(修訂)條例草案》,只是計算至三月二日那個會議。三月二日的會議就有三月二日、三日和四日。跟蚆晹酗@個例會是三月十六日。

記者:……是否希望主席他在處理這個臨時撥款之前,先處理這條版權條例草案?

政務司司長:我都說這是主席他自己的英明決定和處理。我只是向他分析,我們已經是預留了足夠的時間,我們認為足夠的時間,包括二月二十四日,當日的《財政預算案》公布了之後,仍然是繼續審議這條《版權(修訂)條例草案》。

記者:政府有權調動議程。其實政府來說,其實有沒有甚麼板斧可以真的確保三月三十一日,如果《版權(修訂)條例草案》當日都未能夠通過的時候,政府還有甚麼板斧可以確保臨時撥款可以在立法會審議到?以及都想問問有些議員都要求希望和你見面,但你都沒有說和他們見面的情況之下,再加上……

政務司司長:對不起,又是不要問那麼多。現在真的記不了那麼多問題。第一,我剛才說過了,臨時撥款的決議案是有死線的,是必須要在今年三月三十一日或之前得到立法會的批准,到時所有政府部門和受資助機構就可以如常運作。我們一定會在計劃立法會的議程時,確保這條臨時撥款決議案是會在死線,即三月三十一日之前通過。但是現在我們的目標,是爭取在臨時撥款決議案上立法會之前,能夠通過到這條《版權(修訂)條例草案》。

  至於泛民議員要求和我會面,就是上周我們已經出了一個聲明,當時應該是人民力量陳偉業議員的要求。我的答案好簡單:第一,如果泛民議員要求和我討論這條《版權(修訂)條例草案》的內容,即是說他們所謂委員會的修訂,政府為何不接受?版權擁有人的最新看法是怎樣?網民的關注是甚麼呢?真的對不起,我不是這條條例、甚至不是這個課題的負責的主要官員,負責的官員是蘇(錦樑)局長。如果你想找蘇(錦樑)局長的上司,都不是我,是財政司司長,所以我拒絕了會面。以這個理由來說會面是沒有甚麼作用,引來了泛民議員說我失職,說我是無能,我也希望各位傳媒做個公道,主持一下公道。我不能夠熟識政府十三個局去到這樣細緻的法例工作,所以我剛才的講話,我全部都沒有談內容,都是談立法程序的工作。

  其後,應該是這個星期一,何秀蘭議員,我不知道她是否代表「飯盒會」(泛民會議),但她又致電我的辦公室,又是要討論。我們又再問她你是討論內容,抑或是討論你有新的方法可以不拉布呢?似乎她又是說討論內容,討論內容我真的不懂得討論,我便請她找蘇(錦樑)局長繼續那個討論。多謝大家。

(請同時參閱談話全文的英文部分。)



2016年1月27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9時43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