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政務司司長會見傳媒談話全文(一)(附短片)
*********************

  以下是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今日(一月二十七日)下午於立法會綜合大樓會見傳媒的談話全文:

政務司司長:各位傳媒朋友,我剛才與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討論過處理這條《版權(修訂)條例草案》的工作。正如我在上星期六所說,我們是很有決心希望讓這條《版權(修訂)條例草案》能夠獲得立法會通過。我們得到建制派議員的配合,會為這條條例草案的審議創造最大的空間,亦預留最長的時間。所以,今日到來就是與曾主席講講在未來幾次會議的安排應該是怎樣。

  首先,這兩日已經聽到很多泛民的議員反對這樣、反對那樣。我可以在這婸﹛A我今日與曾主席說,我們沒有要求加會、沒有要求加時間,亦沒有要求立法會議員取消一年一度就荂m施政報告》作的致謝動議辯論。換句話說,二月十七、十八、十九日的立法會會議繼續都會是辯論二零一六年的《施政報告》。

  在由包括了今日一月二十七日這個例會,一共有四次的例會可以討論這個《版權(修訂)條例草案》,包括由今日開始的一月二十七、二十八、二十九日;二月那次三日的例會就是三日、四日、五日;二月二十四、二十五、二十六日亦都是一個例會;三月二日、三日、四日亦都是例會。每一次例會現時是開兩日半,應該大概有二十四小時,因為我說沒有要求加時間,所以仍然是星期三由十一時開始,晚上八時結束;星期四是由九時開始、八時結束,每一次這樣的兩日半例會,有二十四個小時。在二十四小時堶悼悕韟釣リf頭質詢,或者有些很簡單的立法工作,包括我們的局長都要去首讀、二讀一些條例草案,所以在二十四小時堶情A我們估計要用三小時去做這些口頭質詢和其他的工作。即是說只餘下二十一小時,二十一小時乘以四,一共有八十四個小時。再按茯陘F防止流會,現時建制派議員互相的配合有個新安排,就是每一個小時,他們會趁一次點算法定人數便走開十五分鐘。換句話說,每一小時有四十五分鐘可以議事,所以我把剛才說的八十四個小時扣除了這每小時的十五分鐘,就應該有六十三個小時,是可以確保不流會,立法會在做議事的工作。

  唯一我剛才要求曾主席考慮的安排,是慣常在《財政預算案》當日,即是今年是二月二十四日,一般的慣例,就是財政司司長發表了他的預算案演辭之後,當日就休會。但今次我希望曾主席能夠在財政司司長發表了預算案演辭之後,或者給一個小時有關的議員出來評論一下那個預算案,之後要繼續立法會的議程。

  這樣其實是很正常的,亦不涉及要調動任何議程,因為大家知道,雖然它名為《財政預算案》,其實它是首讀和二讀一條《撥款條例草案》。所以,在首讀、二讀之後就可以再做恢復《版權(修訂)條例草案》的二讀工作。稍後大家會聽到曾主席的決定是如何,我在這奡N不代他說他聽了我的建議後有些甚麼看法。

  大家計算一下,自從在二○一五年十二月十七日恢復這條《版權(修訂)條例草案》(二讀辯論)到今日,即是不計算稍後的辯論時間,已經用了四十四個小時。四十四個小時加上我剛才說在未來四次例會堙A可以創造的八十四小時,就是一百二十八個小時,一百二十八個立法會的例會小時等如甚麼呢?就是等如二○一五到二○一六年度全年二十七次立法會例會總時數六百四十八小時的百分之二十,即是兩成的立法會時間將會是花在一條《版權條例》的修訂草案,所以我覺得是非常足夠讓立法會去辯論這條條例草案。同時,我們不要忘記,這個條例草案,在未回來立法會之前,它在立法會的法案委員會堶情A經過二十四次會、一共五十小時的討論,包括在法案委員會堶惘n多位泛民議員有參與這個討論的;亦都不要忘記,在這條條例草案,在二○一四年未引入立法會之前,是做了十一個月的公眾諮詢和討論。其中包括二十三次,是和關心版權的網民進行的討論。所以,為甚麼我經常強調我們的工作真是合憲、合法、合情、合理呢?便是從這些數字上,可以反映出來了。

  最後,我想懇請泛民議員留意三件事。第一,他們要履行立法會的憲制的職能。我在上周六已經引述了《基本法》,在這埵A說一次:《基本法》第七十三條是說,立法會有以下的職能:其中第一個職能是,根據《基本法》的規定以及依照法定的程序去制訂、修改和廢除法律。所以當我引述他們的憲制的責任時候,有些泛民議員說:「司長,你不可能期望我們跟你配合,一定要通過你們政府的法案。」我並無這樣說過。《基本法》都沒有這樣說。《基本法》是要求立法會議員去制訂、修改和廢除法律。換句話說,他們可以投反對票。所以現在具體來說,我們要求他們的憲制的責任,就是出席立法會,去辯論這條版權的修訂條例草案,以及接茈h投票,而不是不斷地拉布,去拖延這個立法的工作。這個是第一點。

  第二點要提醒泛民的議員,他們必須要回應到香港絕大部分市民和版權持有人及從事創意產業的朋友對他們的期望,因為對這些朋友,這條《版權(修訂)條例草案》是非常重要,對於香港未來的創意產業發展有一個好的、與時並進的版權框架亦都是非常重要。第三件事要和泛民議員說的,就是不要「有權用盡」。這四個字時常他們用於行政長官和特區政府身上,現在我就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請他們不要有權用盡。其實你們看到的,他們不斷地有權用盡,在現行的《議事規則》下的權力,他們用盡來拖延我們的立法工作。第一,他們不斷地用《議事規則》第17條(2),不斷地要求主席點算會議法定人數,好像這條《版權(修訂)條例草案》經過了四十四個小時的議會辯論,其中二十三個小時是點算人數。第二,就是在《議事規則》第55條(1)(a),當法案二讀通過之後,從來沒有試過好像何秀蘭議員這樣要求把這條法案又交回給一個專責委員會再作處理。確實在《議事規則》是有這個條款,但是都不需要有權用盡。第三,就是用《議事規則》第40條(1)和第40條(4),要求將辯論中止,他們在二讀時都已經用過了,要求將辯論中止,或者我相信稍後當立法會進入全體委員會的會議上,他們又會要求即時休會待續。最後,就是用《議事規則》第38條(1)(a),在稍後的全體委員會會議上無限次發言,如果他們繼續這樣有權用盡,無論我能夠有建制派議員的配合,曾鈺成主席的能夠同意去創造更加多的空間、更加多的時間,恐怕《版權(修訂)條例草案》的討論會繼續被拖延下去,所以這個對於社會沒有裨益,對於立法會的有效工作亦都是一大衝擊。所以在這塈琝き獢A今日我和曾主席商量之後,稍後曾主席亦都會和大家談談他的看法。

(待續)



2016年1月27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9時32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