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行政長官《施政報告》答問會答問全文(一)(只有中文)
**************************

  以下是行政長官梁振英今日(一月十四日)在立法會出席行政長官《施政報告》答問會的答問全文: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現在回答議員的提問。蔣麗芸議員。

蔣麗芸議員:多謝主席。行政長官,今次《施政報告》你在構建這個長遠經濟方面有很多遠景,相信亦可以為我們香港的未來經濟奠定一定良好的基礎,但是遠景始終難以解決近憂。近期製造業、貿易很多生意都在萎縮,零售、旅遊、餐飲等生意亦步入寒冬。股市跌、樓市跌、人民幣又跌,市場亦預期今年的經濟相當不妥。而從事服務業的市民,例如做酒樓餐廳、零售百貨、地產裝修、的士司機、小商販,甚至做清潔工人的基層市民都擔憂「飯碗」朝不保夕。行政長官,對於怎樣挽救香港正在下滑的經濟,怎樣保住市民的「飯碗」,你有甚麼想法呢?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對不起,梁國雄議員,如果你再打斷我們會議進行,我會立即要求你離開會議廳。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主席,香港是一個高度開放和細小的經濟體。因此,我們受外圍經濟因素的影響比較大。政府重視剛才議員提出的香港經濟各個行業可能面對的問題。昨日我在《施政報告》堶悼蝷雯苭i能出現的一些挑戰,無論我們短期工作也好,中長期的工作也好,我們都要做今日我們經濟短期面對的問題,包括譬如說旅遊的問題,我們的市場比較側重中國內地的遊客,我們需要做一些海外的推廣工作,吸引更多尤其是一些優質的外國遊客來香港,這些工作我們早些做,我們早些見成效。

  一些外圍因素對香港所帶來的影響,我們一定重視,但是我們不能全部操控。我們自己可以做到的工作,就是在各方面提升我們的競爭力,包括在成本方面的競爭力,包括我們效益方面的競爭力,這個我在《施政報告》堶悼蝝ㄓF不少,包括金融、航運物流、旅遊、專業服務、知識產權、創意產業等等。這些行業堶惘酗@些是我們傳統的龍頭產業,有一些是我們傳統比較少的產業,有一些是新興的產業,我們都要多管齊下,讓這些產業提升它們的競爭力。

  香港面對的機遇是不少的。我們挑戰是甚麼?我們有些挑戰是外地,因為經濟放緩所帶來的挑戰,亦有一些挑戰是我們自己內部的挑戰,譬如說經營成本高,我們就有土地短缺的問題。租金高、樓價高,我們樓價高影響到我們吸引外面的人才來香港與我們一起打拼經濟的吸引力和競爭力。所以凡此種種,我們沒有一個簡單的答案,但是我們一定要用一個系統性的策略去解決這些問題。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蔣麗芸議員。

蔣麗芸議員:沒有甚麼了。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田北俊議員。

田北俊議員:行政長官你昨日在《施政報告》那堙A有些事情就說了很多,有些事情就沒有說。所以我昨晚在Facebook就Post了一樣差不多的東西,就是特首在《施政報告》提到「一帶一路」42次,但是李波就一次都沒有提及。接荂A我就說:「待我有機會就問一下特首。」結果有八萬多人reach,有2700個like,200個comment,comment很多都說:「田少,你不問的話正『衰仔』」。說我,我現在不問也不行。

  行政長官,李波這個事件,雖然是個別事件,但是我覺得李波事件引致到,到底是不是公安、內地可以來香港執法。而更加高層次一點的是,就是這麼多年來,我覺得最維護香港的高度自治、「一國兩制」,其實是中央政府。老實說,公安上來「拉人」很容易,美國的警察又可以去蘇聯「拉人」,蘇聯的警察又可以去美國「拉人」。他過來很容易,但這麼多年來是沒有這種事情發生,我就覺得一定是中央肯維持、堅持我們這「一國兩制」。

  但現在社會上,不只是他們反對派,他們是不是都一定吵。很多市民、網民,包括我們的朋友,都覺得如果公安可以「拉人」,根本基本上是中央對香港的理念,「一國兩制」、高度自治那埵釣S有改變?我希望是不是的。

  所以特首,我覺得你真是唯一,在香港,中央任命你,香港也有1200人選你,張曉明主任認為你很超然,所以只有你可以去問一問北京政府。主席,我知道,我現在問了。所以我想問一問行政長官。如果你問的話,我覺得香港,你一定是有「蚍ヾv的。市民會很欣賞你去問。就算你去問,問不到結果,你亦盡量去問一問。到底這件事,除了個別的李波事件,到底公安來香港這個問題,還有「一國兩制」這個問題。所以我想問行政長官,你會不會盡快自己飛上北京,還是用電話、與中央的領導通過電話,去問清問楚這個李波的事件,給香港人一個答覆,以釋除我們的疑慮呢?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主席,李波先生的事件,我和特區政府十分重視。我和特區政府的官員,包括我們律政司司長、保安局局長、署理保安局局長在過去十多日,自從收到李波太太報案之後,我們多次公開申明特區政府在「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下的立場。

  我十二月三十一日,接近半夜結束休假回到香港。一月一日李波太太報案。一月二日早上我打電話給署理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先生,當日亦即是一月二日的下午,我請李家超署理局長到禮賓府,和他了解情況。接茪@月四日,我開了一個記者招待會,申明我剛才所說的立場。

  我們重視這件事,因為社會上有一個說法,說李波先生是由於被內地來香港執法人員執法,被帶走的。因此,由於這個說法,我們要回應,我們非常重視這個說法。我公開說過,我在這埵A申明一次。如果有外地,無論是中國內地,或者剛才田北俊議員你所說的外國執法人員來香港執法的話,根據香港法律,包括《基本法》,是不能接受的。就這件事情,我的關注、特區政府的關注和香港社會的關注,我已經向內地多層級和多方面,不只是一個層級的問題,還有是一個方面的問題,去了解這件事件,表達我們的關注。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田北俊議員。

田北俊議員:特首,我覺得有些事情是做的過程。即是說,香港市民可能是看不到,或者聽不到你剛才所說的一套,所以我覺得如果你真的自己特意去一次北京,盡量要求見到最高的領導,問一問這個問題。無論答案是怎樣,我相信你都會得到市民的支持。所以我想再請你考慮一下,是不是值得不是透過保安局局長,不是透過打電話這個形式去處理這件事呢?

行政長官:主席,我個人非常重視這件事。我會用一切可行而且有效的辦法,可行而且有效的辦法,去了解(這)件事和解決這件事。我在這埵A補充一下,雖然李波太太,她已經向警方銷案,但是警方會繼續偵查這件案。大家在過去幾日亦見到有關警方辦案的報道,而警方兩三日前亦都設立了專門的熱線,請大家如果有任何資料或者線索可以提供的話,請他們向警方聯絡。

(待續)



2016年1月14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13時35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