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行政長官《施政報告》記者會答問全文(三)
********************

記者︰特首,你好,其實看這份《施政報告》,其中一個重點可以說是創新科技,因為我們計過差不多有50億投放在那堙A而你第75段亦說了香港的科研力量集中在大學,但我們看這幾十億,似乎沒有甚麼錢是直接給大學的,即使那20億是給創科局。創科局用那些投資收入去資助院校,如果用外匯基金的per cent計,可能每年都只有二點幾個per cent,即是幾千萬。反而第71段,說國家科技部,給國家重點實驗室,那些每年就會有一億。看上去好像有點「大細超」,我想知為甚麼那個資源分配,那幾十億是會這樣?是會如此少給本地大學呢?是否你自己也覺得本地大學已經夠錢用?以及,既然你《施政報告》都已經這麼長,為甚麼不寫多句,呼籲商界捐錢給大學、搞一些創新科技呢?

行政長官︰吳先生,你或者你電視台有錢捐給大學,我今日立刻介紹你捐給哪間大學,好不好?

行政長官︰就這個創新及科技研發的資金來說,我們除了《施政報告》說的之外,我們還有現有的包括ITF(Innovation Technology Fund)創新及科技基金50億,所以不只是我們這婸〞漱~有。確實我們的大學擁有香港絕大多數的科研力量,我們跟其他的社會不同,我們不要跟美國比,或者跟德國比。美國和德國有大量的一些企業,他們自己有力量去做科研工作。即使是新加坡,他們也有很多工業,他們自己的科技企業有力量去推動科研,有科研的研究力量。香港我們這類企業非常少,有的話規模也比較小,這方面的力量比較薄弱,我們主要的研究力量,正如我《施政報告》第75段所說,在大學那堙A因此你可以放心,我們一定會全面配合,用好這些錢,配合資助大學他們的科研工作。

  我擔心的並不是大學夠不夠錢做。我們有足夠的錢給他們做,我擔心的是過去大學比較專注,一直以來的環境都是這樣,做一些基本的、學術的、非應用型的研究,會不會有了這個習慣呢?下去即使我們推動,我《施政報告》第75段那個標題,說是「向下游出發」,我們鼓勵他們,給錢他們去下游做一些,用英文說translation research。他們仍然是專注做學術研究,他們的興趣點仍然在國際的權威學術刊物那媯o表他們的科研報告,這個我是比較擔心的一點。我過去一段時間也有跟大學的校長和他們的同事討論這件事,我很願意給錢他們做,很願意配合他們做,社會人士如果有人願意捐款給大學做這些工作,我第一個贊成。

記者:特首你好,都想問「一帶一路」的問題。其實「一帶一路」這個字我們剛才都聽了很多,但行出了這間房,在電視機前的觀眾,其實很多人都不知道「一帶一路」的意思是甚麼,它的內涵是甚麼?我相信政府做政策或者決定要成立辦公室前,都做了很多研究等等。其實可不可以向香港人解釋一下,好處你已經解釋了很多,「一帶一路」對香港有甚麼壞處?

行政長官:我看不到有甚麼壞處。如果我們不能夠坐言起行,不失時機地掌握這些機遇,將這些機遇化成成果的話,那個會是壞處,那會是唯一的壞處。

  我完全理解為何不是我們720萬市民當中,每一個人都明白「一帶一路」的重要性。雖然這個倡議已經出台兩年,但很多這方面的研究報告,或者在內地、在國家層面的論述,不是每一個香港市民都感興趣,大家生活都很忙碌,這個是理解的。但作為政府,作為政府,我們必須回應這個倡議。

  正如我剛才所說,這個並不只是我們特區政府覺得有這個需要,新加坡政府都正在做,外面有很多,尤其是東盟–我們最近和東盟十國往來比較多,大家都對「一帶一路」有期盼。我在很多在香港舉行的一些大型「一帶一路」研討會,我都有發言。參加的時候發現很多外國駐港的總領事,有很多外國在香港企業界的代表,說明大家都對這件事關心。現在大家需要的是甚麼呢?就是政府要有一些比較具體的策略、具體的措施。我們先做甚麼,甚麼後做,這個是重點。

  在這塈琱]向大家報告一下,日後我們的督導委員會辦公室,我們開展工作之後,會不時向大家分享和報告我們最新的工作進展。基本上60多個國家當中,具體數字沒有的,並不是我不記得是60幾多個,而是「一帶一路」的60多個國家,大概60多個,到底多哪一個、少哪一個,我們現在不去深究。

  在這60多個國家當中,香港作為一個720萬人口的城市,我們經濟發展水平比較高,我們的資金比較多,我們的經濟力量,或者我們的經濟發展水平比較高,但不等於我們可以兼顧到60多個國家,因此這60多個國家當中,我們必須有選擇取捨,不可以60多個一起做,我們可能有緩急先後要取捨。

  接荂A香港有很多的產業。金融、貿易物流、航運空運、專業服務、創意產業等等,我們亦不可以萬馬奔騰一樣,這麼多個產業一起衝向這60多個國家,因此我們都需要一個策略。我們做的時候,我們先行「民心相通」,抑或是先行另外的「四通」?這是個選擇。我們現在選擇了先行「民心相通」,我們認為應該要建立好我們與「一帶一路」國家的關係,尤其是人民之間的關係。

  因此除了做教育之外,我會建議香港的各個民間團體,我們有青少年制服團體,我們有商會,亦有其他的青年團體。我們有很多專業團體,還有婦女團體、公益團體等等。他們每年都辦很多活動,一是接待外面來的朋友,一是他們去外邊辦一些交流活動,我們希望香港能夠形成一個策略。甚麼團體在未來的一年去甚麼國家舉辦一些活動,爭取和人家去建立一個層次比較高、比較緊密的關係。接荍畯怢銗L的「四通」,我們能夠在後面接茈h。

  另外一些我們可以考慮去做,譬如說這個《施政報告》堶情A亦都提出我們支持港鐵公司建立一個學院。港鐵公司在海外的業務發展得不錯。前年我到瑞典斯德哥爾摩訪問時,參觀了它們在當地為斯德哥爾摩管理的地鐵系統,做得不錯。當地人都認為我們做得不錯,已經有幾年歷史這個管理。

  我在倫敦(去年)十月份訪問的時候,在倫敦參觀了歐洲最大型的一個基建項目,叫Crossrail,超過100公里長,其中一段穿過倫敦市中心的地底。二○一八(年)局部通車,二○一九(年)全面通車,是由港鐵公司管理的。

  因此港鐵公司,這是歐洲最大型的一個基建項目,港鐵公司的管理水平是相當高,而且受到外面重視的。斯德哥爾摩(也)好、倫敦(也)好,這些項目不是他人說與香港關係好便給你做的,是我們經過競爭,爭取回來做的,人家對我們有信心,我們對自己應該有信心。

  與「一帶一路」有甚麼關係呢?大家知道現在國家鐵路的輸出是一個重點的一個方面,包括高鐵的輸出。我們沒有做機車、動車的能力,我們亦大概不會去外國幫人家起鐵路。但是在起鐵路的過程當中,車站的設計,大家都知道香港地鐵車站的設計做得不錯,尤其是「鐵路加物業」這個策略是相當成功。香港很多價值相當高的房地產,就是在地鐵的沿線或者上蓋。這個我在外面,譬如向東盟國家領導人介紹時,他們十分感興趣。我將會安排港鐵公司去一些國家做一些路演,如果我們與國家配合,設施聯通這個問題,國家輸出鐵路的技術,我們輸出設計和管理的技術,包括「物業加鐵路」這個大的政策,我覺得我們可以和國家一起「走出去」。這也是為何我們這次這麼重視「一帶一路」這個倡議。

  在這堣]可以向社會通過媒體報告一下,我在二月初,我會帶一個商貿代表團到印度訪問,這個也是為了落實在「一帶一路」倡議下,我們和印度之間共同發展的機遇。

記者:你好,想問房屋的問題。你提到現在樓價和租金都開始回落,但仍遠超巿民的負擔能力。你心目中有無一個想法,樓價回落至甚麼水平才算是合理水平?還有,早前你出席一個中學生的辯論比賽時提到,如果未來三至四年,八萬多個私營單位推出時,政府一些措施可以令每個單位便宜一百萬元的時候,都要很大的政治勇氣去做,想問你有沒有這樣的政治勇氣去做?還是等下屆連任才可做到呢?另外,樓價回落至甚麼水平才有「減辣」空間?

行政長官:我們的勇氣是毋庸置疑的,因為房屋問題仍然困擾廣大巿民,尤其是我們的青年家庭。這個問題我們一定要堅持、堅決地去解決,我們不能半途而廢。我沒有一個將樓價降低到甚麼水平的目標。我們有建屋的目標,而且正如我今早在《施政報告》向大家報告,我們的目標是做到的。私人樓在未來三、四年的建屋數量(是)八萬七,還是我們有統計數字以來最高的一個數字。說明解決房屋問題其實是很科學化的問題。你努力去,即使面對很多阻力,大家記得陳茂波局長,出任局長後第一個大型活動就是就新界東北發展的諮詢,在新界某個大空地進行諮詢。臨完場前,有人用一個裝滿水的塑膠水樽扔向台上,差點扔中他。扔中他的話,真的會受損傷。

  面對這些阻力,我們努力去做。經過這幾年的努力,土地供應增加,樓房供應,尤其是樓花的供應增加。這是非常科學的,因此,我們見到樓價回落。如果有人說樓價回落是因為加息、因為經濟似乎發展會放緩。我可以告訴大家,在樓價回落的同時,租金回落。租金回落的意義是大於樓價回落。為甚麼?因為租約是不能炒、租約是沒有預期的。樓(價)呢?你可以有個預期的價格,你買樓花,或者你買現樓。至於租約,你今日簽,大概下個月一號你便要交租,不論是否搬進去住。所以,租金是供應和實質使用需求的一個很好體現。當租金回落的時候,說明我們的供應確實增加了。所以我們做這些工作開始見到曙光,下去要堅持做,不能夠由於現在樓價已跌了百分之七也好、百分之十也好,我們就放棄,不能夠半途而廢。過去我們半途而廢的教訓是深刻的,我們沒有一個樓價或租金要回落多少,我們才改變今天增加供應、遏抑炒賣、投資和投機需求……炒賣、投資以及外來需求的決心。但可以說的是,今日的樓價仍然遠遠超出香港巿民的負擔能力,租金一樣如此。所以下去這個工作會繼續做。

記者:梁生,我想問,去年的《施政報告》你在開首的引言堶授I名批評了《學苑》,即是說要警剔他們的主張,而今次這份報告似乎看來是回歸正途,因為你其中一個主題是「促進和諧」,以及在結語都至少有三次提及和諧。我想問其實你這樣做法,即很強調和諧,是否想跟社會示好、修補關係,為你爭取連任鋪路?

行政長官:去年說的警剔不只在政治上,我在引言堨蝳頂”鴞b經濟問題上,我們有機遇,我們也要有警剔。爭取社會和諧,我本人和特區政府願意主動創造一些和諧條件,一直是我們施政的方針和理念。今年我們的《施政報告》,由於政改已經過去,我在政改於立法會投票後第二日,我就說政改既然已經過去了,我們下去的工作就是要發展經濟、改善民生。有了經濟發展就有能力去改善民生,經濟發展起來,能夠改善民生,社會就和諧。當然我們亦要在社會上我們避免出現一些政治上各個方面的爭拗。未來的一段時間,我也不諱言,在社會上可能會引起一些不和諧的問題,是甚麼呢?就是我剛才說的那幾個,與勞資關係有關的,或者與社會福利、社會經濟發展成果再分配有關的問題,但是希望大家能夠本茪@個互讓互諒、將心比己的立場,能夠做到各有所得,因為現在資方和勞方都各有所求,在這樣的情況下,為甚麼我們不可以做到各有所得,做到香港社會和諧呢?這是這份《施政報告》所涵蓋的一年時間堶情A我們工作的重點。多謝大家。

(請同時參閱記者會答問全文的英文部分。)



2016年1月13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21時33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