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就標準工時及退休保障與傳媒談話內容(只有中文)
******************************

  以下是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今日(一月十日)出席特許公認會計師公會公益關愛日2016後,就標準工時及退休保障與傳媒的談話內容:

記者:(標準工時委員會方面,如何叫勞方返回談判桌)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我們正繼續努力。事實上,我亦不時有機會見到勞方的六位委員,我亦盡一切努力希望可說服他們返回會議,繼續推動餘下的工作。因為現時會議已去到一個很重要的階段,就是要進行最後一期的諮詢。在諮詢過程中,也會包括在28個不同的情景下我們如何處理問題。我認為如果大家能夠集思廣益,最後發表的意見能表達勞工界對工時政策方面的訴求和看法,對於委員會完成其最後報告是有幫助的。梁(智鴻)主席亦很努力,在多方面做工夫。我希望六位勞方成員能改變其主意,在一月二十六日標準工時委員會開會時能出席會議,亦可以隨之展開最後一期的諮詢工作。

  我亦希望給予委員會多點時間,因為梁主席也說過,他原定三月底提交的報告,現在要延遲一點,我們亦已表示沒有問題。我們會配合委員會的要求,在時間表上大家互相配合,我相信應該給予他們多點時間完成報告。

記者:局長,退保那邊,昨天社聯的蔡海偉指其實是政府在訂下八萬元上限時造成在社會上的標籤效應。其實政府如何看標籤的做法和上限的情況?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首先有兩件事,我也想借這機會澄清,讓大家了解。退休保障的問題,基本上是一個很複雜的問題,亦是一個隱藏茈椄猼滌暋D。大家也知道,數十年以來,大家也在談論是否要讓全部人都得到劃一的津貼,即所謂「不論貧富」、「全民」(的做法),抑或是針對性地把公共資源聚焦在最有需要的長者身上,其實已談論了二、三十年。我們認為今次政府正是有勇氣、承擔,把問題帶出來,這是一個老、大、難的問題。我們拿出來在坊間的,並不只是口號式地探討,而是有數有據的,有大量數據分析,亦有透過扶貧委員會不同背景的人──有學者、有商界領袖、有勞工界代表、有立法會議員、有社會人士、有政府的技術同事,如(負責)經濟研究、數字等──是首次有一個集體的努力去看這件事。拿出來的時候,我們正正知道有不同的意見,所以我們都說這是高度爭議的,但我們仍願意拿出來與大家討論。在過程中,大家有不同的立場當然可以理解。事實上,在扶貧委員會內我們也沒有一個整體的共識,大家也很清楚,我們有不同的意見,但我們繼續拿出來討論、聽大家的意見,正正今次的精神就是要聽社會人士的意見。

  但是政府也表達了對問題基本上的保留,這個保留不是今次才帶出來的,其實早在一年前,大家也記得了,行政長官在《施政報告》已經說得很清晰;財政司司長亦說過,我們一貫認為應把有限的資源聚焦在最有需要的人身上,這才能真正有效幫到他們。所以,八萬元首先就不是政府的建議,純粹是拿出來用作比較財政開支,討論要不論貧富的、全民也可領取劃一的標準金額;還是要一個針對性、只是幫助有需要長者的。也要有數據去比較──要「橙和橙比」。所以我們是基於這原因拿出來,絕對不是標籤。

  第二,長者生活津貼已運作了兩年多,有42萬名長者正在領取,他們都領取得很開心。你若和長者傾談,他們並不認為有標籤效應,而長者生活津貼也是有資產、入息的上限的。所以在討論這個問題時,我希望大家社會人士也心平氣和,理性討論。我經常強調,這個議題是一個難度高、極敏感和複雜的問題,但我們願意拿出來討論。我相信五個半月的諮詢期完結後,我有信心一定會有些實質的意見是我們可以採納的,從而找一條適合香港的路。任何(方向),最後路如何走,都要以香港的長遠利益為依歸,要在長遠財政來說,是可以承擔的、可以持續的,亦可以有穩定性的。這幾點很重要。



2016年1月10日(星期日)
香港時間14時07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