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就退休保障及標準工時與傳媒談話內容(只有中文)
******************************

  以下是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今日(一月二日)出席建造業議會服務中心(青衣)開幕典禮後,就退休保障及標準工時與傳媒的談話內容: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祝你們新年進步、身體健康。

記者:想問,關於退保方面,今早(政務司)司長也有提到有個新的idea,就是像金融產品般,擁有一百萬元的長者便拿那一百萬元去投資,每個月取回數千元,這個是否可行呢?若長者有一百萬元資產,其實是否也未必需要這個?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其實這個建議在諮詢文件有全面的交代,所以大家不要只聚焦在3,230元是否不論貧富,抑或是有經濟需要。其實我們今次真的很認真去檢視這個退休保障問題,是特區政府十八年來(首次)主動去看這個「老、大、難」的爭議性問題,這表示出我們的政治勇氣、承擔,明知道這是有爭議,但希望大家是坦誠、理性、心平氣和的去討論。大家若留意到,該章節很重要,該章節是?,現在大家關心聚焦的,為何有些要求一定是要全民的,一定要不論貧富的,不能夠只聚焦幫助有需要的長者?因為他們覺得有些中產退休後手持一、二百萬元還是感到不安心,因為很快便「入肉,搣搣鼢N無」,投資方面亦沒有心得,現時(存款)息率又低,那怎麼辦呢?因而會感到徬徨。這個情況大家也明白,但是處理這個問題是否就用一個不論貧富,用公共資源去給予他們呢?有沒有其他途徑呢?其實是有的。我們正正希望在未來六個月聽取大家的意見,其中有幾個建議值得大家仔細去思量。第一,若(長者)有一筆過百萬元的儲蓄,是否可以有些公共的年金計劃,讓他們每月可取得約四千元,有約五厘、或三、四厘左右的回報──相比存在銀行有些連一厘利息也沒有,甚至沒有利息,若拿來買股票,有機會連本金也輸掉──讓他們安心,有約三、四千元,即等於一個所謂的定期收入。若你說要處理安心問題,可以有很多方法去處理。第二,若果說取回一百或數十萬元強積金,同樣可以給予年金計劃,也可給他們安心。第三,有些長者本身是有物業的,有一個或兩個物業,不太值錢,但也是物業,其實可以利用安老按揭,安老按揭現在市民還未完全接受這個概念,這是要有一個文化上的改變。安老按揭目前只有約1 000宗申請,這是金融管理局的按揭證券公司推出來的,有一定的保證。安老按揭透過現金的價值確保每月取得一定的回報,這亦是一個變相的年金、變相的固定收入,亦處理了大家關心的中產退休後問題,三、四千元對他們來說也很重要,這就解決問題。所以我們覺得要從多角度去探討問題,不要只過分聚焦是否要一同都領取,若果不領取,他們又不安心。所以我覺得未來六個月的諮詢,大家也應該開放點。政府的態度也是很誠懇的,我們完全接受大家的批評,最重要是大家用心去處理好這件事。大家不要對立或堅持自己立場,說否則便甚麼都不會考慮。我們要多點溝通,政府亦很主動、很樂意去聽取大家的意見。

記者:有沒有研究其他的方案,是否還沒有拿出來,例如提高資產上限,屆時加稅要加多少?有沒有研究過這一些?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諮詢)文件其實已經有交代。很簡單,我亦一再重申,八萬元的資產上限純粹是一個模擬方案,藉以引起討論。正如政務司司長今早在電台節目說得很清楚,有討論的空間。我較早前也說過,這個完全是有餘地讓我們去探討的,是有空間的,但問題是我們是否應該要更全面去看待這個問題?因為「退休保障」這四個字不是單純是說給三數千元,還有醫療和我們的安老服務。對一位長者來說,到他年老後,最重要的不是該三數千元,而是有沒有人能夠照顧他,醫療服務是否到位,安老服務是否能夠提供予他,這些更加重要,我們全線去看。退休保障其實是共同責任,不是單方面政府的責任,個人有責任,家人有責任,政府方面當然是責無旁貸。所以四條支柱我們也要全面去審視,亦有勇氣,連(強積金)對沖問題也帶出來了,證明我們是希望方方面面去看。強積金近年也開始改革,希望能夠繼續優化,可以數條腿走路,做好退休保障的機制。我們承認是有空間去改善的。

記者:標準工時委員會方面,勞方代表似乎無意再返回委員會,其實(委員會)日後做出來的報告會否欠缺認受性?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事實上,我亦很誠懇地希望六位勞工界的委員能夠返回大會,繼續餘下時間的工作。因為始終勞工界的聲音是重要的,雖然正如主席所說,他們較早前表達了他們勞工界的立場,在較早前的諮詢,亦很清晰,但是始終是第二期諮詢,也是重要的。這個最後一期的諮詢,也有28個不同的、具體的情景,是一個頗全面的諮詢,所以我始終呼籲六位勞工界代表,希望他們盡可能返回大會,這對於整件事是有幫忙的。

記者:能否在三月提交報告?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主席亦在當日開會後表示,他們或許需要多一點時間去處理該報告。這一點我們是沒有問題的。政府一定會配合委員會和主席的要求,把時間表順延。我同意主席所說,要做一份詳盡、有質素的報告,不是和稀泥的報告。我們在這方面絕對會配合主席的要求,時間方面不是問題,最重要是做一份比較完整的報告。

記者:延遲的主要原因是甚麼?即是跟勞方有沒有關……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因為委員會的時間表是這樣,原本它的諮詢現在已經展開了,因為種種因素,大家也知道,我相信要到一月底,即本月底才能夠展開。諮詢期最少也要兩個多月時間,那已到三月。原本的計劃是三月提交報告,現一定程度會受到影響,但它追回一點時間,亦會草擬報告,再整理文件提交報告予行政長官的時候,我相信要(比原定的)遲一點。這方面問題不大,我們一定會配合主席的要求,把時間表作順延。

記者:若長者已持有一百萬元,是否還需要協助這類長者每月領取數千元?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其實若不論貧富,在對長者的支援方面,在現金方面我們有個俗稱「生果金」。大家若細心分析,我們有約112萬名六十五歲以上的長者,當中有42萬名長者正領取長者生活津貼(長津),每月有2,390元。在二月一日開始,便會跟隨社會保障援助物價指數加百分之四點四,會加105元至2,495元,接近2,500元。「生果金」亦會加55元,即百分之四點四,由目前的1,235元加至1,290元。你可以想像,42萬名長者領取長津,即是112萬名長者中的近四成;近15萬名長者領取綜援,平均每月約5,550元;21萬名長者領取「生果金」;3萬名長者領取傷殘津貼,每月1,580元,高額的為3,160元。即是有80多萬名長者,即約七成三的長者已受惠於目前的社會保障系統。所以任何的長者,不論貧富,除非因為他們有經濟需要已經領取了綜援、長津,否則他們領取「生果金」是完全沒有問題的,只要他們年滿七十歲便可以領取。現在若我們細心去分析目前的社會保障系統,其覆蓋面其實是不少的,餘下的約百分之二十七,約30萬名長者,因種種理由沒有領取任何的現金援助。這是我們目前的情況。所以若大家看退休保障的時候,應該要看整體,四條支柱:第一是剛才所說的社會保障系統,有80多萬人受惠,每年政府在這方面的開支為近250億元;第二是強積金,這是和就業掛鉤的,我們正優化它,亦會處理對沖問題,希望能夠有個突破;第三是個人儲蓄,還有家人的支援,因為退休個人有責任,家人有支援,這個是中國社會文化;第四條支柱是政府提供、大幅資助的社會服務、醫療、安老服務,「二元交通優惠計劃」每日近82萬的長者人次使用此優惠,今年的預算開支為9億元,明年是12億5,000萬元,是由勞福局撥款去補貼公共交通營辦商,如巴士公司、港鐵等。還有第四條柱是包括長者的個人物業、資產。現在是不是時候釋放資產的價值,例如年金、安老按揭?這一連串未來數個月正正讓大家、社會去深入討論、開放式探討,我相信我們一定會找到多贏的答案。



2016年1月2日(星期六)
香港時間17時48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