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行政長官在香港國際機場會見傳媒談話全文(只有中文)
*************************

  以下是行政長官梁振英今日(十二月二十四日)晚上結束北京述職返抵香港國際機場後會見傳媒的談話全文:

行政長官:大家好。今晚是聖誕節的前夕「平安夜」,在這堹泵U位新聞界朋友和全香港市民聖誕快樂,在新的一年事事順利、新年進步。

  剛剛在北京述職回來,昨日向領導人述職,今日主要有兩場活動,一場是與國家發改委的主任、副主任會面;另一場與文化部部長和其他官員的會面。文化部部長和其他官員的會面,主要是談香港和內地怎樣在創意產業方面可以更好地合作和交流。創意產業近年在香港發展比較快,如果以經濟產值來說,它現在已經佔我們的GDP達百分之五,亦與我們的專業服務業和旅遊業差不多。

  就發改委方面,我今日與各位官員同事大家說的主要是說「十三五規劃」和「一帶一路」,香港怎樣可以配合國家的規劃和大策略,同時可以令到香港社會和經濟發展下去有進一步的動力。

  就「十三五(規劃)」方面來說,我特別向發改委的主任和副主任提出,就說昨日領導人向香港提出,說香港需要定位,以及在定位時要考慮到國家所需、香港所長。這一點確實很符合香港作為一個「超級聯繫人」所能夠發揮的作用。因為香港不單只能夠配合或者滿足國家所需,貢獻自己所有,還可以貢獻自己所長。有些香港沒有的資金、人才、技術,香港可以通過聯繫的作用,可以在外面引進香港、引進內地。同時,香港亦有這樣的能力,這個亦是香港所長,可以與國家、與內地一起走出去。所以在「一帶一路」這個策略下,我們走出去的作用亦是相當明顯的。

  就這兩大方面,「十三五規劃」和「一帶一路」,我們談的時間比較長,差不多談了個多兩個小時。因為「十三五規劃」現在的準備工作,到中央出了建議的階段,再過大概兩、三個月左右,就會成為我們整個國家未來五年發展的重要藍圖。所以,今次完成了在北京的述職和訪問活動,應該說是有成效的。

  在這塈琱]想向大家說說,我知道扶貧委員會剛剛發表了退休保障的諮詢報告,這個諮詢報告是相當詳盡和具體的諮詢報告。就這個複雜的問題,扶貧委員會在過去一年做了大量的討論和研究工作後,發表這份報告。這個是香港回歸後第一次就退休保障的問題作一次全面的諮詢,我們這方面作最大的努力。因為這個問題牽涉面比較廣,而且影響比較深遠,所以扶貧委員會提出了六個月的諮詢期。我希望香港社會各界都能夠比較詳細和具體地看這份諮詢報告,是需要多些時間來了解這份諮詢報告講我們現在面對的問題,所有客觀因素和它提出一些可行的建議,所以希望大家能夠比較用多些時間去了解這份報告的內容。

記者:特首,想問今早、今日發改委,為何你會與官員稱呼做「同志」呢?以及想問問,其實可否多講一點香港的長處在哪堙A今次述職堶情H最後想問問,有些團體說想杯葛全民退休保障的諮詢,你有甚洵搌k?

行政長官:今早我在發改委說的是「官員同事」,我不是第一次這樣說的了。我記得有一次在上海開會的時候,我還展開這樣說,我說我們作為國家的一分子,香港與內地的所有官員都是為了共同的事業目標,亦即是說對國家的發展、民族復興共同努力,因此我稱內地的官員作為「官員同事」,是這個意思。接荍A另外兩個問題是甚麼?

記者:特首你所說是「同志」還是「同事」?

行政長官:同事,Colleagues。

記者:可否補充一下,你剛才說到國家所需要香港的長處,可否多講一點?最後一個問題是,一些團體想杯葛全民退休保障的諮詢,你有甚洵搌k?

行政長官:這個諮詢報告是重要的,一份重要的文件。我看我們現在不應該太早去執茼菑v的立場,杯葛其實對整件事沒有甚麼好處的,我相信所有關心這件事的人,包括提出要杯葛的朋友,他其實都是希望香港是有退休保障的。我們知道退休保障說來說去也是錢的問題,我們以有限的財政,如何可以照顧到最大批有需要接受照顧的人,我相信這個是大家可以接受的一點。在香港社會確實是有一部分人他自己有經濟能力照顧他自己的退休生活的需要,如果我們將有限的,同一筆的公共資源,去分給一些他根本自己有能力去照顧自己退休生活的人,這是否令到有需要的人他得到的少了,令他晚年的生活不能夠得到本來我們只是照顧一些有需要的退休人士那個比較好的水平的生活,這個在社會上大家都可以討論,我們有六個月的時間,我認為任何消極的行動,對香港最終能夠落實退休保障都不是好事。

  至於國家所需、香港所長,香港有很多優勢,昨日國家領導人亦說了,我們有制度上的優勢、我們有法治的優勢、我們有地理的優勢,也有國際聯繫的優勢。我們的國際聯繫這一點,我們用好它,我們就是國家一個非常好的「超級聯繫人」,也是國際與我們國家內地之間一個非常好的「超級聯繫人」。過去我們體現在哪方面呢?我們體現在金融、文化藝術、專業服務、貿易、物流等等。過去一年,譬如說在科技方面,我們都能做到這個聯繫的作用,香港作為國家一個最國際化的城市,我們在過去一年,我們能夠吸引到美國的麻省理工學院成立在美國以外的第一個創新中心(Innovation Node),我們亦可以吸引到每年負責評審諾貝爾醫學獎的瑞典卡羅琳醫學院來香港設立它們兩百年歷史堶捲臚@次離開瑞典、在國外成立的一個研究中心,這個就是卡羅琳再生醫療研究中心。在在都說明香港在國際聯繫方面確實是有我們的長處,而我們國家的需要當然不能夠靠一個城市,不能夠只是靠香港來滿足,但是香港確有這個長處可以為國家貢獻力量,而同時為香港提供我們持續發展的一個動力。多謝大家。



2015年12月24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21時34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