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政務司司長出席退休保障公眾參與活動記者會發言全文(只有中文)(附圖/短片)
******************************

  政務司司長暨扶貧委員會主席林鄭月娥、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及政府經濟顧問陳李藹倫今日(十二月二十二日)下午在政府總部就退休保障公眾參與活動舉行記者會。以下是政務司司長在記者會上的開場發言:

各位傳媒朋友、各位扶貧委員會的委員:

  首先很歡迎大家在冬至出席我們今日有關退休保障公眾諮詢的記者招待會。對於在電視機旁邊看茬o個記者招待會直播的香港市民,我也祝大家有一個愉快的冬至。

  退休保障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議題。今日我們很高興可以啟動這個為期六個月的公眾諮詢,我會先作一個介紹,稍後可以回答大家傳媒的提問。

  先講講今次退休保障公眾諮詢的背景。大家都知道,扶貧、安老是本屆特區政府的施政重點,而退休保障和長者貧窮的問題是息息相關的。香港自從在二○○○年推行了一個強制性公積金計劃,以下我會簡稱為強積金。但無論從覆蓋面,或者供款率,強積金都是難以徹底去解決長者退休保障這個問題,兼且收費高、回報低,以及對沖安排亦都影響了強積金的退休保障的功能和市民對於強積金的信心。

  社會上部分政黨和人士多年來都不斷要求增設一個全民退休保障,民間團體亦提出了不同的方案。行政長官在他的《競選政綱》中表示會就處理老年貧窮問題研究如何引入短、中、長期的措施,改善現時的社會保障和退休保障制度。

  短期的措施,當然就是在我們上任半個月已經公布了會推行的長者生活津貼,其後在二○一三年亦引進了,目前有四十二萬長者受惠。我也不敢說今次的退休保障的公眾諮詢就是完全可以滿足中、長期的措施,但畢竟是一個重要的一步。

  從時序來說,在二○一二年十二月,特區政府就重設了由我,即是政務司司長領導的扶貧委員會,我們先後做了幾種很重要的工作,這些工作與今日的退休保障公眾諮詢都是一環扣一環的。首先,在二○一三年,我們制定了亦公布了首條官方貧窮線,讓我們更好掌握香港的貧窮問題,特別是長者貧窮這個問題。其後,我們落實了惠及四十二萬名合資格長者的長者生活津貼;亦在二○一四年公布了由周永新教授領導團隊完成的退休保障未來發展研究報告。與此同時,另一線的工作就是在公共財政和人口方面的,政府公布了長遠財政計劃工作小組的報告,這個是在去年配合財政司司長的預算案時公布的,由我擔任主席的人口政策督導委員會亦在今年初行政長官的二○一五年《施政報告》中公布了一系列應對人口老化和勞動人口下跌的措施。去到今年九月,統計處公布了最新的未來五十年的人口和勞動人口推算的數據。稍後,大家都會聽到這幾個不同的研究與今次退休保障公眾諮詢的關係。政府是有決心和有承擔繼續為我們的長者謀福祉,希望與社會共同探討怎樣可以改善本港的退休保障。

  這次退休保障的公眾諮詢有幾大特色。第一,就是它是回歸十八年以來首次由政府提出,是展示本屆政府是不迴避社會問題這種積極態度,因為剛才我也提過,儘管我們推出了強積金,但社會上仍然有很多政黨和不同團體有對於改善退休保障或者要求有全民養老金這些訴求,所以政府是應該正視和積極地去處理社會上的問題。
 
  另一個特色就是,這不是純粹由政府推行的諮詢工作。今次的諮詢是以扶貧委員會的名義進行,但當然扶貧委員會堶惘釧x方的成員,包括由我擔任主席,但更多的就是非官方的委員,一共有二十位。今日有幾位都在座。我們的諮詢是以扶貧委員會的名義進行,所以內容和取態都需要反映各個委員的意見。

  老實說,委員是無可能就退休保障所有議題都有一致意見,所以針對某一些具爭議性的議題,委員會是並無一致意見。所以我提議大家看這本諮詢文件時,可以這樣留意:如果是一些委員會都有共同意見,我們的寫法就是「委員會同意」、「委員會認為」,或者「委員會都認同」。但如果是有一些議題,委員會是無一致意見,我們的寫法就是「某一些議員(應為委員)有這個看法……另外一些議員(應為委員)有這樣的看法……」,這個是很清楚的。對於公共財政構成重大影響的議題,儘管是以扶貧委員會的名義進行公眾諮詢,但是特區政府是有責任去清楚交代政府的看法,不能含糊。所以在諮詢文件堶惘酗@節,是說政府對於其中一個重要議題的清晰看法。

  今次的諮詢期是比一般的公眾諮詢為長,大概是六個月。諮詢工作是會深入各階層、各界別、各年齡的組群,特別是年青的學生,因為說的是退休保障,不單單是長者關心的議題,亦都是年青人需要關心的議題。因為如果要籌措資金去支持這種退休(保障)制度,相信投入社會工作的年青人都應該關心的。

  今次的諮詢文件亦提供了大量的數據,今日好高興政府經濟顧問Helen(陳李藹倫),亦都在此回答大家就這些數據可能會有的提問。這些大量的數據,希望可以引發一個理性、務實的討論,不要再流於口號式的爭議。

  今次公眾諮詢的範圍是廣泛的。委員會認同諮詢不應該局限在「香港應否要有全民養老金」這個單一的議題,亦都不應該集中討論由政府提供的社會保障這一根的支柱。討論的範圍應該涵蓋各根支柱互相補足及配合的功能,為長者提供全面的保障,所以這個圖表就跟大家很簡單地講在世界銀行倡議的一個多根支柱的發展模式,一共有五根的。稍後我會就茼b這五根支柱堙A現行香港制度已經有了四根來作一個介紹。但我亦需要強調,世銀沒有說每一個地方都需要有五根支柱齊備,甚至每個地方,每一個經濟體系,都可能要按茼菬酊滷〞p,來制定最適合那個地方的退休(保障)制度。

  而目前香港採用的是一個多根支柱的制度,大致形式跟世銀是一致,但我們是沒有了這五根支柱的所謂第一支柱,亦即一個由公營管理的強制性供款計劃。四根支柱目前是照顧不同長者的需要,但都是以多元渠道,及共同承擔的原則來照顧不同長者的需要。

  個人是以第二及第三支柱,為自己及家人來積累退休儲蓄。而零支柱是一些未能自顧人士的最後安全網。第四支柱是提供大幅資助的公共服務,所以第四支柱並不一定是現金的支援,亦有很多服務性的支援。在香港現行的退休保障制度,零支柱是由公帑支付的各類社會保障,包括綜合社會保障援助,即簡稱綜援、長者生活津貼、高齡津貼、廣東計劃及傷殘津貼。第二支柱就是由二○○○年開始的強積金,這種是強制性的供款、亦有職業退休計劃、公務員的長俸、補助及津貼學校的公積金,但當然以涵蓋面來說,最大的就是強積金計劃。第三支柱是在強積金之下的自願性供款,以及個人退休儲蓄的保險。第四支柱是包括公營房屋、公共醫療,社福服務、長者醫療券、公共交通票價優惠、家庭的支援及長者自置的物業。

  零支柱是我剛才講,全數都是由公帑來支持,目標是扶貧,以綜援、長者生活津貼為主,惠及百分之七十三的長者。大家都看到在這個圖堶情A就是綜援及長者生活津貼是屬於需要經濟審查,高齡津貼及傷殘津貼是無須經濟審查。受惠人數我們在這堨蝟講了,是最多目前就是拿取長者生活津貼,一共有四十二萬名長者。每月金額方面,特別是值得一提的就是綜援的所謂五千五百四十八元的每月金額,只是一個平均數。因為綜援系統是用一個所謂認可生活需要,是按茖C一個長者的認可需要來發放綜援金,包括標準金額、長期補助金及一些特殊的津貼,所以幅度很闊,是有時長者在綜援下面可能都是拿取三、四千元,但有些長者在綜援制度之下拿取的金額可以是超過一萬元,因為他有一些特殊的需要,是我們要滿足得到的。總體是有八十二萬名六十五歲或以上的長者是受惠於這個「零支柱」的保障。

  就蚢s支柱,委員會是有一些共識。委員會認為綜援能夠滿足到個人的認可生活需要,是作為最後的安全網,它的角色是難以替代,因此是不建議納入退休保障的討論。換句話說,綜援系統會繼續保留下來。亦都不應將一些無須經濟審查的高齡津貼及傷殘津貼納入這次檢討的範圍堶情A所以正拿取高齡津貼的長者不需要擔心,今次退休保障的討論會影響到他們每一個月的高齡津貼或者俗稱的「生果金」。

  第三個委員會認為的意見,就是部分長者在現行的制度之下未獲充分照顧,透過「不論貧富」或「有經濟需要」兩個原則的其中一個原則,為這些長者提供更加好的保障,是這次諮詢要處理的核心問題,我稍後會詳細介紹在這兩個原則之下的模擬方案。

  第二根支柱是覆蓋就業的人口,是以僱主、僱員共同供款的強積金為主,這個是強制性的供款來的,但當然亦都要包括其他計劃,例如已經早存在的職業退休計劃(ORSO)、公務員的長俸、補助及津貼學校的公積金等。截至今年十月,強積金存在大概十五年歷史,總成員(數目)達二百八十萬,資產淨值大概六千億元,是所有第二支柱堶悸滬p劃之首。從這個圖表堶惇搢魽A紅色線是強積金的淨供款額,即是僱主、僱員每個月的供款現時累積總金額是四千七百一十一億;藍色線就是有升有跌,因為這個也計算投資回報。截至今年十月,強積金的淨資產值,包括投資回報的一千二百三十一億,就是五千九百四十二億。

  平均基金開支比率,即是所謂強積金收費高的問題。自二○○七年開始,平均基金開支比率是下跌中的,總下跌(幅度)大概是百分之二十四,由收費達百分之二點一,去到現在的平均收費是百分之一點六,當然有很多人認為有繼續下跌的空間。就茬o跟支柱,委員會都是有一些共識。委員會認為強積金是整個退休保障制度的一根核心支柱,我們應該鞏固這根支柱,讓它發揮更大的退休保障功能,強積金管理局需要繼續努力減低收費。接下來這一點很重要,委員會雖然有來自不同界別,有商界的朋友、有勞工界的朋友,但大家都可以同意純粹從退休保障角度出發,對沖的安排無疑導致了強積金制度出現權益流失問題,削弱了強積金退休保障的功能,但是不應該低估處理對沖問題的複雜性,稍後我亦會就蚢翵R這個富爭議性的議題作一個介紹。

  第三根支柱是自願性儲蓄,包括強積金的自願性供款,其他的退休儲蓄保險等以及個人儲蓄。強積金自願性供款,其實你從這個圖表看到是持續上升的,由二○○七年的四十一億元,佔總供款的百分之十三,已經是增加到二○一四年的一百二十八億元,佔總供款的百分之二十一。這或許都是反映供款人或僱員對於強積金的信心正在增加,樂意在強制性的供款,即是百分之五以外,再做一些自願性供款。

  第四個支柱包括一系列的公共服務、家庭的支援及個人的資產,單以公共服務為例,在二○一四/一五年,有五十五萬長者居於高度資助的出租公屋或居屋;有八十萬名長者曾經使用醫管局的服務;大約二萬七千名長者是居於資助的院舍宿位;三萬九千名長者使用資助的社區照顧服務;每日大約有七十七萬名長者人次參與公共交通票價優惠計劃,即是二元的計劃;大約五十七萬名長者使用長者醫療部C

  這一系列由公帑資助的公共服務對於這個退休保障的討論是重要的。因為大家也可以想像公共資源有限,所以是投放於服務,還是養老金,還是社會保障,其實都需要排優先次序,是一個取捨的問題的。

  我剛說過,在我們做退休保障的同時,也有做人口政策工作和公共財政工作。我現在跟大家談談其背景。未來人口的結構是充滿挑戰的。這些我已於今年年初跟張局長(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連同其他幾位局長亦曾於這媮|行記者招待會已經跟大家談過。長者人口在未來四十多年會持續增加。由目前佔整體人口大概百分之十五,會上升至佔整體人口百分之三十六。換句話說,至二○六四年,每三個或少於三個的香港人便有一位六十五歲以上。而同時,由於本地的出生率偏低,適齡工作的人口將一直減少。大家可以看到這粉紅色的部分,就是由現在大概五百萬的適齡工作人口一直減至少於四百萬。勞動人口的問題就更嚴峻。現在就目前推算,勞動人口將會在三年後,即二○一八年就會見頂,然後持續下降。勞動人口的參與率也會同時下降。當然,這對於香港的經濟增長將會是一個很大的影響。

  兩件事加起來很明顯,就是撫養比率會惡化,每千名適齡工作人口需要撫養的年幼和長者的人口,將會由二○一四年的三百七十一人,即是一千名適齡工作人口去撫養三百七十一人,就會增加至或者惡化至在二○三四年每一千名適齡工作人口需要撫養六百八十人;然後去到二○六四年,更加是這一千名適齡工作人口要供養八百三十一人。

  未來人口結構與退休保障的關係在哪堜O?大家可以想像,如果我們的出生率低,人均壽命延長,這樣就造成一個人口老化的趨勢。在這個情況下,勞動人口又會下降,所以勞動人口對於長者比例會隨荇伅’茪U降。所以如果過分依賴未來的世代,即是我剛才說的年青人士去供養長者的退休保障制度,財政上將面對很大的挑戰,因為實在沒有那麼多工作人口去交稅,或者籌集資金來供養不斷增加的長者人口的數目。

  要有效公平地把供養長者的責任在個人、家庭和社會之間分攤,以及平衡世代之間的利益,避免為社會,特別是下一代帶來不能夠承受的財政負擔,是我們今次退休保障諮詢婸搨n正視的一個重大課題。

  另一份的工作,就是長遠的公共財政情況,因為任何的退休保障計劃都是「無財不行」的,都是要講財政的來源。這些數字很多大家都已看過,就是在去年《財政預算案》公布時,財政司司長同時公布了一個由他委任的工作小組所做的有關香港公共財政的長遠規劃。如果只是按茠曭怳H口的增長作出一個調整,並假設服務維持在現有水平,即是說由現在開始,我們甚麼改善的工作都不做,不再出一些新的津貼,或者增加一些某一些現行的長者福利,政府預計去到二○六四年的長者開支,將會是目前的兩倍至四倍,每一個估算我們都有。

  我想說,這件事並不是用來嚇人的,譬如單單你看長者醫療券,我們在二○一四/一五年,當時花了七億元;二○一五/一六年,即是現時這個財政年度,原本預算了的長者醫療券的金額已經不敷應用。所以,我們有一份財委會的文件正在排隊要上(立法)會申請額外撥款。現時預計二○一五/一六年,單單是長者醫療券的開支,可能要高達十二億元。所以說去到五十年後是四倍,這個數字可能都是偏低或者是保守。同樣,稍後Matthew(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或者可以說說「兩元計劃」堨蝚O非常之受歡迎,所以未來就茠曭怳膠@交通票價優惠計劃的開支,可能都會不斷地持續上升。

  長遠財政計劃工作小組在二○一四年三月報告堶情A已預計公共開支會因為人口老化而急速上升。政府去到二○二九/三○年,即是說十四年內就可能需要開始面對結構性赤字問題,好大機會要透過加稅以及引入新的稅種去解決這個財赤的問題。我再強調一次,這套估算是假設我們甚麼額外的事情都不做,我們不會做新的退休保障,不會做新的加強的長者生活津貼,不會提供額外的公共服務,都會面對這個財政缺口的問題。任何的退休保障改善建議只會進一步加重香港的公共財政壓力,加快結構性赤字的出現,或者需要加大增加稅收的力度。

  接蚖◆‘t一個工作,就是長者貧窮情況。過去三年,我們都是一方面制訂貧窮線,而每年都更新貧窮線,以及跟社會交代香港的貧窮情況。今日主要是說長者的貧窮情況。大概有二十五萬名非綜援的貧窮長者,在這二十五萬名非綜援的貧窮長者堶情A我們是經過按年去問,發覺有十四萬告訴我們,他是沒有經濟的需要。所以你可以看這個表,紫色那堿O「報稱沒有經濟需要」,是十四萬三千四百人,佔了大概六成。餘下只有三萬五千名長者報稱有經濟的需要。我們再細分這些報稱有經濟需要,這三萬五千名的長者,就發現除了百分之十七點二,大概是六千人是沒有領取任何福利金,八成多的長者已經在領取不同的社會保障,包括有兩萬三千名在領取長者生活津貼;七千五百人在領取高齡津貼;一千一百人在領取傷殘津貼,但他們仍覺得自己有經濟需要。換句話說,亦都是需要我們特別關心的長者。從另一個角度看,他們的居住情況。這三萬五千名有經濟需要的長者,有一半是居住在沒有按揭的自置物業,即是起碼他們的住屋問題是得到處理。居於公屋的大概是四成,一萬三千七百人。居於其他物業是三千三百人。

  我剛才好早已經說過,在二○○○年推出的強積金,無論從供款率,即是百分之五,或是從涵蓋面,都是難以完全解決香港長者退休保障的問題。因為有四個值得關注的組群,第一,就是已領取例如是長者生活津貼等社會保障援助,但仍然是報稱有經濟需要的貧窮長者,剛才大家看過那個數字。另一類就是低收入人士,他都有強積金戶口,他都有供款,但如果他的收入很低,他是屬於那些自己不需要供款的人士,即是他只有僱主那份供款。而且經過多年來,有一個對沖安排,這些低收入、儘管有強積金戶口的人士,都是一個值得關注的組群。

  第三類當然是非在職人士,所以如果他都不屬於受僱人士,亦不會有一個強積金的保障。第四是高資產,例如他是有物業的,是已經沒有按揭的物業,但他是屬於低收入的長者。這四個組群我們覺得在今次退休保障的討論媕雩茯O特別關心的。

  跟茷K進入一個富爭議性的議題,我們要去進一步關心這些長者,令他們可以更加安心來度過晚年,究竟是應該用甚麼方法呢?在坊間已經討論了很久,現在我們正式講是有兩個原則去幫他們。

  一個是不論貧富,即大家都有;另一個我們是針對一些有經濟需要的長者。我先談談我們今次是如何處理這兩類、按茖潃茪ㄕP原則制定的方案的方法,因為很多數據是要先明白了方法(methodology),大家才可以更清楚掌握。首先我們就茖C一個原則去選定一個模擬方案,因為坊間實在很多方案,要方便社會討論,都要有一個模擬方案。「不論貧富」的模擬方案,我們就選定了以周永新教授研究團隊當時建議的老年金。大家都記得去年八月我們發表周永新教授的報告,他是看了坊間的幾個方案之後,他自己的團隊亦建議了一個方案,就是這個老年金的方案(Demo-grant)。而「有經濟需要」的模擬方案,是以現行的社會保障制度為基礎,由政府提出,但我在這堭j調,我再強調,是只供比較,旨在引發討論,不代表政府的具體政策建議。換句話說,稍後大家看到這個「有經濟需要」的模擬方案,無論是每個月給長者的金額,或是合資格長者資產的上限,都不是政府的具體政策建議。或者簡單來說,既不是我們開價來與社會討論,亦不是政府的底線,我們只是提出來引發討論,希望能夠方便比較。另一個方法為了方便比較,亦都要蘋果跟蘋果去比較,所以兩個模擬方案都採用同一金額發放水平,這個金額是每月三千二百三十元,是以二○一五年的價格為基礎的。事實上這個三千二百三十元是按茤P永新教授老年金方案的三千元,去更新至二○一五年的價格,來方便比較。另一個方法是兩個模擬方案是各自進行開支評估,即是要做這兩個方案,他們每一個方案要涉及幾多的新增開支,但如何集資去應付開支,就是另一個議題,即是我們不是舉了很多不同的方案,每個都有自己的方法去「搵錢」,我們先計算了要做這兩個模擬方案,在未來這一段時間內會涉及幾多的額外開支,然後跟社會討論如果要去籌措資金來應付新增開支,我們可以用一些一致的指標,即無論哪一個方案都用一些一致的指標,例如是加稅,即在「不論貧富」的方案,如果要加利得稅要加幾多個百分點呢?如果在「有經濟需要」的模擬方案要加幾多個百分點呢?這個是方便比較及使大家一目了然的。稍後亦會就茬o些集資的方法向大家做一個介紹。

  兩個模擬方案的細節其實很簡單,「不論貧富」的模擬方案就是向所有年滿六十五歲的長者每人每月發放三千二百三十元,不設經濟審查。截至二○一五年六月,全港大約有一百一十二萬名六十五歲或以上的長者,他們都會受惠於「不論貧富」的模擬方案。「有經濟需要」的模擬方案,正如我所說是建基於目前的社會保障制度,所以建議在綜援及長者生活津貼之間建立多一層援助,向符合以下資產及入息條件的長者每人每月發放三千二百三十元,在模擬方案堶情A資產是定在不多於八萬元,就是單身的長者,如果是長者夫婦,資產的上限是十二萬五千元,這個大概是等於今日綜援的單身長者或綜援長者夫婦的資產上限的兩倍。通過類似長者生活津貼的入息申報安排的長者,入息申報單身月入限額是七千三百四十元,夫婦是一萬一千八百三十元。我們做了長者生活津貼接近兩年,我們的經驗是,大體上入息不是一個大問題,大部分長者都沒有固定入息,主要是資產,究竟那條線要劃在哪堙A就會有多少長者能夠受惠。同時間,我亦必須要強調,我們的建議模擬方案是用長者生活津貼的方式來做,所以長者生活津貼的標籤效應比較低,我們不是用審查,只是一個申報的方式,我們亦都不要去申報整個家庭,即使老人家是和家人同住,都只是計算老人家自己的資產和老人家自己的入息。第三,就是鼓勵年輕人都要供養父母,所以如果是子女給自己父母的零用錢,我們亦不計算在內,所以是沿用長者生活津貼整套的計劃。估計如果是這一類的模擬方案,目前大約在四十二萬長者生活津貼受惠者堶情A有六成,即二十五萬名長者會符合上述的資產和入息條件,二十五萬名長者遠遠超過剛才我們在長者貧窮分析堣j概有三萬五千名長者仍然說有經濟需要,特別是三萬五千名堶扈u是已經在領取長者生活津貼都只是萬多名長者。

  用這兩個模擬方案的新增開支大概多少。「不論貧富」的模擬方案新增的開支是「有經濟需要」模擬方案的差不多十倍,譬如以二○一五年為例,二○一五年的基線,即是這個圖表堶悸瑣磽漼滷蠸u,就是說目前我們正在使用的所有長者社會保障的總開支,包括綜援、長者生活津貼,或者是高齡津貼,是二百五十三億元。如果我們立即在二○一五年要去落實「不論貧富」的模擬方案,開支馬上會增加至四百七十九億元,即是說增加了二百二十六億元。

  如果我們做一個「有經濟需要」的模擬方案,開支都會增加,大概是增加二十五億元,或者這個是四捨五入的問題,總之是增加至藍線那個二百七十九億元。但隨茼悀H家人口上升,去到二○六四年,差距便非常大。做那個「有經濟需要」的方案,當年的開支是五百五十八億元,但一個「不論貧富」的方案就要一千零六十一億元。如果以五十年的總計,「不論貧富」的模擬方案需要動用二萬三千九百五十億元,但「有經濟需要」的模擬方案都需要投入不少資源,但大概是十分之一,就是二千五百五十五億元。

  給大家一個比較,當年我們經過詳細討論推出的長者生活津貼,當年是我們動用了大概是額外的六十億元的經常性開支,就是一個長者生活津貼,值多少錢?一個長者生活津貼當日要投放多六十多億元的經常性開支,問題是這些是經常性的,即是一落實這個計劃,它每年要按茠曭怐漱H口和合資格的長者人數而增加。

  把這個開支放回我剛才所說的長遠公共財政的規劃堶悸滷〞p會是怎樣呢?「不論貧富」的模擬方案,將會令我剛才說的結構性的財赤提早六年出現,原本應該是二○二九/三○年,會提早六年出現。但「有經濟需要」的模擬方案都會令結構性財赤早些出現,不過是一年。「不論貧富」的模擬方案將會令政府財政儲備耗盡(的情況),提早八年出現;而「有經濟需要」的模擬方案是提早一年出現。

  跟荋N是進入我說我們的方法,即是如果我們要去籌這二萬多億元、二千多億元,都不外乎這些方法,都是加稅、開徵新稅項,或者要求僱主僱員供款。但我必須指出,這個供款並不是供給自己用,與強積金的供款是不相同的,這個供款純粹是籌錢,把這些供款放進政府的收入堶惆茪銗I這些方案。我們在這奡議了有四個方法可以籌錢。第一,就是增加利得稅的稅率,如果用「不論貧富」的模擬方案,利得稅的稅率需要增加四點二個百分點,即是說由現時的百分之十六點五增加至百分之二十點七;而「有經濟需要」的模擬方案,就只是需要增加零點四個百分點。

  如果我們說不要做利得稅,我們不如做薪俸稅。那麼我們就是以標準稅率的增幅來計算,「不論貧富」的方案將會使到現時百分之十五的標準稅率計算,就要增加八點三個百分點,去到百分之二十三點三;如果是「有經濟需要」的模擬方案,就是增加零點九個百分點。

  第三,就是開徵新的稅項,都是以前討論過的商品及服務稅,稅率要開到多大才能夠收夠錢來應付這些模擬方案呢?「不論貧富」的模擬方案就是要開徵百分之四點五,而是「有經濟需要」的就是百分之零點五。
 
  方案四就是開徵薪俸老年稅,這個亦都是周永新教授提議的。一個其實都是稅項來的,其實不是供款來的。不過以僱員及僱主各自的負擔稅率,是各自的,所以你看到這個百分比是一人付一份的。就是分三個階級,如果月入一萬一千元以下,(「不論貧富」的模擬方案下)大家每人要供一份百分之一點六,如果「有經濟需要」就百分之零點二;如果屬於收入一萬一千元到二萬二千元,僱主及僱員在「不論貧富」的模擬方案各自都要多付百分之二點四,「有經濟需要」的模擬方案多付百分之零點三;月入二萬二千元以上的,僱主及僱員各自在「不論貧富」的模擬方案要多付百分之三點九,而在「有經濟需要」的模擬方案是要多付百分之零點四。

  接荍畯抭ㄜn看籌了這麼多錢,放了錢下去,究竟哪個扶貧效益比夠高?這個其實是非常清晰的。當然是引入「有經濟需要」的模擬方案扶貧效益是高,因為它的針對性強,所以假設如果今日的長者正在拿取綜援,無論引入甚麼方案對他們都沒有影響,因為我們都說,我們不會動搖綜援系統。今日如果拿取長者生活津貼的長者在「不論貧富」的模擬方案是會由現時拿取二千三百九十元,增加到三千二百三十元,即是多取八百四十元。至於「有經濟需要」的方案,合資格長者在一個新的「有經濟需要」方案之下,亦都會拿新水平(即)是三千二百三十元。高齡津貼,即拿取「生果金」的,亦都會一次過由一千二百三十五元,增加到在「不論貧富」的方案堶悸漱T千二百三十元,因為我們都不會做任何經濟審查,所以個個都可以拿取三千二百三十元。

  我不逐個說了。主要就是向大家分析,就是在一個引入「不論貧富」模擬方案那方面,額外開支最多就是用於那些現時沒有申領任何社會保障福利,大概是那三十萬長者,(他們)現時都不覺得需要去申請任何的社會保障福利,但是如果以後有一個「不論貧富」的,無論叫「養老金」、「老年金」,三千二百三十元,如果假設個個都去領取,因為他是合資格的,我們就要為這批長者動用一萬二千四百五十一億元,是佔了整體開支超過一半。所以大家都是需要了解究竟放了錢之後,如果純粹幫助有需要長者或者扶貧方面的效益,是在哪一方面更加明顯。

  我在最初介紹今次公眾諮詢特色講過,去到一些好重大的議題,政府不能夠含糊其辭。作為一個負責任的政府,如果我們知道有一些建議是會令到香港在經濟或者甚至社會民生出現好大問題,我們不能夠說我們沒有意見,不如大家想如何便如何,這個不是一個負責任政府的做法。

  所以我們於諮詢文件也寫得很清楚。就「不論貧富」、或「有經濟需要」的議題,我們是有立場的。我們對於「不論貧富」的這原則是有保留,因為這會令公共財政的可持續性更加嚴峻,會縮窄政府處理其他退休保障的項目,例如長者醫療、長者長期護理服務等的財政空間,亦會壓縮其他政策範疇的開支,例如教育、交通、基建等。

  在人口急速老化的情況下,方案遲早會入不敷支,必定會加重年輕一代的稅務負擔。大幅加稅甚至開徵新的稅種會削弱香港的競爭力和對外資的吸引力,資源分配亦欠缺針對性,未能令資源最有效去幫助有需要的長者。

  在此,我補充一句,剛才大家看到這四個方案︰包括加稅、開徵銷售稅等,是完全未考慮到,別說有退休保障(這議題),即使沒有退休保障這新的議題,隨茪H口老化,大家也知道,至二○二九或二○三○年便會有結構性的財政赤字,當時已有公共財政的缺口是需要處理。所以可能單是這財政缺口已需要加稅。不過如果推行退休保障,就可能需要增加更多的稅。但另一方面大家不要忘記,不斷加稅會削弱香港的競爭力,於是,有沒有那麼多人來投資、來就業來為我們帶來稅收,這將會是一個很大的疑問。但是由於今次純粹是發放數據讓社會討論,我們不再引入這些額外的因素來影響這些數字。

  政府的立場仍然是這樣,雖然我們對於「不論貧富」有保留,但我們認同,這亦是扶貧委員會的看法,我們認同現行制度是有改善的空間,亦不希望退休保障的工作停滯不前,所以我建議社會應該集中討論怎樣鞏固現行的制度,完善和加強各根支柱,並且善用政府已承諾的五百億元,讓有需要的長者的生活得到更適切的援助。那究竟有甚麼討論的空間?我們會全部拿出來討論。

  在零支柱方面,即社會保障。如果我們按照「有經濟需要」的原則去做,於長者生活津貼下增加一層援助金額予比較有需要的長者,那會是怎樣增加?資產限額應定於甚麼水平?甚麼水平的援助金額才算足夠?這會用作討論。所以那八萬元的資產上限純粹是為方便討論。我不希望明天的報章頭條是「特區政府只是願意為長者提供多一層保障,便是資產上限八萬元」,這並不是我們的意思。這增加一層支援,我們是樂意聽社會的意見,但最終要視乎大家的承受能力和納稅者怎樣看這些開支。

  第二條支柱呢,就是強積金。強化強積金的退休保障功能,都是委員會的共識。有幾方面的工作,第一就是降低收費,委員會認為仍然有空間降低收費。雖然知道強積金管理局在做工作,政府亦都會稍後推行預設投資策略,有關法例已提交予立法會。加強教育宣傳是重要的,讓僱員更加了解強積金的作用。第三就是防止權益的流失,要妥善處理好對沖的問題,稍後我會再解釋。第四就是增加退休的收入,例如長遠來說是否要探討增加供款率的可能性,即是百分之五,似乎真的不足夠應付長者的退休需要。

  對沖是一個問題,我們看過這些數字,發覺這個問題是無可避免。所以有些商界的朋友,包括在扶貧委員會堶惘酗@位成員,他現在不在這堙A但你在諮詢文件內會看到這位委員的名字,因為他要求我們在這扶貧委員會諮詢文件內有一個附註,就是說他不同意在這退休保障的公眾諮詢堨h討論對沖的問題。就如我剛才所說,任何人看了這些數字,都會發覺這個問題要處理,要拿出來討論。

  強積金管理局給我們的數字,是二○一四年的。二○一四年之前,並無這些仔細的數字。我不知道是否因為配合我們的工作,或者是我們的要求,就做了這些很仔細的分析數字給我們看。但之前,只有一個總數,由二○○○年開始究竟是沖走多少累算的權益?它有一個數字,但沒有這般仔細的數字。

  二○一四年對沖的申索資料顯示,當年因為遣散費,以及長期服務金的對沖,提取了的強積金權益是三十億,分別是十六點五六億元就是遣散費,十三點五一億元就是長期服務金。申索宗數,遣散費是三萬九千九百宗,長期服務金是一萬四千五百宗。涉及的僱主數目,大家都看到,總數就是一萬五千六百名僱主,佔全港僱主百分之五點七。涉及的僱員數目是四萬三千五百人,佔全港僱員百分之一點七。每一名僱主的平均對沖金額,是十九萬二千八百元。每名僱員的平均對沖金額,即是被拿走,提取了的金額,用以作遣散費及長期服務金,是六萬九千二百元。意思是甚麼呢?更加重要的是,大家看看這個,意思就是對二○一四年受對沖影響那四萬三千五百名僱員來說,他們平均大約百分之九十四,百分之九十四的相關僱主供款,已經因為對沖被提取,即是沖走了,九成多已經沖走了。你可以想像,如果這些僱員是屬於月入低於七千一百元而無須自己供款,他只得僱主那百分之五的部分,而那部分又沖走了百分之九十四,容許我套用現任強積金管理局主席黃友嘉博士那句,對於這群僱員來說,強積金的退休保障已經是形同虛設,所以這個問題是不能迴避,是必須要處理,亦在今次退休保障(公眾諮詢)處理是一個適當的機會。

  所以對於這個第二支柱,特別去到對沖這個問題,委員會真的有不相同的意見,但也有一些共識。第一,就是認為不應該低估處理對沖問題的複雜性。第二,就是不應該簡單地去保留對沖或者撤銷對沖的選擇,認為社會應該善用這次公眾諮詢的機會,就如何妥善處理好對沖這個問題的可行方案,對於僱主和僱員的影響及政府的角色作全面和深入的討論,努力去找出一個勞資雙方都能夠接受的方案。社會亦應該考慮如何理順遣散費或者長期服務金與強積金之間的關係,以及討論可以透過哪些紓緩措施,減低任何改變對商界,特別是中小企和勞動市場帶來的影響。

  第三條支柱是自願性儲蓄,我們都應該鼓勵在職人士為自己未兩綢繆,多些儲蓄。委員會認為可以循三方面進一步鼓勵自願性儲蓄,第一,就是加強宣傳和推廣協助市民了解各種有助籌劃退休生活或者財富管理的保險和其他金融產品。第二,就是營造有利的政策環境,鼓勵市場去發展更多適合退休投資和理財的金融產品,例如是「年金計劃」,或者是年期更長的零售債券。第三,就是提供稅務優惠,鼓勵市民為自己和家人多作自願性的退休儲蓄,可以考慮稅務優惠建議,包括強積金的自願性供款,以及由在職人士為他非在職的配偶進行強積金自願性供款。亦建議可以探討公共年金計劃的可行性。所以在我們的諮詢文件堶惘酗@個附件是專門講公共年金計劃。

  第四條支柱,就是公共服務、家庭支援和自置物業。面對人口老化對於長者的醫療、安老服務需求增加,以及怎樣確保這根支柱的可持續性呢?以及怎樣去規劃各項服務的軟硬件的設施,包括土地、人手、服務模式,以滿足未來的需求,是社會應該討論,政府亦需要重視的。

  另外一點,就是怎樣可以進一步透過安老按揭,協助長者出租他的物業來增加他們的退休收入?如何透過公共政策鼓勵家人更好地支援長者?都是委員會認為可以探討的議題。

  最後,就是我們這個諮詢期是六個月,所以歡迎社會大眾在二○一六年六月二十一日之前透過以下不同的方法向我們提出意見。在諮詢期內,我們亦會主動去諮詢立法會,我自己會親自出席立法會內務委員會的特別會議,十八區的區議會、各個商會、工會和關注團體,並舉辦地區論壇、焦點小組,有關五個地區論壇的日子和詳細情形,今日會以新聞公布向各界介紹。不好意思,我們的介紹比較長,不過,我們預留了足夠的時間給大家發問問題。稍後,我亦請了政府經濟顧問Helen (陳李藹倫)和她的同事會為有興趣的傳媒朋友安排一個技術的簡介會,一個technical briefing,因為今次真的有很多數據、很多附件,所以如果大家做完這個記者招待會,稍事休息,看過數據有不明白的地方,Helen和他的同事很樂意稍後為大家安排一場技術的簡介會。多謝大家。



2015年12月22日(星期二)
香港時間22時29分

圖片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