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立法會:教育局局長就「盡快取消小學三年級的全港性系統評估」議案開場發言(只有中文)
******************************

  以下是教育局局長吳克儉今日(十一月二十五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就「盡快取消小學三年級的全港性系統評估」議案的開場發言全文:

主席:

  感謝陳偉業議員今日提出的議案,以及六位議員在會議前就原動議提出的修正建議。

  全港性系統評估(TSA)自推出以來,已超過十多年時間,教育局一直聆聽持份者的意見,持續作出改善;我們亦做了不少工夫以促進社會人士對系統評估的認識,包括製作短片和印製小冊子等。但可惜社會整體對這個機制仍然未能全面了解。我衷心多謝議員和社會各界人士對這個議題的關注,讓我有機會向各位再次詳細解釋這個機制,促進大家雙方的了解,多給予意見,希望能集思廣益,就進一步改善和優化機制作出聚焦、理性和有建設性的討論,一同為提升香港教育質素和學生的學習效能而努力。

  系統評估的主要目的是評估整體學生分別在完成三個主要學習階段,即小三、小六及中三時,中、英、數三科的基本能力,以進行更高階的學習。

  系統評估的數據有助政府制定相關的政策和措施,例如:因應數據顯示學生的閱讀能力,我們可以發展適切的學與教教材以照顧學生的學習差異、推動「從閱讀中學習」、促進校園閱讀文化等。

  在學校層面,系統評估數據可以協助學校掌握學生的基本能力水平,如李(慧k)議員提到,讓學校能及早在有需要的地方加強支援,從而優化教學策略,提升學生的學習效能,我強調是學習效能。

  所以,系統評估的推行,對學生、家長、對學校、教育和社會整體都有益處,我稱為「五個益處」。

  同時,我再次重申,系統評估不是考核學生個人成績,而是一項低風險的評估。我再強調,系統評估不會匯報學生的個人成績,剛才有議員提到評估與學生的關係,而評估不會匯報個人成績;不會影響升學;亦不會用作升中派位的用途;對學校而言,早期覺得很大壓力,對老師有很大壓力,所以評估不再提供資料、令學校能夠被標籤;亦不會用作「殺校」的指標。在此強調,資源分配和TSA沒有直接關係,所以TSA不是作為「殺校」和資源分配的用途。

  就陳偉業議員動議的議案中特別就小學三年級系統評估的關注,我希望提出,本地和外地的研究顯示,學生的學習差異從小三升小四開始擴闊,有很多人問為甚麼小三的評估這麼重要,因為這是兩個不同學習階段的分野部分。因此,透過系統評估數據能夠了解小三學生達到基本能力的水平,可讓老師配合校內其他評估找出學習難點,及早改善學與教,否則小三級較強及較弱學生之間的距離,到升讀小六時將進一步擴大,變成追悔莫及。

  不少國家,剛才李慧k議員也提到,如澳洲、加拿大、英國,甚至一些發展中的國家,也為學生進行相類似的評估。正所謂「萬丈高樓從地起」,要建造高樓,必須事先打穩基礎。系統評估可以協助學生打好基礎。若取消小三系統評估,及早識別及支援的功能亦會隨之消失。學校層面與整體進行評估的分別,在於學校有很多不同測試,但只能看到校本本身的數據,不能看到全港性的參考,這是TSA與校本評估不同的地方。

  我們要與時並進,在優化系統評估的目標,我們會繼續加強和各持份者的溝通。除了辦學團體、學校和教師外,教育局在本月中亦與十八區家長教師聯會的代表進行座談,並於星期五與各區家長見面。上星期六我亦出席了有數百位家長的大型活動,趁機聽取他們的意見,並和他們的孩子討論,了解他們會否有很大壓力等。我們特別聚焦,多收集不同人士,特別是家長的意見。

  正如我早前宣布,教育局於二○一四年十月成立的「基本能力評估及評估素養統籌委員會」(委員會),會就系統評估的實施進行深入檢討。為了加強家長方面的聲音,我們聽到大家的意見,我們會在委員會加入關注家校合作方面的成員。我們會以開放態度研究優化系統評估執行細節的可行辦法,包括實施安排、考核內容、題目類型及涵蓋範疇,以及執行上所需的配套措施,包括消減操練文化的針對性措施,期望於來年的系統評估舉行前有初步的方案,以盡快開始落實。

  正如我之前說過,「系統評估只是評估基本功,無須操練,學習自然更輕鬆」。這正好呼應了系統評估介紹短片提到的「輕輕鬆鬆,做好基本功」。

  政府制定教育政策是以學生的福祉為依歸。我們希望能透過措施,讓學生能夠愉快學習、均衡發展及健康成長。我相信政府、學校及家長的目標是一致的,而系統評估是我們需要優化的教育工具。事實上,操練問題並非全因系統評估而起,有人說操練文化早已是根深柢固。當前問題越演越烈,我們應該一同正本清源,避免學生受到過分操練和不合理壓力的影響。

  主席,我希望聽取議員的寶貴意見後,再就整體事宜作綜合回應。多謝。



2015年11月25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8時15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