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立法會三題:專上院校最高管治團體主席及成員的委任
************************

  以下是今日(十一月二十五日)在立法會會議上郭家麒議員的提問及教育局局長吳克儉的答覆:

問題:

  根據有關法例,行政長官作為各所受公帑資助專上院校的校監或監督(下稱「校監」),可委任該等院校的最高管治機構(即「校務委員會」或「校董會」)的主席及部分成員。香港大學校務委員會(下稱「港大校委會」)上任主席的任期已於本月六日屆滿,但當局截至本月中仍未公布接任人。就此,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按現行制度,校監委任港大校委會的主席及成員時須考慮的因素為何,以及當中是否包括有關人選對維護大學自主及學術自由的立場、對該校事務的熟悉程度、採取的政治立場,以及與中央的關係;如是,詳情為何;如否,原因為何;

(二)校監沒有在港大校委會上任主席卸任前公布接任人的具體原因;這些原因是否包括公眾及該校師生反對個別人選;過去曾否出現港大校委會主席一職因校監未作出委任而懸空的情況;當局有否評估該職位懸空對該校運作的影響;如有,詳情為何;及

(三)按現行制度,校監在委任各院校最高管治機構的主席及成員前,須否充分諮詢有關院校的教職員、學生及公眾;如否,原因為何;如須,詳情為何,以及當某項委任廣受質疑時,校監須否收回委任決定,並重新就委任事宜進行諮詢;如否,原因為何?

答覆:

主席:

  政府委任所有法定組織成員的原則是「用人唯才」,當中考慮到有關人士的才幹、專長、經驗、誠信和參與社會服務的熱誠等,並充分兼顧有關法定組織的職能和工作性質,以及法定組織的相關法例規定的法定要求。

  就郭家麒議員的提問,我們的具體回覆如下:

(一)及(三)八所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教資會)資助院校都是獨立自主的法定機構,設有校董會/校務委員會(校委會)作為院校最高的管治架構。八所教資會資助院校的條例和規程訂明校董會/校委會的組成辦法,當中包括部分由政府或校監/監督委任的成員。由於歷史因素,以及不同的管治理念、信仰、文化及實際情況,八所教資會資助院校的法例,包括有關校董會/校委會的成員組合的條文,都不盡相同。以香港大學(港大)為例,其校委會共有24人,當中七人(包括主席及六名校委)由校監委任,佔總人數29.2%,其餘17名校委包括由校委會自行委任的成員、校長、教職員及學生等代表。

  就政府或校監/監督委任的校董會/校委會成員,一如既往,政府恪守「用人唯才」的原則,並考慮院校的運作和香港高等院校發展需要,根據各院校的條例規定,委任合適人選作為院校的校董會/校委會成員。

  除了當然成員外,所有校董會/校委會成員,包括政府或校監/監督委任的成員,均是以其個人身分出任這些公職。獲政府或校監/監督委任的成員均為所屬界別的翹楚或傑出的社會領袖,他們以義務形式擔任這些公職,以回饋社會。所有校董會/校委會成員均應本茪j學的最佳長遠利益,按照法例履行他們的職責,同時維護學術自由和院校自主。

  另一方面,正如教資會的《程序便覽》指出,學術自由和院校自主並不代表院校可罔顧公眾利益或各界批評。事實上,有鑑於各院校獲政府提供龐大經費,加上高等教育對整體社會發展的重要性,政府和公眾關注各院校的運作,誠屬合情合理。因此,校董會/校委會一方面致力維護各院校的學術自由和院校自主權;同時,校董會/校委會作為院校的最高管治架構,亦有責任就其院校的運作保持透明度和向公眾問責,維持良好管治,確保院校所得的經費用得其所,符合學生和社會的最佳利益。

(二)就港大校委會的任命事宜,當有任命決定,政府會在適當時間公布。事實上,《香港大學條例》(第1053章)的相關規程訂明,即使校委會出現空缺,該會仍可行使其權力。據我們了解,港大校委會在十一月十二日已召開會議,討論校委會主席出缺其間的各項安排,包括透過互選選出一名校委作為該次會議的代主席,並選出校委會的發言人。事實上,除校監委任的校委外,港大校委會其他組別的校委現時亦暫時出現個別空缺。另外,其他大學的校董會主席亦曾因為不同原因而暫時出現空缺。



2015年11月25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4時39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