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就子女管養及探視權的法律改革事宜與傳媒談話內容
******************************

  以下是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今日(十一月十三日)出席第三屆兒童問題論壇後,就子女管養及探視權的法律改革事宜與傳媒的談話內容:

記者:有關新的草案,你說稍後在今個月底會推出?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現在說的是有關在離婚情況下的子女管養權及探視權。就此,法律改革委員會(法改會)較早前有一連串建議,指我們應該革新,以配合國際一般做法,特別是英國、澳洲、紐西蘭等的做法,理念不再是只是「管養」或「探視」──即是有一個家長有權管養孩子,另一個則不是管養的──其實這個理念是落後的,亦是不合時宜了。這堭j調的應該是一種「共同父母責任」,即是說婚姻雖然完了,但父母的責任應該繼續。還有一點是,(現時)假若管養權例如屬於母親,這名母親便似乎有權為孩子的生活(作決定),但這理念其實也是不對的。其實應該是以小孩的利益為依歸,即是以小孩的最佳利益為依歸、出發點,整件事應該是以小孩的利益出發。所以整個理念要改變。家長雙方即使離異了,但也有共同的責任要為小孩的福祉,一起謀幸福。

  整套理念,我們要根據法改委的建議──共有70多項建議──把現行不同的法例中有關兒童的法律程序全部將之統整,放在同一條例之中。所以,這是一項大工程。我們過去這兩年以來做了很多工夫,勞福局較早前亦做了一個諮詢。收集得來的意見(顯示),整體上市民的看法、各方面也認為理念是正確的,他們都擁抱這個理念。但是對於實際的運作和法律條文、細節等,很多人都想知道實際如何操作,因為中間有很多細節。所以我們會在本月底前有一條類似白紙草案的擬議法例,不是即時要提交到立法會審議,只是用作諮詢的。這是重要的,因為我們希望理順所有細節,大家有所明白和理解。

  我們在月底推出後,會有一段時間諮詢公眾,諮詢法律界,諮詢社會工作者、很多家長組織、婦女組織和立法會等等。在統整了意見後,作出適當修訂,再正式將草案提交予立法會。屆時整件事都會很暢順,市民方面亦會有深入的了解。因為這是文化的改變,是思維的改變。現時的缺點就是,若判了管養權予母親,似乎就會有一個人贏、另一個人輸,這似乎會有一個敵對的態度,小孩可能都會處於一個衝突和狹縫之間,所以我們認為應該以小孩的利益為依歸。整套配合英國、澳洲、紐西蘭已經推行了一段時間的做法,都是強調以小孩的最大利益為依歸。

記者:剛才你說會有一段時間作諮詢,推出後會諮詢多久?你剛才提到有四部分,可否大概說一說那四部分是甚麼?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那四部分其實是指法改會報告當中的建議,有四份報告書,最後那份報告書提到管養權和探視權,其中一份報告書是說監管,另一份是擄拐──有些家長將小孩帶離(香港),還有一份就是透過大家商討等等。我們已就第一、二份報告書進行了工作,亦已經立法,例如我們已在監護權方面根據法改委的建議作改進,同時在國際擄拐小孩方面立了例。至於現在這個是重要的報告書,因為這是一個整體的、很大的(工程),亦是將現行有關兒童的法庭程序一併統整。這是一個很大的工程,我們已到了一個階段,有一定的成果,所以會在這個月底正式發表擬議草案,亦會進行一連串的諮詢,為期四個月,從而分析意見,做好最後的草案後再引入立法會。

記者:現在最大的爭議是甚麼?在落實情況方面,即將要討論的內容實質是甚麼?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其實最重要就是大家要理解其出發點。很多時候,有些家長在判決了管養權之後,可能因種種理由而不想與以前的配偶見面,這是可以理解的。但這實際上對小孩未必是好事,因為他們亦要有機會接觸爸爸或媽媽,(父母)亦有責任照顧子女的福祉。所以在整個法例改革中,有一定的規範確保雙方面的家長有責任。我們在這兩年以來已經在宣傳上做了很多工作,(宣傳的信息)說「夫妻緣不再,親子情永在」,這是很重要的,即是說夫妻緣雖然不再有,但親子的情是永遠都存在,因為父母始終有責任照顧和愛護孩子,這是共同的責任,不是單方面某一個人的責任,讓擁有管養權的一個承擔所有,另一個就不理,不能這樣,要配合小孩的最佳福祉。當然法庭會視乎實際情況作出決定,我們亦有一連串的支援措施,例如我們會在適當時候在社會福利署增加人手,亦會提供多一些支援服務,讓家長遇到問題時可以求助。我們會在有配套環境下推出這套新的法例。

記者:法案是否要提出取消撫養權的概念?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所謂「權」這個字眼本身是改了,但理念是不變的。理念不變即是說仍然會有一個家長照顧小朋友,但是另一個家長則不能夠因此而認為自己沒有責任。

記者:(有關撫養權)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其實現在雖然法例未改,但近年來很多法官已經要求政府早些改例。另外,法官在判案時已採取一個「共同照顧」的模式,英文稱為「joint custody」、「joint parental responsibility」,即是說法院在這幾年已經做了。其實現在我們是規範它,亦讓法律清晰化。所以這是文化上、思維上的改變。

記者:你預計這個法案能否在本屆政府的任期內完成?有沒有信心得到議員支持?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我有信心。因為第一,今次我們是用類似白紙草案的形式,不是很多法案會以這形式先徵詢意見的。在徵詢意見的期間,我們亦可以吸納到各方的意見,有空間再作(調整),到草案真的提交到立法會時,已經去蕪存菁,屆時大家已對草案十分熟悉,已經有充分討論,只需處理法案,應該會快很多。其實我們這樣的做法是很少見的,因為我們通常也是正式拿草案去立法會,成立法案委員會。但我們今次希望能夠有更多諮詢,特別要作教育、宣傳,所以我們在宣傳上亦會加強,亦讓市民、特別是婦女界了解到這個改變其實是為小孩好的,始終是好的。

記者:(有關過去十年就法改會報告的跟進工作)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過去這十年來,自報告發表了以後,其實這個法律改革委員會的一套報告書中共有四個報告書,是一系列的,都是關於兒童福祉的。第一個是有關監護權的問題;第二個是父母在國際擄拐,即是將小孩帶離香港境外,如何可以確保小孩能安全回來香港;第三個是如何透過一個商議的過程解決家庭糾紛;第四個就是這一個探視權和管養權。最後這個是比較複雜的。四個報告書中,有三個是勞福局的。第三個有關協商、磋商的(過程解決家庭糾紛),則是民政事務局的。

  三個我自己的範疇,有兩個已經立法──即是監護權和國際擄拐──法例已全通過了。現在我們正在處理的是一個大規模的改革,這個改革的建議──你看報告書也知道了──有共72項之多,有很多是很複雜的。72項之中,例如建議將現行有關兒童的法例、程序要全部統整。所以我們今次出來的,是一條很大型的草案,其實是很複雜的,涵蓋面是很廣的。但是今次的好處就是可以真正將之規範,以兒童的福祉及其最大利益為出發點。

記者:提到會有一個支援中心,其實際操作為何?所涉資金有多少?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較早前我們在得到報告書後已就此作過諮詢,所得的意見,很多人都表示是擁抱該理念,但很多細節一定要知道如何操作,特別是很多律師,甚至法院,也覺得操作是很重要的,因為魔鬼在細節。所以今次我們正正用像白紙草案形式把條文清清楚楚寫出來。但是,同時有人說要有足夠的支援,例如有些家長遇到困難時,如何去幫助他們呢?現在的建議是由社會福利署提供一個支援中心,特別為這些家長提供援助,例如心理援助、提供一個安全的地方與小孩見面,因為可能有一位家長是沒有權去管養,如何提供一個沒有衝突的環境、和諧的氣氛,小孩的心理也很重要的。其實整件事是為了小孩。為甚麼我們要關心呢?因為根據數字,其實離婚率也是一個大的問題,在二○一三年的時候,每一千個香港人當中,有三點一人離婚。這個數字跟一九九一年,即二十二年前,上升了三倍之多。若你看有十八歲以下小孩的單親父母,據目前最新的數字,現在有約六萬八千五百個;但在二○○一年是約五萬九千個,即有好幾千的人數增加。即是說我們真的要重新配合國際趨勢、現實的環境,就是要以小孩的福祉為依歸。

(請同時參閱談話內容的英文部分。)



2015年11月13日(星期五)
香港時間21時15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