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立法會:政務司司長就「將《防止賄賂條例》第3及第8條的適用範圍擴大至行政長官」議案總結發言(只有中文)
******************************

  以下是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今日(十一月十一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就「將《防止賄賂條例》第3及第8條的適用範圍擴大至行政長官」議案的總結發言:

代主席:

  在開始總結發言前,我想重申一點,特區政府對任何貪污行為絕不容忍。一直以來,我們透過廉政公署(廉署)嚴格的防貪和反貪機制保持社會廉潔。對於任何有助加強廉潔的意見,特區政府都持歡迎和開放的態度。

  今日的議題是將《防止賄賂條例》第3及第8條擴大適用範圍至行政長官。第3條的建議修訂旨在規管行政長官索取及接受利益,而第8條的建議修訂則是規管向行政長官提供利益的人士。政府多次重申,有關法例修訂涉及憲制、法律和運作層面的問題,需要審慎研究及作通盤考慮。

  代主席,我多年來出席立法會的會議都是非常小心聆聽各位議員的發言,亦極少離席,最高紀錄是擔任發展局局長(時)有一次的議案,我是連續九個小時沒有離開我這個席位。剛才不好意思,因為在涂謹申議員發言時,我離開了,令到今日的會議多了一次點算人數,可能年紀大了,耐力比較差了。

  我為甚麼要極少離席去小心聆聽議員的意見呢?第一,就是希望聽到議員精闢的意見,有助政府改善施政。第二,如果我聽到議員有些不合理的指控,我都必須代表政府來反駁。因為無論是議員或者官員,在這個莊嚴的會議廳堛熊o言,都會成為會議記錄的一部分,亦都是香港歷史文獻的一部分。所以反駁議員不合理的指控是我們官員的天職,不需要有膽識都可以做得到。

  今日我聽了29位議員的發言,其實都是不斷地重複,所以由於我在開場的發言已經詳細說了政府的立場和有關目前《防止賄賂條例》適用於行政長官的條文,所以我會選擇在我總結發言堶情A就好像我剛才說的,反駁一些我聽了但認為是不合理的言論。

  第一,是葉建源議員的「空中樓閣論」。葉建源議員剛才提到自第一任行政長官開始,他好像直情提了董建華先生的名字,他說:「自第一任行政長官開始,立法會已經要求修訂《防止賄賂條例》,但現在修訂條例仍然是空中樓閣。」我想指出這個說法與事實不符,事實上,立法會已經在二○○八年三讀通過政府在二○○七年提交的《防止賄賂(修訂)條例草案》,將(《防止賄賂條例》)第4、第5和第10條適用於行政長官。有關條文的內容,我亦已經在開場發言詳述了,所以在此我不再重複。

  第二個我要反駁的言論就是多位議員都提及現任行政長官違背承諾。大家都引述現任行政長官,當他是候任行政長官的時候,針對李國能前大法官為主席發表的獨立檢討委員會的報告書,他說過的一番說話。議員其實引述了兩個不同的文件,一個是當日候任行政長官辦公室發出的一個新聞公報,另一個就是候任行政長官會見傳媒時的逐字記錄。在前者,即是在新聞公報堿O這樣說的:「候任行政長官梁振英表示歡迎。」當然是歡迎這個報告(書)。他「表示會認真考慮報告中的各項建議,上任後盡快落實。」在候任行政長官會見傳媒談話時的逐字記錄,其實我在開場發言都是已經引述了,我再說多一次,候任行政長官當時是這樣說:「我對這個報告書是表示歡迎的,我會認真地去考慮這份報告書所作的建議,以及在上任之後盡快和嚴格地落實。」

  我不想在這堻Q議員批評咬文嚼字,但無論引述的是哪一段的文字,都有幾個很清晰的字(眼):第一就是要「認真」,第二就是要「嚴格」。我相信無論是認真還是嚴格去處事,都一定要符合《基本法》及憲制的規定,否則亦有違行政長官是要履行《基本法》和維護「一國兩制」的憲制功能。而這個政府的立場,換句話說,我們是需要審慎處理,通盤考慮,兼顧到《基本法》和憲制的規定,不是我今日才說的,我分別在二○一二年十二月及二○一四年在回答應該是郭榮鏗議員和劉慧卿議員提問的時候,都已經表述了這個立場。所以,如果說現任行政長官是違背承諾或特區政府欠缺誠信,這個就與事實不符了。

  第三個需要反駁的是單仲偕議員的說法。他認為獨立委員會只是提到以成立一個獨立的委員會來給予行政長官一般或者特別許可,索取或接受任何利益,是「小事一樁」,沒甚麼大問題,何以這樣都做不到?我在這堭j調,我們要處理的問題是符合、(抑或)並不符合《基本法》,並不存在是大符合、小符合,或是大違背、小違背的問題。我們做人做事,都是本荂u勿以惡小而為之」,維護《基本法》,更應以此為原則。

  第四,我要反駁的是郭榮鏗議員的一個說法,其實郭榮鏗議員的發言都無甚新意,不過其中有一段,對於上任行政長官這件案件的描述,是與事實不符。雖然這件案件已進入司法程序,我亦公開說過是不適宜去作任何評論,大家亦不宜妄下判斷,但實在他的說法與事實不符。郭議員是這樣?的,我引述,他說:「現時企圖輸送利益給特首並不犯法,最明顯的例子是前任特首收受商人利益,無一個商人是受到法律的規限。」

  郭榮鏗議員是執業大律師,應該比一般人更容易看得明一些法律文件。十月五日,律政司就此案件發出了一個很詳細的聲明,聲明媮翮z了好像幾位建制派議員都提到,這件案件檢控的立論,是普通法堛漱蝓黎H員行為失當罪,是就兩件事,當事人沒有申報或者披露一些事件,整個聲明堶惆癡S有提及收受利益。梁美芬議員因為都是法律界人士,對這個了解是很清晰,她的詮釋是比較郭榮鏗議員的準確。

  第五點就是林大輝議員和梁美芬議員都呼籲我們在今次的動議辯論堶措翵々ㄨ鴾H,但我恐怕這是一廂情願的,因為正如葉國謙議員都留意得到,劉慧卿議員真的「說漏了咀」,她說:「一投票,等稍後一投票,單張就出街。」這個是「狐狸露了尾巴」。這次辯論,是以攻擊行政長官作為競選工程的一部分,但我深信香港的選民,眼睛是雪亮的,他們要選出的,是「是其是、非其非」,為市民做實事的議員。

  我在開場白已經回應了何秀蘭議員有關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這個問題,但既然陳志全議員又挑戰我,要我再解釋,我又在此再向他解釋一次。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並不表示每項法例須一概適用於所有人。因為每條法律條文都就不同目的而制訂並適用於不同對象。陳志全議員說不是不同對象,行政長官和主要官員,或者甚至行政長官和政務司司長,是兩種類近的人,是嗎?你是這樣說的,兩個類近的人。對不起,我和行政長官並不類近,我們在憲制上有極大分別,行政長官按《基本法》第43條是香港特區的首長,按《基本法》第60條,行政長官是特區政府的首長,這個「雙首長、雙負責」的制度是清清楚楚寫在《基本法》堶情A亦都是我過去二十個月做政改討論期間不斷重複,行政長官的憲制地位是獨特的,是獨一無二的。

  我曾經有一個場合向一些學生解釋行政長官的獨特地位,我就拿出我自己的卡片和行政長官的卡片,這樣便一目了然。我的卡片媦g得很清楚,我是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的政務司司長,但如果大家曾經拿過梁振英先生的卡片,他是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這個就展示了他的獨特地位。

  最後有一個問題需要回應的,就是為甚麼要這麼長的時間。但凡是涉及憲制的議題,都希望大家明白是需要一段時間來處理,我們明白這件事的嚴肅性,它既有政制的考慮,亦有法律的角度,所以我與律政司司長袁國強先生親自處理這件事。但我曾經聽過曾鈺成主席一番說話,我就深有同感。在上星期四,十一月五日,就立法會會議因在席議員不足法定人數而「流會」,曾主席其後會見傳媒時是這樣說的,他說:「現在,因為議員有特殊原因,經常利用會議有法定人數的要求,要求點算人數,使這項議會過往的習慣受到很大的挑戰。我們在第五屆,即現屆立法會,已經由於法定人數不足而多次『流會』。即使不是『流會』,大家都知道,經常響起傳召鐘,等議員回來,的確是浪費時間的,所以這個情況,是非常不理想的。我曾經不止一次建議立法會議事規則委員會研究可否避免這個問題,一直繼續造成這麼大的困擾。但是很可惜,到目前為止,我們仍未……」

陳偉業議員:主席,規程問題,主席。

立法會代主席梁君彥議員:陳偉業議員。

陳偉業議員:主席,司長的發言與議事的議程是無關的,希望主席公正裁決。

立法會代主席梁君彥議員:我認為司長發言是對現時是有關的。請司長繼續。

陳偉業議員:甚麼有關?說「流會」和《特首條例》有甚麼關係,主席?你是偏私呀主席。

立法會代主席梁君彥議員:請你坐下,陳偉業。司長,請你繼續。

陳偉業議員:說甚麼有關……

政務司司長:最有關的一段、最有關的一段未讀……

立法會代主席梁君彥議員:陳偉業議員。請你坐下。

陳偉業議員:抗議離場,主席。

立法會代主席梁君彥議員:司長。

陳偉業議員:主席……

立法會代主席梁君彥議員:陳偉業議員,如果你再行為不檢的話,我會命令你離開。

陳偉業議員:是你不檢呀主席。

立法會代主席梁君彥議員:司長。

政務司司長:最有關係的一段我仍未讀,最有關係的一段就是曾主席接蚖﹛G「一個造成這麼大困擾的問題,但是很可惜,到目前為止,我們仍未研究到一個辦法,一個大家都接受的方法,又符合《議事規則》和《基本法》的方法,可以解決這個問題。」所以這亦證明其實要找到一個符合憲法的方案實在並不容易。

  有議員說我做了這麼多年政務官,沒甚麼理由不了解議會的運作和這件事的重要性。我完全是明白的,所以亦會繼續很認真地去跟進這個議題。不過,套用劉慧卿議員一句──人生有幾多個三、四年?我在這堨蝪竣F三十多年,面對議會如此虛耗時間,實在令人惋惜。

  (代)主席,我謹此陳辭,並懇請議員否決原動議和梁家傑議員和何秀蘭議員的修正案,並支持譚耀宗議員的修正案。多謝(代)主席。



2015年11月11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20時40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