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行政長官於行政會議前會見傳媒談話全文(只有中文)(附短片)
*****************************

  以下是行政長官梁振英今日(十一月三日)上午出席行政會議前會見傳媒的談話全文:

行政長官:大家早晨。早幾日政府公布最新一個季度就未來三、四年一手私人住宅單位的供應量預測,這個數字現在大家知道是86 000個,我在這埵A進一步解釋一下。這86 000個的供應量是自從二○○四年九月,亦即是十一年前開始,每季定期公布的私人住宅一手市場供應統計數字以來的新高;亦說明特區政府在三年前上任以來,我們不斷改劃土地、推出土地,而地產商接了土地後興建樓房,跟荓N樓花推出市場供應,這個努力開始見到成效。

  影響樓市的不外是兩個因素,一個是需求。就需求方面,特區政府幾年前實施「雙辣招」,就是將外來需求、炒賣需求和投資需求遏抑。下去,特區政府會繼續執行這方面的措施,繼續遏抑炒賣、投資和外來需求。

  就供應方面,在這埵A向大家講一下該86 000個單位的組成,這包括5 000個已經落成但未賣出的貨尾單位,55 000個正在興建的樓花單位,亦有26 000個已經批出土地可以隨時動工的項目所能夠提供的單位。所有這些供應數據在運房局網頁大家可以看到,大家有意買樓的市民可以多點參考這些數字。正如我剛才講,影響樓市樓價因素有兩個,一個是需求,另一個是供應。供應的情況我們會盡量透明,使大家知道,使大家可以更加科學化地看樓市未來的發展。需求方面,我剛才亦講過,在遏抑外來需求、炒賣需求和投資需求方面,我們會繼續執行這些措施。而影響需求的另一因素是香港,包括特區政府,控制不到的,這個是外圍的利率變化。如果外圍利率上升,香港的利率亦跟茪W升的話,有可能會進一步削弱需求。所以所有這些因素,都請有意買樓的市民能夠多參考。特區政府下去會繼續增加土地供應,大家都可以看到我們發展局和運房局在這方面的努力。

記者:昨日陳德霖在立法會上都說有機會見到樓價下跌的時候就會推出逆周期措施,那麼你剛才的說法是否跟他本身的想法有分別?另外想問上星期你說會在適當時機公布港大校委會主席,其實如何定義怎樣是一個適當的時機?現在梁(智鴻)醫生的任期剩下三日,那麼現在是否一個適當的時機?

行政長官:港大校委會主席和尚有的委員空缺任命,我今日是沒有消息的。至於樓市那個問題,金管局無論是宣布一些新的措施又好,或是昨日陳德霖先生的評論也好,他完全是從金融市場穩定、金融機構安全和穩定的角度出發。特區政府看的面當然要看得更加廣,我們要看香港市民的住屋需要、香港市民的住屋購買能力等等,所以我們會從宏觀角度來做好樓市的調控工作。

記者︰除了私樓的供求方面,昨日運房局亦表示過其實公屋的興建量是頗為嚴重滯後,會不會其實特區政府專注在私樓方面的發展,而忽略了公屋的需求?以及第二就是港大校委那個風波現在演變成一個洩密事件,亦開始牽涉到公眾的知情權和牽涉到新聞自由,作為全香港的代表,亦是港大的校監,你認為怎樣去取捨一個私營、一個機構堶悸漱熙”p隱和公眾知情權呢?以及第三,昨日有人提議將特首的任期增至十年,你覺得有沒有這個需要呢?

行政長官︰《基本法》寫得很清楚特首的任期,大家看看《基本法》就知道。

  就有關公屋的供應,我注意到運房局局長在十月三十一日在電台節目之後,他回答傳媒問題的時候說得很清楚,我手上也有他回應的文字記錄,他說首先公屋的供應量並不是下跌,如果看未來的五年期,相比過去,或者去年的五年期和前年的五年期,在總供應量方面,每一個五年期都有增加。當然也提到一個問題,實事求是的,唯一的問題是這個增長並不能夠令我們更加接近長遠的供應目標,亦即是說在長遠供應目標方面,我們仍然面對挑戰,我們要做更大的努力。我過去也一直呼籲,在此我也想呼籲一下,就是我們在增加公屋,尤其是出租公屋的供應過程當中,我們需要改劃土地,但在改劃土地的時候,往往受到地區人士的一些阻力,希望大家能夠抱茪@個同理心,因為我們有很多市民,他們現在的住屋條件不理想,他們需要上樓,特區政府希望全社會,尤其是地區人士,能支持特區政府在這方面的工作,讓我們的改劃和建設工作能夠順利進行。最近有不少司法覆核案件,就是與我們出租公屋的供應有關,這個亦影響到我們公屋供應的進度。

  至於洩密事件,我覺得我們社會行事,一定有規則。這些規則大家都要遵守,尤其是這些規則是事先說明的一些規則。即使在新聞界當中,大家亦有這樣的規則,而且大家都同樣遵守,大家都認為有需要在共同協議的情況下共同遵守的規則,就是甚麼呢?有些時候一些採訪,有一些off-the-record的採訪,大家新聞界都知道,新聞界亦接受,運作比較良好。所以,任何機構,無論這個機構的性質是甚麼,在事先講明保密的情況底下而又洩密,尤其是在與會者不知情下進行錄音,無論這個錄音事後會發給新聞界,或者是他自己用來作其他用途,本身都是一個十分不道德和違反我們社會行事規則的一種做法。所以這件事我們要分開兩方面,一個就是新聞自由。新聞自由的問題,大家知道特區政府和我們全社會都非常非常重視;第二方面,就是與新聞自由無關的,就是說即使這些錄音帶,他不交給新聞界,他在我剛才所說的情況下進行錄音,然後拿來用作他自己認為有需要的用途,本身這件事是十分錯的。多謝大家。



2015年11月3日(星期二)
香港時間11時20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