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政務司司長會見傳媒談話全文(附短片)
******************

  以下是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今日(十月二十八日)在立法會綜合大樓會見傳媒談話全文:

政務司司長:各位傳媒朋友,我留意到今日的報章相當廣泛地報道昨天扶貧委員會討論我們在今年十二月就退休保障未來發展進行公眾諮詢(的文件)草擬本的討論,所以我在這媟Q作幾點回應,稍後可答大家的提問。

  第一,就是大家都知道,在十二月進行退休保障的公眾諮詢是以扶貧委員會的名義去進行的,不是特區政府的一個公眾諮詢工作。所以我作為扶貧委員會主席,我有責任將政府部門草擬的文本與扶貧委員會討論。但這個畢竟是一個公眾諮詢(文件)的草擬本,屬於機密的文件,而在討論的過程堶情A我都很認同各位委員應該是自由表達意見。這些會議都是閉門的會議,所以我曾經多次呼籲委員要尊重這個會議的保密原則。所以對於草擬本的內容被大幅度披露,甚至有個別委員講了在會議進行中其他委員對於草擬本的看法,我表示十分失望。下星期我們又會進行另一個扶貧委員會的會議去討論其他章節的草擬本,我不希望同樣的事情會發生。

  第二,退休保障是一個非常複雜的議題,對於香港亦有很長遠的影響,影響不單是這一代的人,亦影響下一代的人。因為無論我們設計甚麼退休保障,都要處理融資的問題,所以都需要下一代的人去負擔退休保障的財政壓力。所以處理一個這麼複雜的議題,我們需要進行一個很全面和一個很完整的諮詢工作,扶貧委員會在過去差不多一年,就茬o個那麼複雜的議題,作了一個全面和完整的討論,我們在十二月發出的諮詢文件,都會反映扶貧委員會在過去一年的討論。

  相對於周永新教授在去年八月公布的報告,大家都記得,其實周教授整份報告只是針對了一個有關退休保障的議題,就是香港應不應該有一個全民式的退休金制度,並沒有涉及到現行退休保障的其他方面,例如大家都知道,我們時常也說,香港現時的退休制度有四根支柱,包括由公帑支持的社會保障制度,它是否足夠?第二個就是由私人供款,即是僱員、僱主供款和私人管理的強制性公積金制度,這個制度是否完善?有沒有改善的空間?第三方面就是私人儲蓄和家庭支援,有沒有方法可以在這一方面促進更加多的私人儲蓄,為自己的退休未雨綢繆呢?第四方面就是除了社會保障之外,主要都是由政府提供給長者的支援,例如是在醫療、福利,或者我們這一、兩年大力去做的有關方便長者出外的兩元交通計劃,以至每年2,000元的醫療券計劃,都是其實與退休保障有關的。而四根支柱其實是要相互補足,所以我們做的諮詢是全面的,亦會觸及我剛才說的範圍,這亦是一個原因為甚麼有些關注團體說,你不如拿周永新報告書出來諮詢。這個就是做不到我剛才說的全面和完整的諮詢工作。

  第四點我想回應,好像有很多討論說政府為自己的立場鋪路,就去改名,將「全民」、「非全民」改為「不論貧富」及「有經濟需要」。事實上,我們從來就茤瓵蛂u非全民」,沒有形容過甚麼方案叫做「非全民」。全民退休保障,當然我了解有部分立法會議員、有關注團體,甚至有學者多年爭取,但事實上,正如我剛才說,如果要做一個全面、完整的退休保障未來發展諮詢,不能夠停留於是否有一個「全民」或「非全民」的方案方面,所以更加清晰表達這一次諮詢,我們覺得就是要說清楚,如果要再加強在退休保障安排堶情A一方面當然可以有「不論貧富」的新計劃,即是人人享有,是劃一的長者金計劃。另一個就是我們一向說的,不是今日才說,就是將有限的資源放在最需要的長者身上,亦是所謂「有經濟需要」的方案,所以我覺得我們是非常老實地把問題點出來,方便社會去討論一個相當複雜的議題,並不存在任何誤導公眾的成分。

  最後一點我想回應,我留意到近日,因為與退休保障的討論有關,政府統計處有兩項工作受到不合理的批評、攻擊甚至是抹黑,一個就是政府統計處在九月底公布了最新的人口推算,有人認為我們藉茞峟p處人口推算去誇大香港長者的問題,這個完全是沒有根據的。事實上在每十年一次或者每五年一次的人口普查的中間去做一個人口更新的推算,是慣常的做法。大家如果回看統計處在過去十多年的工作,都是有這個慣常的做法。今次統計處採用了國際標準,首次以五十年的推算期來做推算的工作,亦得到很多學者,特別是在統計學專家方面的支持,因為一個較長的推算期有利於每一個地方去做長遠的規劃。所以第一點我必須要澄清,就是這個是一個很專業的人口推算的工作,和我們做退休保障(諮詢)沒有一個很直接的關係。

  第二點就是有人質疑統計處在過去就茪@個調查,其實是綜合住戶統計調查,英文是General Household Survey,它會去問,究竟在沒有領綜援的長者類別堶情A有沒有一個經濟的需要?這個亦不是直接配合我們有關退休保障的諮詢,因為這個調查開始要問這個問題,是在二○一○年,遠遠早於我們重設扶貧委員會,更加不要說和退休保障有關。

  所以在過去五年,每一年統計處做這個綜合住戶統計調查,都會有這一系列的問題,就是發覺如果有些家庭他的住戶入息如果是處於一個低的水平,而這個家庭堶惇O沒有成員申請綜援的,會進一步去問,究竟是甚麼原因呢?其實很多原因給住戶去選擇。其中一個原因就是住戶告知統計處沒有經濟需要,但亦有一些給他選擇的答案是他真的有經濟需要,但他不符合領取綜援的資格,或者是他正在申請綜援,或者有其他的原因。大體上有七、八個原因讓這些長者選擇的。

  但這五年的調查結果,都是相當一致地反映大概有五至六成的長者,儘管他的住戶收入是低於一個水平,包括是在「貧窮線」以下的長者住戶,但他真的認為自己沒有經濟的需要,所以我們亦不論在扶貧委員會高峰會,或者在未來退休保障去到有關人口老化挑戰的那一個章節,是會反映這個調查的結果。所以任何對於統計處的工作,說它是有欺騙的成分、誤導的成分,甚至說是作弊,我都是完全不認同,甚至覺得亦可能是另一種政治化的現象。

  統計處的數字或者其大量的數據是為香港的經濟分析和社會分析,提供了一個重要的基礎,亦是所有學者需要依賴來做研究,所以我不希望有人因為對於退休保障有不同的意見,去無理攻擊政府統計處的專業工作。

  退休保障是一個很複雜、很敏感、很有爭議性的議題,所以無論議員也好、關注組或者學者,他們有不同的意見,這個我可以理解。有不同的意見,他按茼菑v的信念去據理力爭,我可以接受,但我不可以接受為了去支持自己的意見而去做一些無理攻擊的行為。多謝大家。

記者︰周永新教授都說憤怒得想缺席或者煞停諮詢,其實在你們這樣改名之前,有沒有真的諮詢過委員會委員的意見?以及,其實是否真的扭曲了,即是好像周永新教授所說,扭曲了本身全民退保的意義?

政務司司長︰我剛才已解釋了,我們在草擬本採用這兩種說法,是和扶貧委員會討論的。在昨日的扶貧委員會會議上,發言的大部分議員(委員)都是支持用這種講法,他們覺得這種講法是對於我們稍後進行公眾諮詢是有利的,因為更加清楚講出了究竟現時我們需要面對其中一個核心的問題,是將有限的資源放在有經濟需要的長者身上,抑或是劃一不論貧富去幫所有年齡在六十五歲以上的長者。

記者︰司長,你是否在會議上讚過張建宗這個名改得好?改得好的原因是否因為覺得這個名稱可以令到政府立場可以最後獲得大部分市民的支持?

政務司司長︰我再次重申,用這兩個名稱和政府立場是沒有關係的。政府就茪@個這麼重要的課題,是有政府的立場,是一個負責任的做法。我們亦會提供數據和理據,與社會分享為何政府就茬o個課題有一定的看法。這個看法當然包括早前已經多次強調,對於任何全民或者劃一不論貧富去給錢長者,我們是有保留的,因為它在財政可持續性方面是一大疑問。所以用甚麼名字和我們政府的立場完全沒有關係。

記者︰是否讚過張局長將名稱改得好?

政務司司長︰我應該有講過,因為張建宗局長一向的中文水平很高,大家都知。

記者︰現時是否將退保變到好像「派錢」,讓老人家有保障?是否會變到「派錢」那樣?

政務司司長︰我從來都不會用「派錢」這個名詞去形容一個如此嚴肅的課題。這個課題是關於如何隨茪H口極速老齡化,為香港的長者提供更加好的退休保障。多謝大家。

(請同時參閱談話全文的英文部分。)



2015年10月28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5時34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