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與新聞界談話全文(只有中文)(附圖)
****************************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正率領特區政府代表團訪問北京和西安。以下是今日(十月十四日)上午他在北京會見新聞界時的談話全文:

記者:想問一問,(你們)剛才在港澳辦會見了哪一位?另外有沒有談到未來在(國家)「十三五」規劃內,香港還可否保留到一個專章?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特區政府)代表團是應外交部的邀請(來訪問)。這數天我們在北京會見了不同的部委,其實也是以「一帶一路」為主題,所以交談的內容也是以此為主。當然除「一帶一路」外,也同時有就「十三五」(規劃)的工作交流。

  剛才,我們和(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周波副主任便圍繞荍畯抴N「十三五」規劃和「一帶一路」的具體跟進工作的情況交換了意見,亦同時就茩輕鋮銗L方面如發展經濟、改善民生方面的一些最新情況,交流了意見。

  過去數天,除了外交部以外,我們也拜會了文化部、發改委(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國台辦(國務院台灣事務辦公室)等。稍後我們會到商務部,中午後便會到西安。

  你剛才問到「十三五」(規劃)的問題,我一直是與國家的發改委和港澳辦保持溝通。我的理解是「十三五」(規劃)在未來將會開始正式進入比較具體的草擬階段,原則上,在「一個兩制」的原則下是會用港澳專章的形式來撰寫相關的內容。大家也知道「十三五」規劃綱要是一份綱領式的文件,所以內容是方向性、原則性的比較多,容許在一個原則和方向的框架之內,具體因應實際情況和當時的經濟及各樣政策的需要在後續工作來補充。所以,大家會預期在第四季度有草稿時,也會是一些原則性和綱領性的工作。

記者:局長,早前有軍事雜誌報道,駐港解放軍會在香港的軍營內部署「紅旗6」地對空導彈,想確實這消息是否屬實和為何有這樣新增的部署?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這方面我沒有聽過你剛才所說的,因為國防和外交都不屬於特區高度自治範圍內的事情,而國防也是由駐港部隊去負責,聯繫方面是由保安局和他們有工作聯繫。我建議你找有關方面去問好嘛?

記者:在香港,黃之鋒近日提出司法覆核,就是關於可否把參選地區選舉的年齡降至十八歲,你覺得有否這需要?另外,是否值得做這事?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這關乎)兩個層面。若說法律層面,我理解這個案已經進入司法程序,所以我不會就此個案作進一步評論。另一層面是政策層面,我留意到報章、電台或電視台也好,都已找出一些關於當年把投票年齡降至十八歲,但保留候選人年齡,即維持立法會和區議會的候選人年齡在二十一歲的背景資料。當年釐定政策的原因,是認為參選人要參選以至成為議會內的議員是要負起議會內作為議員的責任,所以權利和責任要相輔相成。故此,一般來說全世界都會因應當地的文化及歷史背景來釐定參選人的年齡。大家也留意到在世界各地,即使在普通法的地區都有不同的規定,這要因應各地的情況來釐定。在香港,於(上世紀)九十年代末時定了這個(參選人的)年齡,所以選舉管理委員會會根據現時的法例進行這次選舉的安排。

記者:是否覺得需要改變現時的情況?即調低……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這是政策的問題。正如政務司司長所說,在過往一段時間,即使在多次政改中,這個問題都沒有被提出來。就年齡限制,正如我剛才所說,即使你看很多其他國家,(對年齡)都有一個較高的要求。同時,在世界(各地)從一個原則性的選舉安排上,都認為這是其中一個合理的限制,因為始終擔任議員,甚至另一些選舉,例如我們的行政長官選舉,《基本法》都規定(行政長官由年滿)四十(周)歲(的人士擔任)。因為作為選民是一個比較基本的權利,所以希望有更多合資格的市民可以參與。但作為一個公職人員,包括作為議員,甚至行政當局,權力越大,責任越大時,相信市民對擔任議員的人士,期望和要求會更高。所以要求一個人本身的經歷、參政或議政方面的表現是有根有據及比較多時,然後才作出選擇,是一個比較好的選擇,過去的原則主要是依賴這方面的考慮。現時,特區政府在政策方面並沒有任何想法,但我們留意到有一宗個案進入了司法程序,所以我們不方便再進一步評論。

記者:政府打算更換舊有英國皇室留下的郵筒及打算遮蓋它的徽號,這方面是否有政治考慮?以及是否算是「去殖民化」的一步?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這從來都不會是政治考慮。我的理解是回歸後,我們會用一個適當的方法處理一些回歸前的剩餘物資,正如政府使用的信封。我相信這方面都是從功能性,和從政府所使用的、我們叫「工具」的正當性方面去考慮。在這方面,大家以平常心處理便可。

記者:剛才在港澳辦拜會哪位官員及談了甚麼議題?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剛才我們一行與周波副主任見面,主要的議題是圍繞茷蝻佶繲i「十三五」規劃的工作,以及在「一帶一路」方面,特區政府如何可以適當地參與及有所貢獻;(我們就此)交換了很多意見。我也趁機向周(副)主任講述香港特區政府在「後政改」各方面的工作,最主要是發展經濟、改善民生方面的工作,我在這方面作了簡介,大家也交換了一些意見。

記者:局長,可否解釋剛才你說回歸後郵筒的功能性?為何遮蓋徽號後,功能會不同呢?另外,市民也會關心,回歸了十八年,為何此刻好像早前有人說要「去殖民化」,好像是回應(全國港澳研究會會長)陳佐洱的說法呢?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大家首先要知道,在客觀事實上,香港郵政的跟進工作與陳佐洱先生所發表的說話完全沒有關係,時空也是不配合的,所以大家不需在此有過度的猜想。正如我剛才所舉的例子,回歸後把政府內日常所用的物資用適當的方法處理,既不會浪費資源,亦適合回歸後特別行政區的情況,我舉了的例子,就是政府的啡色信封,以一個適當的處理方法去處理。我相信這都是如出一轍的。

記者:但為何過了十八年以後才換呢?相信那些啡色信封也不是過了十多年以後才換的。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時間方面,香港郵政的同事已交代了,我沒有進一步補充。正如我剛才所說,我相信這個做法本身是回歸以後,對政府所用物資的一個適當處理。

記者:周波(副)主任有沒有說到關於調整「一周一行」的問題?以及實行「一周一行」以後也有些針對水貨客的示威,他有沒有表達不滿或反感,要求你們去多做些工作?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剛才我們沒有談到旅遊或自由行方面的內容。但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蘇錦樑)以往也說過,特區政府一直留意茬o個情況。自由行整體的計劃是要因應經濟和民生情況和現實的需要,不時作出調整的。「一周一行」措施最近才調整了,相信也需要一段時間去看看其效果。如果一些政策在很短時間內有反覆也不是一個穩健的做法。剛剛過去的黃金周,大家也看到蘇局長很留意旅客的數字和對零售及旅遊方面的影響。這方面,商務及經濟發展局會密切留意,特區政府整體也會留意情況。

記者:你說剛才和(周波)副主任談過「後政改」的工作,譬如有沒有談到區議會選舉的局勢和有否討論過未來有沒有任何時機和空間再去啟動政改?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因為區議會選舉是我局的工作,我也很簡單向他介紹了現在是提名期,而提名期明天會結束。我只是向他很簡單地介紹了在提名期內的報名情況,是很簡單的一個數字上的介紹。

記者:有沒有談到政改重啟?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我們沒有談到政改重啟這個問題。現屆特區政府在這方面的立場很清楚,就是現屆不會重啟(政改)。我也留意到(立法會)曾鈺成主席前數天對這方面有所論述,但我相信從二○一七年開始如何工作,要交給下一屆政府審時度勢去決定。



2015年10月14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3時27分

圖片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