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行政長官和政務司司長於扶貧委員會高峰會後會見傳媒談話全文(附短片)
******************************

  以下是行政長官梁振英和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今日(十月十日)在扶貧委員會高峰會後會見傳媒的談話全文:

行政長官:對不起,要大家等候很久,因為高峰會結束後很多參加者,包括一些青年朋友,與大家一起拍照。多謝大家來採訪,我們剛剛結束了本年度的扶貧高峰會,討論的內容非常豐富,而且大家的熱情是相當高。

  今年的扶貧委員會高峰會特別有意義,因為自從四個月前立法會就政改投票之後,過去幾個月,一如我向大家在六月十九日公布一樣,特區政府專心去做發展經濟和改善民生的工作。大家可以想像在做政改的那兩年,我本人和其他政府高層同事,尤其是政務司司長,確實花了大量的精力和時間做政改。所以,現在政改這件事過去後,我們未來兩年發展經濟、改善民生,尤其是民生堶悸熙h窮問題會是我們一個重要的焦點。

  大家知道,處理香港的貧窮問題是本屆特區政府訂定的四個主要施政範疇其中的一個,其他三個就是住屋、老年社會和環境問題。在上任之後,我們已經有一連串的重大的扶貧舉措,包括重設由政務司司長作為主席的扶貧委員會,我們破天荒地訂定,首次訂定官方的「貧窮線」。我們推出惠及40萬長者的長者生活津貼,我們現時積極籌備,我們希望可以在明年第二季推出的「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以及向關愛基金注資150億元。所有這些舉措都是為了解決香港長期積存的貧窮問題。

  在本屆政府的努力下,在這塈畯n感謝政務司司長和她帶領的扶貧委員會的委員,他們的努力,還有張建宗局長的努力,香港的貧窮情況持續改善。去年的貧窮人口和貧窮率是96萬和百分之十四點三,在過去六年有紀錄以來的低位,而貧窮人口更加是連續第二年低於100萬,跌破100萬。雖然我們的工作已經初見成效,但仍然面對不少挑戰,包括由於社會老齡化,因為我們人口當中年紀大的長者的人數和比例越來越多,所帶來的老年貧窮問題,所以退休保障是我們必須考慮的議題,稍後政務司司長可以就這個問題補充。

  扶貧委員會將會在今年的十二月進行為期六個月的公眾諮詢,為香港的退休保障發展的方向諮詢公眾,凝聚社會共識。政府已經為退休保障預留500億元。這個不單是未雨綢繆,更加是用財政來支持和說明政府的決心。我希望在諮詢期間,社會各界能夠積極發表意見,使得我們可以與全社會一起理性和務實討論這個重大的社會議題。

  另一個目標是打破隔代貧窮,我們有需要促進基層的年青人在社會上向上流動。剛剛結束的高峰會,因此以促進青年人社會流動為主題,我們請了英國和本地的專家作深入討論。事實上,政府其中一之項施政重點是積極發展多元經濟,創造優質的就業空缺,並且為青年人提供在香港和香港以外地方的學習、交流和實習的機會,使他們接受這個學校的正規教育之外,亦可以在社會大學豐富他們的人生閱歷,提高他們的競爭力,促進向上流動。

  扶貧工作積存相當長的一段時間,是一個香港要面對的一個大難題,亦是本屆特區政府的一個長遠工程,我們一定要堅持做下去,不能夠為過去兩三年一些初步的成績感到任何的自滿,下去我們有大量的工作要做。扶貧委員會是一個十分好的政策平台,能夠做到集思廣益、凝聚共識,更加重要的是社會各界必須齊心,支持和配合政府在扶貧工作所做的大方向,我們才可以逐步紓緩和解決香港的貧窮問題。現在請司長補充一下。

政務司司長:我簡單講講幾點。今日我們公布了二○一四年的「貧窮線」和二○一四年香港的貧窮狀況。我都向出席的朋友講解,由於香港的人口將會進入極速的老齡化,亦因為我們採納了相對貧窮這個概念,在這個概念之下,我們只是計算收入而不計算資產,所以往後下去要大幅度去減低貧窮率或者貧窮人口的數字是極具挑戰,這個是認知的問題。

  第二方面,亦是清楚顯示得到,經濟發展、有就業的機會是最好的脫貧途徑。所以,正如行政長官剛才說,特區政府會繼續發展經濟、創造就業,特別是隨虒g濟的多元化,希望創造到更優質的就業給我們的青年人有向上流動的機會。

  第三方面,就是關於退休保障。我們早前在扶貧委員會討論,亦同意將會在今年十二月展開有關退休保障的公眾諮詢,這個課題對香港是非常重要,亦有長遠的影響,所以諮詢期長達六個月,我們亦會做大量的公眾教育,以及在社區討論這個重大的議題。

  我知道大家都關心在這次諮詢會否有稍為具體的內容呢?在這塈琤i以率先透露,我們都是爭取內容比較具體化,因為要給社會大眾去討論一個這麼重要的課題,都要在理據、數據的提供方面做得比較充足。亦是這個原因,才能夠在今年十二月啟動這個這麼重要的公眾諮詢的工作。

記者:可不可以說說近期有幾間傳媒都引述消息指,你曾經多次和密集式地召見馬斐森,在這個敏感時期這樣召見港大校長你覺得恰不恰當呢,作為校監?是不是向他施壓?還有現在其實這麼多港大學生和校友都反對李國章可能會有機會出任校委會主席,你會聽市民的意見、聽學生的意見,還是你會一意孤行呢?

行政長官:就第二個問題,政府一直以來任用任何公職人員都是本茈峇H唯才這個大原則,將來亦是這樣。就馬斐森校長那個問題,我聽到校長今日已經向有關的傳媒發了一個書面的回應,我亦同意他這個回應,就是他從來沒有和我討論過,我亦從來沒有和他討論過港大副校長任命的問題。有關的報道是完全不具體的,因為是一個英文報道,它說在港大校委會投票之前幾個星期,英文說有一個眾數的weeks,到底是兩個星期抑或二十個星期,抑或是五十個星期呢,它亦沒有說清楚。一個這樣的報道,要校長或者要我本人回應,我們是無從回應的,因為任何的公職人員,事實上很多大機構都是這樣,我們不能公開回應我們甚麼時候和甚麼人見過面,談過或者沒有談過甚麼事,我在這埵A重申一句,亦是馬斐森校長那句說話:我從來沒有和馬(斐森)校長討論過港大副校長任命問題,亦從來沒有干預過港大副校長的遴選問題。

記者:你說用人唯才。陳曼琪和何君堯那個才能可否解釋一下給大家聽?因為很多校友和嶺大的學生都質疑,這是否一個政治的酬庸?因為他們「反佔中」?

行政長官:今次我們委任嶺大的校董,不止他們兩位,還有另外幾位。何君堯先生是律師會的前會長,陳曼琪曾經長時間在城市大學擔任校董。所以,這兩位和另外幾位都是合適的嶺南大學的校董人才。

記者:司長,想問剛才所說的諮詢比較具體,其實會包括甚麼呢?剛才周永新教授說過,其實他希望政府可以明確表明其實做或是不做全民退休保障,在這個諮詢堶惇O否會有一個明確的方案出來?或者政府傾向做不做全民退休保障?還有例如是強積金對沖等等這些具體的議題是否會在諮詢堶探ㄓ峏O?
 
政務司司長:正如我剛才所說,退休保障是一個非常重大的社會議題,亦有長遠的影響。在扶貧委員會的討論過程堶情A很老實說,不是所有委員都有共同的意見。所以我們現時的做法,就是希望在十二月公布的諮詢文件堶掖ㄛO全面、客觀,把不同的意見、不同的立場都表達出來,讓社會大眾有一個更好的基礎來討論這個議題。

  政府對於坊間要求的全民退休保障,當然有政府的看法,無論從公共財政可持續性,或是與分配資源,以至我們在福利制度的理念,我們對於這個這麼重大的課題有意見。所以,作為負責任的政府,在諮詢文件堶情A我們亦是反映政府的意見和立場,但同時間,因為扶貧委員會亦委託了周永新教授做了一個全面的研究,所以在周教授的報告堶探ㄓ峈漱霈蛂A亦會悉數納入這個諮詢文件堶情C

  我們在過去一段日子做的,就是更新一些數字和令到不同的方案都能夠有一個客觀、共同的基礎作一個比較。所以在年底、十二月公布的諮詢文件都是相當有份量的諮詢文件。

  至於有關強積金對沖的問題,我知道坊間都討論得很熾熱。這個問題的處理手法,就是大家可以想像,一方面有團體要求全民的退休保障,但亦有不少意見認為我們應該強化現有的香港退休保障。現有的香港退休保障有四根支柱,其中一根就是強制性公積金,所以必須討論在這一根退休(保障)支柱堶惘釣ヰ懋|關注的問題,有些認為它不足以作為一個穩妥的退休保障問題,我們都會一併處理。

記者:CY你是否最近有和馬斐森會面?

行政長官:這個問題前日我們書面答覆了傳媒的查詢。作為行政長官,事實上作為香港任何一個社會的一份子,我都經常和社會各界不同人士,就不同題目會面。但是我在這埵A重申,我從來沒有干預到香港大學的副校長的人事任命。多謝。

(請同時參閱談話全文的英文部分。)



2015年10月10日(星期六)
香港時間16時10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