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公務員事務局局長會見傳媒談話全文
****************

  以下為公務員事務局局長張雲正今日(七月二十三日)上午在添馬政府總部西翼大堂會見傳媒的談話內容:

公務員事務局局長:早晨大家,剛剛完成了宣誓,就任公務員事務局局長的儀式。今早我非常榮幸得到中央人民政府任命,接替鄧國威先生成為特區政府的公務員事務局局長。今日我履新後會爭取時間,馬上檢視我們現正進行的計劃,和一些我們需要解決的問題,與同事溝通,希望盡快開展我們的工作,特別是我的專注會放在,正如特首所說,促進我和公務員的夥伴關係,令特區政府的施政更為暢順。多謝各位。

記者:想問你如何評價鄧國威之前的表現?有指他因為同公務員團體關係不好,推行公務員政策不力而被撤,你如何去評價?未來如何加強與公務員團體的合作?

公務員事務局局長:第一,鄧國威離任的原因其實他自己已向傳媒有很清楚的交代和表述,我相信中間的所有要點已經在此。我自己本身是公務員的一分子,多年來我與鄧國威先生是認識的,都有很多交流。鄧國威先生是一個謙虛、平易近人及很願意聽取大家意見的一位同事,我對他的為人都是非常欣賞。

  關於如何繼續鄧國威先生的工作,我相信最重要的一點,而大家都可看到,公務員團體在不同場合都發表了一些意見。他們希望,第一是盡快有機會與我作一個直接的溝通,我自己當然在這方面會歡迎他們這樣做。當然我自己在未開始與他們會面前,我相信我自己希望不會純粹以禮節性方式去見面。所以我希望在一些問題上做一些資料蒐集,以及與同事商量一下,希望與公務員團體會面時,大家可以有更實質的事去探討。

記者:就延長公務員退休年齡,有人說會有「馬房」文化,你自己又如何看這個問題?之後會否作一個調整?另外想問,會否及如何爭取紀律部隊重回薪酬趨勢委員會?

公務員事務局局長:你提到的兩個問題都是頗主流的問題,我想第一,每一個工會就整個延長公務員退休年齡計劃都有不同的訴求。剛才你提到的兩點,都是一些首要的問題,我相信今日我不應該在這塈@出太深入的表述。上任後我會與團體會面時再詳細討論一下。

記者:局長,你是首位非首長級第8級升上來的公務員事務局局長,會否覺得自己資歷未夠,會否令下屬不能服你?

公務員事務局局長:第一,政治任命制度要求的公務員事務局局長是要在公務員團隊內挑選,這是唯一的要求。我的看法是其實我面對十六多萬的公務員,相信不論是工會,或是工會所代表的公務員,其實他們最專注希望見到的是,我能不能夠,如他們所說,成功與他們保持頻密和暢順的溝通過程,能否做到夥伴關係。在一些特定課題,包括一些剛提到的課題上,大家能不能夠有個建設性及實際討論,我相信這點才是最重要的。

記者:你是何時知道自己的任命?本身做局長時,認為自己有甚麼特質去勝任這個職位?

公務員事務局局長:你提出的是一個頗難回答的問題。有關個人素質,好多時並非可由自己去評價得到。但我相信,根據我以往的經驗,有一兩點值得我自己作為參考。我在以往,其實大家都知道,二○○六年在很多不同前線部門負責工作。在這些工作過程中,我與很多不同專業職系職級的公務員同事都有很緊密的工作關係,很了解他們本身的工作特質,對工作的熱誠,及他們面對的問題。舉一個例子,我於二○○九年至二○一一年在郵政署工作,而郵政署雖然是一個七千人的部門,但郵政署有十個工會。這些工會代表不同職級,亦代表公務員和合約員工的僱員。所以在那段時間我與工會的聯繫,了解工會本身的運作及訴求方面,我覺得有一定的得荂C我在海關亦有透過我實質的工作,與很多紀律部隊,無論他們是前線人員還是工會代表,都有一些對話。這點對在公務員團隊內都有一個很大分數的紀律部隊人員來說,我想這點對於我將來的工作都有很大的幫助。

記者:其實你是何時知道自己會擔任局長?你原本正在休假,為何這項安排這麼突然?

公務員事務局局長:其實這並非突然。其實,我自己有一些私人事務需要在外地處理。其實我都有心理準備有任何原因需要回香港。大家應該知道,如果在海關那堥得資訊,會知道我原本需要在八月四日才上班。當我知道有這個任命之後,我都在昨晚回來,我相信這可解釋得到所有的安排都是有序的。

記者:甚麼時候找你擔任這個職位?

公務員事務局局長:我想今天最主要講的是我容後的工作多些。至於中間的過程,我想大家都可以看到其實整個的委任都是有序而做的。

記者:如何有序?作為公務員首長是需要向公眾交代你就任的日期,為甚麼不能說你何時知道?

公務員事務局局長:我想大家,我相信可能對我公務員事務局局長的職責,其實期望是我應該如何與公務員溝通,如何和他們合作,如何令到公務員能夠受到激勵,能夠成功地為公眾提供高效和高質的服務。我相信這才是公務員事務局局長最重要的責任。

記者:局長,想問清楚你是否想用商討公務員延長退休年齡去挽回公務員對政府的信心?如何說服公務員工會重回薪酬趨勢委員會?

公務員事務局局長:第一,我想強調,其實我所認識及一起工作過的公務員,其實對服務香港的誠意是非常高的。我不會覺得現時的公務員或公務員團體有信心問題。大家都可看到他們十分清楚表達意願,希望加強溝通。在一些課題上,他們希望我們能夠多些聽取或重新考慮他們的意見。這一點我們一定會去做。至於你提到的一些特別課題,我已回答了另一位傳媒朋友。這些課題並不是一個簡單的課題,而我亦不可能在這婺埴茼a下定論。但這肯定是我與工會代表往後商討的一些聚焦點。

(請同時參閱談話全文的英文部分。)



2015年7月23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15時19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