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會見傳媒談話全文(只有中文)(附圖)
****************************

  以下為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今日(七月二十二日)上午在北京會見傳媒時的談話全文: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我先向大家簡單交代這幾天的行程。我是昨晚到(北京)的,今早有兩個會面。第一個是到外交部跟國際經濟司司長張軍見面,主要是聽司長介紹「一帶一路」在外交部層面的工作和香港可以如何適當地參與。因為國際經濟司在外交部內是負責「一帶一路」的工作,所以今早有一個很好的交流,我們亦聽到了很多最新的情況。我們也同意,我局與外交部國際經濟司就「一帶一路」保持溝通。

  剛才我來到港澳辦(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和王志民副主任見面。王副主任在香港工作時,我已經在工作上與他認識,今次來也是他第一次以副主任的身分接見我。會面中,我們談了不少香港最新的情況,首先是我向他提到政改工作已告一段落,而在政制及內地事務局的內地事務這方面,我今次的行程有三方面的工作。

  第一是「十三五」。大家也知道「十三五」的規劃已進入草擬的階段。特區政府已經把我們如何可以繼續在「十三五」留有港澳專章和對其中內容大概有甚麼想法,與發改委(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亦通過港澳辦交換意見。我後天會到發改委和相關的司長見面,進一步跟進我們的想法。這是經濟方面的。

  第二,與王副主任亦談到我今次在「一帶一路」方面的工作,我是會與外交部和發改委另一位相關的司長見面。

  第三是我今日下午會往天津,主要是為明天早上到天津自貿區考察參觀。我之前曾到過上海、福建和廣東相關的自貿區,到過天津以後,那在(參觀)自貿區方面也算是完整了。我也會看看未來和天津的雙邊合作可以如何再進一步。

  除了經濟方面,我們也談了一些社會和政治方面的議題。在社會方面,我們交流了在政改(方案)被立法會否決以後,過去這一個月的總體形勢。王副主任在政改這件事上,再一次轉述中央對特區政府在政改這一段期間的工作的高度肯定和讚賞。我轉述,王副主任轉述了覺得我們工作有所投入、過程中也有所付出。雖然結果是令人失望,因為(方案)未能通過,但認為在這過程埵b社會也引發了普遍的討論,對於在憲制下和《基本法》的要求,特別是中央的角色和權責有進一步的認識。王副主任認為雖然本屆政府在未來兩年不會重啟政改工作,但在下一次啟動「五步曲」前,能夠繼續將政改相關的憲制基礎進一步鞏固和在社會上進一步推廣,他認為是有積極意義的。

  在社會層面方面,他認為在過去一段時間,社會氣氛趨向平穩,社會上經濟和民生的議題也佔了巿民大眾日常生活討論的焦點。他希望鼓勵香港能釋放多些正能量,將過往一段時間,香港內部因為政改所引發的,無論是矛盾也好、紛爭也好,都能從正面和積極的方向去發展。

  在政治層面來說,他剛才說雖然政改工作在今屆政府不會再重啟,但就憲制層面的認識,如何以深入淺出的方式進一步讓巿民大眾更好地了解,這方面他也提了出來,他希望在這方面的工作可以繼續。我們剛才(會面)的內容大概就是這樣。我在回港前,若大家不用處理另一些事情的話,有機會再和大家傾談。

記者:可否說一下你們的(前任)副局長劉江華升格為局長,與你一樣同是局長,對於沒有副局長的感覺是怎樣?會否覺得可惜?另外,有傳聞指曾德成和鄧國威因與CY(行政長官)不和而「被炒」,你之前有沒有聽過這個傳聞,可否說一下?會否影響現時政府內的局長們或大家的士氣、軍心?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我先說與我局有關的。我是頗慘的,因為我局需要有副局長來幫助我處理工作。幸好立法會剛剛休會,在暑假內暫時未有立法會事務,但我也會積極地物色適當人選,(人選)當然是要得到行政長官的首肯,所以接下來我會物色人選。大家都知道,這事昨天才發生,但昨晚我已抵達北京,所以我還未開始這項工作,但我會開始想想有甚麼適當人選,若大家覺得有適當的人選可以介紹給我。

  我趁這機會恭喜劉江華局長。當初,幾年前是我鼓勵他加入政府當我的副局長。我當時的想法是,政治委任制度和政黨政治在香港要進一步發展,除了我們傳統AO(政務主任)公務員出身做局長外,也需要有外面的(人),特別是有政黨背景的加入政府,我覺得長遠對政黨政治的發展是有正面的推動作用。所以,我很高興,他在我局工作兩年多後,劉局長昨天開始成為民政事務局局長。正如行政長官所說,劉局長有三十年從政經驗,他的從政經驗比我豐富,也在行政會議、立法會、區議會有豐富的經驗,在政黨發展也有經驗,我相信他的經歷和政治履歷可以令民政事務工作更上一層樓。

  我回答你第二個問題。我從來沒有察覺,也沒有聽過任何所謂「不和」的事。我們政府的團隊在大大小小的事情上都是以社會整體和大眾利益來辦事。我們的訓練是在內部討論時,盡量提出不同的觀點與角度,以及怎樣可以把事情辦得更好。當有一個集體決定,特別是當行政會議拍板後,我們問責官員便會努力在社會上落實去做。在此過程中,有不同意見是很正常的,亦是有需要的,因為香港是多元化的社會。

  至於曾(德成)(前任)局長和鄧(國威)(前任)局長,我也想趁此機會說兩句個人感受。在一九九七年,我第一次在特首辦(工作時)與曾德成初次認識,當時他面試中央政策組,我是陪同董(建華)先生見他的。其後,我出任策發會秘書,當時曾(前)局長是中央政策組全職顧問,那時曾與他共事。我最後一份公務員的職位是民政事務局副秘書長,他是我老闆的老闆,所以與他頗有緣份。往後,在一個團隊堻ㄧg常合作。我覺得曾(前)局長做人十分謙和,處事謹慎,也很盡心盡力地工作。正如剛才所說,與他共事這麼多次的緣份,所以我藉此機會希望他的退休生活愉快。

記者:他是否「被退休」及「被炒」?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讓我先說完鄧國威。我和Paul(鄧國威)的兄長的關係比較好,鄧國斌曾是我老闆,我和Paul未曾共事,但我一些曾與他共事或隸屬他的AO(政務主任)朋友都(對他)讚口不絕,覺得他是一個非常好的老闆,他的領導能力、工作能力和做人處世(的態度)都是非常好。很可惜,他因為個人的原因離開政府。我相信,我和所有AO(政務主任)同事也一樣,對他退下政府工作的火線都覺得可惜,但我很高興見到他個人聲明的最後一句,說會以適當的身分繼續服務社會。我希望我們日後可以在不同的崗位與Paul見面。

  至於對這一、兩天社會上有關一些人士「不和」等的傳聞,我認為大家不要作無謂的揣測,因為兩位有關的(前)官員和行政長官都有作出聲明和交代,所以我覺得大家都不需要作過度揣測。

  大家可以多給兩位新任局長一些時間,讓他們在工作上有所表現。例如我見到今天有一些政黨對劉局長有初步的回應。我相信大家都需要容許劉局長與他的公務員同事討論一下未來的工作部署,然後才進一步評論他的工作表現,我覺得他是適合的人選。

記者:現在問責班子的士氣有否因此受到甚麼影響?怎樣評價現在問責班子的士氣?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其實我不覺得有甚麼影響,因為我們問責官員在過往一段時間,譬如我在上屆(政府)開始擔任(問責官員)到現在,我們都要在不同崗位上盡量做好工作。當然,社會上對我們的工作不時有鼓勵,亦有批評,相信鼓勵和批評我們都樂意聽取。工作上的壓力是一定有的,我相信在問責制度下,我們需要對議會和社會充分做好事情,這方面我覺得壓力是一定有的,但對士氣沒有影響。我相信出任問責官員的人都心中有數,知道要面對甚麼事情,然後才願意承擔這方面的責任,包括我未來要聘請的副局長也如是,他要想清楚才加入。

記者:局長,有一個說法是,其實是因為兩位前局長在他們範疇的工作表現有些令人不滿意的地方,所以問責下台。你本人之前處理政改工作,最終其實通過不到,你會否擔憂受牽連?一次過有兩位局長離去、兩位新局長上任,會否擔心讓外界有個感覺,就是現屆政府的管治有些動盪不穩?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我自己會在餘下少於兩年的任期內繼續做好工作,包括內地事務。就公眾對我的評價,每個月都有民調,大家都會看得到,議會各政黨的評價大家都可以作為參考。你的第二個問題是?

記者:會否令人有種感覺,覺得現在政府的管治有些動盪不穩的情況?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我並不覺得,其實人事變動就算在問責制之前,公務員領導層每隔兩三年都會有所調動。反過來說,有時可能有新人事、新作風、新的思維、新的做事方式,會帶來一些新突破也不定。正如我所說,也要給兩位新任局長一些時間,在他們的崗位上有所發揮──今天都是第二天而已。

記者:另外,有政黨批評兩位局長這樣離職,覺得是一種「政治替死鬼」,你是否認同?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我不知道這個想法從何而來。因為最近在香港,經濟、民生和政治工作都一如既往繼續下去,我自己完全看不出剛才那個立論的客觀事實基礎在哪堙C我剛才也說了,我們無需作太多揣測。對兩位離任的局長,我們要尊重他們個人聲明所表達的內容、所交代的原因。對兩位新任的局長,大家給機會他們發揮,很快他們就會「耍套拳」給大家看。

記者:擔不擔心你自己「被退休」?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我還很年輕。多謝各位。



2015年7月22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6時44分

圖片 圖片 圖片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