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行政長官會見傳媒談話全文(附圖/短片)
*******************

  以下是行政長官梁振英今日(七月二十一日)下午在行政長官辦公室地下大堂會見傳媒的談話全文:

行政長官:多謝大家過來。國務院今日根據我的建議和提名,委任劉江華出任民政事務局局長和張雲正為公務員事務局局長;同時免去曾德成和鄧國威的主要官員職務。

  曾德成和鄧國威多年來盡心盡力服務香港社會和特區政府,表現優秀,我對他們的貢獻表示衷心感謝。我在這堭j調兩點:任何公務員事務局的人事變動都不會影響香港行之以久和恆之有效的公務員制度及相關的政策;第二點,我們沒有任何其他主要官員的人事變動。

  我亦想在這婼芺芞B江華和張雲正的任命。劉江華擁有豐富的政治和行政經驗,在二○一二年十二月出任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副局長,期間積極參與政制發展工作。至於張雲正是資深政務官,服務政府超過三十年,二○一一年九月出任海關關長以來,表現卓越。我深信他們兩個人能夠勝任新的工作,帶領相關的政策局服務社會,服務市民,尤其希望張雲正能夠促進政府和廣大公務員的夥伴關係。

記者:曾德成和鄧國威是因為甚麼原因要離職?以及是否有傳聞說是你要「炒」他們兩個?現在他們兩人離職,是否會影響到政府整個管治會動搖呢?因為現在都是一個很高層的變動、一個「大地震」。

行政長官:他們兩位遲些就會發一個新聞稿,具體說明他們的個人情況,我在這奡N不代他們回答了。特區政府這個班子在過去三年是非常穩定的,而且我們這兩位新的同事,劉江華先生和張雲正先生都是非常適合這兩個新的職務。

記者:為甚麼你不主動解釋他們兩個為甚麼走呢?以及可否再多講少許為甚麼你覺得不會影響管治呢?以及還有一樣就是為甚麼要找劉江華做民政(事務)局局長而不找許曉暉,因為她都做了很多年民政(事務)局副局長?

行政長官:人事變化我們不應該公開討論得太多,他們兩位遲些會發一個新聞稿,請大家看看他們的新聞稿。至於劉江華先生作為新的民政事務局局長,我們認為是最適合的人選。劉江華在地區、在全香港的層面都有豐富的政治和行政經驗。有些朋友可能問這個是否為選舉做準備工作?我在這堨i以答大家,其實我們地區的工作非常多,大家知道我上任三年來非常重視地區工作,劉江華先生在地區工作方面是有實踐的經驗。

記者:(英語提問)

行政長官︰中央政府任免香港主要官員的做法,大家不久之前可以看到我們退休的警務處長離任、新的警務處長就任宣布及生效日期都是同一日,因此在這個問題上,我們今日這個做法亦是依從中央政府的做法。

記者:現在是否一個「跳船潮」,是否對你的不信任?以及這兩位局長離任,你有沒有挽留?

行政長官:正如我剛才所說,我們有人事變動,它的過程和背景等,我不應該公開討論。至於上任以來我們有問責官員,包括去到政治助理層級的變化,每個人的情況都不一樣。特區政府現在實行的是一個政治任命制度,在這個制度剛剛實施時,或者在實施前社會都有很多討論,就是說我們這個政治任命制度是一個所謂「旋轉門」,「旋轉門」的意思就是說正如外地的民主社會的政府一樣,他們的主要官員的進出都有一個所謂「旋轉門」,都是比較方便。上任以來,有幾位同事離開政府都有不同的原因,這方面我們都在社會上向大家交代過。用特區政府過去三年的主要官員,以至譬如去到下面的一些政治任命的官員,譬如是政治助理的離任人數,如果我們比較一下歐美,或者甚至乎外面台灣的情況,我相信我們這個班子是十分穩定。

記者:可否解釋為甚麼許曉暉不是一個更加適合的人選,以及為甚麼在選舉之前換了一個可能和民建聯以前有關係的人去做民政事務局長,去分配資源?

行政長官:我們任命任何一個人去做任何一個職位,包括政治任命的職位,都是以一個最適合的人選作為我們任命的準則。地區工作十分重要,大家知道我在競選期間,以及當選之後都說了、做了不少地區行政工作,包括賦權給區議會,和區議會的交往亦十分密切。劉江華先生有豐富的地區經驗,所以在這方面有一個實踐經驗,在這方面劉江華先生是十分勝任的。

記者:二○一二年的時候,劉江華他在立法會選舉輸了。然後他就轉到了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做副局長。在「佔領」的時候和學生對話的時候,他一句聲也沒有出過。有些人質疑他的能力。現在他再空降成為民政(事務)局局長,現在的政府還是否有能者居之呢?會否害怕市民對政治任命很反感?

行政長官:我們當然是能者居之,因為特區政府整體的執政能力很視乎我們每一個崗位的同事能否發揮其最大的能力。所以我們在每一個職位都是用人唯才,能者居之,這一點是十分重要的。劉江華先生他在加入政府之前和之後,他都有相當豐富的地區行政和政治的歷練。

記者:相比起之前兩屆的特首,特首你這屆的官員「跳船潮」是跳得最多的。你如何去解釋和之後你如何可以去維持整個公務員團隊,甚至是官員的士氣和市民對你這個政府的信任?

行政長官:這個完全不是一個「跳船潮」。正如我剛才所說,我們現在是行一個政治任命制度,這個不是一個公務員的制度。在政治任命制度底下,我們過去這麼多年都說了很多關於「旋轉門」的事情。如果將我們在政治任命制度底下的政治任命官員,以至數到我們的政治助理這個層級,過去這幾年由於不同原因的變化,將他們加起來的總數,比外國和外地,譬如英、美、台灣等地,我們的數字還是小的。

記者:兩位官員有沒有與你不和呢?特首。以及在你的治下有兩位問責官員要離職,你有沒有責任?

行政長官:我們整個特區團隊都是合作得非常好,至於他們兩位辭職的具體情況,他們稍後會發新聞稿。

記者:其實今次官員離職,為甚麼你不索性把一些過去被公眾認為表現沒有那麼好的官員在今次一起撤換,令到你的團隊可以挽回市民的信心,為甚麼不做這個決定呢?

行政長官:每個工作崗位的工作不同,面對的挑戰和負責有關的政策範圍的歷史亦不同。我作為行政長官,我會繼續關心支持每一個政治任命團隊堶悸漲P事,以至公務員同事的工作,亦很關注他們的表現。最後一條問題。

記者:有沒有挽留他們?為甚麼劉江華掌民政事務呢?

行政長官:我們有關人事變動的過程,我們不公開討論。多謝大家。

(請同時參閱談話全文的英文部分。)



2015年7月21日(星期二)
香港時間18時01分

圖片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