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行政長官於行政會議前會見傳媒談話全文(附短片)
***********************

  以下是行政長官梁振英今日(六月十六日)上午出席行政會議前會見傳媒的談話全文:

行政長官:大家早晨。明日特區政府就會向立法會提交二○一七年行政長官普選的建議,所以我們過去那兩年,特區政府、整個社會的努力,在未來幾日到了一個十分關鍵的時刻,所以我在這堜M大家再講幾點意見。

  特區政府將會向立法會提出的普選方案,是在社會上已經得到最大共識的一個具體方案,亦是最能夠接近取得立法會三分之二大多數議員投票支持的方案。在社會上,我知道泛民朋友過去一段長時間以來提出要求「真普選」,但可惜的是我們到現在還未聽到泛民議員提出一些具體的、他們認為符合這個「真普選」標準的一個方案。如果有這樣的方案的話,相信在社會上亦不能夠取得接近政府提出這個方案這麼大的共識,在立法會堶悼蝷ㄞ鈰魖得好像政府提出的方案一樣,得到這麼多議員願意支持通過。

  甚麼叫做真普選呢?符合《基本法》規定、人大常委會有關《決定》的就是真普選;不符合《基本法》規定,不符合人大常委會《決定》的,我在立法會也說過,只不過是鏡花水月,不可能有機會達致的普選。

  今早香港有報章專訪王光亞主任就行政長官普選問題、應報章提出問題的一些講法。我在這堶威I和大家講講王光亞主任在專訪所談及「袋住先」和「袋一世」的問題。社會上有泛民的朋友認為,如果現在通過政府提出的二○一七年行政長官普選方案,以後不能再有向前發展的空間或可能性,所以,就將社會上普遍說的我們不如「袋住先」講成是「袋一世」。

  王光亞主任很明確地講,「袋住先」等如「袋一世」這個說法是一種歪曲和誤導性的說法。他講到全國人大常委會「8.31」的《決定》,其效力不限於二○一七年這一屆行政長官選舉,在未依照法定程序作出修改前是長期有效的,是長期有效的。行政長官普選制度將來是否需要修改以及何時修改、怎麼修改?要看香港社會發展的情況,包括社會共識形成的情況,看現行制度接受實踐表現的情況。從程序上來看,如果將來某個時候需要修改,亦仍然要走這個「五步曲」。所以,我十分贊同王光亞主任的講法,將「袋住先」講為「袋一世」是一種歪曲和誤導性的講法。

  中央,大家在過去至少兩年的時間可以看到,是有決心、有誠意,根據《基本法》和人大常委的《決定》在香港落實普選的,亦有決心、有誠意在香港不斷發展民主。我在這埵A舉一個歷史事實讓大家知道。在《中英聯合聲明》(《聯合聲明》)堿O沒有提到普選的,行政長官是如何產生的呢?《聯合聲明》的講法說行政長官在當地通過選舉或協商產生,《聯合聲明》甚至容許用協商產生行政長官,如果是選舉的話,亦沒有說是普選。所以我們在特區成立之後至現在,我們是用選舉委員會選舉的制度,普選是在哪堨X現的呢?普選是在人大通過和頒布的《基本法》出現的。說明甚麼呢?說明人大、中央是有決心、有誠意在香港推動普選的民主。所以我們不應該懷疑,如果我們通過今次特區政府提出的行政長官普選方案,將來沒有進一步發展空間,我們不應該懷疑這一點。因為自始至終,在香港實行普選是人大通過《基本法》授予香港市民的一個民主權利。

  我跟虓Q講講亦是與我們準備向立法會提交的行政長官普選方案有關的一件事,就是昨日警方破獲一宗重大的涉嫌製造和使用爆炸品的案件。因為警方現在正在進行全面和深入的調查,因此,我不會評論案情。

  但我想在這埵A次重申,任何香港市民表達任何的訴求,包括政治和政制上的訴求,必須用合法的方式。香港是法治社會,法律是每一個香港市民行為的依據和底線,違法就是違法。如果我們將一些行為,例如過去已經發生過的一些非法集會,或者是「佔中」,將這些行為把它合理化,即使這些行為是非暴力的,如果我們把它合理化的話,我們只會讓一些有暴力傾向的人,用同樣的理由將暴力行為同樣地合理化。香港社會不應該姑息任何違法的行為,無論這些違法行為是暴力的或是非暴力的,我們都不應該將任何違法的行為合理化。

  最後,我想講講在過去兩年的時間堶情A政府和社會各方面人士,包括泛民朋友,共同努力爭取在香港落實普選。但是大家看到,長時間以來,泛民朋友做了多次重大的誤判,包括以為用一些非法的方式,用群眾壓力,可以讓中央同意在香港以一些不符合《基本法》,不符合人大常委《決定》的方式來落實普選等。我希望未來幾日,泛民議員能夠總結一下過去的經驗,不要再誤判,尤其是在一個甚麼問題上呢?就是以為否決了政府提出這個方案,可以在未來不知甚麼原因,突然間可以,一,中央同意他們提出一些不符合《基本法》,不符合人大常委《決定》的一個建議或者訴求。二,他們這些訴求,即使中央同意的話,在立法會是可以取得三分之二大多數議員同意,在香港通過,使得可以在香港落實。

  所以,總括來說,政府提出的方案是一個符合《基本法》、人大常委《決定》的方案,同時能夠最有機會在香港讓香港五百萬合資格選民可以第一次行使「一人一票」選行政長官權利的一個方案。所以,我希望泛民議員能夠三思,在這個星期投票時投票支持通過政府提出的方案。多謝大家。

記者:有公務員登報反對「袋住先」,其實是否政府自己本身都不夠團結?

行政長官:對不起,你……

記者:有公務員登報反對「袋住先」,其實會不會政府自己本身都不夠團結?

行政長官:香港是一個多元化社會,社會上有不同意見,這是正常的,亦有言論及表達意見的自由。但作為公務員,他們表達意見,尤其公開表達意見的時候,他們應該根據公務員有關守則。

記者:今次搗破了一個炸藥的成分,就是其實TATP堶惘釣レ角嚏A就算少少的成分都已經可以摧毀一架車,其實如果立法會帳篷外面有一些人已經潛伏並放了一些這樣的爆炸品在那堙A其實警方、政府有沒有評估過,怎樣去確保立法會明日出入的人的安全呢?以及有沒有機會或者有沒有需要去做一個全面的清場?

行政長官:過去長時間以來,香港都是一個十分和平,而且治安紀錄十分良好的社會。但是過去一、兩年,在社會上發生的事,讓我們尤其是政府和警方有關部門,我認為立法會議員亦應該同樣,就是我們需要高度警惕和高度戒備。少數人採取一些激烈的行為就可以讓我們社會受到相當大的衝擊、損害,甚至乎可能會出現一些人命傷亡的情況。因此,特區政府和警方是高度重視這類案件。我希望立法會他們能夠知道潛在的挑戰和危機,在有需要時,警方是有足夠警力可以確保立法會議事的秩序和投票不受到衝擊、不受到影響。

  我在這埵A重新講一次,過去兩、三年,由於政改這個問題,社會上有人,包括一些法律學者,他們將一些違法的行為合理化,講了很多理論,亦組織了一些違法的活動,我們必須重申,違法就是違法,無論這些違法行動是暴力或者非暴力的。我們不能姑息和合理化一些非暴力的違法行動,因為這樣做的話,就會令到一些有暴力傾向的人以為他們可以用同樣的理由來把他們準備做一些暴力的行動,將其合理化。

  香港是一個法治社會,法治社會這四個字對香港來說,無論我們的社會發展、經濟發展,我們的國際形象、國際地位、國際關係,實在是太重要了。所以,我希望,尤其是未來幾日,除了警方會做好警方的工作,立法會要提高他們的警覺性之外,社會人士,包括一些有激進政治傾向的人,他們要知道,任何違法行為,包括暴力和非暴力的違法行為是不會受到政府和社會姑息的。多謝。

(請同時參閱談話全文的英文部分。)



2015年6月16日(星期二)
香港時間12時24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