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會見傳媒談話全文
******************

  以下是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今日(五月七日)上午出席2017年行政長官產生辦法方案小組委員會(小組委員會)後會見傳媒時的談話全文: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今天是立法會審議二○一七年行政長官普選方案第二次會議,相信經過兩次會議,各位議員充分表達他們初步的整體看法後,正如(小組委員會)主席所說,我們希望爭取於下星期開始,進入修正案逐條審議的階段。之後會有兩次公聽會,希望讓(立法會)議員進一步直接聆聽各界市民的意見。我們目前的工作時間表,根據立法會整體議程的安排,包括其他事務的工作流程,我們估計應該可以於五月底、六月初,希望小組委員會能夠完成工作,之後我們會按我們的計劃在六月內,希望把這修正案正式提交立法會作修訂。接下來這數星期,我們會繼續透過不同形式推廣我們的方案,爭取市民,特別是爭取立法會三分二以上的議員支持通過這方案。

記者:(關於宣傳短片)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若從一般而言,對於這個所謂「公益廣告」,英文叫Announcement in the Public Interest,我們一貫的立場已經在不同的公開場合充分表述,我今天不會在此重複。就你提及的一宗司法覆核案件,由於已經正式進入司法程序,特區政府是不會作出任何具體的評論。

記者:局長,想問有關工作時間表,現在能否具體一些說大約何時、何日會就政改方案表決?另外,行政會議成員羅范椒芬昨天都有說,覺得少數人會因為「反共」而未能「出閘」,但湯家驊和郭榮鏗便可以(「出閘」),你覺得這番言論能否代表政府的立場,有沒有違反會上提及的《公約》(《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我不太記得郭榮鏗議員是否滿四十歲,因為《基本法》要求四十歲才可出來選(行政長官)。但我留意到羅范椒芬議員昨天具體點名這兩位朋友後,他們都「耍手擰頭」得很要緊。我相信往後我們也不應該具體點名誰可以「出閘」或怎樣,因為對任何被點名的人都有壓力和不公平,對整個制度也沒有好處。

  就荍A第一個問題,我們的情況是這樣的。我們會一如既往尊重立法會的程序,在小組委員會完成審議工作後,小組委員會會向(立法會)內務委員會報告,向(立法會)內務委員會報告時,同時我便會根據(立法會)《議事規則》向立法會提出一個預告以便排期。由於我們要爭取在(立法會)休會前(完成),所以我會爭取在第一時間和符合《議事規則》的最短時間內,提出來讓立法會審議是否通過。

記者:現時安排議員和中央官員見面方面有沒有任何進展?為甚麼在會上這麼快便「打定輸數」說社會不要抱太大期望?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一來是期望管理,因為若大家有過高期望,但因未能「交功課」而令大家失望便不是太好。另外,亦因為過去一年多,這類安排也有三、四次。雖然在閉門討論的過程(我大部分都有參與)氣氛不錯,大家都很坦誠交換意見,大家對大家的立場亦很真誠地溝通,亦都沒有一些過多的情緒化形容詞,因為大家都很務實地討論。但對議題是否有實質的進展,在過往來說,可能未必盡如人意。所以到今天,只剩下一個多月的時間,即使特區政府能夠成功安排,我個人都未必認為一、兩次的會面會有突破性的進展。

  但我未必從這角度看。剛才我在會上都有說,我相信中央都有同一想法,就是長遠來說,對香港管治的大局,對我們社會上不同黨派--特別是立法會堣C十位不同背景、不同黨派議員--的長遠關係是怎樣。畢竟香港在「一國兩制」下,我們是高度自治,但我們也有很多地方需要與中央合作。我們在經濟議題、「一帶一路」、「十三五」(規劃)等,甚至基建問題,都需要與中央和不同省市協調、溝通。所以任何人當行政長官,不只在條文上要對中央人民政府負責、對香港特別行政區負責,在實際上亦要成功做到既能夠維護高度自治範圍內成功落實,亦要成功得到中央信任,以至「一國兩制」成功落實。所以這個位置既然是這麼重要,我希望能夠盡量爭取到。我亦不會鬆懈,我會很努力協調,希望能夠玉成中央與立法會各黨派--不只是民主派議員--再有一次會面的機會。在(立法會)未正式投票通過或否決我們的方案前,我希望這方面的努力能夠盡量做到。但正如我所說,若好像以前一樣,全體立法會議員(與中央官員)在公開場合來進行(會面),正式的成效可能未必一定有把握,可能之前需要作出一些非正式或個別的私下會面,大家「摸底」,大家在一個沒有太大壓力的情況下可以直接溝通,我想這些都是需要的,所以我們兩方面都會推展。

記者:在個多、兩個月前,你說對通過政改是審慎樂觀。現在剩下一個多月,最新的評估是怎樣呢?在爭取泛民議員的支持,即「撬票」方面的進展如何?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我說完後,中間發生了很多事。看看怎樣,我六月底回答你這個問題。

記者:現時最新的評估是怎樣?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現在大家都看到,我們各方面都努力,而且不只政改三人組,部分局長都與相關業界的議員見面,例如我知道高永文醫生最近都有與梁家騮議員見面,他亦公開說過會與李國麟議員見面,所以大家都是一個團隊去做,大家都會繼續做這方面的工作。另一方面,我們未必用「撬票」(一詞),我們希望能夠成功游說。說到底,大家要把我們的方案與我們現行的制度作比較,看比現行的制度有沒有進步?若的而且確有進步時,大家是否可以考慮支持通過(方案),日後再應用「五步曲」來優化呢?這希望交給議員考慮。

記者:你何時再落區?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其實我日日都住在區內。

記者:(關於落區)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若大家答應,如我們事前不通知大家,大家不「嬲」我們,我們會多做一點。多謝各位。

(請同時參閱談話全文的英文部分。)



2015年5月7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14時46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