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立法會十九題:香港國際機場三跑道系統
******************

  以下是今日(四月十五日)在立法會會議上郭家麒議員的提問和署理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邱誠武的書面答覆:

問題:

  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於今年三月十七日確認有需要擴建香港國際機場成為三跑道系統(三跑系統),建設成本約為1,415億元(按付款當日價格估計)。在財務安排方面,香港機場管理局(機管局)提出「共同承擔」的原則應付三跑系統的開支,以運用內部資金、向市場舉債及用者收費的方式進行融資(融資安排)。因此,有關開支無需經本會財務委員會審批。關於珠江三角洲(珠三角)空域管理的事宜,運輸及房屋局局長表示,國家民航局、香港民航處及澳門民航局已於二○○七年共同制訂《珠江三角洲地區空中交通管理規劃與實施方案》(《方案》),以在二○二○年前分階段實施各項優化措施。據報,《方案》建議取消珠三角空域限制並成立「南珠三角終端區」,由粵港的有關部門共同管理空域。有關注團體認為有關安排是實施「空中的一地兩檢」,可能違反《基本法》第一百三十條有關香港特別行政區自行負責民用航空的日常業務和技術管理的規定。該等團體亦質疑三跑系統帶來的經濟效益,以及機管局沒有公布內部回報率的做法。就此,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鑑於《基本法》第七十三條訂明本會行使的職權包括批准稅收和公共開支,政府有否就融資安排是否符合該項條文的規定徵詢法律意見;如有,詳情為何;如否,政府有否評估融資安排可能帶來的法律風險;

(二)是否知悉機管局就三跑系統向市場舉債的計劃詳情;政府有否就該計劃進行獨立財務風險評估;如有進行,詳情為何;政府有否評估日後三跑系統工程一旦出現超支或回報未達預期目標的情況會對機管局承擔債務的影響;政府有否評估機管局未能償還債務的情況可能會引致的財務及法律後果;如有評估,詳情為何,政府會否協助機管局承擔部分或全部債務;

(三)香港、內地及澳門的相關部門有否召開會議磋商《方案》中的優化措施;如有,會議的日期、地點及出席人士名單,以及計劃實施各項優化措施的詳情;政府有否計劃與內地當局商討重新劃定香港與內地空域的分界;如有計劃,詳情和推行的時間表為何;

(四)有否研究成立「南珠三角終端區」是否符合《基本法》第一百三十條的規定;如有,詳情為何;如否,政府有否評估取消珠三角空域限制的法律後果;及

(五)是否知悉機管局為何沒有公布三跑系統的內部回報率;機管局有否向政府提供有關的資料;如有,詳情為何;如否,原因為何;政府有否評估珠三角空域問題未能解決的情況會對三跑系統帶來的經濟影響;如有,詳情為何?

答覆﹕

主席﹕

  香港國際機場的航空交通量在過去數年大幅上升,根據最新預測,現有的雙跑道系統可能在二○一六或二○一七年達到其實際最高容量,即每年飛機升降量達到420 000架次,較香港機場管理局(機管局)於二○一一年公布的《香港國際機場2030規劃大綱》中原本預測提早數年到達。加上香港和鄰近城市(例如新加坡、首爾、上海、廣州、深圳等)的機場之間的競爭日益劇烈,而這些機場皆已經決定/計劃或甚至正進行大規模的擴建計劃,若香港國際機場沒有如三跑道系統的主要擴建計劃,香港最終會在航空業務,以及其他相關行業,特別是物流業、旅遊業、貿易和零售業的發展上,落後於我們的主要競爭對手。為滿足香港的長遠航空交通需求和維持香港的整體競爭力,落實三跑道系統計劃實在是刻不容緩。

  就郭家麒議員的提問,現答覆如下﹕

(一)機管局作為三跑道系統計劃的倡議者,擬定了三跑道系統計劃的財務安排並向政府提交建議。根據其建議,機管局將透過運用內部資金、從市場借貸及用者收費(包括調整對航空公司的機場收費及向離境的本地和海外乘客徵收機場建設費)三管齊下共同承擔為三跑道系統計劃進行融資。這樣的做法,相比於動用政府庫房收入或由一般納稅人支付興建費用較為公平。而有關的財務安排毋須政府撥款或注資,或為貸款提供擔保。

  《基本法》第七十三條訂明立法會的職權包括批准稅收和公共開支。由於機管局建議的融資安排並不涉及稅收或公共開支,《基本法》第七十三條的規定並不適用。

(二)機管局的財務顧問認為,基於機管局現時達AAA級的極佳信貸評級,加上機管局的收入一向穩健及財政狀況相當良好,而香港國際機場的未來航空交通需求穩步增長亦預計會令機管局的收入在未來持續增加,機管局自行為三跑道系統計劃融資的建議合理和切實可行。根據機管局於二○一五年三月二十三日立法會經濟發展事務委員會會議上的匯報,預計將向市場借貸約530億港元。向市場舉債的方案不單在財政上可行,而且更可以藉此由市場協助評估三跑道系統計劃在經濟和商業經營方面是否穩妥可行、符合審慎的商業原則。有關結論亦獲得政府聘請的獨立財務顧問認同。

  由於要為三跑道系統項目自行融資,機管局一方面會仔細探討可減低建設成本的空間,另一方面亦會於工程詳細設計及施工階段嚴控成本。機管局亦有為工程工期、收入和成本預算作出不同的敏感度測試。政府已向機管局清楚表明它有責任做好工程管理工作,以及把成本控制在預算內。若萬一工程出現超支,政府期望機管局採用一切可行及合理途徑以應付超支情況。

(三)及(四)近年,隨茩輕銎M周邊珠江三角洲地區的經濟持續增長,區內航空交通日益頻繁。早於二○○四年,國家民航局、香港民航處及澳門民航局三方組成「珠江三角洲地區空中交通管理規劃與實施專題工作組」(三方工作組),制訂措施改善珠三角地區的空域結構和空管安排,以優化空域使用和提升安全。三方工作組經過十多次不同會議,於二○○七年共同制訂了《珠江三角洲地區空中交通管理規劃與實施方案(2.0版本)》(《方案》),明確規劃在二○二○年前的短、中及長期優化目標和措施,並同意藉統一規劃、統一標準、統一程序,善用珠三角空域資源,以支持區內民航業的持續發展。《方案》充分考慮了區內各大機場的實際運作需要,以及預計到二○二○年各機場的航空交通流量及需求,並在制訂時經內地、香港及澳門三方技術人員利用先進的評估技術進行分析研究,及吸納了三方空管專家的意見,是一個實際可行、互利共贏的方案。

  香港民航處一直與國家民航局及澳門民航局透過三方工作組的平台商討落實《方案》內的措施及相關技術安排。自《方案》於二○○七年制訂至今,三方工作組在內地、香港及澳門一共召開了十多次不同層面會議。出席有關會議的人士主要是三地民航當局負責相關政策性及技術細節層面工作的人員。經過三方工作組的努力,《方案》內部分改善航空交通管理的措施已得到落實,包括新增珠三角外圍航道、增設空管移交點及調整珠海空域結構等,提升了航機於區內運作及航空交通管理的效率。《方案》內訂明的航空交通管理優化措施,並無涉及如何分配由國際民用航空組織訂明的民用航空空域。

  民航處將繼續與國家民航局及澳門民航局透過三方工作組平台,按部就班地推進落實《方案》內的措施,既配合香港國際機場三跑道系統的規劃,又妥善照顧區內各機場的發展需要,從而達致互利共贏。民航處在實施《方案》的過程中,會確保當中安排符合《基本法》有關條文,以及國際民用航空組織的有關規定。

(五)三跑道系統的財務內部回報率與機管局未來預計的收入有直接關係。因應政府及公眾的意見,機管局現正重新檢視其擬議的機場建設費的收費水平,務求盡量調低,以減輕對乘客的負擔。待研究完成後,機管局將因應研究結果再計算三跑道系統的財務內部回報率,然後一併公布。

  值得指出的是,財務內部回報率只考慮三跑道項目單獨的財務可行性,未能反映該項目對香港社會整體帶來的經濟貢獻。就三跑道系統的經濟效益而言,機管局的顧問預測,按照三跑道系統計劃所能達到的最高旅客/貨物處理量(客運量可達約1億人次,貨運量約900萬公噸),與目前雙跑道系統比較,在二○一二至二○六一年的五十年間,可額外帶來的經濟利益為4,550億元(按二○一二年價格計算)。

  民航處會繼續與國家民航局及澳門民航局商討,按部就班落實於二○○七年共同制定的《方案》,優化珠三角空域的使用和管理,以達至三跑道系統規劃的最高容量目標(即每小時102架次的飛機升降量)。



2015年4月15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5時00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