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立法會六題:對干預專上院校自主的關注
******************

  以下為今日(二月二十五日)在立法會會議上葉建源議員的提問和教育局局長吳克儉的書面答覆:

問題:

  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教資會)在本年一月二十七日公布「2014年研究評審工作」的結果(評審結果)。然而,有一份報章在公布前一日報道當時屬機密的評審結果的部分內容(包括具體數據),並在隨後連續數日報道及刊登文章,指稱香港大學(港大)法律學院的學術研究成績不及其他本地大學的法律學院及港大其他學院,而該學院的前任院長(前院長)是罪魁禍首,又認為該位獲物色委員會成員一致推薦出任港大副校長的前院長不適合當副校長。有專上院校的教職員表示關注,該報章的做法嚴重干預院校自主。就此,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是否知悉,教資會會否調查為何該報章能夠取得該份當時屬機密的評審結果的資料,以及是否有人違反《官方機密條例》(第521章)的規定或其他保密規則,並公布調查結果;若教資會不會進行調查,原因為何;

(二)是否知悉,評審結果的編製流程為何;在評審結果公布前可取閱其初稿或定稿的人士的姓名及職稱為何;

(三)是否知悉,教資會有否在公布評審結果前把其提交行政長官辦公室、行政會議、教育局、中央政策組或其他機構;若有,原因為何;

(四)鑑於有報道指出,有政府人員或受其委託的人士曾就遴選港大副校長一事向港大校務委員會委員提出意見,甚至試圖影響他們的投票取向,當局是否知悉該等人士與港大校務委員會委員溝通的情況;若然知悉,詳情為何;若否,原因為何,以及會否就該等溝通是否構成干預學術自由及院校自主展開調查;及

(五)有何具體措施確保專上院校高層管理人員的遴選程序,不受外界壓力所影響,以維護專上院校的自主?

答覆:

主席:

  學術自由及院校自主是香港珍惜的核心價值,更是香港高等教育界賴以成功的基石,受《基本法》保障。八所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教資會)資助院校均是根據本身法例成立的獨立自主機構,各自設有校董會/校務委員會作為決策單位。教資會的《程序便覽》亦清楚訂明,院校無論在制訂課程與學術水平、甄選教職員與學生、提出與進行研究,以至內部調配資源等方面,均享有自主權。正如《程序便覽》指出,高等教育院校須享有選擇和行動的自由,方能不負社會人士的支持,妥善處理社會人士期望院校承擔的工作。當然,自主權不代表院校可罔顧公眾利益或各界批評。事實上,有鑑於各院校獲政府及社會人士提供龐大經費,以及高等教育對整體社會發展的重要性,政府和公眾關注各院校的運作,誠屬合情合理。因此,政府及教資會一方面致力維護各院校的自主權,同時亦要求院校向公眾問責,確保院校所得的經費用得其所,符合學生和社會的最佳利益。

  按照向公眾問責的原則,「2014年研究評審工作」正是教資會評核各資助院校表現的其中一環。評審工作採用國際基準和更精確的衡量標準,評估各院校的研究質素及其相對優勢,並向院校建議可改善之處,旨在鼓勵學者進行世界級研究,推動院校追求卓越。教資會強調,評審工作並非要為院校訂定排名榜,亦非茞揚荍O教研人員。由於各院校的角色、使命、學科重點及發展背景均有所不同,我們不宜單憑「2014年研究評審工作」結果對不同院校的研究表現作比較或排名。

  有關葉議員所提的問題,現具體答覆如下:

(一)至(三)正如教資會於二○一五年二月五日發出的新聞稿(附件)表明,關於「2014年研究評審工作」的結果公布,評審結果在二○一五年一月二十七日的公告前,均絕對保密。所有相關機密文件在教資會召開會議後,隨即交回教資會秘書處。我們強調,教育局與教資會是工作伙伴,一直保持良好溝通,而且過程亦嚴守保密原則。

  此外,值得留意的是,社會大眾並不單純關注評審結果部分內容獲提早報道一事;事實上,社會大眾更關注有關院校在這次評審工作所展示的實際研究表現和有關評審結果的分析。

(四)及(五)一如上文指出,教資會的《程序便覽》訂明,院校在甄選教職員等方面享有自主權。教資會資助院校,包括香港大學(港大),均是獨立自主的法定機構,自行按照法例的規定及相關內部程序甄選及委任教職員,政府並不參與有關工作。以港大副校長一職為例,根據《香港大學條例》(第1053章)第12(6)條及規程VII的規定,副校長由校務委員會聘任,並按校務委員會訂明的條款和條件委出,副校長的任期亦由校務委員會決定。

  就最近有關港大遴選副校長的報道,我們重申,行政長官及特區政府沒有干預港大有關遴選工作。我們留意到港大校務委員會主席已公開表示,校務委員會一直按照既定程序遴選副校長。遴選工作仍在進行,不存在不當之處,我們呼籲各界切勿企圖運用輿論壓力影響大學的遴選工作。



2015年2月25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3時13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