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律政司司長和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談政改諮詢和其他事宜(只有中文)
******************************

  以下是律政司司長袁國強資深大律師和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今日(二月六日)在北京與傳媒的談話內容:
 
律政司司長︰大家好,各位傳媒朋友,我簡單說兩句,然後譚局長會補充。在我來說,我參加了兩個會議,一個包括出席的李飛副秘書長(全國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張榮順副主任(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副主任兼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和馮巍副主任(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副主任),該會議主要就現時的政改工作交換意見,以及我們向相關人士表達了或講述了現時香港政改在諮詢過程的情況,反映了香港目前在政改方面正討論的議題,以及就一些細節交換意見。當然,詳細情況不好意思,我們不方便再談。另外一個會議我參加的是在港澳辦的,就是與港澳辦相關官員,亦包括中聯辦的相關官員,交換了一些意見,就我們的跨境基建工程交換了一些意見。那個會議,除了我和譚局長外,張炳良教授亦有出席。其他政改的事宜,我交給譚局長和大家講。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謝謝司長。今日我一共有四場會面。早上,我先往港澳辦(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跟周波副主任見面,主要內容是香港就國家「十三五」規劃有一些建議和看法,與周波副主任交換意見。最主要是,我們認為,在「十二五」規劃內第一次因應「一國兩制」原則有一個港澳專章的基礎之上,特區政府提出,希望可以在「十三五」規劃內,同樣引用「一國兩制」原則,可以有一個港澳專章。就「十三五」規劃的內容,我們主要尋求在國家「十三五」時期進一步發展,宏觀的策略性政策是怎樣,在這方面香港有甚麼優勢可以幫助國家發展,我們提出了一些具體內容。因應近年國家「走出去」策略,特別在「一帶一路」這方面,我們認為香港有很多優勢產業可以作出貢獻,包括在金融、投融資方面,這個第一。第二是很多專業人士,包括建築、工程、會計等方面的專業服務配套,應該可以幫忙。第三就是法律服務方面,特別是當「一帶一路」跟其他國家有很多商業來往的時候,相信我們在商業法律服務方面可以提供(協助)。所以我們在這幾方面有一個比較初步的探討。明早我會去發改委(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與徐林司長有一個較具體的會面,就我剛才所說,在「十三五」規劃內,香港的一些想法、建議。

  今早第二場活動是我去了外交部,跟新任港澳台司(香港澳門台灣事務司)馮鐵司長見面。主要會面內容是,因為我局負責《基本法》之下的對外事務,所以跟馮司長就特區如何可以在《基本法》和「一國兩制」之下,盡量增加我們在國際會議的參與、在香港可以舉行多些國際會議和參與國際組織的工作,以至剛才我所說的「一帶一路」亦是外交部很茩囿漱u作之一,在這方面我們可以怎樣配合,我們都用了比較多時間討論。

  中午和(袁國強)司長與剛才所說的──李飛主任、馮巍主任、張榮順副主任,比較具體地將現在政改第二輪諮詢──開展了剛好一半、一個月的時間──將社會上所有的關注、意見,和近期社會上討論得比較多的、各式各樣的建議詳細地與他們深入討論,亦將社會上一些我們在諮詢期間所聽到的訴求或要求充分地向他們轉達。

  剛才下午是(討論)跨境基建,這個詳情不需要我講,因為主要是(袁國強)司長和張(炳良)局長方面。看看大家有甚麼具體問題。

記者:有沒有談到現在香港討論到各式各樣、關心的「白票守尾門」方案,或者會否承諾在二○一七年後的選舉有更加民主的方法改善?這兩方面有沒有談到?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具體的(會面)內容正如剛才司長所說,我們不方便具體評論。但我可以告訴你,我們已將近期所有大大小小(的建議),對於如何有助通過立法會(取得)三分二的票數,社會上開始認為落實二○一七年普選行政長官後,是否仍可有機制繼續優化等這一系列的建議,我們也有充份地討論到,因此我們今日中午(與港澳辦)見面的時間比較長。我剛才也說到,近期社會上大大小小、無論在台前或幕後的一些看法和建議都有充份討論。

記者:對方有甚麼回應?有沒有已經說出有一些社會上討論的方案是不符合《基本法》,是想都不用想的?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我們的討論最主要都是圍繞茼b符合《基本法》和人大「8.31決定」的基礎上,每一種建議的可行性和其好處和不好處也比較具體地討論。我可以形容這是比較business like業務性、比較務實地討論,我們未有對任何建議有定案或定論。只不過是將一些需要顧及的考慮點,特別是法律上,即我剛才指的符合《基本法》和人大「8.31決定」等等,作一個比較詳細的討論。
 
記者:談完之後,特區政府會否覺得陳教授說的「白票守尾門」會更加有可能放在具體的政改方案堙H
 
律政司司長:我補充幾句。第一,有關社會上有意見指會否二○一七年若落實了行政長官普選,就會是終極方案,不能再改呢?正如剛才譚局長所說,在我們會面過程堙A也有提及這問題。當然,正如昨日說過,剛才譚局長也說過,詳細的情形我們不方便講,但我可以透露的是,在討論這個議題時,大家都記得,以前李飛副秘書長、李飛主任也在不同場合說過,二○一七年落實行政長官普選不會代表是終極方案,以後不能再改。在我們的會面堙A大家都認為這個信息應該在社會上很清楚,若有需要,很可能往後會向大家再用不同方法將這訊息再強調。我亦希望藉此機會向香港市民說,希望大家不要再擔心若二○一七年落實行政長官普選,會如某些人擔心,會是終極方案,希望藉此機會向大家再詳細說一次和強調一次。
 
  至於剛才兩位或幾位傳媒朋友所問的,「白票守尾門」的方案,因為這是在諮詢期間提出的一個方案。大家都知道,現時諮詢期尚未完結,所以我們仍希望藉諮詢未完的時間,繼續聽取不同界別、政黨、朋友就「白票」這個方案也好,或其他建議也好,繼續聽他們的意見。在諮詢期未完前,我認為不是太合適就這些意見或方案,太快落定論,否則可能會對往後就個別具體意見也好,或其他意見也好作進一步諮詢,可能不太公平。
 
記者:他們有沒有回應到關於譬如湯家驊說二○二○年(的立法會)取消功能界別換取支持二○一七(年的行政長官普選),或者是行政長官選舉過半數的提名門檻會否在二○二二年可以改動呢?他們如何回應呢?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一如我們與民主派人士會面一樣,這些會面是互不引述的。但如同司長剛才所言,在諮詢期完結後,我相信我們會有一個適當的時機和大家再詳細講。司長以往在香港已就「白票守尾門」(的方案)表態過。若我沒有記錯,在一月八日與記者會面時,我也比較詳細地和大家解釋特區政府的看法。到今天,我的看法也是維持在我們公開所講的看法,暫時也未有改變。
 
記者:想問「一地兩檢」,商談有甚麼突破?是否符合《基本法》?

律政司司長:我想大家都會同意,西九高鐵對香港運輸交通有巨大的意義,希望可以做到「一地兩檢」是希望方便大家乘搭火車時盡量便利。雖然如此,但確實涉及一些法律上的問題,我們就這方面交換了意見。但由於仍在交換意見的階段,現階段認為未方便就一些細節太快公布,因仍有很多概念上,特別是最重要的是細節上的事,我們仍要與今日見面的部委,甚至其他部委往後仍要見面。因今日見的主要是三個部委,仍有些部委我們未見面。特別是一些涉及將來真正在關口負責執法的部門,我們仍未有機會與他們交換意見,所以現階段大家不好意思,不方便透露詳細情況。
 
記者:但你說涉及一些法律問題,討論交換完意見都是涉及一些法律問題,是否其實會本地有些改動立法?
 
律政司司長:本地立法或甚麼細節,真的不方便說,但若你說今日會面是怎麼樣,除了剛才所說的外,我個人看法是今日整個會面,第一,很詳細,我們很坦誠地交換了意見,我個人認為今日的會議非常有用。
 
記者:對政改諮詢是樂觀了還是依然艱難?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除了那幾場會議外,我今天有比較多的時間。我的感覺是,與我們見面的幾位官員都是主理政改的,都向我反覆強調他們很想見到政改通過。若可以坦白些說,他們都要求我們不要太過灰心,他們其實比我們樂觀些。我再多說幾句。我覺得往後除了在實質內容上,在保持溝通上,我的感覺是中央官員很願意和香港社會各界保持溝通。若特區政府在這方面可以居中協調到,我相信對事情有幫助。我們回去後,在這方面我們會努力。

記者:……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正如我剛才所說,若社會各界有意願和中央官員多溝通,第一せ我們樂見其成; 第二せ我們會積極跟進,希望可玉成其事。



2015年2月6日(星期五)
香港時間20時49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