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立法會三題:珠三角地區空中交通管理
*****************

  以下為今日(二月四日)在立法會會議上范國威議員的提問和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教授的答覆:

問題:

  現時,由香港國際機場(香港機場)起飛的飛機如需使用大陸空域,須在較高的飛行高度進入該空域,以免影響深圳機場飛機升降的安全運作。該高度限制(俗稱「空牆」)日間為15 700英呎。有評論認為,該「空牆」間接令本港兩條跑道的航班升降量未能達到其設計容量。另一方面,機場管理局(機管局)正計劃擴建香港機場成為三跑道系統。有環保團體及關注機場發展的團體指出,大陸當局需把部分深圳境內的低空空域讓予香港航班使用,香港機場的第三條跑道才可有效運作。就此,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有否研究建議興建的第三條跑道的航道安排是否符合飛行安全的要求,以及機管局是否已充分掌握深圳境內低空空域目前的繁忙情況,對第三條跑道的航道安排的影響;若有研究,結果為何;

(二)有否與大陸當局商討把深圳境內部分空域讓予香港航班使用;當局會否在與大陸當局達成有關協議後才落實興建第三條跑道;及

(三)鑑於有評論指出,深圳機場正不斷擴展而該機場的航班升降數目日益增加,因此大陸當局未必願意把部分空域讓予香港航班使用,當局有否研究在此情況下,三跑道系統投入運作後是否可達到預期中每小時102架次的最高升降量;若研究結果為否,三跑道系統可達到的每小時最高升降量為何?

答覆:

主席:

  香港國際機場是全球最繁忙的貨運和客運機場之一,乃香港經濟的重要動力。機場現有的雙跑道系統預計於數年內飽和。在政府支持下,機場管理局(機管局)一直致力提升機場的設施和容量,以應付持續上升的航空交通需求。由於大型基建工程需時甚長,我們必須未雨綢繆,盡早規劃及落實三跑道系統計劃,以鞏固香港作為航空樞紐的地位,增強香港整體經濟實力和競爭力。

  現就范國威議員提問,綜合答覆如下。

  首先,我想藉此機會就外界一般所謂的「空牆」作出闡釋。「空牆」其實是泛指空域之間的分界。為確保位於毗連空域內的航機能同時安全有效地運作,航機須達到一定高度才可由一個航空交通管理(空管)單位移交至另一個空管單位,以確保不同航機在毗連空域對飛時可維持不同高度飛行,從而避免衝突。這項空管安排,旨在保障飛行安全,亦是世界各地如倫敦、紐約等繁忙機場慣常採用的措施。至於跑道容量,包括香港國際機場現時雙跑道的容量,則受航機升降之間基於安全所需的分隔及間距所決定,與上述空管安排並無關係。

  由於深圳機場與香港機場鄰近,而且分別由內地及香港兩個不同空管單位管理,因此當航機由香港國際機場起飛,須要在指定的15 700英呎移交高度進入內地空域,而來自內地的航機則須於19 000英呎以上的移交高度進入香港空域。經雙方空管單位協商後,自二○○五年起已於指定晚間非繁忙時段(即晚上十一時至翌日早上七時)將進入內地空域的移交高度降至12 800英呎。民航處會繼續就這方面與內地空管部門緊密聯繫。

  珠三角區內有多個機場,隨荌洃爾g濟不斷發展,航空交通日趨頻繁。早於二○○四年,國家民航局、香港民航處及澳門民航局組成三方工作組,制訂措施改善珠三角地區的空域結構和空管安排,以優化空域使用和提升安全。三方工作組於二○○七年制訂了《珠江三角洲地區空中交通管理規劃與實施方案(2.0版本)》(方案),明確規劃在二○二○年前的短、中及長期優化目標和措施,並以達致區內航空交通「統一規劃、統一標準、統一程序」為最終目標,使能安全善用空域,達致互利共贏局面。

  三方在制訂綜合方案時以《國際民航組織》的安全標準為基礎,並已考慮到珠三角地區內各個機場未來的擴建需要,包括香港國際機場的三跑道發展、深圳寶安機場以三條跑道規劃,及廣州白雲機場以五條跑道規劃等。方案是建基於香港、內地與澳門三方共同合作,互相配合,以調整飛行程序及優化空管措施,從而達致善用珠三角空域資源,以有利於區內各機場的未來發展。

  香港民航處一直透過三方工作組的平台與國家民航局及澳門民航局保持緊密聯繫,商討推展二○○七年方案內的各項措施。目前方案中若干改善措施已得到落實,包括新增珠三角外圍航道、增設空管移交點及調整珠海空域結構等。民航處會繼續透過三方工作組,與內地和澳門空管部門商討優化飛行程序及空管措施,以配合香港機場三跑道系統的發展。

  今年一月我拜訪國家民航局,商討兩地空域協作事宜,希望加快落實二○○七年方案中的各項優化措施。國家民航局關注香港航空業的發展,並表達對香港發展三跑道系統的支持。國家民航局亦支持內地空管部門與香港保持溝通和合作。

  民航處正與內地空管部門磋商,盡早召開三方會議,商討全面落實方案內優化措施的安排,以及在落實過程中需妥善處理的具體問題。三跑道系統的規劃目標是在落成啟用後按航空交通需求的增長,可循序達致每小時102架次的飛機升降量。

  主席,面對區域內各地機場積極擴建帶來的競爭,三跑道系統的發展,關乎香港維持全球航空樞紐的地位,其對香港實力的戰略性意義不容忽視,並會為香港帶來極高的經濟效益及大量的直接和間接就業機會。



2015年2月4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4時55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