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行政長官會見傳媒談話全文(附短片)
*****************

  以下是行政長官梁振英今日(二月二日)下午會見傳媒的談話全文:

行政長官:今日我和蘇錦樑局長及其他政府同事,還有其他嘉賓一同見證卡羅琳醫學院,是瑞典的卡羅琳醫學院在香港設立一個再生醫學研究所的典禮。我去年五月到瑞典官式訪問時,十分茩奐蝔憒b科研和技術方面的成就,而且由於中國與瑞典之前已經有在教育和科研方面的合作協議,香港與瑞典過去在譬如設計和環保方面已經有很好的合作基礎和合作經驗。所以,去年五月份在瑞典與卡羅琳醫學院院長見面時,大家提到如何在我們兩個社會已經有的基礎上能夠進一步合作。過去大半年時間,雙方就這個問題進行不少探討,得到劉鳴煒博士的捐贈,使得卡羅琳醫學院能夠利用香港社會的私人捐贈在香港和瑞典設立研究再生醫學的研究所。在這方面,卡羅琳在世界科研領域佔一個前緣地位,他們能夠把他們的技術帶來香港,與香港的科研人員,還有中國內地的科研人員在香港做研究,令到香港能夠與世界各地在這方面的科研人員爭一日之長短,這個應該來說,對香港的科技界是一大喜訊。亦都說明我們社會確實應該重視科研和科技的發展,無論是為了改善我們的生活品質,譬如說通過再生醫療的技術可以治療很多過去治療不到的疾病,使得我們在老年化的社會,上年紀的人有更好的生活,這個是一個重要方面;亦都不排除下去在應用方面會產生一些經濟活動,有一定的商業價值,說明特區政府十分重視和身體力行,促進香港的科技發展。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一個世界一流的、在前緣的醫學院,包括生命科技方面做研究的醫學院、一個研究單位,大家都知道卡羅琳醫學院是每年評審和頒授諾貝爾醫學獎的地方,它們能夠看好香港,在香港設立它們在全世界、瑞典以外的、本國以外的一個研究單位,這確實不簡單。

  它們看好甚麼呢?就是我經常向大家說的,就是香港超級連繫人的作用。來到香港就是來到中國,但是香港是一個特別行政區,香港在「一國兩制」這個方針下是另外一種制度的社會,所以我們既提供「一國」,即中國的優勢,同時亦提供「兩制」的優勢。由於這個雙重優勢,我們能夠將卡羅琳醫學院吸引來香港,在這方面特區政府會繼續努力,使到我們不單在金融服務、不單在貿易物流,或者在專業服務方面能夠發揮「一國」及「兩制」的優勢,我們亦能夠在科技、科研方面同時發揮「一國」及「兩制」的雙重優勢。

  在此亦要說一下我們設的創新及科技局已經在立法會的程序來說走到最後一步,之前已經在立法會大會經過辯論、經過投票,取得立法會大會的通過,我們已經有一個決議案。之後去了人事編制委員會,也經過辯論、經過投票,亦過了那一關。到最後的一關就是財務委員會,希望財務委員會在本月十四日有關的決議失效之前,能夠盡快做財務委員會的職責,有任何關於財務的問題,特區政府很願意解答財務委員會的問題、接受財務委員會的意見,但是大家看到的是財務委員會堶惘酗祤ぁ萿k會議員故意「拉布」,阻延成立創新及科技局。為何我們要成立這個創新及科技局呢?道理很簡單,就是我們需要有一個新的局,將原本在蘇錦樑局長的商務及經濟(發展)局下的兩個署,能夠將其撥歸新成立的創新及科技局,我們不是成立新的署,我們只不過將現有的兩個署,從商務及經濟(發展)局調到創新及科技局。我們會有新的局長、副局長、政治助理、常秘等等,但是主要的人員還是現有的人員,來自現有的兩個署,使得這個創新及科技局可以集中精力,帶這兩個署做好香港的科技發展工作。今日這個簽署儀式說明給大家知道,我們確實在做好這些發展是很有潛力的,尤其是為我們的青年一代提供更加多的創新及科技方面的事業發展機會。

  從另一個角度看,大家知道蘇錦樑局長這個局下去為了「搞好」我們的經濟,確實工作量是十分大的。我們有「十三五」的規劃要做好,我們和廣東先行先試的工作要做好,我們有CEPA繼續要去推動,我們現在和東盟國家正開展有關我們和東盟十國自由貿易協定的談判,現在談判進行得如火如荼,蘇錦樑局長的局還要負責譬如說所有的牌照,最近大家都知道還有航空牌照的一些申請和審議工作等等。事實上這麼多工作,要發展好經濟是很難兼顧我剛才所說這麼多方面的商務經濟工作,同時兼顧我們的創新及科技工作,因此我們新的局有幾個政治任命的官員,帶茞{有的署去做這些工作,確實這個做法是合理的安排。我們願意接受立法會財務委員會的意見和解答他們所有的問題,但是請立法會的少數議員不要再用「拉布」的手段來妨礙香港的發展。

記者:想問創新及科技署都不是一個新的部門,為甚麼要開一個創新及科技局?可能外國一些先進些的國家都沒有這個創新及科技局。

行政長官:很多先進國家是有創新及科技局的,我們需要有各級的領導從政策上帶領兩個現有的署來做好創新及科技工作,每一個署上面都有一個局,有局級的官員來負責發展方向和政策。

記者︰想問為甚麼政府不肯去承諾去到二○二○年取消功能組別?還有想問齊昕是否「被消失」、Facebook被人盜用?

行政長官︰沒有這回事。至於政改問題,我們會一步一步做,我們會根據《基本法》和人大常委會有關決定做好香港的政制改革。

記者︰為甚麼不承諾,去換泛民的支持呢?

行政長官︰這個不是本屆政府可以承諾的事,我們會根據人大常委的決定及《基本法》有關的決定,有關的問題呢,我們譚志源局長過去都解釋得很清楚。再說一遍,在二○一七年普選行政長官這個問題上,中央政府、特區政府、我本人都是十分茪O爭取香港市民的支持,亦爭取立法會議員三分之二大多數通過。

記者:特首,想問一下民陣遊行方面較想像中少,你有甚麼看法呢?對於這個人數?

行政長官:政府會繼續做好政府的工作,我們仍是一心一意把香港的政制,把政改的本質、政改的手續和程序向大家解釋好。

  過去幾天都有很多報道,就是包括一些參加遊行的青年朋友,他們其實並不太知道《基本法》和人大常委有關的規定,所以這方面特區政府要繼續向大家解釋。譬如一個很關鍵的一點,就是很多朋友反對人大常委「八三一」的決定,他們有一個說法,就是為甚麼不可以香港自己決定?為甚麼要由人大常委來決定。這個原因很簡單,因為我們選出來的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他帶領特別行政區政府和整個香港社會行使高度自治。如果香港不是高度自治的一個地方政府,而好像倫敦、紐約或者多倫多、悉尼那樣的非高度自治政府的話,我相信中央亦不會很關心或介意香港的選舉程序、選舉制度等。但因為香港是一個高度自治的政府,而我們的高度自治除了沿自本地市民的授權之外,更重要的就是來自中央的額外授權。這個在世界上來說差不多是獨一無二。

  由於有中央的額外授權,因此在我們的選舉制度堶情A這個並不單是今日的說法,二十五年前《基本法》頒布時已經是這樣寫,行政長官無論是用甚麼方式選舉出來,都必須得到中央政府的任命。由於是中央通過這個任命,因為這個任命所以特別行政區的行政長官和政府能夠得到高度自治,這個大家是要明白的,因此我們有「八三一」的一個框架決定。如果我們不跟這個框架決定去做,因為《基本法》說明選舉辦法如需修改的話,是需要立法會三分之二的大多數議員通過,行政長官同意,以及人大常委會的批准,是人大常委會的批准,外間之前還有一些政界中人有一個誤解,以為人大常委會只不過是備案,不是,是人大常委會的批准。

  所以,二○一七年的行政長官普選,我們一是跟隨「八三一」的框架決定來落實,一是我們就「原地踏步」。這個選擇是一個「二選其一」的選擇,完全不存在一個情況,就是我們可以拋下人大「八三一」的框架決定在香港實行普選。所以,這個正如我在《施政報告》今年經常說的,我們要在兩者之間作一個抉擇。

記者:有沒有考慮過修改《基本法》附件一,就列明二○二二年的特首選舉方法可以修改?以及取消功能組別來換取泛民,即是夠票去支持二○一七年的方案?

行政長官:我看我們還有大概一個多月的時間聽各個方面的意見。我看凡是符合人大常委會「八三一」《決定》的、符合《基本法》的,和其他人大決定的一些建議,我們都願意在剩餘下來的諮詢期內,多聽大家意見,好嗎?

(請同時參閱談話全文的英文部分。)



2015年2月2日(星期一)
香港時間18時39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