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行政長官《施政報告》答問會答問全文(五)(只有中文)
**************************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陳家洛議員。

陳家洛議員:主席。在香港本土電影業發展當中,有一句說話都很多人喜歡說的:「方丈這份人真的很小器」,所以今日大家在答問大會都有一番體會。主席,香港的學生如果看歷史,百幾年前也有一個西醫學院的學生都很激進,叫孫中山,所以他面對很多的打壓,要四處逃竄。年輕人為了尊嚴,為了民族自決,為了有種歸屬感,走出來挑戰權貴,挑戰獨裁者,以及那些喜歡趨炎附勢的奴才,有甚麼問題呢?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陳議員,請你提出你的問題。

陳家洛議員:你的《施政報告》針對學生的刊物《學苑》,正正就要讓獨裁者知道,年輕人已經忍無可忍、受夠,這些橫不講理的政權的侮辱、打壓。如果這個政府不懂面對學生的問題、不願意和他對話,只懂得挑戰他們、挑釁他們,你想他們會過來嗎?3億又如何?30億也不會理你。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陳議員,請你不要再發表議論。

陳家洛議員:我沒有事要問他,主席。梁振英下台!我要真普選!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盧偉國議員

盧偉國議員:主席,行政長官。為要提升香港的競爭力、社會長遠發展,制訂長遠和全面的產業政策非常之重要。行政長官在二零一五年《施政報告》推出了一些措施推動創新及科技文化創意、物流等產業的發展,但似乎仍然欠缺一個長遠而全面的產業政策、策略和目標。假如我們的產業競爭力不能提升的話,財政司司長所講的結構性赤字的出現就不是危言聳聽。

  行政長官在競選的政綱亦曾經承諾,從土地、資金、稅務、人才培訓、官產學研等多方面去綜合考慮,建立全面的經濟發展策略和產業政策。

  主席。我就是想問行政長官在這方面有些甚麼最新的構思和究竟如何整合,制訂全面的產業政策,怎樣落實呢?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主席。在香港現有的制度下,本屆特區政府確實十分積極做到適度有為,我們希望做到百業興旺,無論是一些傳統大的龍頭產業,剛才說過的金融、貿易、物流,以至現時新興的、我們見到好好勢頭的產業政策例如專業服務,以至大家社會上有些講法指不及GDP百分之一貢獻率的農業,我們都有產業政策推動,亦從各個方面,包括財政支援,提供有關的經濟誘因,還有人手培訓,這些在今年的《施政報告》和過去兩年的《施政報告》都有。

  我們制訂這些產業政策時,我們基本上調動一個很主要的積極因素,就是香港作為一個「超級連繫人」,我們有「一國」的優勢,我們是國家的一部分,國家很支持我們的發展,國家的發展速度亦十分高,同時我們可以連繫國外,無論是專業服務、金融、貿易、物流、科技事業的發展,我們這方面都很突出。所以就經濟發展的問題上,我在國內、國外跑得比較多,在香港亦經常聽各個方面的意見,亦希望盧偉國和其他立法會議員就特區政府制訂產業政策和執行產業政策的時候,怎樣可以做得更加好向特區政府提意見。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盧偉國議員。

盧偉國議員:主席。當然,如果說是全面的話,亦都包括未來我們各個產業的板塊,究竟目標如何,整體是如何組成,這一方面還是要繼續努力。當然我們已經看到,特區政府團隊在各個產業領域的努力,但還是未夠全面的。所以對於其中一瓣,就是推動新興產業,行政長官在競選政綱堶情A亦曾經提出過考慮建立策略性的投資機構,作出前期投資,並且引導民間資本參與。所以,主席,我想請行政長官向本會說明一下,在這方面究竟有甚麼進展?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目前,還沒有甚麼具體的宣布,但一如在政綱堶惆銗L承諾一樣,我們會積極考慮。特區政府有這方面的能力,但同時我們都要確保一樣甚麼呢,就是當特區政府自己作出投資,事實上,我們過去亦做過這些投資,我們不會令到香港公平的競爭環境,官與商之間的競爭出現一個對官方來講,一個不合理的傾斜。

  產業方面,我們沒有一個既定的目標,說哪個板塊發展到一個怎樣的規模。譬如說現在金融佔香港的GDP百分之十六,僱用的人員佔我們的勞動人口百分之六,亦即是說人均產值相當之高。在這方面我們不需要拉低金融去就其他,我們希望做的是甚麼呢?其他的產業能夠追得上,譬如說專業服務過去的發展勢頭相當好,我過去幾日都再重複過,現時專業服務佔我們的GDP大約百分之四點七,這其實是一個相當令其他城市艷羨的一個數字,下去發展的潛質還是很好。總的來說,如果說要簡單來說一下,香港經濟發展、產業發展的一個趨勢是甚麼呢?就是我們如果以人為主,因為我們有的就是人才,我們希望能夠培養更加多的優質人才,吸引外面的人才,我們要以人為主。人用其聰明才智,用其經驗,坐在書桌上,面對一部電腦,佔幾十呎或一百呎地方,可以提供一個高的經濟效益、經濟產值,這個就是我們產業發展的一個大方向。這包括甚麼呢?包括金融、專業服務、創新、設計、爭議解決服務等等,所以,今年的《施政報告》就經濟部分談這些產業談得比較多。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李國麟議員

李國麟議員:多謝主席。行政長官,昨日我透過電視看過你的《施政報告》後回家,在我回到家時在樓下遇到一個五歲的小朋友,一個街坊,他問我,他說……

行政長官:主席,聽不到。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李議員,你的咪帶好沒有?

李國麟議員:我的咪已(調)校好,我已經很大聲,教書人講得大聲,不用擔心,他們都聽到懂得笑,一講到五歲時他們懂得笑。那位五歲的小朋友問我,他說:「叔叔,你在大學教書的,你可否給我看看一三年和一四年那兩期的《學苑》?你有沒有?」我有些愕然,不知如何是好,於是我問他:「為甚麼你要看呢?」他說:「叔叔,因為特首在電視上說不要看這本書,我好奇想看看。」他這樣問我,我當時真的不懂得答他,我不知怎算。我問他,因為不關事的,我只是回家。他又說:「你在大學教書時,其實你會否有一些情況下,就是有人對你說,特首對你說有些你應該教,有些你是不應該教的呢?」他又問:「將來我長大了讀大學,其實會否要先問問特首,有些甚麼應該讀,有些甚麼不應該讀呢?」一連串的問題,其實我不懂得答他,那我就問,我只答他一件事。我很快會問問題,主席。

  其實,我知道在大學堶惘酗@個言論自由的政策,這個政策關於言論自由和相關的責任釐定得很清楚的,我亦知道我們在大學要說甚麼,無論是學生、學生會、大學教授,好像我們一樣,說的話都是可以有言論自由但有相關的責任……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請你提出你的問題。

李國麟議員:我答應那位小朋友問問特首,今日我就透過這位五歲小朋友、這位街坊問問特首,就是那位小朋友說如果將來要特首提他讀甚麼,甚麼應該讀,有些又不應該讀,有些又可以讀,在大學堶情A他還應不應讀大學呢?這是第一個問題他想問特首的,看看特首怎樣回答?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主席。我都經常與年青人接觸交往,亦十分重視年青人校內和校外的發展,正如我剛才說的在兩間大學一共做了十二年,應該說是比較投入的校董會主席。

  青年人尤其是在大學堶情A應該有一個廣闊的思想空間,有他們交流意見的空間,更不用說有他們言論自由的空間。但是,青年人亦要知道,無論在個人道德或社會道德,以至國家民族意識這些問題上是有是非觀的。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李國麟議員。

李國麟議員:我幾乎都不記得起身再續問,因為特首這樣停一停,正在講是非觀。我剛剛透過電話與那位小朋友又有一些溝通,我又問問,我聽到是非觀,其實特首可不可以,我們現在說的不是現時的年青人,他現在只得五歲,十年後他讀大學或者十三年後他讀大學時,他想透過我再問問特首,將來特首會不會將來他讀大學時,特首可以在這堳O證,一個這麼重要,當然批評、是非觀何時我們都可以講,但在《施政報告》這麼重要的一份文件堶悸漪I政方針,竟然說的是大學應該說甚麼,不應該說甚麼時,這位五歲小朋友叫我繼續問特首,特首,將來其實你可否在這堳O證將來的《施政報告》或者你再提及,《施政報告》這麼重要的文件不會令到他們擔心將來第一是否應該讀大學;第二,就是大學堶悸瑣ЁN自由遭打壓;第三,大學堶惘足陘@個政治鬥爭的工具。多謝特首。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香港作為國家一部分……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林大輝議員,你有甚麼問題?

林大輝議員:主席,昨日特首的五歲故事和今日李國麟的五歲故事,我認為都是一個虛構的故事,我們是否應該在答問大會上辯論一個虛構的故事呢?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林大輝議員,你這個並不是規程問題。行政長官,請你繼續。

李卓人議員:主席,規程問題,我投訴林大輝議員冒犯689,因為他說他講大話。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李卓人議員,我剛才……

李卓人議員:是冒犯李國麟議員說他講大話。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李卓人議員,我剛才命令你離開會議廳。各位議員,答問大會的時間已經到了,請行政長官簡單回應李國麟議員的跟進,然後答問會就要結束。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主席。有關香港憲制問題和憲制安排,以至大家十分關心,還有就是泛民議員認為應該否決的二○一七年行政長官普選方案,是值得社會重視的。所有這些問題有一個共同的基礎,就是香港的憲政制度和憲政安排,因此,昨日我在的引言中提及中央和香港在政改和其他問題上的關係,亦旁及有年青學生提到香港與國家的關係,到底香港是否國家的一部分。我覺得這些問題值得關注,亦值得大家繼續關注。多謝主席。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答問會到現在結束。



2015年1月15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19時14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