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行政長官《施政報告》答問會答問全文(三)(只有中文)
**************************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梁繼昌議員。

梁繼昌議員:多謝主席。梁振英先生,你在《施政報告》的引言第6段說:「我們必須維持香港在國際和內地的競爭力,同時制止任何破壞香港投資和營商環境的行為。」眾所周知,貪污、瀆職、逃稅,這些都是破壞香港投資和營商環境的行為。而前任行政長官曾蔭權先生成立了一個防止及處理潛在利益衝突獨立檢討委員會,委員會建議了36項建議,而行政長官你亦應承要立法落實這些建議。最主要的一項建議就是修改《防止賄賂條例》以涵蓋對行政長官的規管。我想問一問梁先生,這一個立法建議有沒有執行的時間,最遲會在何年何月執行?以及梁振英先生就UGL事件,你收了5,000萬時你有沒有在澳洲、英國、香港或者任何地方交過稅?如果沒有的話,你會否覺得你在逃稅?主席,謝謝。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看樣子梁繼昌議員還是喜歡找回以前問過、以前都答過的問題來問,多於就《施政報告》的施政內容。我知道昨日梁繼昌議員不在場,我在向立法會宣讀《施政報告》時他不在場,如果梁繼昌議員真的關心香港的施政,關心香港的經濟發展、政制發展和民生發展的話,他大概不會在今日這個時候問這兩條問題。

  就第一條問題來說,我可以告訴梁繼昌議員和其他立法會議員知道,本屆政府對這個問題比過去各屆政府更加關注。我們在申報利益及接受社會和其他方面的監察,我們的工作做得進度好,而且深度比過去的特區政府做得多。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梁繼昌議員。

梁繼昌議員:主席。梁振英先生沒有答我的問題。是否在這個現場,其實我可以給大家看我那六版手稿,關於聽你的《施政報告》,特首先生。關於報稅的問題,特首先生,你從來沒有答過這個問題,亦沒有在報章上作過任何的澄清。因為你作為一個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最高行政長官,你應該以身作則,遵守你所謂破壞香港投資環境等這些不應該的行為。貪污、瀆職、逃稅都是一些不應該的行為,你可否就這個問題澄清?謝謝。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我那份離職和不競爭協議,以及簽定這份協議後我執行這份協議的工作,是根據我的專業顧問所提供的專業意見來執行的。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請議員保持肅靜。張華峰議員。

張華峰議員:多謝主席。特首,你今年的《施政報告》是一個務實、有創新的(報告),是你三年的《施政報告》之中最好的一次,我是支持的。但我也注意到,特首你在《施政報告》之中,突然叫停投資移民這個計劃,使到很多人都很愕然。雖說特首你說這個做法是因為我們現在需要人才,就不是缺少錢財。根據政府的數字統計顯示,投資移民為香港證券市場帶來超過1,600億的資金。在這個情況之下,為甚麼我們不可以兩個才,人才、錢財一樣爭取、一樣要得到呢?因為香港始終是國際金融中心,資金的流通對我們很重要,特首你決定這個計劃取消時,當然有你自己的考慮,但我想這個計劃是短暫性的,或者無限期的擱置,在甚麼情況之下可以恢復呢?謝謝。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主席。在吸引外來人才這個問題上,我們的政策要有取、有捨。香港社會畢竟容量是一個固數,有一定的限制,我們不可能無限量地吸引外邊來的人才,因此我們有所取捨。今年的《施政報告》我們提出幾個策略,其中第三個策略就是吸引外來人才。我認為相對來說,並不是說投資移民的資金不重要,但是相對而言,我們這個時候,尤其面對我們人口老化,我們應該更多地吸引人才,而不是錢財。當然如果這些人才能夠帶錢來投資會更加好,但是純粹看投資金額而吸引他來,相信這個與我們當年、大概12年前制訂這個投資移民計劃的那個時代背景已經有了變化。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張華峰議員。

張華峰議員:多謝主席。近年來,我們金融市場樂意發展成為資產管理中心,致力吸引更多國際金融中心進駐我們香港的金融市場。叫停這個移民計劃會否讓人誤解成為不重視我們投資者?在這方面政府可以做些甚麼向外界解釋這個計劃呢?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主席。我們仍然十分積極推動香港作為一個國際性的資產管理中心,而我們希望我們的業務不只為譬如說投資移民這類客戶去做,我們希望那個面可以做得更加廣一點。不但資產管理如此,其他金融服務方面的發展,我們都是不遺餘力的,因此我們有金融管理局(應為金融發展局),在過去兩年,無論是發展香港成為一個國際資產管理中心,或是其他方面,都提了很多好好的建議,我們希望能夠和業界一起推動,將這些建議落實,鞏固香港作為國際資產管理中心和其他方面的金融中心的地位。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謝偉銓議員。

謝偉銓議員:特首,我是認同法治是香港賴以成功的重要基石,亦是香港的核心價值之一。政府依法施政,市民遵守法律,對推動香港政治和經濟整體發展同樣重要。不過,在早前發生非法「佔領事件」這個時間,社會上有一小撮的口講尊重法治,實際上是罔顧法紀,非法佔領道路。當中包括有為人師表的大學學者、懂法律的法律界人士,以及負責制定法律的立法會議員。雖然正如特首所講,香港大部分市民都是守法的,但是亦有不少市民擔心,這些不守法人士的行為會不會對我們正確地教育年輕一代要依法守法造成一定的障礙?而特區政府會不會考慮在未來有些針對性的措施,加強市民和學生對依法守法、尊重法治的觀念和重要性呢?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主席。我認為雖然發生了大家都不想見到的違法「佔領事件」,但絕大多數香港市民,包括絕大多數我們的青年人,都是依法守法,有比較強的法治意識的。有任何工作特區政府可以做,鞏固大家在這方面的意識,我願意聽大家的意見。我相信雖然有人提出種種「公民抗命」的一些理念,但總的來講,香港社會法治和守法的精神還是十分好的。

  發生「佔中」這件事後,各個方面都做不少反思和總結工作,我看法治和守法精神確實是我們反思和總結的其中之一個焦點。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謝偉銓議員。

謝偉銓議員:特首,你覺得這個法治精神受到衝擊,與過往政府執法的寬鬆有沒有關係呢?而面對有法不依的違法者,政府會否加快和加強執法呢?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在「佔中」期間面對違法的「佔中」行為,特區政府和警方一方面是果斷執法,但同時在那個期間確實政府和警方都是用最大的容忍度,希望能夠比較妥善地解決這件由於政改引起的違法群眾事件。但是香港人的法治意識和守法精神,我認為是值得我們驕傲的,亦趁這個機會呼籲大家,不要再以任何違法方式來表達個人的訴求,因為香港是一個有充分言論和表達意見自由的社會,因此,我們有任何的訴求,政治上或其他方面的訴求,都應該用一個守法的方式來表達。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田北辰議員。

田北辰議員︰多謝主席。行政長官多次在公開場合表示青年政策是今屆施政的重點,我很希望長官你應該了解到青年問題只可疏導,不可圍堵,而青年問題可以變成一個社會的計時炸彈。但是《施政報告》就青年發展的重點,只有較茩囿娃隤澈C年宿舍、鼓勵青年創業的青年發展基金,甚至之前提出的辦一些舞會、演唱會,與部分青年真正的訴求根本是兩碼子的事。
  
  我讀書時候的偶像Simon & Garfunkel的經典名作《Sound of Silence》其中一句歌詞「People hearing but not listening」,很切合政府現在以為明白青年人的訴求,但只是聽到一點聲音,沒有用心去聆聽他們真正的感受,理解他們真正的訴求。青年人的訴求政府不了解,青年人又不理解政府,雙方的鴻溝需要一個代表雙方的機構去收窄,原本的官方機構青年事務委員會就是政府與青年溝通橋樑,但是實際情況是當中的委員全部都是政府委任,不少是富二代、地區議員、非青年「阿叔」。

  要了解青年,其實我想你也同意有局限。政府會不會考慮改革青年事務委員會的組成?例如把部分委員,譬如說四分一,由委任變為青年互相選舉產生,令委員會可更具代表性呢?政府以往的宣傳片也有說「聽聽少年心底夢」,為甚麼不索性透過選舉,將所有青年人的心底夢帶入委員會呢?如果這樣做,可能真的我們政改去「一人一票」選特首增加通過的機會。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田議員,請你讓行政長官回答。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主席,多謝田議員的問題。我不會把青年人看成我們的計時炸彈,他是我們的未來,他是我們這代人努力奮鬥的對象。因為總有一日要由我們把這個城市交給青年人,由他們負責這個城市的未來發展,因此,我們確實有需要重視青年人的意見。

  我當了兩間大學12年的校董會主席,應該說是在學校堶悸嵼伅◆P青年同學用不同方式交往、交談時間比較多的一個校董會主席。這個也是在說兩間大學,或者正在讀大學的大學生。即使在大學生當中,青年人對未來的訴求、對人生的憧憬、對社會的盼望,以至一些顧慮等等,都是多種多樣的。因為每個青年人的背景,無論是家庭背景、文化背景都有所不同。離開大學之後,因為有機會讀大學的青年人,無論怎樣發展我們的大學教育,到今天來說都還是少數;大多數沒有讀大學的青年人,他們的訴求可能與大學生亦有所不同。

  所以我自己有一個小小的體會,不知道是否正確,就是我們看青年問題,不要把它當作一個單一的問題。有些青年人比較勇於表達自己的看法,這些訴求我們透過媒體等等接觸到,亦有一些青年人,你不積極跟他傾談、聽他的意見、取得一些看法,我們是接觸不到的。所以事實上青年這個組別只不過是年齡上的這個年齡組別,但是除了年齡是相近之外,可能看法真的是多種多樣。下去我本人和特區政府都會繼續做這個工作,就是希望面對面多點聽方方面面的年青人的意見。

  大概兩個星期前,我在辦公室會見了大概十間大學的二十個青年學生,他們來採訪我,大家做採訪的問答之外,我也特地抽半個小時來跟他們繼續傾談。有些時候在街上遇到一些青年人,包括周末時在店媕陘滶皖art time掙零用錢等等的青年人,都了解他們的想法。

  青年事務委員會的工作是重要的。下去如果大家認為青年事務委員會可以怎樣在組織方面能夠調整一下,能夠更加發揮好功用,在這方面我十分願意聽大家的意見。

  我在《施政報告》就聽青年人意見這個問題,我看土地方面都有一個這樣的想法,就是說我們長遠的規劃是怎樣呢,我們要與民共議,所以有一句就是說「計劃與各界人士,例如專業團體、環保團體、地區人士、青年學生等」,因為這個城市的未來是屬於他的。我做二十年、三十年的填海移山計劃,三十年後我們的城市發展成一個怎樣的模樣呢,青年人最有發言權,與他們的關係是最切身的,所以都希望能夠有些青年朋友加入這個工作。所以我們的工作,我希望不只是在青年事務委員會聽他們的意見,或者是在選舉方面讓他們參與,而是我們各個方面,土地、房屋以至到將來的福利制度、福利政策發展,都希望聽他們的意見。說到底,他們確實是我們的未來,我們今日的工作目標其實就是他們。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田北辰議員。

田北辰議員:主席。新民黨在政改方案都提出提名委員會的組成,希望可以考慮可能加入一個大專學生界別。正正就是我覺得我們今日真的是要多些機會接觸他們,給他們一個聲音,他們覺得自己受重視,可能很多今日發生的事不會發生。我多謝特首剛才說,我聽你的意思,你會考慮把青年事務委員會那些委任的席位部分轉為可能一個透過選舉產生的,是不是這個意思?

行政長官:主席。我們希望能夠多渠道吸納青年人的意見,更加重要的就是讓青年人覺得他們不單是未來社會的主人翁、未來社會的棟樑,更加是今日社會一個重要的持份者。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對不起,田議員,你應該讓其他議員發問。李卓人議員。

(待續)



2015年1月15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16時39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