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行政長官《施政報告》答問會答問全文(一)(只有中文)
**************************

  以下是行政長官梁振英今日(一月十五日)在立法會出席行政長官《施政報告》答問會的答問全文: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現在回答議員就《施政報告》提出的質詢。何俊賢議員。

何俊賢議員:多謝主席。歡迎特首先生來到立法會。首先感謝特區政府一改過去兩屆政府對漁農業的不重視,最近亦推出了新農業的政策。我想把這部分的問題放在諮詢的架構堶悼h談。

  我想談一個香港市民有比較直接關係的一個問題,就是油價問題。最近的國際油價跌了接近五成,但香港市民感受到政府和油商之間的協調,令到油價「加快減慢」問題依然沒有辦法解決。現時漁民朋友亦要經常光顧在各個碼頭的油躉,而這些油躉購買的油產品都是跟幾家大油商。它依然是用同一種原因,就是油商給它的價格依然很高,所以它不能夠減價。我想看看特首和特區政府將來會有甚麼方法真正處理到多年為人垢病「加快減慢」的問題?競爭法是否真的能夠幫到香港市民?多謝主席。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主席。特區政府非常重視油商和其他生活必須的經營供應商,它們價格調整是否能夠跟隨國際價格的變動。剛才何議員提出的問題,就是油價往往「加快減慢」,無論是在一般的加油站,駕駛人士用油或者我們漁民朋友用油,「加快減慢」的情況,特區政府是非常重視。如果堶惘野籉騛H反競爭的行為,請何議員或者漁民朋友向特區政府提供有關資料。

  除此之外,我們亦十分重視香港的油價和漁民朋友在內地如果可以拿到油的油價差距,我們希望能夠繼續支持和關注香港漁民朋友的經營方式和經營成本。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何俊賢議員。

何俊賢議員:多謝主席。除了這個油價問題,另外,在香港多處地方讓漁船入油的地方設施非常不足。我都希望特區政府和特區政府部門因應現實情況,能夠增加在岸邊的一些入油設施。多謝主席。

行政長官:主席。加油點的問題,我們知道對漁民朋友的操作造成一定影響,但我們都知道,加油點在土地利用和城市規劃方面,我們要特別慎重,要考慮到安全和有沒有造成對附近民居或者附近土地使用者滋擾的問題。在盡可能的情況下,我們一定會增加加油點,方便漁民朋友的操作。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何俊仁議員。

何俊仁議員:多謝主席。特首,我今日問這個問題,涉及你個人誠信的問題,所謂「民無信而不立」,你作為特區最高的首長,所以這個問題是非常重要。這不是牽涉到你那些僭建問題,那些相對已經是小問題,是牽涉到你就職特首的時候,向行政會議申報你的利益,以確保你不會有利益衝突。你記得很清楚,在二○一一年十二月,當你辭去戴德梁行董事這個職位而參選特首的時候,你和有意收購戴德梁行,即是DTZ業務的澳洲公司UGL簽了一份合約,這份合約內有兩個很重要的條款,牽涉到你要提供的服務。我要簡單說說,第一,你要協助戴德梁行繼續推廣其業務,即是如果在被收購之後,你要繼續擔任顧問和推薦人的角色,但是你特意加了一句說話表示:「不能夠有利益衝突」,即是你估計到你會做特首,所以你不要有利益衝突。第二件事,是你要支持UGL收購戴德梁行的業務,不得發出任何聲明批評這項收購,貶低任何戴德梁行和UGL人員,他們的聲譽,或者他們的角色。而那個報酬,主席,就是不少於5,000萬港元,會分兩期支付,還會確保你會收到一筆約150萬,未給你的董事酬金……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請議員提出你的問題。

何俊仁議員:主席我問題是這樣,因為這是最重要的背景。特首,這項明明是一個有法律效力的合約,牽涉到你要有提供服務、你有酬金,而這個服務包括有作為、有不作為。那麼我想問你,作為特首,你怎可能「一身侍二主」?你作為特首雖然人工不是那麼高,但是你都要對得起香港人,為何你還要暗中服務第二個老闆?第二,為何你不向行政會議申報這項有薪的工作,讓巿民和公眾可以監察你有沒有利益衝突?這項是不是嚴重的公職人員行為不檢?你的誠信是否完全破產?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主席。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林大輝議員有甚麼問題?

林大輝議員:我想你先裁定這個問題跟今次《施政報告》有沒有關係,才讓特首回答。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我已經容許何俊仁議員提出問題。是否回答?怎樣回答?行政長官會決定。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主席。何俊仁議員提出的問題,過去在社會上,在立法會議事廳已經多次全面回覆。何俊仁議員提出的問題,亦沒有一部分是新的問題,所以我只在這娷眾皛﹛A那是正常的離職,以及離職之後不競爭的安排。社會上在這件事,曾經有人,兩位我都不認識,在報紙上寫過文章的會計師人士、管理的專家都說這是十分正常的一個離職和不競爭安排。所有這些問題,在議事廳,我和政府有關人員,已經向立法會交代清楚。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何俊仁議員。

何俊仁議員︰主席,我真的很驚訝梁振英特首你竟然可以膽敢輕輕想避過這個問題,其實更加多的學者、專家、法律人士說,這個是非常不正常的安排,因為離職協議不是跟收購者簽,是跟你自己戴德梁行的董事簽……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何議員,請你不要發表議論。

何俊仁議員︰我都想問你,這個是不是一個你需要提供服務的合約?為何你不向行政會議披露?如果你說沒有做過事,為何你無功而受祿,收一間外國公司5,000萬的錢?如果你說黎智英一個香港商人,捐些錢給「佔中」便是外部勢力,干預香港,操控這個「佔領運動」。你是不是暗中提供服務給這間澳洲公司或背後的老闆?受其操縱?做一些不可告人的事情?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何議員,請你坐下。

何俊仁議員︰你是不是應該引咎辭職,去挽回香港人的尊嚴?

行政長官︰主席。何俊仁議員的問題不斷「翻炒」過去已經充分回答的問題,所以我在這埵A重申一次,這是一個正常的離職和不競爭協議安排。

(待續)



2015年1月15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13時19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