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行政長官《施政報告》記者會答問全文(二)
********************

記者:特首,你很罕有地在你《施政報告》首十二段做了很多政治論述,當中點名提到《學苑》編印一本名為《香港民族論》的書,叫我們警惕我們香港是不是要尋找一條自立自決的出路?其實《學苑》的總編輯已經回應,他說其實他們只是想引發思考,覺得你提到他們說他們港獨是「扣帽子」,其實你覺不覺得你是「扣帽子」呢?還有你會不會見到當中有一些端倪,他們是受到外部勢力的影響,所以提出這些內容呢?

行政長官:我今日在《施政報告》內提出我們要警惕有一部分青年人有這種思維和主張是重要的。正如剛才開場的時候說,一個地方的憲制地位,對該地方日後的發展是十分十分重要的。尤其在香港,「一個國家、兩種制度」、「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已經有《基本法》,而且《基本法》只不過是在一九九○年,即是大概二十五年前才頒布的情況下,我們的憲制的安排是十分重要的。

  如果大家真的有興趣的話,大家可以看看包括今早有回應的那位王俊杰同學──他是二○一三年度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副總編輯──他本人寫的文章,他不只是收錄其他人寫的文章,那本書名為《香港民族論》。這本書不是唯一一本書就有關香港的憲制地位有錯誤論述,他亦不是唯一一位。大家都可以看看這些文章,我認為是對香港的憲制地位的論述是完全錯誤的。這堨i以有一些簡單的,可以讀一讀給大家聽,說到香港的獨立。譬如二○一四年九月的《學苑》,二○一四年的《學苑》,當時的一位副總編輯,他有一篇文章,我今日在《施政報告》中引述的文章不只是一篇,有相當多這樣的文章,他有一段說話指「民主回歸論死亡,『香港民主獨立』應運而生。香港新的民主運動是將香港獨立訴求與爭取民主連成一線。」亦有文章提到如果香港要借助外力達到獨立的話,一是借助大陸的獨立力量,另外一個是借助外國的支持香港獨立的力量。還有一篇文章甚至乎是,它說《談軍政,看港獨》,亦是《學苑》一位專題編輯寫的,他比較香港和新加坡的大小、香港和新加坡人口的多少,怎樣香港一樣可以如新加坡般建軍,諸如此類。

  大家可能認為這些只不過是一些學生,他們一些偶發性的思維,可能抒發一下自己感情的寫法。但這些問題不是一般的時事題,是涉及到香港關鍵的憲制問題。正如兩年前有人在報紙,這個是二○一三年一月份提出要「萬人佔中,癱瘓中環」等等。當時很多人說不需要理會它,你不理它就不會有事,但是大家都看看「佔中」,到它在年多兩年後真的發生的時候,對香港所造成的衝擊和影響。所以,正如我今早在《施政報告》所說,我覺得這些問題我們要警惕。

記者:其實都是想跟進第10段的一樣東西。你提到法治很重要,其實《基本法》都賦予香港市民有言論和出版自由,其實你在《施政報告》那麼高調去批評《學苑》的文章,是否會影響到大學的言論自由或學術自由呢?即是以後可能講一下、探討一下、研究一下都不能呢?其實有相關類似論述的人有很多,亦包括其他大學的人,為甚麼你個個都不說,只是針對港大?是否藉機要整頓港大?

行政長官:言論自由是我們香港的核心價值,特區政府維護言論自由。在言論自由下,大家都可以公開去討論其他人的意見,亦可以批評其他人的意見。我認為在言論自由下,《學苑》三番四次,不單作為學生會一篇官方刊物,在《學苑》這本刊物刊登這些文章,還有出書,結集成書,我覺得這個值得關注,亦值得社會討論,這個不影響香港人享有的言論自由。

記者︰想問你會如何評價現時的行政立法關係呢?另外,就茠x民的「不合作運動」,其實你上一份《施政報告》即使可能「低收入家庭津貼」,其實你現時都是未落實到,未做到,究竟你有甚麼信心新一份的《施政報告》的一些措施都可以順利落成呢?

行政長官︰民意,民意。任何一個公職人員都要重視民意的。請大家一起評評道理:用「拉布」的手法而不是「實事求是」、「是其是、非其非」評論特區政府的一些舉措,又或者因為特區政府提出一些建議堶惘釣リ漁e是不適當而提出反對,完全是一個程序上的「拉布」,令到我們現在的「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仍未能在立法會通過。請大家一起評評這些道理。

  這些立法會議員都是選出來的,還有這個「不合作運動」,大家亦可以看看它的邏輯性、它的正當性。譬如在過去數個月,我自己都忘記主持了多少場各界朋友,當然包括立法會所有議員的《施政報告》諮詢會。與往年一樣,我們要求各個黨派來和我一起討論《施政報告》堶推雩茼閉し簻F策舉措。

  泛民議員、反對派議員當然代表他們的選民,他們對香港的施政亦應該有一定的看法,每年一次這樣的機會,所有黨派都十分重視。但是今年反對派議員說:「我們要二十多人一起來抗議,我們不會分批來和你坐下談《施政報告》,但是我們一樣會做一些關於《施政報告》的一些建議,我們不交給你,我們交給政務司司長和財政司司長。」這個做法的邏輯到底是甚麼呢?你們到底想特區的行政長官、特區政府看到你的建議,你們作為民意代表反映民意,抑或不看你的建議呢?但是我都不計較這些形式,我都主動問政務司司長,借了她收到泛民議員交給她的那份,我都盡量能夠採納大家的意見。

  至於今早我真的宣讀《施政報告》時,泛民議員離場抗議。明天我因應《施政報告》去立法會大會答問、接受質詢,亦借此機會通過立法會議員向他們的選民解釋、交代《施政報告》內容時,我相信他們又不會離場抗議,我相信他們會在現場借機會有很多提問、發言來宣洩一下他們的情緒、訴求等。所以整個「不合作運動」的邏輯性、正當性、合理性,我覺得大家都值得質疑。說到底,每一個公職人員,他們都是食社會俸祿,他們收香港社會的薪金、津助等,應該為社會做事,只是做show是解決不到香港的問題,是掌握不到香港的機遇。

記者:怎樣評價現時的行政立法關係?

行政長官:我只能夠說特區政府這邊,我們會盡我們最大的努力,我們不會情緒化做事,我們仍然本茯高懋|做事、為社會解決問題、為社會爭取機遇那個心去做。正如我剛才所說,有二十多個立法會議員,他們說,我有意見給你,關於你那份《施政報告》的,我不來見你,我也不交給你,我只給兩位司長的。我也不會鬥氣說「你不給我就罷了,我就不理你」。我都去問司長拿一份回來看,了解他們的訴求、建議。所以就行政機構、行政機關而言,我們還是盡我們最大的忍讓,盡我們最大的努力。我剛才也舉了很多例子,在立法會雖然遭遇「拉布」,雖然受「不合作運動」影響,但我們也很努力一個、一個又一個爭取成功落實。

記者:想問一問剛才你說《香港民族論》並不是一般的時事題,你要加以正視要說出來。但你會否覺得以一個特區首長的身分說出來,去作出一些批評,其實是小題大做,或者對於學術自由的討論空間會收窄?另外都想問問,你講到第15段:「香港問題,香港解決」,可否說清楚你在哪一方面覺得是違憲,是違反《基本法》哪一條條例呢?

行政長官:有關主張香港獨立的言論不是學術研究,我建議大家在進一步討論這個問題時,可以在網上下載這些文章,或者去書局買這些書來看看,大家知道這個並不是一般的學術研究,是主張來的;而且這些問題不能夠說是小題,因此行政長官在《施政報告》提出,請大家警惕。我們一方面欣賞青年學生關心香港的發展,但同時我們應該「是其是、非其非」。

  至於「香港問題,香港解決」,看那些問題是甚麼問題。在香港高度自治範圍內,根據《基本法》高度自治的問題,應該是香港解決。但香港問題在政制問題上,這個就是我今日在《施政報告》說的,在政制問題上,正如我在《施政報告》引述《基本法》,以至聯合聲明的內容,這些問題不是香港本身單獨可以解決的問題,這個在《基本法》已經清清楚楚。

記者:我想問兩條問題,第一條問題都是想跟進政改,剛才你都說過覺得《學苑》那些港大學生搞港獨,其實是不是想把中央不給普選予香港人的責任推給學生呢?第二就是剛才你都批評過一大輪學生的主張,可不可以說說其實你在《施政報告》為何沒有說怎樣可以令到政改方案,令到立法會三分之二通過呢?你會怎樣做呢?有甚麼具體的事可以做到呢?

行政長官:我本人和中央三番四次說,我們有很大的決心和誠意在香港根據《基本法》和人大常委會有關的規定、決定落實二○一七年普選行政長官,三番四次說過。你第二條問題大概亦說明我們對你第一條問題的答案的決心,因為你問我怎樣爭取,如果我們沒有一個決心的話,我們不會去爭取,因為我們有這個決心,所以我們爭取下去。具體的爭取是甚麼呢?其實都請香港市民發聲,我知道已經有一部分說會捆綁投票否決二○一七普選行政長官方案的議員說,無論民意如何我都不聽、我都否決。但是我都想大家市民出來說一下,我們應該掌握好今次,掌握好今次讓香港人第一次以「一人一票」選香港地方首長的機遇,這一個我覺得民意應該清晰出來。無論如何,無論如何,我們根據《基本法》有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提名後,讓五百萬香港選民「一人一票」選行政長官的做法,一定比千二個選舉委員選行政長官的做法是民主的,這個不可能是倒退;而且我們落實好我剛才所說的二○一七年行政長官普選之後,我們仍然有機會繼續去優化我們選舉行政長官的方式。所以我們要不斷把這個信息向全社會說,我們既希望說服稱要投否決票的泛民議員,亦希望解釋給香港市民知道,要求香港市民,要求他們選出來的泛民立法會議員根據民意投票。

記者:梁生,我想問因為據聞論述部分是你親自操刀寫的,可否證實?第一。第二,就是因為在論述部分你幾次提及到警惕和點名批評學聯,給人感覺,有些人認為好像很「戰鬥格」。其實因為歷年《施政報告》都好像比較少這樣做,你覺得這個做法是否適當呢?我們還有一個問題,不好意思,就是如果我沒有理解錯誤,你的意思就是說要警惕「港獨」。如果是這個情況下,其實特區政府會否考慮重提二十三條立法,或者加快去研究這事,在這一屆政府要做到呢?

行政長官:我們現時沒有二十三條立法的時間表,這個過去多次說過,我們目前就這個問題,我們沒有改變我們的想法。

  在今早的《施政報告》第10段,我們有一個說法,就是我們不能不警惕,我就提出這一點,我們不能不警惕這些錯誤主張。特區政府是一個團隊,我十分重視亦十分欣賞特區政府的團隊精神。整個《施政報告》產生的流程大概是這樣的,我們過去有很多個月,花了很多時間在政府內部醞釀,往往起點就是我的政綱。政綱在過去兩個《施政報告》再加上「成熟一項推一項」,有甚麼已經做了,有些甚麼還未做,做了的我們做到甚麼階段,由那媔}始,我們來來回回,與很多部門來來回回很多次,到最後落筆都是集體創作,都是集體創作。但當然這份《施政報告》,正如過去幾屆政府的《施政報告》一樣,是行政長官的《施政報告》,所以到最後審稿是我審稿的。多謝大家。

(請同時參閱記者會答問全文的英文部分。)



2015年1月14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21時17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