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行政長官在北京會見傳媒談話全文(只有中文)(附圖/短片)
****************************

  以下是行政長官梁振英今日(十二月二十六日)在北京完成述職後會見傳媒的談話全文:

行政長官︰大家好,非常多謝尤其由香港上來的新聞界朋友,在聖誕假期期間採訪我在北京這一兩日的述職活動。要大家等得比較夜,因為剛剛參加完一場宴會,趕過來和大家見面,因為明天一早乘搭早機返香港。

  今次過來北京是進行年度的述職,向人大委員長、國務院總理和國家主席,先後報告特區的情況,和特區政府工作的情況。主要是三個大方面,第一,就是依法推動香港的民主發展;第二,就是發展經濟;第三,是改善民生。

  中央領導人對香港近月發生的違法「佔中」事件,他們表示關注。就香港的政改問題,中央領導人再重申,他們是有決心根據《基本法》的規定和人大常委的有關決定,依法在香港落實民主,讓香港五百萬合資格選民可以在二○一七年歷史性地首次一人一票選出行政長官。

  中央再次表示這個決心是堅定不移的。我亦很希望特區社會能夠在未來很快我們會啟動第二輪諮詢時,能夠多點在《基本法》的規定和人大常委會決定的基礎上提出大家寶貴的意見。我亦希望立法會議員能夠支持,使我們能夠按照《基本法》的要求,亦即是說,得到三分之二的立法會議員大多數支持,在二○一七年可以給予五百萬香港合資格選民一人一票選行政長官。

  領導人亦再次重申,他們對香港的經濟發展和社會發展,他們會繼續支持的。他們提出凡是有利於香港社會發展、香港經濟發展的事情,中央都願意支持特區、支持特區政府去做。

  所以,我亦向領導人提出未來一段時間,香港怎樣去用好「一國」和「兩制」的共同優勢。既為香港的經濟發展和社會發展提供新的動力,使我們可以擴大我們的經濟基礎,使我們的社會可以上新的台階,而同時亦為國家的發展做好我們應有的貢獻。

  所以,今次上來北京的述職活動,應該說是成功的,亦得到國家領導人再次肯定,不單止我和特區政府的工作,亦再次肯定香港在國家發展當中的重要性,亦再次確認中央對香港社會發展和經濟發展未來的支持。多謝大家。

記者:梁先生,想問其實王光亞都有提到述職是要規範化,以及都要提到過去一年工作的不足。請問你今次述職有向領導人提及你過去一年有甚麼不足呢?

行政長官:我們在口頭述職之前,提交了詳細的報告。譬如就民生方面,亦提到過去一年雖然我們經過幾番努力在立法會方面通過了我們社會俗稱的「雙辣招」,我們用稅收的辦法,基本上排除了炒賣的、外來的和投資性的需求,使在需求方面,我們基本上把有限的供應留給買樓自住的香港人。但由於供應方面還需要時間才能夠供應市面,我們過去都經常說,未來三、四年私人樓宇的落成量,會較過去五年每年的平均數,一年比一年來計算,我們會差不多超出一倍。我們繼續去努力做好土地的開闢工作,和土地規劃的變更工作,在這方面,特區政府會加大力度。但同時,我們亦遇到一些困難,包括我們要得到地區人士、區議會和城規會的支持,亦有些時候要克服一些,譬如交通和環保方面的困難。在這些工作上,我們遇到一定難度,但我們有決定心和有信心繼續去做。

  所以,在整個會面時,作出口頭報告和早前我們做的述職書面報告,我們都巨細無遺、客觀如實地向中央領導人報告香港的情況;亦在某些地方希望中央能夠支持特區政府的工作,與我們一起去解決這些困難。

記者:梁先生,在「佔中」方面,在政改或是「佔中」的問題,有沒有向中央領導人說特區政府有些不足之處,或者可以改善的地方,包括怎樣處理,譬如催淚彈引起很多的爭議?你有沒有包括……

行政長官:就整個過去三個多月發生的所謂「佔領行動」這個問題上,稍後我們會有一份詳盡的報告,香港一般叫的民情報告我們會呈交給中央,這份報告我們都會向香港社會公開的。

記者:今次的述職報告有沒有包括「佔中」事件?

行政長官:我們有提到「佔領行動」這件事,但中央領導人都知道我們之後會有一個跟進的,一個全面的,就有關政改所引起的各個方面的事情,包括這個「佔領行動」的事情。

記者:何時會呈交那個民情報告?

行政長官:我們會盡快。我看我們都會很快,過完這個聖誕和新曆年的假期,我們會盡快向中央呈交。

記者:其實應該政府都很明白「佔中」人士對普選的訴求,又說要二○一七落實普選,你必須爭取他們的支持。其實在第二階段諮詢方面有甚麼「走盞位」可以令他們會再重新考慮是否支持政府的政改方案?

行政長官:大家記得幾個月前在發動佔領行動前,「佔中」行動的發起人和組織者,他們提出一個訴求,就是說「公民提名必不可少」。但大家知道以香港法律界人士,包括法律界的專業團體都從他們的法律專業角度來說,指「公民提名」是不符合《基本法》的規定,因為《基本法》規定有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提名後普選產生行政長官。所以,佔領行動的發起人和組織者,他們要求的「公民提名」不符合《基本法》。在這種情況下,中央政府也好,人大常委會也好,特區政府也好,是不可能把不符合《基本法》的東西,違法的東西,變為合法。所以,在第二次諮詢時,我希望「佔中」人士,無論是組織者、發起者或是他們的追隨者,都希望能夠回歸《基本法》,回歸人大常委會的有關決定。因為任何違反《基本法》和人大常委會有關決定的普選訴求,都是不符合法律,因此,是不實際的。我經常說,在這塈琠峈抭˙’h一次,甚麼叫「真普選」呢?「真普選」在任何一個社會來說都是要根據當地,譬如一個國家的話,就是該個國家的憲法或者其他的法律。香港亦一樣,香港作為一個特別行政區,我們的憲制的根本,就是我們的《基本法》和人大常委的有關決定。所以,我希望全香港社會能夠明白,今次我們是一個十分好的契機,讓香港在這麼多年的歷史當中有第一次,歷史性地第一次可以有一人一票選出我們地方的首長。這個根據一定是《基本法》和人大常委的有關決定。只要大家理解這一點,只要大家接受這一點,我們二○一七年普選行政長官是可以落實的。

記者:有沒有一些關於提名委員會怎樣增加民主成分?在第二階段諮詢?

行政長官:這個普選如何落實?怎樣向前再多走一步?我們在這兩個月的諮詢期內,我們希望大家能夠多些提有關意見。但最重要一點,三番四次都要重覆的,就是我們不能夠超越《基本法》的規定,亦不能夠超越人大常委會有關的決定。

記者:其實在述職時說了很多要發展經濟、改善民生,其實外界亦有意見認為擔心這些言論是否想用經濟的措施去換取在政治上的支持。你有何看法?

行政長官:我們推動香港的政制發展,推動香港的法治民主,與發展經濟、發展社會、改善民生,都不可以偏廢的,亦沒有矛盾的。我相信香港市民認同這一點,國家領導人他們亦支持我們這樣做,並不是說因為我們不發展民主,因此我們把側重點放在經濟或社會發展方面。

  事實上,大家可以看到,中央,包括人大常委會,他們是三番四次公開表示,他們願意通過香港在二○一七年根據《基本法》和人大常委的有關決定,落實普選。我本人亦根據《基本法》表示了我是同意這樣做。現在剩下來的,就是我們是否在立法會可以得到三分之二的大多數議員的支持,如果他們支持的話,我們五百萬香港選民就可以第一次有機會一人一票選行政長官。而同時,中央亦表示,他們願意支持香港的經濟和社會發展。

  大家可以看到,過去一段時間,無論譬如是CEPA ,內地在廣東實施CEPA ,給予香港的服務業,基本上實現自由化。這只不過是大約兩個星期前的事情。所以,無論政治發展或是香港的經濟發展、政制發展或是經濟發展,中央都表示支持。這兩者之間沒有矛盾。

記者:梁先生,總理說會加大力度支持香港。其實剛才會面他有沒有提出一些繼續支持香港的措施?即是譬如在「滬港通」之外,會在未來提出一些甚麼政策?另外,主席或總理有沒有提到,希望香港怎樣處理後「佔中」的社會撕裂情況呢?

行政長官:我看有關後「佔中」之後的後續工作,我相信我們在提交了民情報告後,中央會與特區政府會進一步商討,看看有甚麼事情需要中央幫忙做。就有關一些具體的經濟發展的支持工作,大家知道香港是國際的,亦是國家的一個主要金融、貿易和航運中心,這個在「十二五」規劃埵酗@句畫龍點睛地點了出來,就是支持香港鞏固及提升國際金融、貿易、航運中心地位。過去兩年,中央一直支持香港朝這個方向進發。我們在會面期間亦談了在金融方面、貿易方面和航運方面,怎樣可以不單止鞏固香港今日已有的地位,珍惜我們的地位,還有怎樣去提升我們的地位可以上一個台階。這些我過去在不少公開場合都講過,譬如說,在金融方面,我們的服務門類可以擴大,因此,在兩年前我們成立了金融發展局。金融發展局的專家亦經過這兩年的研究後,向我提交了若干個報告。這些報告內容有一部分在今日述職之前已經與中央有關的部委,我們商討過。我們希望有一部分可以落實在「十三五」規劃堶情C就「十三五」規劃,我們已經有若干項比較具體的建議呈交了中央,給發改委,亦與發改委有多次的探討。我們估計會在二○一五年的第一季度,亦是未來幾個月,能夠與發改委基本上落實我們的建議。這個是一個方面。

  另外有一些我們可以用好「一國」的優勢,同時「兩制」的優勢,不是我們一些大的或者固有的一些龍頭產業,譬如是金融、貿易和航運。我們有一些新的產業亦可以用好這個共同優勢,包括譬如說我們的設計,我們的知識產權保護;航運方面,並不是碼頭業,是航運服務業,還有航運方面,不是海運業,而是空運業等。我們在會面期間都有觸及的。最後一條問題。

記者:梁先生,習主席提到說要根據實際情況依法有序地推動普選,他所說的實際情況是甚麼?另外習主席也特別提到香港希望做到「三個有利」,包括安居樂業,繁榮穩定等等。對於你未來推動普選或處理一些衝突的時候,處理一些民間抗爭的時候,會有甚麼啟示或改變呢?因為他很強調安居樂業,繁榮穩定這些「三個有利」。

行政長官:安居樂業,繁榮穩定是每一個社會的共同訴求,相信這也是香港七百一十多萬人的共同訴求。這是我們的工作目標,也是中央支持我們的目標。我們提到有一些具體的問題,包括經濟發展的問題。我們只要經濟發展起來,香港市民才可以樂業,有樂業之後才可以做到安居等等。所以我剛才所說那幾個產業的發展,我也有提到。

  香港的政制發展要符合香港的實際情況,這一點其實不是國家領導人最近才提出來的。事實上在二十多年前,一九八五年我們開始起草《基本法》的時候,這個一直以來是我們的政制設計和政制發展,可以說是一個守則。因為世界上那麼多國家和那麼多國家的地方政府,都有它自己比較獨特的政治體制的設計。為甚麼它會發展出自己一套的政治體制出來呢?其實都是為了滿足它,或符合它本地的實際情況。香港的實際情況就是一個特別行政區,我們這個特別行政區,一方面是屬於國家的一部分,但同時我們有高度的自治權,所以我們作為一個特別行政區,我們的政制發展不能和主權國家比較。但同時我們作為一個有高度自治的特別行政區,我們不能和一個普通的、沒有高度自治的城市,比如說東京、紐約、倫敦來比較。在「一國」之內,我們作為一個高度自治的特別行政區,這是個很大和很特殊的實際情況,所以我們在香港發展民主,既要照顧「兩制」,也要尊重「一國」。我們在「一國」之內「兩制」之間來發展香港的民主。我們要知道從下而上,我們有提名委員會,然後有一人一票選出來的行政長官,亦根據《基本法》而事實上這個寫法也寫了在《基本法》之前的《(中英)聯合聲明》那堙C我們無論是選舉委員會,或是一人一票普選產生出來的行政長官當選人,是需要中央人民政府任命的,這亦是香港的實際情況。有了選舉在先,然後有任命在後,這也體現了行政長官擁有的權力,一方面由下而上,人民通過選舉的授權,之後有中央政府通過任命的額外授權。人民授權,再加上中央的額外授權,這兩個授權加起來,使得行政長官,因此我們這個特區有高度自治的權力。因此,我們行政長官的權力,亦因此他的產生辦法,跟東京市長、紐約市長、倫敦市長,和很多世界其他城市的市長是不一樣的。這是一個最具體的實際情況。這些問題我也希望下去,尤其是在接下來新一輪的諮詢中,能夠多聽社會各界的意見,好嗎?多謝大家。



2014年12月26日(星期五)
香港時間23時45分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