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會見傳媒談話全文
******************

  以下是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今日(十二月六日)下午在沙田出席活動後回應傳媒提問時的談話全文:

記者:(「佔領行動」)今日都第七十日了,但現在情況仍然膠荂A(政府)會否與學聯(香港專上學生聯會)重啟對話?有沒有這個機會?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若我沒有記錯,「佔領行動」到今天是第七十日。大家看到主流意見,包括民主派陣營和各方意見也是希望盡早和平結束這個「佔領行動」。大家看到他們很多同路人近日都在商議有甚麼最好的退場機制,我想這些都是正確的做法。我希望對學民思潮的同學說,他們都是年輕的,他們面前的人生道路都很長。我想和他們分享一句,爭取民主不是只爭朝夕,而是要在乎長遠,有時退一步海闊天空。在現在這一刻,我希望他們多聽一些同路人的勸告,可以早日結束絕食行動。因為畢竟絕食行動是一個自殘行動,對他們的身體沒有好處,大家也看到是對解決佔領問題、解決政改問題沒有實質幫助,我希望這是時候他們可以看到這一點。

記者:絕食的學生說希望與政府對話,但政府似乎「落了閘」,是否沒有機會和學生對話呢?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其實我們要看看提出對話的背景、原因和希望達到甚麼結果來衡量。我們在兩個月前接受了同樣的要求,在十月二十一日曾與學聯代表對話。我相信對話是需要的,但是需要有對的客觀條件和環境。這一刻我相信對話不是最重要的事,而是撤離現場、結束絕食行動是最重要要做的事件。對話若是為「重啟五步曲」或是要撤回「8.31決定」,相信不論是行政長官、政務司司長或我上星期在立法會也說得很清楚,在法律上、程序上或者在政治現實上也是絕對沒有可能會發生的事,希望同學也看到這一點,會退而求其次爭取一些在現實上真的能爭取到,更加開放、更加民主的制度,我相信應該茞援馧o一點。

記者:那是不是絕食行動其實沒有用?可能都不會感動政府?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其實做政府是一個很困難的職份,我們要看廣大市民整體和社會的長遠利益。我認為,作為政府是不會認同亦不會接受用一些違法的行為、一些脅迫的行為,或者好像絕食這一類自殘的行為,而作出一些所謂退讓。因為若我們鼓勵或者認同這些行徑,對社會整體和長遠,和在其他施政範疇都沒有好處。若我們只是為了當下的一些政治需要而作出一些所謂對話、回應,只會損害香港的長遠利益,所以我希望同學都看到這一點。

記者:若學聯下星期就宣布退場的話,你們會否考慮和學聯重啟對話?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我相信若在佔據路面的行動結束後,特區政府會很快推出第二輪諮詢,第二輪諮詢我們會面向社會全方位。在第一輪(諮詢),我們已經跟學聯有一個對話,(律政司)袁(國強)司長跟他們談過,所以我們當然會面向同學們、會面向學聯、會面向特別是立法會民主派的朋友。在這一刻,他們在個多星期前和政務司司長見面的時候,仍然是非常決絕,說一定會否決特區政府提出的任何議案,使二○一七年(政制發展)原地踏步──他們都說得挺決絕的。所以我希望在未來的工作,能令他們回心轉意。我希望市民大眾都看到,縱然對八月三十一日的決定有不同的看法,接受程度大家看民調都看到,接受和不接受都是大概百分之四十幾左右,所以社會上的意見是很分歧的。但在分歧當中,我們可不可以先落實一人一票的投票權?在第二輪諮詢我希望能夠盡量令市民都接受到這一點。

記者:有沒有一些新的、寬鬆的措施,使第二輪(諮詢)可以令大家接受程度高些?因為經歷了這七十日,其實大家的步伐都沒有拉近分歧,怎樣可以拉近?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其實我都覺得比較可惜,因為我們本來應該在十月就展開第二輪諮詢。(在)第二輪諮詢,我都希望可以涉及的層面比較廣泛。但很無奈地,因為大家都知道,政治的氣候、條件不到位的時候,我們勉強展開諮詢都是有反效果而已。但我相信現在看到,「佔領行動」結束的一天應該很快來臨。就第二輪諮詢我當然要和特首再商量,不過由於時間已經剩下不是太多,可能我們都要比較集中看看在《基本法》附件一的修訂內,還需要有甚麼程序要放進去?這些程序可否比較寬鬆?譬如很多人提出在「入閘」方面是否可以有一個較低的門檻、比現在八分一更低的門檻可以「入閘」,使更多人可以參選?在參選的程序、過程堙A可否讓市民的民意有正式的渠道可以表達出來,影響到提名委員會的決定?提名委員會作決定的時候,透明度和問責性是否可以提高?我相信若在制度上能夠加入這些元素,令制度更加公正、更加開放、更加透明度高,那麼市民的接受程度希望都會再高些。

(請同時參閱談話全文的英文部分。)



2014年12月6日(星期六)
香港時間18時12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