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立法會十九題:新高中學制下的通識教育科
*******************

  以下為今日(十二月三日)在立法會會議上葉劉淑儀議員的提問和教育局局長吳克儉的書面答覆:

問題:

  據報,有一位高中通識教育科(通識科)的資深教師指出,香港考試及評核局近日公布的二○一四年通識科考獲第五級佳績的考生表現示例,流露鮮明的反政府政治取態,未能達到通識科評核大綱中有關「在處理不同議題時,能考慮和評論不同的觀點」的評核目標。該教師更懷疑評卷員的個人的政治立場或會影響其給予考生的評分。此外,有意見認為,通識科的宗旨之一是培養學生的「critical thinking」能力,但該詞過去的翻譯是「批判性思考」,令學生傾向以批判態度看待別人的意見。儘管教育局近日已把該詞翻譯為「明辨性思考」,但教育局出版的刊物和網頁仍未全面採用新翻譯。就此,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教育局會否檢討通識科考試的評核標準是否過於含糊,以及會否採取措施防止評卷員的個人政治立場影響其給予考生的評分的情況;如會,檢討及採取措施的時間表為何;如否,原因為何;

(二)教育局會否採取措施,進一步澄清「critical thinking」的正確翻譯是「明辨性思考」,並要求轄下各部門及相關機構統一採用;如否,原因為何;及

(三)鑑於有一位香港大學哲學系副教授指出,不應將 「critical thinking」與好爭辯或批判別人的態度混淆,而它指的是一種可令人明辨各理念的邏輯關係及可善用搜集得的資料作全面分析的能力,教育局會否參考該學者的闡釋,以檢討它現時對「critical thinking」一詞的含義的論述;如否,原因為何?

答覆:

主席:

  就葉議員的提問,謹覆如下:

(一)通識教育科有清堛熊核標準。按評核要求,每道題目均設有層級式的評卷參考(包括表現水平描述和作答例子等),並提供答卷示例供閱卷員參考。一如其他科目,在閱卷開始前和閱卷過程中,香港考試及評核局(考評局)設有嚴謹程序和機制統一評分標準,而試卷主席和助理試卷主席以及網上評卷系統也會監察閱卷員的評分表現。

  對一些要求表達個人立場的題目,評分的關鍵不在於個人立場,而是理據是否充分有條理。文憑試的閱卷員都是專業教師,而且在閱卷前,考評局會對閱卷員進行培訓、考核,閱卷期間也會抽檢考卷,以確保評分準則得到落實。閱卷員的政治取態和是否有政治聯繫,不應影響其評改答卷的專業判斷。

  此外,通識教育科答卷的評閱採用雙閱卷制,而每名閱卷員只負責批改一道題目的答卷。當一份答卷由兩位閱卷員獨立評改後,若兩者分數相差大時,系統便交予第三位閱卷員評閱。當仍沒有是最接近的兩個分數時,系統便交予試卷主席或助理試卷主席評閱。每條題目的答卷最多可獲四名閱卷員(包括試卷主席或助理試卷主席)共評四次。以一位考生在通識教育科考試回答四條題目計算,其全部答卷最多可有十六位閱卷員(包括試卷主席或助理試卷主席)評改,即評改次數最多為十六次。

  再者,每年考試後,考評局會出版考試報告、舉辦教師簡報會和提供不同表現水平的作答示例,以解釋評核要求、評分標準和考生表現等。閱卷員在閱卷後亦可就試卷和閱卷的意見向考評局提交報告,考評局每年就不同科目的考試向學校進行問卷調查,而考評局轄下各香港中學文憑考試科目委員會也定期舉行會議,對試卷和相關評核機制進行檢討。

  新學制中期檢討的第二個階段正繼續進行,檢討包括學生在整體課程中的學習經歷、新學制對學生升學的影響、學校層面推行課程和評估(包括校本安排)的情況,以及在學科層面(包括通識教育科)課程和評估的實施情況,並根據學生為本及專業的原則草擬修訂建議。

(二)及(三)根據中國社會科學院語言研究所詞典編輯室編《現代漢語詞典》第五版(二○○七年),「批判」一詞的意思為「分析判別,評論好壞」或「對錯誤的思想、言論或行為做系統的分析,加以否定」;與此同時,「批判思維」或「批判思考」已廣泛用於內地、台灣、澳門(例子見附錄一),本地教育界也廣泛採用「批判性思考」一詞(例子見附錄二)。

  教育局建議在批判性思考的學習過程中,學生應掌握多項技能,包括收集適當的資料、掌握事實、分辨事實和意見、客觀分析、作出有根據的論述與評論等。教育局明白坊間有人對批判性思考的意思有誤解,以為只作負面批評,或為批評而批評,故同意採用「明辨性思考」作為「critical thinking」的中譯,但仍保留「批判性思考」的用法,兩者並行,避免學界誤會已引入另一種能力以代替現有的。例如在《基礎教育課程指引—聚焦•深化•持續(小一至小六)》(二○一四)中,已採用「批判/明辨性思考能力」一詞,有助教育界同工和公眾人士了解當中的重點。

  教育局重申,在相關的教師培訓活動中,若涉及發展學生的思考技能的課程時,教育局一直都按以上所述解釋「critical thinking」的意思,通識教育科的教師對此亦有透徹的掌握。本局對明辨(批判)性思考的解釋與該香港大學哲學系副教授的觀點並無歧異。教育局在未來的課程文件及教育培訓活動,會採用「明辨(批判)性思考能力」一詞,作為「critical thinking」 的中譯。



2014年12月3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6時52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