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行政長官會見傳媒談話全文(只有中文)(附短片)
***********************

  以下是行政長官梁振英今日(十二月一日)下午出席香港經濟峰會後會見傳媒的談話全文:

行政長官:大家好。我想和大家講講政改、「佔中」和清場這三件事的關係和最新情況。

  一個社會將其選舉這個地方政府首長的制度,從一個制度改變到另一個制度,已經是相當有爭議性的一件事。香港作為一個高度自治的特別行政區,我們的特區政府和行政長官的權力比外面一般的城市,無論是西方或是東方的城市的首長都要大。因此在這種情況下,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的產生方式,在選舉制度上、選舉方式上有一個改變,亦因為這樣是更加具爭議的一件事。這個我們是知道的。

  而在一個國家、兩種制度下,行政長官的選舉方式要改變的話,這個亦是在《基本法》堶戚q明的,中央是有權有責參與的。凡此種種都令到香港行政長官選舉辦法的修改,我們簡稱「政改」,是有爭議性的,這個我們是理解的。

  我們知道社會上有相當部分的市民,包括我們的青年學生,他們追求民主,他們希望香港在選舉行政長官這個過程當中能夠有最高成分的民主,這個我們亦是理解的。但是香港是一個守法的地方、是一個法治的地方,因此我們要落實普選,要做到真普選,必須根據法律來辦事。香港回歸十七年來,《基本法》是香港法治的重要基石,是香港法治的重要基石,因此真普選是必須根據《基本法》有關的規定和人大常委過去數年相關的決定來落實,這個才是真普選。離開人大常委有關的決定或者《基本法》有關規定的普選,不可能是真的,這個我希望在佔領香港各個地區街道的朋友,知道甚麼叫真普選。人大常委的決定是不能夠亦不會修改的,中央亦說了很多次。

  在過去差不多一年的時間,自從我們開始政改諮詢之後,我們在香港聽了社會上方方面面的意見,亦將這些意見原原本本和真實地向人大常委做了報告,亦提供種種機會在上海、深圳、香港,在人大常委決定出來之前、決定出來之後,和社會各界面對面交換意見。例如今年四月份我們就安排了立法會全體議員,包括泛民議員,去上海和李飛主任、王光亞主任和張曉明主任面談。在香港亦安排了全體立法會議員和其他人士和張曉明主任面談,這些都是特區政府發揮橋樑、反映意見的作用。

  香港是一個法治社會,我們除了做政改要根據《基本法》和人大常委會的決定和規定之外,我們表達意見一定要用合法的方式,一定要用合法的方式。之所以在戴耀廷先生年多前提出用「佔中」這個方式去爭取一些《基本法》堶惜ㄝe許的行政長官選舉辦法,我當時已經指出這個「佔中」,一是違法的,第二是徒勞的,所以社會人士、廣大的香港市民是反對用「佔中」這個方式、一個非法的方式去表達他們對某種形式普選的訴求。但是「佔中」畢竟發生了,特區政府和社會各界人士都用種種的方式,希望能夠勸服、說服佔領中環、佔領旺角、銅鑼灣的市民,希望他們能夠放棄用「佔中」這種非法方式來表達他們的意見;而特區政府,這個當然包括警方,亦用極大忍讓來看待佔領我們這些街道的人士,尤其是我們的青年學生。

  我們不想,我們不想因為清場,而在清場行動中拘捕市民,尤其是我們的青年學生。因為我們拘捕跟蚗丳惕畯怐澈C年學生,法庭判決如果這些青年學生是有罪的話,他們是有案底的,會影響到他們日後出國深造的機會,影響到他日後在外國工作的機會,甚至乎會影響到他們回內地。因此在萬不得已的情況底下,我們都不想用清場的方式,更加不想在清場的時候有任何衝突造成流血事件。之所以特區政府和警方在過去兩個多月的時間,都是和全社會一齊用極度忍讓的方式去看待長時間以來以非法方式佔領香港主要街道,令到香港國際形象受損,令到香港經濟受損,令到地區的一些商戶,尤其是一些小型商戶,令他們的經濟、他們的生計,蒙受重大的損失。這就是為何特區政府和警方在過去兩個多月的時間堶惇O極度忍讓。

  但是,一個又一個的民調告訴我們,市民的容忍程度現在是越來越低,市民要求「佔中」人士盡快撤離、和平撤離的呼聲越來越高。在警方沒有採取清場行動的情況底下,學聯和學民思潮昨日號召一部分的市民圍堵政府總部,要癱瘓政府,很多市民認為,兩個多月來,「是可忍,孰不可忍」,「是可忍,孰不可忍」,所以現在要求警方清場的呼聲越來越高。

  大家在昨晚的新聞看到,集會人士主動衝擊警方的防線,而警察以最大的容忍程度來看待這些衝擊者,下去警方會果斷地採取行動執法。

  在這塈琠^勸,在這塈琠^勸所有仍然佔領或者有意今晚重返佔領現場的人士,尤其是我們的青年學生,尤其是我們的青年學生,不要以為警方過去的忍讓就等如警方無力處理佔領事件,不要以為警方的忍讓等如軟弱。警方和政府有責任盡快恢復社會秩序,盡快執行他們的職責,亦即是維持香港法紀的職責。

記者:是否即是今晚會全面清場呢?

行政長官:我看全社會對佔領人士過去兩個多月所造成對香港方方面面的負面影響,香港本地以至國際間的聲譽上、經濟上、實質上的影響,香港人確實認為是「是可忍、孰不可忍」。而且過去警方和政府的忍讓被少數人誤解為警方是無力清場,或者警方是軟弱,政府是軟弱,是不會清場。我看,我剛才都說過,「佔中」的源起是政改。中央多番講過,中央是有決心、有誠意,我本人亦有決心、有誠意,為香港社會在二○一七年帶來有史以來第一次的行政長官普選,讓五百萬合資格選民有權自己投票選出我們的行政長官。

  我們要知道,香港的普選在「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下,我們並不是一般的城市,我們不是低度自治的城市,我們是高度自治的城市,所以在這個過程當中,無論是修改選舉方式,或者是產生行政長官出來之後要中央人民政府任命,這個都與外國的做法不同。原因就是中央透過《基本法》,透過任命給香港的行政長官額外的授權,使得他在香港的權力大過外面一個普通市長的權力,這些都是我們政制和選舉制度堶悸滲S殊性。希望現在還在佔領現場的朋友、同學,他們能夠全面深入了解香港的憲制安排。多謝大家。



2014年12月1日(星期一)
香港時間16時02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