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行政長官、政務司司長和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出席扶貧委員會會議後會見傳媒談話全文(附短片)
******************************

  以下是行政長官梁振英、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和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今日(十一月二十九日)出席扶貧委員會第十五次會議後會見傳媒的談話全文:

行政長官:今日是重設扶貧委員會後的第一任扶貧委員會的最後一次會議。因此,利用這個機會我們檢視了過去兩年第一任的扶貧委員會的工作成效。應該說成效是相當顯著的,具體我們在扶貧工作方面的進度,稍後請司長和局長向大家介紹。

  香港的貧窮問題是存在的,而且積存已久,而且貧窮問題是多元的。我們社會在這個問題上有了相當大的進步,首先,從認識上我們現在普遍有這樣的認知,就是香港確實有貧窮問題,而且問題還相當廣泛、比較複雜。我想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基礎,有了社會認知,可以讓政府和社會各界去共同設法紓緩貧窮問題,和因為貧窮問題帶來的其他社會問題。

  我們重設扶貧委員會後,有一個破天荒的舉措,就是為香港首次訂定貧窮線,我們用一個「相對貧窮」的概念去做這方面的研究。我們這個貧窮線訂定出來後,為扶貧委員會、為政府,亦為各界提供一個科學和客觀的數據,讓我們可以知道這個問題的廣泛程度,以至可以讓我們制訂有關的政策。還有的就是在我們的政策和措施出台之後,可以讓我們檢視這些政策的成效。這些成效的問題稍後請司長向大家介紹一下。

  下去,我們新一任的扶貧委員會的工作仍然很多,主要我們希望扶貧委員會能夠照顧香港各個方面有貧困問題的人士,尤其是甚麼呢?尤其是提供誘因和提供幫助,助人自助和提供誘因自助,使得香港人可以發揮一貫的自力更生的精神,接受社會或者政府的幫助和一些誘因之後,他自己亦付出努力來改善自己的生活。在這方面,過去兩年,我們都有一定的成效,譬如我們的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又或者是在職的交通津貼等,這些都是很好的例子。所以,我們下去的工作還是相當多的,但我們有信心在扶貧委員會這個政策平台上,加上特區政府的決心,還有社會各個方面的配合,我們是有希望看到香港的貧窮問題逐步得到紓緩。現在請司長。

政務司司長︰各位傳媒朋友,在今日的扶貧委員會會議上,我們更新了去年制定的貧窮線。由於過去一年,即是在二○一三年,香港整體的經濟和就業情況都是相當理想,所以二○一三年的貧窮線按茖C一個組別,即人口的組別,除了一人家庭貧窮線的門檻是沒有上升之外,其他由二人一直去到六人或以上的住戶,貧窮線的門檻都是上升了的。所以在政府的政策未介入之前,其實二○一三年的貧窮人口是有所上升。但是當政府的政策介入了之後,而我說的是政府的恆常現金的政策,特別是去年四月全面推行的長者生活津貼,有了這些政策的介入之後,二○一三年有兩個數字是很重要的。我們的貧窮人口是下降至97萬人,相信是首次跌破100萬大關。另外,我們的貧窮率亦是下降至百分之十四點五,是有這些貧窮數字以來是最低,換句話說,亦是過去五年來最低的數字,所以亦是令人相當鼓舞的。

  接荂A我想跟大家重點講四個的觀察。第一就是在二○一三年的貧窮情況和二○一二的貧窮情況都是相似的,就是我們清楚看到有兩個組群的人士是需要政府額外的支援。他們包括貧窮的長者和低收入但沒有領取綜援的在職住戶。前者即貧窮長者,已經受惠於我剛才講的、在二○一三年四月推出的長者生活津貼,受惠的總人數是42萬之多,所以在二○一三年長者貧窮率方面,很明顯看到有一個大幅的下降,由二○一二年的百分之三十三點三,下降到二○一三年的百分之三十點五。下降了的百分點換句話說是二點八個百分點,比整體全港的情況只下降了百分之零點七,整整高出了四倍,所以這個突顯長者生活津貼對於扶貧的成效。

  第二個組別是低收入的在職家庭,大家都記得在今年行政長官的《施政報告》,公布了會推出一個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估計受惠人數更加是高達、超過70萬人的。但可惜到現在還未得到立法會批准,我們希望立法會能盡快批准推出這個計劃。現在估計這個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的計劃,對於貧窮率的效應可以減少貧窮率二點一個百分點,所以亦是一個相當有針對性和會有成效的扶貧措施。特區政府有決心在往後的扶貧政策,都是採取同一個目標為本和有針對性,確保我們的公帑是用得其所。

  我第二個要與大家分享的觀察,就是儘管我剛才所說的,長者生活津貼有相當好的扶助貧窮長者的成效,但大家看到的數字仍然有285 000名65歲及以上的長者是生活在二○一三年看得到的貧窮線之下,他們佔全港65歲及以上的長者百分之三十點五。雖然我們有理相信在這百分之三十點五的長者中,有不少應該是少收入但他們有資產,所以某程度上他們的貧窮率可能被高估了,但情況仍然是需要關注的,亦是這個原因,扶貧委員會在未來一年,會在怎樣加強香港的退休保障方面去深入研究和稍後諮詢公眾。

  第三個觀察,就是我們計算貧窮人口和貧窮率,暫時只是計算現金、恆常的現金轉移。但其實我們看到有一些非現金的恆常政府措施,在扶貧方面的效果都是非常之大,特別是在公屋。公屋的脫貧成效是非常明顯,甚至較我們整個綜援系統的脫貧的成效更高。譬如以脫貧的人口來表示,公屋可以令到25萬人脫貧,綜援令到19萬人脫貧。公屋可以令到貧窮率下降3.7個百分點,而綜援是下降2.8個百分點。這個亦是配合特區政府在這一屆政府堶惇鬲し穨畯抭o麼重視盡快興建多些公屋,滿足弱勢社群或是一些基層人士的訴求。因為除了房屋方面(的需要)的滿足之外,其實對於扶貧或是幫助一些低收入家庭方面脫貧亦有一個很重要的作用。

  最後一點,就是這些數字背後當然反映本屆政府是大力投入了相當多的公共資源。在兩年前的財政年度,即是二○一二/一三年的財政年度,整體的社會福利經常開支是428億元,但去到今個財政年度二○一四/一五年,我們整體的社會福利經常開支已經高達569億元,即是說在短短兩年間,社福的開支是增加了百分之三十三。社會福利佔整體政府的經常性開支亦由百分之十六點三上升至百分之十八點五。但我在這堶n提示一句,就是當我們採取用一個「相對貧窮」的概念,以及未來本港人口會極速老齡化,所以我們是難以期望這些貧窮人口或是貧窮數字會持續大幅下降。所以,除了採取一些脫貧、扶貧的措施之外,我們覺得更加重要,或是同樣重要的要放在一些防貧措施,最有效的防貧措施就是教育、培訓和就業。所以在新一屆的扶貧委員會堶情A我們仍然有一個教育培訓和就業的專責小組,而對焦點會放在青年方面。所以這個小組亦會改名是針對青年的教育培訓和就業。我的補充到這堙C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我想簡單補充有關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司長剛才說整體的貧窮率會減百分之二點一,但如果看兒童方面,會減百分之四點三這麼多,即由18.6%降至14.3%,所以推出低津實在是刻不容緩,我們希望盡早做,我們說的是有20萬個基層家庭會受惠,其中18萬個是小朋友。所以我一再呼籲,希望立法會盡快處理我們的申請,我們說的是每年政府承擔30億元。大家看到長者生活津貼的成效明顯,幫助長者脫貧,(整體貧窮率已)下降0.7個百分點,明年二月我們會按時間表調整,又是要立法會審批,所以這些一連串的措施都是幫到基層市民。我就是想補充這些。

記者:長生津之前預計每年開支60億,但看數字,二○一三年是101億,想問是否之前低估了人數?還是有些長者轉移資產,但沒有計到?之後加上低收入家庭補貼,政府的財政是否可以繼續持續下去?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這筆數是包括追補的金錢,因為第一批發放的款項不只是一個財政年度,我們是有追溯的,十二月之後的幾個月要補回,所以真正的開支是按我們預算(的受惠人數)42萬人,我們的估算是沒有錯誤的。

記者:但多了這麼多?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因為是有關追補,我們有追溯,由十二月開始計,是兩個財政年度的數,所以由十二月開始至三月的這筆錢應該一同計算。

記者:CY,你說會研究青年向上流的問題,是否將佔領這政治問題推卸給扶貧委員會?為何不直接和學聯方面重啟談判呢?

行政長官:「佔領中環」這運動的成因是多方面的,我們透過媒體的報道,還有很多朋友和佔領香港幾個主要街道的青年人的交談當中,知道他們有政治的訴求,有他們自己事業發展的訴求,有很多其他生活上、生計上的訴求。我們知道我們今日開的委員會不是一個政制發展委員會,我們這個是扶貧委員會,亦在扶貧委員會的工作範疇當中,檢視一下有沒有一些青年人對剛才司長講的教育、就業和培訓方面有需要,使他們可以有更好的向上流動力,使他們可以對社會少些怨氣等等。

  我們並不是說上流問題,或者解決上流問題就可以解決「佔領中環」或者政改的問題。我們在扶貧委員會設個專責小組去就青年人的教育、就業和培訓問題做一些工作,原因是甚麼呢?就是我們非常重視香港的青年人。青年人對社會有些甚麼訴求?甚至有些甚麼怨氣?巨細無遺,無論是政制問題也好,或是一些相關生活上的問題也好,我們都希望來一次檢視。

  至於政制發展本身,我和司長過去都多次說過,我們十分願意與各個方面的朋友、香港市民,當然包括我們的青年朋友,在我們的建制基礎上,亦即是說在《基本法》的規定和人大常委有關的決定這個基礎上,與大家共商香港的政制發展。

行政長官:我在這堨峇中摮娃々@下剛才這位新聞界朋友她用英文問,她說有立法會議員認為我們扶貧委員會下設一個新的專責小組去就青年人的,剛才司長說的教育、就業和培訓問題,以及相關的社會向上流動問題,我們這個做法是大錯特錯的。

  我想在這埵V大家說,剛才說這個觀點的馮檢基議員,他作為扶貧委員會的委員,他沒有參加我們會議的第二部分,第二部分是甚麼呢?第二部分就是給扶貧委員會委員討論相關的問題。第一部分是聽取我們幾個小組的負責人向大家報告工作的成果。如果他有參加我們會議的第二部分,他提出這個觀點,我相信絕大部分的委員是不會同意的。我們作為一個負責任的政府,我們知道,媒體亦有很多這樣的報道、有很多這樣的分析,就是「佔中」,尤其是青年人「佔中」的成因是多種多樣的。無論成因是大的、小的、重要的、沒有那麼重要的,我們都希望巨細無遺去檢視這些成因。

  因此,扶貧委員會作為扶貧委員會,它並不是一個政制發展委員會,它亦從它的功能方面來看看在它負責的範疇中,有沒有一些東西可以幫助到香港的青年人,使青年人當中可以少一點怨氣,可以解決部分佔領香港主要街道的青年人他們的訴求。所以,這是扶貧委員會的一個正常工作,並不表示政府不會在其他方面做工作。正如我剛才所說,我們一直都很樂意和虓N與社會方方面面的人士,包括青年人就政制問題,我們一起有商有量,但一定要在憲制的基礎上進行,憲制基礎是甚麼呢?就是《基本法》的規定和人大常委會有關的決定。

(請同時參閱談話全文的英文部分。)



2014年11月29日(星期六)
香港時間18時16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