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行政長官於粵港合作聯席會議第十七次會議後會見傳媒談話全文(只有中文)(附圖/短片)
******************************

  行政長官梁振英和廣東省省長朱小丹今日(十一月六日)在廣州出席粵港合作聯席會議第十七次會議後會見傳媒。以下是行政長官會見傳媒的談話全文:

行政長官:朱(小丹)省長,我還是說廣東話吧!

  內地是香港最大的經貿夥伴,在內地眾多省市當中,廣東省不單在地理上最接近香港,而且在經貿合作的總量上亦是香港最重要、最大的一個經貿合作夥伴。因此,我本人和特區政府一直都十分重視香港和廣東之間的經貿合作關係。

  但是我們兩地的關係,發展到今天已經不是單純的經貿關係,我們在社會發展和民生方面都有很多共同合作的領域,我們過去一段時間,大家都努力在這些領域開展合作,而且成果是非常豐富的。所以,今日我十分高興能夠與林鄭(月娥)司長,還有五位局長,另外還有大約三十位同事來到廣州與朱省長一起主持、一起參加第十七次粵港合作聯席會議。

  開會的時間雖然不長,但在開會前兩地的政府人員做了大量的準備工作,所以說明我們這個兩地合作的機制還是有效的。在會上,朱省長、招玉芳副省長、我本人和林鄭司長,大家共同回顧了自從第十六次會議至今雙方合作所取得的一些成果,這些成果其實是相當豐富,剛才朱省長都說過了。此外,我們亦就來年我們合作的方向和一些比較具體的一些措施大家交換了意見,我在這埵V大家簡單介紹一下,因為事實上我們合作的內容很豐富,我在這娷眾瑽蒤n介紹一下。

  首先是在粵港雙方的共同努力,以及中央政府大力支持下,粵港兩地將通過CEPA率先基本實現服務貿易自由化。這個舉措是十分重要的,因為香港的服務業非常蓬勃,它們對香港GDP的貢獻超過百分之九十,服務貿易的意思是香港的服務業能夠比較自由地進入廣東,從而日後進入內地的市場,我們希望能夠進一步消除香港服務業進入廣東市場,或日後進入內地其他市場的限制。我們會為明年在全國範圍內,基本實現服務貿易自由化這個目標起一個先導作用,這個是服務貿易的問題。

  接茼b金融方面,兩地在過去一年的合作規模,無論是人民幣的貿易結算、港資銀行的異地支行,或是粵資企業來香港上市集資方面,都持續擴展。未來一年,雙方將會再下一城,推動內地個人投資者境外投資安排、降低香港證券類金融機構和產險公司的進入門檻、放寬QFII和RQFII的投資限制、擴大跨境人民幣貸款試點的範圍等等,這些都有助兩地利用自身的資源發展金融業。這是金融方面。

  在專業服務方面,法律服務合作今年取得令人鼓舞的成績,廣東省司法廳已在今年九月一日開始,落實兩項試點工作,包括允許香港律師事務所在南沙、橫琴和前海,與內地的律師事務所實行合夥聯營;以及准許在廣東的內地律師事務所向香港律師事務所駐粵代表機構,派駐內地律師擔任內地法律顧問,這是一個比較突出的突破。

  旅遊方面,今年雙方除了爭取國家支持准許在廣東省內由香港投資者成立的合資旅行社,試點經營內地居民赴台以外地區的出境遊業務之外,還會攜手與廣東省計劃更多「一程多站」的旅遊路線,鞏固香港成為國家的重要國際郵輪旅遊中心的地位。

  除了這些和經濟貿易有關之外,還有一系列社會民生的合作項目。特區政府今年第一次在香港以外地區──深圳鹽田和廣東肇慶,為合資格長者提供資助安老宿位,供香港長者自願選擇入住。特區政府去年十月推出的「廣東計劃」至今已為超過一萬七千名在廣東的長者申請領取高齡津貼。

  除了我剛才提及的範圍之外,粵港兩地去年在口岸建設、跨境基建、教育合作、文化交流、環境保護,以及重點合作區域等方面,都取得非常好的成績,我們亦會繼續這些方面的工作。多謝大家。

記者:想請問一下梁振英先生兩個問題,第一個是,有人認為滬港通的開通會產生幫助A股}淡港股的效果,甚至有港股A股化的一些擔心,您是怎樣看這個評價的?另外就是說滬港通到底甚麼時候通,您有消息嗎?另外就是想請您透露一下現在港珠澳大橋的一些進展情況。謝謝。

行政長官:這三個問題了。首先,港珠澳大橋的問題,我想各位新聞界的朋友比較關心,所以等會兒我們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教授,他會見記者,向各位再次說明,我知道今天特區政府有關部門已經發了一個新聞稿,把情況說明一下。滬港通對兩地的證券市場都有利,對兩地的金融事業發展有利,對香港有利、對國家有利,所以滬港通盡早開通,是我本人、特區政府以及兩地的證券機構是樂見其成的。現在沒有甚麼消息,我過去都講了,我希望能夠爭取盡早開通。

記者:我們知道國家正在大力推進二十一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建設,廣東也在積極地籌劃,那麼請問梁振英特首,香港是否有這方面的打算?然後,在這領域有甚麼樣的計劃?是否會考慮和廣東合作?謝謝。

行政長官:謝謝你的提問。這個問題非常好,這個題目是我們未來一年準備跟廣東方面共同探討、共同行動的一個題目。這個既配合我們國家發展的一個大的策略,同時也符合香港本身的發展需要,第三個,就是香港在這方面有一定優勢。這個海上絲綢之路,沿路的國家包括甚麼呢?包括東盟十一個國家。內地是香港最大的貿易夥伴,第二大就是東盟,東盟佔了香港的貿易額大概四分之一,這是佔一個比較大的量。所以,在海上絲綢之路這個構思之前,本屆特區政府就已經非常重視我們跟東盟國家,還有東盟周邊國家的經貿關係,所以我們過去已經有一定的工作基礎。那麼,現在有了這個海上絲綢之路的構思,我們很願意與廣東一起合作,探討如何一起走出去,在香港、廣東海上絲路沿路國家之間,我們怎麼可以共同發展,從而配合我們最好、最大的一個目標,就是可以打造更好的區域經濟。

記者:其實香港一直非常關注深圳前海的發展,但是苦於取道一直比較窄,那麼想請問一下,現在目前前海的發展是到了甚麼樣的進度?未來還會不會,會有哪些進一步的舉措支持這個港資企業金注到前海?然後,另外還有一個問題想問梁振英先生。其實剛才聯席會議開場時省長都有提到說這個「佔中」是沒有影響到目前粵港合作,但其實長遠來看的話,目前這種情況,你判斷會否擔心有影響?其實香港與內地民眾之間的交往不單是經濟。其實基於這個問題都很想知道,譬如現在APEC會議將要進行,有消息說,可能在(APEC)前後可能會清場,這方面有沒有進一步的消息呢?有沒有一個大概確實的消息可以透露呢?以及學聯現時都說在APEC期間會上京表達訴求,會不會都透露出政府方面現時有沒有能力與學聯之間的對話是否還有效呢?或者會有進一步的……

行政長官:我簡單回應一下吧!好吧?既然已經提問了,我稍為回應,好吧?

  「佔中」對香港的法治造成衝擊,對我們的經濟發展、我們的民生、市民的生活,還有就是香港的國內、國際形象亦造成負面影響。特區政府要積極去應對和處理,但是我相信香港市民亦期望特區政府在這段期間能夠為社會在其他方面都同樣努力去做事。因此,在不久前,我和林鄭司長,還有其他的局長都來到廣州參加每年一度的泛珠會議,因為泛珠合作對香港未來的經濟和社會發展都是十分重要的。亦因此,今日我們過來廣州與朱省長一起主持和一起出席我們第十七次粵港合作聯席會議。其他特區政府應該做的社會發展、經濟發展的民生工作,在這段期間都沒有停,我們下去一樣會這樣。

  至於你說上京的問題,其實在過去大半年,大家都可以看到,通過特區政府做的工作,亦通過中央各個方面與政改有關的一些負責官員的工作,大家可以看到,事實上中央是十分清楚香港不同人士對政改的不同訴求。當然,我本人和特區政府亦促成了一些,譬如是香港全體立法會議員,包括泛民議員,他們在上海與負責政改的中央官員見面,大家直接交流;亦在深圳有類似的與各界會面,包括泛民議員的會面。在八月三十一日人大常委的決定出來後,九月一日中央負責政改的官員亦來到香港,親自多次向香港社會解釋人大常委決定的理據,尤其是憲制的理據。所以,中央對香港不同人的意見是有充分和清楚的掌握。

  就有部分人反對人大常委八月三十一日的決定的主要理據來說,他們要求要有「公民提名」,不是提名委員會提名。這個事實上中央亦多番解釋過,《基本法》的要求是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提名後普選行政長官。所以,有沒有需要上京再就這個問題再講一次,其實大家是心中有數的。

  就特區政府來說,我覺得「佔中」所造成的負面影響已經浮現,而且越來越嚴重,所以我看不只是一個特區政府考慮何時清場的問題,而是就發起和參加「佔中」的朋友,他們自己考慮何時撤場的問題。



2014年11月6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18時43分

圖片 圖片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