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就法定最低工資水平檢討和「佔中」的影響與傳媒談話內容(只有中文)
******************************

  以下是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今日(十月二十五日)出席「職業生涯導航證書課程」畢業典禮後,就法定最低工資水平檢討和「佔中」的影響與傳媒的談話內容:

記者:想問最低工資報告目前的進度如何,和水平是否定在32.5元?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最低工資委員會根據以往的流程,會在今個月底之前提交報告予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作出建議最低工資是否要調整,若要調整,幅度是到哪一個水平?它會在月底之前,即下個星期,便會提交這個報告給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政府便會展開內部審議。

  但我想強調,它在提交報告和行政會議審議完結之前,我們也不會透露內容,因為種種理由,大家也明白。但在過程中,我要多謝委員會,其實他們花了很多心機、時間,很詳細地檢視很多數據,包括整體經濟、社會的數據,因應一籃子的指標作出決定。在過程中,委員會亦聽取了很多社會人士的意見,亦徵詢了勞工界、商界,和不同的團體,他們亦提供了意見和諮詢。所以,我們待委員會提交了建議後,我們便會進行後續的工作。

記者:業界有沒有表示加幅要到哪一個範圍才叫合理?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大家要明白,香港最低工資的作用,它是一個工資的下限,即是說防止工資過低。第一,這是保障工人,不要有「低處未見低」的情況,設立一個基本的水平,是一個下限,這是第一點,一定要記茬o一點。但同時亦要確保不要影響香港整體經濟的競爭力,和千萬不要導致大量失業的情況出現,造成反效果。過往一段日子我們也發覺這個最低工資水平是恰當的,例如30元,令很多人受惠。基層中,最低收入組群其實他們工資的增長遠遠高於整體平均香港打工仔的收入(增長)。即是說,(最低工資)是保障到基層市民。特別是在婦女方面,亦有很多基層婦女因而出來就業。舉個例子,在推行最低工資之前,二○一一年五月之前,和最近比較,這三年多來,多了二十多萬的崗位,即二十多萬的人再進入勞動市場。其中超過一半是女性。甚至乎有六至八萬人是中年婦女,當中有很多來自基層。即是說最低工資明顯改善了在職貧窮的問題,有一定的紓緩作用。

記者:「佔中」持續了一整個月,現在看不看到這對工資或勞動市場有甚麼影響?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我相信會在稍後的數據反映到。在現在的階段還是尚早,因為只是數個星期,最新的失業數字未反映到出來,即剛剛星期一我們發表的失業數字完全未能反映,因為是在九月尾情況才開始發展。我相信到十一月,到第四季,數據便會浮現,便會清楚。我們屆時便會作一個全面的評估。

記者:局方內部有沒有評估過如果情況繼續下去,會對勞動市場有甚麼影響?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會的,例如雖然未有數據,我們現在已有一些初步的來自商會、個別僱主的反映。最簡單的是來自佔領區方面,那些食肆和零售店,特別會對食肆的影響較大,因為晚市的生意少了很多,和很多客人因交通不便,和消費意欲低了,這有一定程度的影響。我相信對臨時工和兼職工一定程度可能人手會精簡一些。長遠來說,若(東主)資金流有影響,這可能會影響他們的營運。我們不希望情況持續下去,所以真的希望整個佔領行動可以盡快結束。多謝大家。



2014年10月25日(星期六)
香港時間14時40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