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立法會十五題:警方有責任保障公共秩序及公共安全
***********************

  以下是今日(十月二十二日)在立法會會議上何秀蘭議員的提問和保安局局長黎棟國的書面答覆︰

問題︰

  上月二十八日至翌日清晨期間,警方在中區夏t道、干諾道中及金鐘添美道等多處地方,多次向示威者施放催淚彈及胡椒噴霧。就此,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由警方於上月二十八日中午宣布添美道集會為非法集會,至首度施放催淚彈期間,行政長官、政務司司長、保安局局長及警務處處長曾否及如何參與關於處理集會的決策;由警方首度施放催淚彈至翌日中午十二時,上述官員有否繼續及如何參與關於處理集會的決策;

(二)警方施放的八十七枚催淚彈的型號,以及施放的時間、地點和方式(發射或拋擲)為何,並夾附地圖明確顯示施放的地點及時間;警方在上述期間共動用了多少瓶胡椒噴霧,並按型號及瓶裝大小列出分項數字;

(三)鑑於有目擊者聲稱警方在舊立法會大樓對出一段干諾道中連續向示威者施放多枚催淚彈,但當時該處只有約20名示威者,為何警方需要動用催淚彈;

(四)決定施放催淚彈官員的姓名及職級為何;若該官員的職級低於警務處處長,該官員事前曾否向後者及/或更高級的官員請示;若否,主要官員在警方首次施放催淚彈至翌日清晨期間,有否參與有關決策;若有參與,具體時間為何;

(五)鑑於一名警務處助理處長在上月二十九日的記者會上表示,施放催淚彈是由在場指揮官決定,而政務司司長向傳媒表示,行政長官知悉亦同意有關政府部門因應佔領中環運動發生的狀況而作的決定,行政長官何時知悉警方處理示威的部署並表示同意,以及上月二十八日的決策過程為何;及

(六)政府官員曾否就處理上述集會的事宜與中央人民政府駐香港特別行政區聯絡辦公室的官員作任何形式(包括知會或請示)的溝通?

答覆:

主席:

  香港居民根據《基本法》,享有和平集會、遊行和示威的自由和權利。但居民在行使這些權利時,不能刻意擾亂公共秩序,或漠視法紀。終審法院在二○○五年審理一宗涉及示威自由的案件時指出,有關集會、遊行和示威的權利並不是不受到限制,如果有關集會對公路上自由通行造成的干擾屬不合理,即超出可合理地預期公眾可容忍的程度,有關的集會便會失去《基本法》下的保障。終審法院在二○一二年審理的另一宗案件中,一位常任法官亦指出,當某些行為超越了市民能容忍的程度,便會被恰當地認為是「擾亂秩序」。

  在九月二十八日下午,有示威人士強行衝出並佔據正在行車的夏t道,故意大規模堵塞交通,中斷港島區的主要交通命脈,並以暴力行為衝擊警方防線。有關集結為一個非法集結。警方有責任採取果斷措施恢復公共秩序及公共安全。

  就何秀蘭議員的提問,我綜合回覆如下:

  在九月二十八日凌晨,「佔中」發起人宣布啟動「佔中」。其後,原本的學生集會亦加入了很多不同背景的激進人士。當天下午,在夏t道警方防線前有大批激進人士不但不聽從警方的呼籲及警告,還多次有組織地刻意衝擊警方的防線,搶奪鐵馬、以雨傘、水樽等襲擊警員。他們不斷刻意並有組織地暴力衝擊警方防線;這些行為嚴重破壞公共安全及公共秩序。警方曾經多次使用揚聲器及展示警告旗,勸喻參與非法集結的人士盡快離開,並警告集結人士須停止衝擊行為,否則警方會使用武力。

  然而警方防線繼續受到嚴重衝擊,在勸喻及警告無效的情況下,警方遂使用胡椒噴劑以制止示威者的暴力行為,務求減低在場人士受傷的機會。但是當時群眾不斷增加,警方的防線亦不斷受到衝擊。人數眾多的示威者不但沒有聽從警方的勸喻及警告,並繼續聚集及進行暴力衝擊,令到現場情況變得相當混亂。當天有不少示威人士配備護目鏡、口罩、雨傘及保鮮紙等物件遮敝眼睛及身體,意圖減低胡椒噴劑對其所發揮的效用,從而繼續衝擊警方的防線。

  鑑於施放胡椒噴劑已經不能夠達到制止群眾進行衝擊的效果,而激進人士亦不斷刻意向前衝撞,為免場面進一步失控而釀成更嚴重的傷亡,在別無選擇的情況下,警方有必要使用催淚煙以即時停止示威者的暴力衝擊,並且製造與示威者之間的安全距離及制止危害公共安全及公共秩序的行為。我們支持警方的專業判斷及採取的措施,以保障人身安全和社會秩序。

  在處理九月二十八日下午至二十九日凌晨的集結中,現場指揮官乃是因應當時的實際情況及行動需要而作出專業評估及判斷,從而作出武力使用的決定。當中並不存在請示上級有關武力使用的決定。

  警方在處理當日的集結中,在金鐘、灣仔及中環一帶施放了催淚煙,以停止示威者的暴力衝擊,並且製造與示威者之間的安全距離及制止危害公共安全及公共秩序的行為。警方所使用的催淚煙之型號涉及行動部署及細節,因此不能透露。另外,由於與「佔中」有關的非法集結仍在進行中,有關在行動中使用胡椒噴劑之數字有待核實。

  就當日的事件,特區政府高層,包括行政長官、政務司司長和我本人,及警務處處長,都一直密切監察整個形勢及事態發展。我們支持警方的專業判斷及採取的措施,以保障人身安全和社會秩序。我們認為警方在處理事件中是克制的,所採用的武力亦是因應當時環境及需要而使用的最低武力。當天的行動屬警方保障社會秩序和公眾安全的事務,由特區政府全權負責。



2014年10月22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4時54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