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政務司司長談與學聯代表對話(附短片)
******************

  以下是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律政司司長袁國強資深大律師、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行政長官辦公室主任邱騰華和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副局長劉江華今晚(十月二十一日)與香港專上學生聯會代表對話後會見傳媒的談話全文:

政務司司長:各位傳媒朋友,我們剛剛完成了一個歷時兩小時的對話,跟學聯的五位學生代表。由於全程都是直播,所以我不想再重複我們在堶掩★L的說話,或者作了的回應。我覺得今次的對話氣氛是相當不錯的,大家都是很平和很理性說自己的立場,亦有助於我們雙方面多了解對方的看法。在這個過程中,我都感受到學生真的有一份熱誠,對於民主的發展亦有一份執荂A我覺得作為年青學生,關心香港的未來發展,這一點亦值得我們尊重。

  現在當然在社會上,我們還有一個要大家共同解決的問題,所以我都呼籲學聯能夠和我們一起盡力去解決這個問題。由於社會上已經有很多意見,很多團體,包括昨日接近四百位的區議員,都要求盡快結束這個佔領的行動,所以我都呼籲學聯能夠幫助我們,在這堿O否能夠回去呼籲,可以讓示威的朋友撤退,但當然這是他們的決定。我現在亦未完全掌握到在今次的對話之後,學聯會有一個怎樣的立場。在過程中,我們亦展示了政府的誠意,所以作了四點的回應。我希望,我很真心希望,這四點的回應對於事情的往後發展有一個積極的作用,但同樣地,都要看學聯對於我們這四點的回應,他們的反應是怎樣。所以我要說的是這麼多,或者看看大家有甚麼提問,好嗎?

記者:司長,你好。有兩個問題,第一個就是你剛才都提到會提交一份報告給港澳辦,我想知道這份報告是由哪一個部門怎樣去撰寫?特別是這份報告提到今次的佔領運動時會怎樣形容呢?會否形容這個運動有愛、有和平?會否形容這個運動是顏色革命?第二,就是剛才我留意到在對談當中,其實,同學專稱你們局長或者司長,但你們全部統一叫他們的英文名,為甚麼會有這樣的安排?是否你們會給人一個感覺可能想強調你們是長輩,他們是晚輩?

政務司司長:第二個問題我的答案很簡單,因為對茬o些青年人,我覺得既然他們每位都有英文名,叫英文名比較方便一點,亦比較親切一點,完全不是因為有長輩、晚輩的考慮。

  至於第一個問題,一如既往,我們提交給中央的報告都是如實、全面去反映香港的民情、民意和各方面的發展。所以我剛才說,就是我們會積極去找一個合適方法,一個合適的渠道去做這份報告。這個基本我相信都是一個反映民情的報告,盡量不會滲入一些主觀的評論。

記者:想問那份報告你們預計要多少時間撰寫和何時可以交到?過去政府有沒有就一些香港的事件交過一些問題報告給中央?這是否第一次這樣做?

政務司司長:我請譚局長說說,因為他是政制及內地事務局負責人。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政務司)司長還沒作出指示,但我預計都是由我局的同事負責撰寫(該報告),我相信我們的同事會用他們最高的效率來寫。正如剛才司長所說,這個「民情報告」--我這樣稱呼它--主要是(關於)在八月三十一日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決定》出來後,在社會上各方面的回應,亦關於近期這數星期在社會上發生的運動。我想初步是要放一些客觀的事實進去,不帶任何主觀色彩。若我們在這段時間留意到社會上對八月三十一日(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決定》有些甚麼(意見)--例如學術機構的民意調查--在我們所知道的範圍都會一一納入。若學聯方面希望--除了他們已經發出的公開立場書或聲明外--給予一份完整的立場書或意見書給我們,我們也可以放進「民情報告」作為其中一項資料給港澳辦(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參考。由於(這建議)是今晚才提出,所以無法說何時完成,但我們會盡快處理這事。

記者:司長想問一下其實那個民情報告是否對於二○一七年選舉辦法的修改其實沒有甚麼影響?因為剛剛你都有講到是作參考的,是之後作參考的,是否對二○一七年的影響其實都不大?另外你說過那個平台,可否多講少許會邀請哪一方面的人?會否包括「佔中三子」或者是哪一方面的學者,和何時開始會聯絡?何時真正做到那個溝通?

政務司司長:二○一七年普選行政長官仍然是會按茈國人大常委會在八月三十一日做了的決定來進行。但是大家都知道,要落實二○一七年普選行政長官,我們還要做一個具體的方案,亦會為此進行第二輪公眾諮詢。在剛才的對話塈琤蝏﹛A其實亦有不少空間,我們亦會爭取最大的政治空間,尋求一個共識,希望在具體方案堶情A能夠滿足到公開、公平、高透明度、富競爭性的選舉這些元素。所以究竟這份民情報告對於下一階段,即是在第二輪公眾諮詢做具體方案堶情A會不會有任何參考的價值呢?現在是言之尚早,但亦不可以完全抹殺了或許有一些意見,對於在第二階段設計具體方案的時候,它都會有一些參考的價值。

  第二個問題,現在亦是在很初步的階段,所以我剛才的講法是,我們留意到有人提出為了香港長遠的政改的發展,又考慮到它是一個這麼富爭議性的議題,是否應該花多些時間,用多方的平台來盡量交換意見和建立共識,所以我只是說這個意見是值得大家繼續去探討,在探討的過程當然包括你剛才問的那些細節。

記者︰想問一問,剛才說到的那個平台,以至是用一個民情報告,都是二○一七年普選以外的,又或者是「五步曲」以外的建議來的,是否即代表政府在二○一七年「五步曲」堶情A其實已經沒有任何讓步空間給同學?是否要同學,又或者要香港市民要望梅止渴呢?以及同學在會上也說到對於可能官員的回應是有點不滿,甚至可能是憤怒的,其實是否官員與同學對今日的會面有南轅北轍的意見呢?

政務司司長︰這個反應是無可避免的,因為實際上,我們在一些重大的原則上有分歧。我們認為二○一七年普選行政長官是必須要按荂m基本法》和全國人大常委會有關的決定,包括在八月三十一日決定了的框架下來進行,而同學今日再提的是一些早前已經在諮詢的階段和在其後的時間大家都覺得是不符合《基本法》的,例如是「公民提名」,又譬如是要在立法會廢除功能組別,所以這些原則性的分歧是沒有辦法可以避免得到的。至於無論是交民情報告,或者是建立平台,就像我剛才回答,在第一個方面,就能不能夠對於二○一七年普選行政長官的具體安排有一些參考的價值、會有一些的影響,現在言之尚早,因為我們收集了的意見,放在民情報告,我們就會慢慢再看看,究竟對於我們下一階段,在第二輪諮詢堶惘釣S有一個參考的作用?但是平台,沒錯,我說得很清楚,這個平台是希望能夠處理香港政改的長遠發展,亦是在二○一七年之後長遠的政改發展。

記者:想問其實不少泛民議員都說明,如果在人大的框架下面,無論你們用甚麼方案都好,其實他們準備去否決。為甚麼司長你不考慮提交一份報告在「五步曲」之內呢?有甚麼困難令到你不能這樣做呢?是否現在都決定了二○一七可能都讓它被否決,有甚麼都留待在二○二二再傾談呢?另外,想問其實這個平台是否一個常設,是甚麼形式的委員會?

政務司司長:第二個問題先,亦是因為一個初步的構思,亦是我們回應在社會上提出的意見,我們覺得這個意見是值得我們探討的,所以詳細內容我現時都不可以對大家說,因為,我們都還未在內部作一個詳細的討論。但相信這個平台都是有助於香港政改的未來發展,可能這個平台由於是一個多方的平台,亦要花相當長的時間來討論,希望能夠可以縮窄分歧,建立共識。

  至於二○一七普選行政長官的方案是否能夠通過立法會,取得三分之二(議員支持),當然現時的情況是不容樂觀的,但我們會繼續努力去爭取議員的支持,亦希望立法會的議員是重視香港市民,他們希望能夠在二○一七年「一人一票」選特首的盼望,從而作出他們一個負責任和明智的決定。

記者:司長,想問一問,其實你剛才也說,跟學生是有一個原則上的分歧,那是否就解決當前的問題上,即使和學聯有多少次對話,都是繼續各自表述、各有各講,而不會有共識?政府是否完全沒有任何退讓空間?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或者我嘗試答。若大家有留意在剛才兩個小時的對話堶情A其實我們和幾位學聯的代表的共同之處也不少。就以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來說,對選舉權的普及和平等,我們是完全沒有分歧的。我們大家都同意是要普及和平等的選舉權,大家是一致的。在參選權方面,我們亦指出,我們認為所謂「資格限制」只是在《基本法》第四十四條而已,所有不同背景的人士都需要憑政治實力爭取提名、爭取選票、爭取中央的任名。在這方面,在剛才我們的對談堙A我看不到有基本的分別,最主要分別在乎提名的權力在於提名委員會還是「公民提名」這一部分。

  我們在會上亦提出了,根據《基本法》的規定,「公民提名」在法律上是容納不到在《基本法》第四十五條堶情C但剛才同學提到很多其他一些看法,我自己的感覺在第二輪諮詢其實都可以照顧到的,譬如他們希望可以有更多選擇せ譬如他們覺得民意的表達是否可以影響提名結果,我印象中(他們)亦有提到提名委員會的透明度,怎樣可以讓民意監察,我在會上亦有作出一些意見的表達。所以我相信大家不需要覺得這個對話很南轅北轍,我反而覺得透過這次對話,雙方找到一些共同點,而這個是我覺得可以在日後,我們跟他們再進行溝通的時候,我們可以慢慢累積到更多共同點。

  我想再講多一點,我們剛才在會上都盡量提出,大家的茞朝I不要只在於二ま一七年,因為政制發展是一個長期的工作,亦都是可以因時制宜,在二○一七年後亦有二○二○年、有二○二二年和繼續。若我們坊間看到的意見是就政改的長遠發展有一個平台,大家可以開始溝通和找出一些長遠發展的方向,我相信這是在現在的政治環境來說,一個較務實的做法。

(請同時參閱談話全文的英文部分。)



2014年10月21日(星期二)
香港時間22時54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