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長官會見傳媒談話全文(附短片)
*****************

  以下是行政長官梁振英今日(十月十五日)下午出席二○一四年第十七屆仁川亞洲運動會中國香港代表團祝捷會後會見傳媒的談話全文:

行政長官:我先講幾句。昨晚有佔領人士和非法集結人士衝出龍和道,將龍和道交通切斷,而且在多處設置路障。警方和特區政府多次呼籲,所有佔領香港各個地區的人士不要再切斷交通,影響香港的正常運作,影響香港巿民的正常生活。昨晚發生這件事之後,我亦知道有新聞報道,接茼釦賱D指有警察打人,使用不適當的武力。特區政府重視這些投訴,對類似的投訴,我們都有常設和有效的機制和程序,去不偏不倚對各方都公道的處理做法,所以特區政府會根據這些機制和程序去處理好這件事。

  我在這埵A呼籲一次,「佔中」這件事在香港已經進行了兩個多星期,對各個方面的影響,無論是我們的國際形象、對我們的經濟活動,尤其是對一些中小企業的經營、巿民的出入、正常生活造成影響。與政改有關的事情,我們一定要根據《基本法》的規定和人大常委的有關決定,在這個基礎和框架下處理好。「佔領中環」造成香港各個方面的損失是不能夠讓大家得到一個滿意的普選安排,所以有關普選的問題,我看我們都是應該用香港人一貫的務實、理性、平和的手法,守秩序的方式來將它進行。

記者:為甚麼明日的答問大會不可以如期進行?另外還想再問,其實港府有沒有誠意和學生重新展開對話,就政改問題?

行政長官:過去兩、三日,大家都很關心我去立法會參加答問大會的時候,無論是立法會大樓堶悸滲揮ョA又或者大樓外的秩序。所以剛才進來的時候,我都聽到有新聞界朋友大聲提一個問題出來,就是擔不擔心明日的安全問題。我們一直就安全問題有做評估,我們認為明日不是一個適當的時候,亦不想因為我,還有大家知道每次行政長官出席答問大會,都有所有司長和局長,三司十二局的司長局長一同參加,不想因為這樣,在今日這樣的氣氛下,再次去激發一些大型的集結活動,甚至堵塞周圍道路,切斷交通,或者甚至影響到立法會之後的、政府總部之後的正常運作。所以我看答問大會當然我會參加,根據機制,每年我參加四次答問大會,不差那幾日或者一、兩個星期的時間,在條件合適的時候,亦即是說,我和三司十二局的同事能夠正常地在答問大會和立法會正常地履行職務,我很願意再去立法會,我重視和立法會之間的工作關係和合作關係。至於立法會議員他們關心的問題,希望在答問大會提出的問題,到時一定會為大家圓滿解答。在期間,好像今日這樣,我亦會盡量利用多些和媒體見面的機會,通過回答媒體的問題,向社會人士解釋政府對譬如「佔中」和其他相關問題的看法。

記者:特首,你覺得涉嫌打示威者的那幾位警員,是否應該暫時停職而不是只是調職呢?另外,就是有領導人說,現在香港這一場是「顏色革命」,對於你來說,你覺得現在這一場是「顏色革命」還是一場群眾的自發性運動?

行政長官:我不敢說這個是否一個群眾的自發性運動。因為大家都知道,這一場運動經過年多的計劃、部署,到最後是失控的。當然在失控過程當中,出現了一些民眾自發性的一些事件,但「佔中」這個運動很明顯不是第一天,即是在年多前已經有這樣的想法,是有人策劃的,亦有人呼籲的。大家回看過去兩、三個星期的新聞報道,大家都會看到背後是有人、有組織,而且是有資源的。至於對警察的投訴,我剛才都說過,對警察有任何投訴,我們都會按既定的機制和程序,不偏不倚地對各方都公平地處理好。

記者︰是否一日不放行,你是否都不可以正常行使職務,即有示威集會,你都不會去問答大會呢?是否有「佔中」你就不會去答問大會呢?

行政長官︰目前保安的風險,大家都可以看到的。昨日仍然有人,包括有立法會議員號召「佔中」人士去包圍立法會。我們極不想因為我和三司十二局的同事去出席行政長官立法會答問大會的過程當中,包括出入也好,在議事廳堶掖ㄕn,出現一些要保安員,或甚至警察用武力去維持現場秩序,或者維持我和政府官員正常出入的路徑,我們不想出現這種情況,我們極不想在這個時候和「佔領中環」人士有任何武力方面的接觸。

記者:事實上今日全部官員都可以順利出入,是否真的有這麼大的風險,是否一個藉口去逃避民意?

行政長官:絕對不是,所以我站在這堙A我相信大家新聞界朋友今日問的問題都反映了社會堨i能存在的一些問題,都想我回答一下,所以我今日亦回答大家的問題。大家看過去兩、三日,亦有社會上一些人士,包括立法會議員和「佔領中環」的人士,他們都說很希望特首能夠星期四去參加這個答問大會,到時就去包圍立法會。相信大家都會同意,就風險評估、保安方面的風險評估來說,我和三司十二局的局長一起去,與局長去接受質詢的風險程度是不同的。最後一條問題,好嗎?

記者:你會否和學生重啟對話?

行政長官:我和特區政府一直以來都很願意在政改這個問題上與學生、學聯的代表或其他代表人士進行對話。這個亦是為甚麼在十月二日晚上,即使這麼晚,我們都第一時間,這個就是我們知道之後,大概是一個小時左右,我們同意與學聯盡快舉行對話。但前提是甚麼呢?大家都知道,學聯在過去兩個星期左右,不同時間提出了不同的訴求,而且他們提出的訴求或者前提亦經常有比較大的一些變化。但只要前提合適的話,我們都願意對話。這個前提是甚麼呢?我們希望能夠把政改這件事做好,我們希望在二○一七年時,香港人能夠一人一票去票站投票選行政長官。但你要做到這一點,因為中央已經說過,他們不會撤回人大常委的決定,我們亦不會來得及修改《基本法》。香港回歸了十七年,中央從來未修改過《基本法》,《基本法》在一九九○年,即是二十四年前頒布到今天,從來未修改過。所以,我們都是要在一個可行的範圍,這個畢竟西方都有一句這樣的諺語,說「政治是可行的藝術」,一定要在一個可行的範圍內做好政改這件事。所以,在這個前提或是基礎上,只要符合《基本法》和人大常委的決定,任何人想與特區政府對話,談我們的政改怎樣做,我們是十分樂意的。多謝。

(請同時參閱談話全文的英文部分。)



2014年10月15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8時01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