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行政長官和政務司司長會見傳媒談話全文(附短片)
***********************

  以下是行政長官梁振英和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昨日(十月二日)晚上在禮賓府會見傳媒的談話全文:

行政長官:多謝大家新聞界朋友這麼夜趕過來。大概兩、三個小時前,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即是學聯發了一封公開信。信中提到希望林鄭月娥司長能夠代表政府和學聯的代表見面,他們的議題是一個單一議題,就是談香港的政改。

  我們知道這封公開信後,我們仔細了解了這封公開信的內容。我現在委派林鄭月娥司長和政改三人組另外兩位同事,還有其他相關人員,在短期內盡快用合適的方式和學聯的代表見面,正如學聯的公開信堶惟珨﹛A見面大家傾談的內容只有一個,就是香港的政改問題。

行政長官:我現在請林鄭司長和大家講幾句。

政務司司長:多謝特首。正如特首剛才所講,我是獲委託去跟進和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就茯F改這件事會面的工作。我和相關的官員會盡快接觸香港專上學生聯會的同學,去商討具體的安排,希望在很短期內可以展開這個就茯F改會面的事。

行政長官:我跟虒犮R幾句。特區政府,無論是政改三人組或是我本人,一直以來都非常願意和香港社會各界共同商談香港的政改問題。但我們談政改問題一定要在一個和平、理性、符合《基本法》和人大常委有關決定的前提下,一起去譜寫香港新的行政長官選舉制度。

  過去五日,有不少市民,包括我們大家都很關心的青年學生,以在公眾地方集結的方式表達他們的訴求。一直以來,特區政府和警方都用一個最大程度的忍讓,來讓他們以不同的集會方式來表達他們的訴求和關注。過去一、兩日,有一些同學和其他青年人提出以包圍、佔領,甚至乎衝擊政府大樓,包括警察總部,包括政府總部,亦包括特首辦這個方式來表達他們的訴求和爭取對話。特區政府和警察會繼續用一個最大程度的忍讓方式,來讓這些青年同學和其他青年人集結。

  但我想提一下,這不關乎因為特首辦被包圍,或者政府總部被包圍,因此影響到我和我在政府總部上班的三千個同事,他們出入方便的問題,不是這個問題。在世界任何地方,如果有任何示威人士包圍甚至衝擊佔領這類政府大樓、警察總部、行政首長的辦公室,或者是警察總部等等,那個問題和後果是嚴重的。

  大家可以在電視畫面看到,現時現場的同學和其他青年人都是比較克制和理性的,我希望他們能夠、能夠繼續自我克制,繼續理性。只要警方的防線,大家知道在這個地方,在這些地方警方的防線是非常非常接近建築物本身,如果他們衝擊警方的防線,基本上等如衝擊大樓。我們都不想同學因為衝擊警方的防線,而造成同學、青年人和警方的衝突。我再說一次,警方會以最大的容忍來讓這些青年朋友,包括學生在這媔做瓷C我希望今次和學聯的對話,委託林鄭司長和其他政府同事和學聯的對話,能夠開啟就政改問題與社會各個方面的對話,希望大家能夠繼續以香港人一貫的守法、務實、理性、平和的方式一齊推進我們的政改工作。

記者:想問兩個問題。第一,你今次這個做法是不是一個讓步?第二就是現在現場的氣氛很緊張,能不能夠確保不用橡膠子彈呢?因為下午證實運了些橡膠子彈入去現場。

行政長官:我先答第二個問題,過去五日大家可以看到,只要警方的防線沒有被衝擊的話,警方是以最大的容忍來看待市民的集結,包括嚴格來說在法律上已經是違法的一些集結。至於這個是否一個讓步呢?我覺得最重要是一直以來我們都是這樣提,我們就政改的工作,任何的意見交換和對話,一定是要根據《基本法》、我們「一國兩制」的設計和人大常委有關的決定來去進行。這個在過去幾個月的諮詢期是這樣,在未來的諮詢期也是這樣。

記者:因為學生要求公開對話,到時會否有這樣的安排,以及會面有沒有一些前設會設下呢?
 
行政長官:請司長回答。

政務司司長:正如我剛才所說,我們會盡快接觸學聯的同學來商討具體的安排。我希望這些商討的結果,都是雙方滿意的。我留意到在學聯給我的公開信堶情A它有提要用一個公開會面的情況來進行,但我相信在我們的商討過程,或許還有空間,因為它選擇了「適宜用公開場合會面」(的用字),可能在我們商討的過程中,大家仍然在具體的細節可以再探討的。

記者:特首,是否因為你明日要上班,所以警方出動這麼重型的武器呢?

行政長官:不是,我剛才說過了,我再重申一遍。政府總部、警察總部和行政長官辦公室,這些都是政府重要的機關重地。這個不存在是否令到我返工方便,或者保護我個人的問題,而是任何一個地方的政府首長、警察總部和政府總部受到包圍,而又知道有人聲稱要衝擊甚至佔領的話,我相信當地的警方都會認真看待這些可能出現的問題。但是我要重申一點就是剛才我所說的,只要大家不衝擊警方的防線,警方是會繼續以最大的容忍度容讓集結的人士在政府總部和行政長官辦公室前面集結。但是我要同時呼籲在場人士,他們要繼續理性。我過去幾日說了很多,這五日來由於大量的示威者在街道和公共地方集結,已經對香港的經濟、對香港人的正常生活、對我們的國際形象,以至對我們的政府運作造成嚴重的影響。因此這類集結、包圍、衝擊等等,是不能夠無限期下去的。

  我很快答一答剛才有位記者朋友的問題,我過去也答過,我是不會辭職的。因為我要繼續做好普選這個工作,我願意和大家一起把香港過去一直以來用的選舉委員會的選舉制度,把它推進成為五百萬合資格選民在選舉那天能夠去到投票站,一人一票選出我們下一任行政長官這個重要的工作。能夠做到這個工作,不單是我個人的一個政績,而且同時亦是為香港社會大眾做一件事。

(請同時參閱談話全文的英文部分。)



2014年10月3日(星期五)
香港時間1時23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