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記者會答問全文
*******

  行政長官梁振英、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保安局局長黎棟國、警務處處長曾偉雄、保安局副局長李家超及警務處副處長(行動)黃志雄今日(九月二十八日)下午在添馬政府總部地下演講廳舉行記者會。以下是記者會的答問全文:

記者:想問一問,其實現在出面的情況警方都強調是會果斷執法。警方會否為了清場而出動催淚彈?又或者可否解釋,為何過去這兩日都有出動防暴隊,這是否梁生你下的指示?

行政長官:我和特區政府的高層絕對信任警方的專業判斷,他們的專業訓練和他們執行任務的專業性。警務處(處)長。

警務處處長:警方對於武力使用是有嚴格的限制,當然是如果真的有需要,只會使用最低所需的武力,我們會按這個原則。因此我再次呼籲在場人士,以合法、和平和有秩序的方式進行相關活動。現在正進行非法活動的,我再次呼籲你們離開、離開。

記者:想問其實特首和司長,你們怎樣看今次學生運動?你們對他們這個運動有甚麼評價?過往其實特首你曾經接觸過黃之鋒,林鄭月娥都接觸過,你會怎樣看這個學生帶起的運動?即是他們除了星期五去一個他們曾經集會的地方之外,在面對警方的一些清場行動時都沒有用過甚麼武力,你們怎樣看這群學生?以及梁生你在兩年前在特首選舉時曾經否認說過:香港有一日會出動防暴警察。但這幾日都似乎發生了。你當時說沒有說過,究竟是你「講大話」,還是你到今日回心轉意呢?

行政長官:兩年前講的事,我當日已經講了很多。香港警察的調動是完全根據情況的需要,而且我剛才再重申過一次,我們是絕對信任警方,他們的專業判斷,他們的專業訓練和專業水平。

  至於怎樣看學生的運動?過去,我都多番說過,無論是大學同學或是中學同學,我和特區政府的高層,都相當欣賞和肯定他們對社會時事的關心。但無論他們關心的時事是一些甚麼問題,都要在一個合法、和平、理性的環境下進行。

  就政改這個問題,亦希望大家同學能夠知道,《基本法》二十多年前已經頒布,開始起草時大概是三十年前。頒布了《基本法》,堶探N政改怎樣進行都有了明確的規定。我們要落實好一人一票普選行政長官是需要根據《基本法》的規定和人大常委會的有關決定,我們才可以落實到。

記者:想問特首和林鄭,學聯和學民思潮一直都要求與你們對話,你會否覺得造成今次的衝突是因為你們過去一個星期沒有回應到他們的訴求呢?另外,想問警務處處長曾偉雄,今晚會不會進行清場行動?

行政長官:就單以過去一個星期為例,譬如以我本人來說,五日前的星期二,行政會議開會前我出去大樓外準備聽,每個星期二過來、行會開會之前,不同方面的市民的不同訴求。當時有一群同學,拉起鐵馬衝出來,造成混亂的場面,大家在報章的圖片上和在電視台的畫面上都看到。這類環境不是好的、理性的一個客觀環境,可以給大家理性對話。

警務處處長:我亦想說說,關於警方的行動細節,我們是不方便公開的。但必須強調,對於違法的行為,我們有責任,亦需要依法處理。

記者:梁生,我想請問的就是,因為其實警方這兩日都呼籲市民不要去政總現場,但我們可以看到是越來越多市民去的。你會不會擔心警方這麼輕量武力的驅趕之下,會刺激到更加多的人去參與一場反政府的行動?

行政長官:我和整個特區政府對警方處理這類場面的能力是抱有信心的。

記者:想問昨晚警方在中信大廈天橋上,把它列為「警方行動區」,於是清場。我想問問,警方把它列為行動區的準則在哪堜O?另外,就是今早有拘捕泛民人士,亦沒收了一些音響,理由就是以他們的音響是用來做「非法集會」為由。請問是否警方說如果這個是一個非法集會,他們是否可以採取任何的行動都可以呢?

警務處處長:警方所有的行動都需要按法律來執行的。至於有關封鎖中信泰富這大廈的行人天橋,警方是基於公共安全和公共秩序的考慮。至於我們截取了這些音響器材,因為我們有理由相信相關的器材會是一個已經是非法集會堶悼峈滿C警方在法律上是有責任防止罪案發生,因此亦依法採取了行動。

記者:想問梁生你剛才說有聽到市民意見,其實現在如何看這麼多市民都要出來抗議?就是說,你自己覺得提交的政改報告,你有沒有充分反映市民意見?有沒有失職呢?因為如你真的反映到,不會這麼多人行出來反對你,這是第一個問題。另外,你如何理解以前(反)國民教育的人都可以在公民廣場即政府總部出面的空地示威,為何你要加一個閘在那堙A令到變成他們要用一種所謂「衝返入去」取回自己的公共空間的方式去示威呢?另外就是……

行政長官:大家看到……

記者:另外就是曾偉雄先生,想問的是黃之鋒和另外兩位學聯成員被拘捕後至今不准獲釋,同時家中亦被警方搜查,有些人覺得這種做法是出於政治考慮和有別於常態,你可否解釋一下為何至今還未釋放他們?

行政長官:世界上不同的地方,對政改問題或者一些憲制問題,都可以有比較大的分歧,不同的看法。最近一個月,大家看國際新聞都看到不少這樣的例子。香港亦不是例外,所以大家有不同的看法,這個我覺得本身不是一個甚麼大問題,最重要的是我們能夠求同存異,我們的政制能夠向前發展。同時重要的是持不同意見的人,無論他是支持社會上某個方案也好,反對社會上另一個方案也好,大家一定要用一個理性平和合法的方式來表達自己的意見。大家知道香港這地方,地少人多、地少車多,香港市民大概自己無這樣的強烈感覺,但很多外邊來的朋友,他們很欣賞香港雖然地少人多、地少車多,但我們的交通相當暢順,而且生活比較便捷,這個其實多得我們政府和其他有關的政府部門,他們的設計和管理。

  至於你問的第二個問題,大家知道我們特區政府總部加上欄杆之前,在離開我們不遠的立法會,在六月六日及六月十三日,發生了嚴重被衝擊的事件,這個大家在過去三幾個月的時間,都不停在電視畫面看到。

政務司司長:或者我想補充一句,就是在我們政府總部東翼前地,英文叫作East Wing Forecourt那堙A並不是一個你剛才引述的「公共空間」,它是屬於我們政總管有的地方的一部分。它有兩個功能:第一,我們現在仍然保持如果有公眾人士或者有立法會議員需要經過東翼前地進入立法會大樓,這個是仍然保持,沒有改變,但它只是一個通道的作用;第二是在星期日及公眾假期,行政署長仍然會批准一些申請,在這些地方舉辦一些公眾活動,尤其是一些要向政府表達一些訴求的公眾活動。但這個核准機制,在平時間,即不是在星期日和公眾假期,是並不存在的。

警務處處長:我說回有關三名仍然被扣查的人士的情況。正如我剛才所說,這三名人士是因為涉嫌組織這次非法衝擊的行動,仍然在接受調查。當然,我們在調查的方向,一定要按案情的性質,亦有人承認過這次衝擊是有預謀的,因此我們認為需要採取相關的搜查,來蒐集相關的證據。

記者:其實這麼多位同學之前的四日,他們的集會都是很和平的,其實當時他們有放置一張摺凳,邀請你們出來和他們對話,為甚麼當時你們不對話呢?要去到星期五,他們衝擊了之後,然後就不停說他們不理性,然後到了不理性的時候就說他們這一個行為是違法的,其實你覺得你們政府有多大的誠意呢?

行政長官:政府在過去諮詢期當中,我本人,尤其是政改三人組,他們是花了大量的精力時間去聽大家的意見的,然後寫了一個報告給中央,亦向全社會公開。這個工作已經做了,人大的決定已經出了來,我們是應該要向前行的。這個時候提出要推翻人大的決定,或者請人大收回這個決定,是否一個合理的做法?是否有建設性的做法?就這個問題大家是可以反思的。至於有一些同學,他們的行動在星期五之前,大家亦可以回顧一下星期二的電視畫面,就是我剛才說的行政會議開會之前,有同學拉起圍欄,然後衝出來所造成的混亂;還有在星期四晚上在禮賓府大門,上亞厘畢道有人在星期五早上衝出馬路那些驚險鏡頭,我看這些大家都可以回顧一下和對照一下。

記者:我想問,因為現時社會被形容為在撕裂中,有沒有衡量過未來的第二次諮詢時,如果每一次諮詢都是用這種這麼衝擊,這麼激進的手法去做,對於你們的諮詢期其實有甚麼影響和有甚麼挑戰?其實你們有沒有預計過呢?

政務司司長:當然我們不希望當我們進入第二輪公眾諮詢時會不斷出現你剛才說的那種場面。因為我深信全港市民與中央和特區政府的意願是一致的,都希望能夠在二○一七年落實普選行政長官。而我們在籌備第二輪的公眾諮詢堶情A我剛才在開場白都說過,我們都希望把一些具體選舉程序細節給市民來討論。所以,我深信絕大部分市民,如果他們都真的希望在二○一七年能夠投下一票來選出下一任行政長官,他會對我們今次第二輪的諮詢是有一個積極參與的意欲。但當然,如果發生一些衝擊的場面,這個我們在第一輪(諮詢)時亦有遇見,我們到時會適當地處理。

記者:想問因為現時社會氣氛都頗嚴峻,有聲音就建議政府押後第二輪階段諮詢,待社會可能冷靜下來才繼續討論。想問政府會不會考慮這樣做?以及想問警務處處長,因為今日都是假期的最後一日,明日人們就要上班了。想問警方今晚會不會有行動,確保明日可以安全上班?

政務司司長:正如行政長官在開場白說了,我們仍然希望是可以在短期內,盡快啟動第二輪的諮詢。因為大家都記得,在政改「五步曲」中,現在我們要準備進入去第三步的,在往後如果我們能夠在「第三步曲」得到立法會全體議員三分之二的通過,得到行政長官的同意,再提交給全國人大常委會批准之後,仍然有大量的本地立法工作要做和一些提名委員會組成的工作要做,所以如要趕得及在二○一七年可以普選行政長官,時間表是相當緊湊的,所以我們希望社會亦是和平、理性、冷靜地去參與第二輪公眾諮詢的工作。

警務處處長:我講講現在示威人士對交通的影響,相信大家都知道,已經造成一定的影響。如果這些非法的示威行動持續到明日,肯定影響更加嚴重,因此我在這埵A次呼籲,正在參加這些非法集會的人士盡快離開;其他的公眾人士,不要再去了,也不希望他們再參加了。當然警方亦有責任去恢復社會秩序,會視乎當時情況,採取適當行動。

記者:可否用中文答?

行政長官:最重要最重要的就是我們願意與任何人傾,但前提是甚麼呢?就是真的可以讓香港的政制能夠向前走,讓香港可以在二○一七年開始有一人一票普選行政長官這個方式。任何人如果提出,他們說要傾的前提就是要撤銷人大常委會的決定,我相信這個並不符合《基本法》,不符合香港的憲制安排,似乎亦不會為任何人帶來一個有建設性的結果。

記者:想問司長,就是你早前,在幾個月前你說政改希望走一條中庸之道,但最後出來的結果是這樣,而大家又很不滿意,跟茞{時社會越來越分化、激進。你會否with hindsight覺得當時特區政府做的工作可能是不足夠呢?以及說你們在人大決定之後有一個poll,其實poll是不會公開,和有沒有其他數據可以講有多少人是支持人大的決定?以及現時外面的情況,我看封路方面亦越來越闊,但差不多每一個封路的road block前面都有一群人,想問處長,在這形勢之下,會否怕發展成一些打游擊或是每次假期要封路?即是沒完沒了,警方行動會否間接令到這件事更難以解決呢?

政務司司長:我們在政改諮詢首輪的工作堶情A其實最重要的就是要找到有一條路,可以讓我們落實在二○一七年普選行政長官。在該五個月的諮詢期,以至我們後期做了的公眾諮詢報告,我們如實地把在香港聽到的意見向中央反映。

  其中有一些比較普遍,大家都認同的意見,就是大家真的很希望在二○一七年可以普選行政長官。大家亦接受,要普選行政長官必須按《基本法》和全國人大常委會的規定來做。大家亦基本上認同,這一位行政長官是需要獲得中央信任,是一位愛國愛港的人士。但去到其他的議題,我們並沒有刻意去隱瞞,甚至我們是清楚地在公眾(諮詢)報告說,就是我們收到的意見是相當不同,亦有一定的紛紜。我相信全國人大常委會在考慮了這些意見之後就作了一個決定,就茪@些核心的議題,它要作一個清晰明確的決定,有利於我們下一階段可以求同存異,凝聚共識,然後達致二○一七年的普選行政長官。這個亦是我們今日的立場,我們會努力在下一階段的諮詢工作去循茬o個方向來做。

警務處處長:我想說說的,就是在公眾活動堶捧|否對其他公眾人士造成嚴重影響的關鍵,往往就是在參與這些公眾活動的人士能否以一個合法、和平、有秩序的方式來進行相關的活動,包括剛才這位記者朋友說的,所謂野貓式的示威行動。

  香港是一個崇尚奉公守法的社會,如果大家留意一下數字,我們過去幾年,每年都是以千計的這些公眾活動,絕大部分的參與人士都能夠用合法、和平、有秩序的方式進行這些活動。我亦呼籲現時在現場的人士亦考慮這一點,同樣以一個合法、和平、有秩序的方式來進行。

記者:香港的電視台都正在直播你們記者會會議。另外,在電視畫面看到示威者已經衝出去金鐘的干諾道中,其實你會否覺得香港已經面對茪@個危機?而政府在政改這件事立場的堅持是否值得這些犧牲呢?以及林司長都回答怎樣看今次的學生運動?你剛才沒有回答。

行政長官:我們為了香港的穩定和繁榮,我們一定在我們的法制之內來制訂我們的政策,執行我們的措施。每一件事我們都要根據香港的法律,這個當然亦包括我們的《基本法》。

  政改這個問題,在任何一個社會都可以有很多不同的看法。任何一個方案比起個人的一個方案都會有一個落差,這個不單香港是這樣,不單今天在香港是這樣。大家如果記得的話,有相當年紀的朋友,記得我們八五年到九○年,我們制訂《基本法》的政治體制時,社會上都有很多不同的看法。在海外的社會對政制問題、對選舉制度的問題亦有很多不同的看法。所以,這個我覺得亦可以說在政改這些問題上,我們應該可以預期一件事,問題是無論是支持的或是反對的,都需要用一些理性、和平、非暴力的方式來表達自己的意見。尤其重要的,我們必須根據我們的憲制,根據我們的《基本法》,和根據香港的法律來辦事。

記者:他們已經衝出去馬路上,部分人士說想進去集會,亦有人說想進去等你,其實你可否正面回答他們已經衝出馬路,已經造成影響?

行政長官:我過去都多番說過,我們十分願意聆聽社會上各個方面的聲音,最重要的就是在一個有建設性、理性、和平的前提下,如果前提是說要推翻人大作的決定的話,我本人和特區政府都無權力去脫離人大常委會的決定來執行香港的政改。

記者:梁生……你可否肯定不會向中央要求出動解放軍清場?

行政長官:我對香港警隊,他們的專業能力有充分的信心。

記者:林太,可否回答一下我的問題,怎樣……

政務司司長:可能有些傳媒朋友都記得,我都曾經接受過一些傳媒的專訪,堶惜]提過我是在做大學生的年代,都有參與一些社會的運動。所以好像剛才行政長官說的,對於大學生關心時事,表達他們的看法,讓政府或者社會其他界別的人士知道他們的看法,我覺得這個也是值得認同的。但這個必須要在合法、和平、理性的環境之下進行。而且我真的在這堜I籲,在表達這些意見、進行這些運動的時候,一定不要傷害到自己,更加不要傷害到關心他們的父母和他們的教師,或者他們的校長。

記者:我想問一哥,上街抗議你覺得是否對你的權威或者對警隊的尊嚴或者對政府的尊嚴是一個藐視甚至是不再尊重?

警務處處長:我想守法是一個公民責任來的。

記者:……不斷包圍,跟蚖#n你「下台」,你有甚麼感覺呢?你聽到這些聲音?你有沒有考慮和他們會面?因為未來……

行政長官:就政改這個問題,正如我剛才所說,一,我們應該相信,二○一七年根據人大常委會的決定,那個政改是比現在我們用的千二人選舉委員會的選舉更加民主,是一個相當大的跨越來的。而且之後,《基本法》也沒有規定,就是說這個是唯一一次的政改,我們日後不可以再有一些完善的做法,因此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前提來的。如果你要二○一七年有普選的話,我們只能夠在人大常委會的這個決定、這個基礎上執行。任何要求對話的前設,就是要人大常委會撤回這個決定,第一,特區政府、我本人,或是任何一個特區人士都沒有這個權力。第二,對我們二○一七年落實普選是毫無幫助的。多謝。

(請同時參閱答問全文的英文部分。)



2014年9月28日(星期日)
香港時間20時51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