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輸及房屋局局長談話全文(只有中文)
******************

  以下是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教授今日(九月十五日)出席香港教育學院二十周年校慶講座系列「《公屋.居屋.私樓》-青年人的房屋未來」後,與傳媒的談話全文:

記者:可否先問一問,因為現時大專生、中學生都說要罷課,你本身以前是教院的校長,如何看大專生罷課?你是否贊成這些行為?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大學生在校園堣@直都是主張獨立思考。我相信大學生在任何社會很多時都認為自己有責任要敢言、吶喊,或是鼓吹理想,我認為大學生有這個自我的要求是很正常的。若他對一些議題有很強烈的訴求,總而言之他是用一個和平的方式去表達這訴求,我認為都是無可厚非的。至於具體來說大學生若要以罷課等等(來表達),這當然牽涉具體每間院校如何處理。我相信各院校的校長和他們的管理層,應該都有他們的制度和智慧去處理好。

記者:你本人是否贊成罷課這種事情?究竟中學生罷課你是否同意?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我要強調,在中學和大學可能是很不同的,因為中學在課堂的管理、學校的一些紀律等等,與大學很不同。中學要穿校服,大學是不用的。所以我們要區分,同時中學是很闊的,中一與中六、中七,可能(學生的)成熟程度很不同,所以很視乎具體的情況。

  我知道現時教育局的立場,是認為中學生不應該罷課,我相信學校內亦有些處理的方法。大學生如果對某些問題有很強烈的看法,在過去亦曾經不同的大學,有時就某些問題有強烈的看法,或許有些學生會用罷課這手段。當然,罷課是很嚴厲、很重的手段,如果學生有很強烈看法的時候,他用這個方式去表達,而表達的時候又不影響到其他人的學習,亦是和平的方式,當然我相信我們的社會尊重這表達的方式。

  然而,歸根究底,我們要問:現時有部分大學生想以罷課的方式來表達對政改的看法,罷課完之後又怎樣做?我們的政制究竟應如何向前推進?這是大學生除考慮罷課的方式之外,他們都要問,究竟如何反思和推動香港政制的進一步發展,香港民主化下一步應如何走。

記者:你自己同不同意政府「袋住先」的講法,即是否應該「袋住先」現時這個政改方案,人大的框架呢?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我在政府的政策範疇不包括政制,所以我不方便說得太多。不過,我覺得香港的政制發展在「一國兩制」下是無可避免地一定以《基本法》的框架和全國人大常委會一些關鍵決定的框架下進行,但在框架內一些具體的細節,其實對政制來說,你可以說會製造一定空間。我們有時俗語所說的「魔鬼在細節中」,所謂的細節很多時是很重要,在我們社會仍未進入具體的細節討論,當然特區政府有責任將一個具體的方案,包括一些具體的細節,例如提名委員會是如何組成、提名具體的機制是怎樣等,很多事宜仍要提出來討論。我覺得社會應該給予機會去討論這些問題。

記者:第三跑道今天在環諮會開會,想問一問你覺得一些專家的評估指機管局是不夠錢,需要政府「填恣v,你自己怎樣看?以及覺得將來那一個機構會負責「埋單」呢?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有關於融資的問題,機管局(香港機場管理局)正在進行一些財務安排方面的分析,將來會有一些具體的建議。不過從政府來說,亦都要很深入地研究財務估算。政府一般看這問題的大原則是一定要物有所值,這在任何基建工程都是這樣的,究竟(基建工程)對我們的價值是怎樣的?是否最合乎成本效益呢?還有當發展三跑道的時候,究竟整個社會對成本的分擔是怎樣呢?用者的分擔是怎樣呢?用者包括乘客、航空公司、整體社會等等,我們都要詳細研究,所以目前來說是未有任何方案的。較早前坊間有傳一個二千億(元)的數字,這是沒有根據的。在政府來說未到具體考慮內容的時候,但我相信在環(境)評(估)階段如果順利完成後,一定要看融資問題。

記者:我想問未來鐵路發展藍圖,何時會出?之後的工作會如何開展?你對這份文件有甚麼期望?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鐵路發展策略,大家都知道,我們在二○一二年、二○一三年進行了兩次公開諮詢,我們稱為「公眾參與活動」,就不同的概念性方案聽取社會和地區上的意見。這過程已完成,在去年年底、今年年初,顧問公司完成整理收到的意見,並向政府提出了總體的建議。政府亦大體上去到一個階段、擬定了未來鐵路發展策略,我們應該在不久的將來作正式公布。屆時我再回答這個問題。

記者:今年?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今年內一定公布,我剛才說是不久的將來。



2014年9月15日(星期一)
香港時間19時44分